绵阳电影院

      藥鸿騿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但是太阳一直没有露面,天空也是榪阴沉沉想要下雨的样子。

      练气初期的同修们再次聚集趛于修行室内翑,但今天却在小곪麻雀的周围空焮出一片座椅,对她都像对待垧瘟疫一样避之不及。

      小麻雀沉默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双手却紧紧地握了起来。她平时虽然不怎么与他们交流,不怎么在乎他们对自己的看홞法,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接受被所有人孤立,还是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孤立!

      ﵦ不行,她一定要搞清楚原因!

      这样想着,她翻开了书,想等着廖先生传道结束后就去问问阿莲。

      飞云跟着飞珩回到了练气所뗨。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柔师姐,先在修行室找了一圈i,又在柔师姐可能出现的地方找了⽬一遍븏,但都峌没有看魸到梅她的身影。

      옦原本觘有些不安的心更加地鈿沉重了。

      想鹧了想,他决定怍去问问和柔师滝姐比ᖿ较亲近的洛菲菲,于쮢是他在修行室的不远处找ॱ到了被一群同修围起来的蔐洛菲菲。

      “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米修行之人,顺应天命,看淡生死,一切自有定数。”

      “是啊。她身体本㎴来就不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对她也是一种解脱。魂入轮回,嫪又重新降临人世,未尝不是一件喜事。”

      “只是我很奇怪,柔师姐怎么会突然发㝠病呢?不是说,她的病已经没什么影响了吗?”

      听到这话的͠飞云,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他很想跑过去质问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明明昨天他见到柔师姐的时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怎么就漲突然......

      但是他的ꏮ脚像生了根一样,一步都迈不动。

      那只血淋淋的白兔,又重新浮现在他的眼前,然后逐渐变成了柔师姐犯病后惨白的脸色。

      쎣 煁洛菲菲听那个同修这么问,答案脱口而出,似乎是已经回答过裀许多遍了:“我也不清楚,但当时我看到小麻雀整个眼睛变黑以后,就听到了柔师姐倒地的声音。我觉得应该是屋里太暗,所以我和柔师姐都看错ᆰ了,人的眼睛怎么可能连眼白都变婪成黑色呢?”

      众人听后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看错,怎么会一起看错呢?会不会真的是被小麻雀吓死的?”

      ಬ“现在的重点不⇕是柔师姐怎么死的ݟ了吧?应该是小麻雀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对!我可从来ⰰ没听说过什么人的眼睛可以无故变黑,就算不是变厫黑,肯定也是有变化了,所以她们才看错的。”一位眼角有颗泪痣的同修说得头头是道,引起其他人的阵瓲阵惊呼。

      “你们说,她会不会....賷..”接着他又发人深思地ꁇ引出了쐝他的猜想。

      뎻可他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个人打断了:“不是人!”

      其他人顿时又发出一阵惊呼。眼角有泪痣的同修目瞪口呆地看着截他话头的人。

      雵 悪 这家伙的猜想真是比他还疯狂啊!

      这时候,其中一个人看到了站在圈外面目狰狞的飞云,惊呼声顿时卡在了嗓子里。

      寂静像瘟疫一般蔓延,不多,时他们不约而同地一哄而散。

      飞云终于动了,他一把抓住似乎是因为在人群中央,没能来得及溜走的洛菲菲。

      “你说的可是真的?”他的眼角泛泪,声音簧略有梗塞。

      洛菲菲沉默着点了点头。

      她후看倀到他状态不对,又怕ꕅ他因为自己的话去找小麻坻雀뮓的麻烦,连忙补充道:“也不一定就是小麻雀的错,你还是去问问老所长他们比较妥当。”

      也不知道飞云有没有听悜进她说的话,只见他深呼吸了两口,擦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水,转头就往博师塔㺻跑去了。

      洛菲菲心里顿时有些慌。

      好像事情被她闹得更大了!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见没ᡆ有人再关注她,赶紧地溜了。

      곒飞云匆匆来到博师塔。走进塔内时,正在塔内꼩踱步的仙鹤立马飞到塔顶的一处书架上往下张望。 簒

      Ɩ老所长的住处在博师塔的顶层。顺着周围的扶梯一路盘旋上升,来到一处刻着浮雕仙鹤的门窗处,里面有两个人正在谈话,听声音像是老所长和他的篡接班人墨筠。

      飞云平复了一下自肟己的气息雈,⎚并没有立惶刻敲门进入。

      “你带她去给医修看了,他怎么说?”老所长问墨筠。

      “确实是受惊引发的心際脏病,”墨韵顿了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揉皱的纸张,递给了老所长,䂛“我们还从砤她手中发现了这个。”

      老所长接过,认真看了上面的内容后问道:“你怎么想?”

      㭔“我觉得房柔솵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们␥练气所虽然是建在这座仙人山的山脚下,可却也从没发生过化了形的妖兽跑来我们这里的事情。一是我们这里仙术都非常基础,二是我们两族的修炼功法不同,再有就是修仙界虽然提倡和平共处,但两族恩怨也并没有完멑全消҄失。所以他们肯定不会来我们这里。”墨筠缓缓分析道。

      老所长听完他瓛的分析缓缓点头:“那你觉得她又是因为什么,误以为我们练气所内有騱化形期的妖兽存在呢?”

      “这.蔓.....”墨筠没鱉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一时郟被老所长问住了。

      “是因为小麻雀!暏”听到这里㶔,飞云瞬间接上了之前在洛菲菲那里听到的话,于是推门而入。

      墨筠看到他这样,ℕ顿时沉下脸아来:“太无礼了!廖先生就是这样教你的吗?”鐫

      飞云心中豔虽因尊敬而有些慌乱,但却并无对修为高深者的畏惧,于是定了定神继续道:“老所长、墨先生,刚才是学生无礼了,但学生也不是故意为之,实属无心之过,还望两㕒位先生海涵。”

      迄老所长捋了捋白色的胡须缓缓问道:“쑩我๙记得你是叫飞云是吧,你哥䤁哥是飞珩?也是个调皮的小孩子呢。听说你和房柔的关系不错。房柔那Þ孩子虽然◘脾气温和,但交心的朋友却没有几个。”

      լ飞云完全没想到练气所每年都有㬒这么多涷修者进入又离开,老钭所드长还能对他和柔师姐有印象,眼眶一下就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