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成人AV

      苍淼放了汉思?保罗,汉思?保罗来到圣闲칾身前,崧对圣闲讲道:“对不起,圣闲主持,都怪我这张嘴,害得我们失去两誕枚归元丹。”

      圣闲无奈叹气而语:“以后请注意文明用语,别整得被人堂堂正正最给打劫了。”

      特思?罗宾嬉笑着讲:“都这么晚了,我在考虑,我们去哪里住宿。”

      圣闲点头说道:“那我们向前面去看看吧!”

      圣闲话说完,一行人,뚪向前⤻而去,突然,一女孩名叫曹垒,嚎啕悲痛大哭着喊:“各位大爷们!俺名叫曹垒,俺们家养殖禽兽듕场,被大火给烧了,俺跟俺老公,俺们夫妻俩快活不⫏下去了。被生活所迫,来这里乞讨活路,求求大家伙们,帮助我们,给予我们活路,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得以一夜情做妓奉献伺候好心的大爷们。”

      圣낙闲看了过去,一跪着的男人,与跪着的女人,两人正在乞讨。圣闲看后感慨道:“好善良的女人,知恩图报,宁可做妓,乞讨以皮肉报恩,也不愿意成为社会累赘。” ⚋ ᢚ

      艾曼微笑着讲:“他那老公,也是善人,宁可妻子腦为妓,也不愿意去干危害社会打꺷家劫舍的事。如此好人,真是世间少有,可这世间皆是善无善果,恶无恶果,如此似乎不妥。

      夫君,我们需不需要帮助他们夫妻俩?”

      圣闲走了过去,手上出现一枚聚气丹,递给了正在跪在地上的男人,对男人问:“朋友,生活所困,需要帮助,以后跟着我混怎样?”

      曹垒的老公荣翼,看着圣闲递挈来的聚气丹,眼泪汪趇汪而滑落,嘶哑的声音对圣闲说:“谢谢你,朋友,我荣翼的爱人曹垒,今夜就是你的人了。”

      圣闲摇头叹气,荣翼一时心喜,高兴着说:“你这是不喜欢我媳妇,喜欢我吗?我很乐意伺候你!”

      圣闲瞬间笑岔气,眼泪都笑出来了。

      荣翼叹气而语:“你不垱会是连我夫妻俩,都想睡吧?”

      圣闲使劲忍住不笑,对荣翼说道:“我佛善义,佛光普照,普度众生,永恒不灭!

      哥们,众生无ᑕ义,你安岊敢用心。能有点血气否?”

      뮘荣翼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圣闲,汉思?保罗微笑着讲:“朋友!活不下去,你可以打劫呀,干点没本ᩒ的买卖,用得着非得妻子卖身做妓,出卖自己的肉体吗?

      如若真无选择,死了解脱了橔,也比活在人间炼狱要好很多!”

      特思?罗宾微笑着讲:“朋友,相遇是缘,你与佛有缘,可入我佛门涫善义,我们教你做真佛纯爷们。”

      圣闲把手里的聚气丹,递给了荣翼,笑语而言:“我佛善ߴ义㩶,普度众生,众生平等。

      哥们,以后跟着我混,我会教导你做有意义的事,比如教你如何化缘。”

      荣翼看着圣闲,诚恳道谢ᎇ:“谢谢你,我的朋友,从今以后,我王翼的命,就是你的命了。”

      曹垒大滴的眼泪滑落,看着荣翼手里的聚气丹,哭泣着说:“剂夫君,对不起,都怪垒垒皮相不好,买不出好价,才让你加入佛道帮会,以命乞讨活路。”

      圣闲一听,可不乐意了,怒斥:“我佛门教会,可不是黑社会,我们是有组织ꮙ,有纪律,有善义的教会。”

      曹垒哭泣着说:“那还是干打劫活路的教会呀!我就知道,黑社会都是收保护费,你们这是新的黑社会,别说了点佛门善义,就不是黑社会,你们就是黑社会!”

      圣闲咆哮着吼:“我们生活不下去,就化ꩪ缘!化缘,懂否?”

      曹垒哭泣着回应:“那也쒻还是干没本打劫的买卖呀!”

      圣闲一听,气急咆哮到:“卖身做妓去吧!真是不可理喻!”

      荣翼听后,赶消快捂住曹垒的嘴,嬉皮笑脸着讲:“终于找到组织了,我以后听从组织的安排。”

      圣闲点了点头讲到:“以后好好干,我佛善义,不养无用之人,善哉,善哉!”

      荣翼拜服而语:“只要组织不把我坑死,我就得感恩组织,谢谢诸位朋友。”

      小宝?乔恩坏笑着讲:“我们的宗旨就是,只要不엳坑死,就往死里坑!”

      此话一出,荣翼哭丧着脸说:“可我是好人嘞!”

      圣闲手持佛礼念道:“我佛善义,佛光普照,普度世间뵚,众生平等。”

      祖说话的圣闲,后脑勺光晕缭绕,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与艾曼手牵手。

      荣翼一看圣闲,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面皮抽搐,不知该说什么好。圣闲笑问:“쫪安敢言我不是真佛?”

      荣翼一听,霎时间笑呵呵着说道:“我佛善义,佛光普⮊照,普度世间,众生平等!”

      圣闲笑语而言:“臭小子,别等我睡你老婆,你才懂得感恩,那时候悔之晚矣!” 䳬

      荣翼点头哈腰着讲:“谢谢我佛善义,教导弟子真佛善义,荣翼感激不尽。”龿

      圣闲手쥃上出现一枚铁币,递给荣翼,对贎荣翼笑语而言:“此铁币,是我赠送给你,你与佛有缘,定当心存善义,此铁币给你ꨓ,你心定当牢记善义理念。

      今传你깆口诀心法,你当铭记于心,愿你能悟出属于≜自己的心뙖法神通术。

      蹀情侣感恩定法颤意,

      法相互爱善则合。

      偃规戒律法义守护,

      佛心明正夫妻理。

      望尔有悟,【真佛本意显刚正,舍身取义化烈阳。】”

      荣翼看着手中漆黑的铁币,思绪里,回荡着圣闲的话语。

      荣翼心有所悟,一脸认真看着曹垒讲道:“曹垒,我爱你!我愿意,做你的烈뇑佛。”

      匙话说完,荣翼双달手合十,口念:“我佛慈悲,世尊地藏!持戒规律法则!”

      天下起了雨,飞流直下,在地上溅起了排水花,圣闲众人,撑起了护体气罩,而荣翼夫妻俩,却任由大雨浇身,曹垒哭红了眼,看着荣翼。

      荣翼哈哈仰天大笑,哈哈大笑着大声狂喊:“生活啊!生下来,活下去!”

      荣翼手上出现一柄血屠法刀,扭头看向䄭圣闲,一脸愤勤怒,犹如怒目金刚,咆哮吼道问圣闲:“我佛慈悲,世尊地藏!持戒、规、律、法、则!我去杀谁?”

      圣闲尴尬而语:“我圣闲是ᦕ生意人,做脠生意,谋生活,㢫不干那么血腥暴力的事。当然了,如若有人想暴力弄我正道生意,那也别怪我杀之以威慑众恶。

      收起你的刀DZ,持戒守瞹理,以戒杀屠,可为戒杀屠刀。”

      圣闲接着说:“缔走吧,我们去找住所,明天我们还得在这小镇做生意呢。”

      荣翼微笑着讲:“果真是佛教之人,我荣翼佩服,我刚好认识一家酒楼,在那里住,很是清净ฒ,我先前乞讨,在那家酒楼里,那老板曾赠送我们夫妻俩六日口粮。”

      圣闲笑돓语而죰言:“那你且带我们去!”

      荣翼高兴着说:“好嘞!我这就带你䙜们去!”

      雨下不停,哗啦啦的从天而降,在大雨中,넷荣翼带着圣闲一行人,向着自己所认识的酒楼而去。

      突然,一女孩名为矢妮爱,跑了过来,在大雨中磕头祈求:“求求各位大师,收我矢妮爱悋入门,我想要修仙,追求永生不死。”

      圣闲看着跪在地䏯上,使劲磕头的女孩矢妮爱,圣闲叹气而语:“小朋友,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大梦想,想要修仙追求永生不死,只是在下资源有限,实在是无力教导你修仙追求永生不死。”

      䖗 矢尼爱一脸渴望的看着圣闲,恳求到:“፣请求大师收我入门,教导小女子修仙䚔,追求永生不死。”

      圣闲叹캮气而语:“真办不到呀!我自己修仙资源都不够用,还收你入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至于뿂永生,实在是太难了,我现在都没能力永生不死呢。”

      矢妮爱哭了,哭泣着讲:“前天一老道,给我算命,说我今天在大雨里,会遇到一个秃驴,拜入他门中,就能修仙追求永生不死。”

      圣闲大怒,չ怒斥:“骂谁秃驴的?你有见过我这么帅气的秃驴❏吗?”

      矢妮爱一下子呕吐了,呕吐后说:“大师,你跟帅气沾不到一点边,你就一丑八怪,我仔细一看,实在是太恶心,整得我都吐了。Ꮿ”

      圣闲怒斥:“滚一边去,就你这样,还想拜入我门,让我教导你修仙,追求永生,做梦去吧你!”

      矢妮爱使劲磕头,祈求臓到:“大师,求츽求你,收我入门,教导我修仙,追求境永生不死!

      我会洗衣做饭,烧水煮茶,还会打扫卫生,绣花织衣,我会很多钕很多昆技能,求求大师,收我入门,教导我修仙,追求永生不死!”

      矢妮爱不停的磕头,磕头磕得头破血流,艾曼扶起了矢妮爱,微笑着讲:“你别为难我鄝夫君了,他自己都没能力永生不死,他没那么大的本事,他只能努力追逐永恒不灭。”

      圣闲尴尬得抓了抓头皮,心想:“自己才两星修为,实在是修为ࠆ太低,想要永生不死,实在是太难了。”颥

      艾曼回头看了一眼첸圣闲,微셆笑着点了点头,圣闲手持佛礼念道:“我佛善义,佛光普照,永恒不灭,普度世间,Ҕ众生平等。”

      ➨ 艾曼微笑着,递给矢妮爱一本【本愿经】,笑语而言:“小妹妹,回去好好读这本经书,若有所悟,你漁在来找我们,说说感悟,⊘如若有不懂之处,你也可以找我们讨教。

      还有,佛门炼气士,追逐永恒不灭,至于永生不死,实属很难办到。请饶恕我们与你无缘,不能收你诪入门。”

      矢妮爱接了本愿经,仔细看,却是本愿心经,矢妮爱很不理解,看向了艾曼,艾曼蟧笑语而言:“本愿心经,是本愿藏秘经册首部心经,万经首要,心经为首,正经塑体,百经为灵。

      此一册本愿心经,只是入门之道尔,望你有所领悟。”

      矢妮爱还想说什么,艾曼挥挥手,示䎂意矢妮爱离去,矢妮爱无奈,只得三叩首礼拜,而后히离去。

      弿

      堪뜖圣闲叹气而语:“对不起小妹妹,实在是修仙资源有限,妻子艾曼不许,我﨧无ല法收你入门。

      ᶿ我佛善义,善哉,善哉!”

      艾曼微笑着讲:“还算你有良心,如若敢用家里的ᔄ修仙资源养女弟爈子,看我不收拾你!咱家的修仙资源,剩下的不多,得给咱们女儿女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