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实拍情侣野战

      轰!大剑斩下时,时空被封锁,只有剑意鼓动,世界毫无声响!

      “牧青青,他们竟然逼得你自爆!”牧合月心底愤怒,“该死,该死啊!”

      他双手连动,四象咆哮着、尖啸着扑向京岭,转眼就将对方困死。他再次抚出双手,道道剑气仿佛来自天外,来自大地。

      锋锐之剑或是涌向京无缺或是斩去深空。

      赤觉和申岩直接被剑意荡飞,两人流星般坠去破败山林中。

      轰隆!无穷剑光胜过夕阳,红云被撕裂、绞碎。万千剑气冰雹般砸向地面。

      三道身影被轰飞!

      牧合月深深没入半截山峰里,半晌都没有挣脱。

      京岭嵌入大坑动弹不得。

      京无缺那庞大本体重重摔在地面,砸出漫天烟尘。

      夕阳就要落下,璀璨余辉将云彩染红,山峦起伏处光芒慢慢收敛,天空渐渐昏暗。

      此时,牧合月飞身掠去天际,转眼不见。

      赤觉和申岩腾身飞向京无缺。

      兽帝已经变回人身,只是神情寂寥双眼暗淡,步履趔趄。

      “无缺兽帝!”赤觉和申岩脸上万分担忧,“你没事吧?”说完就要搀扶京无缺。

      他抬手制止,而后看着京岭走近,“孩子,伤势严重吗?”

      “不碍事!”京岭浑身有伤,他眼中有万分歉意,面容全是忧虑,“对不起!”说完就扶住父亲。

      京无缺挣扎了下,随后任由京岭搀扶,他看了看孩子,眉头紧锁,神情许久才恢复宁静。

      几人缓步而行,京岭犹豫道:“父亲,无名他怎么了?”

      京无缺叹息道:“他死不了。”“龙腾下浮地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灭杀他!”“除非他自己求死。”

      京岭万分疑惑,“为什么?”

      京无缺平静道:“这是我内心里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走吧,我们回去看看你母亲。”

      京岭点了点头。

      赤觉和申岩跟在两人身后,几人消失在暮色中。

      月牙湾帝国境内,白塔城,城市中心白塔广场。

      夜色降临,广场上还是有很多人在闲逛,游玩。

      白塔高耸入天,有零落人群正在抬头看去高处,月光渐渐朝塔尖向下移动。

      月亮升起,深空朦胧。

      突然,白塔上有璀璨光芒闪烁,无数人眼眸惊异神情疑惑。城市周边之人都能看到塔尖有虹光亮起。

      “白塔为什么出现如此奇景?”“奇怪,无数年来,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白塔有异常!”

      “不好!不妙呀!”“难道这是预兆?”“天呐,不会是灾难要来吧!”

      无数人议论纷纷,消息很快传遍各地。

      嗡嗡,白塔震颤,地面有抖动之感。白搭上有道道彩光涌上塔顶,一座精致宝塔凝结而出,随后遁去深空转眼踪迹全无。

      柱香时间,白塔恢复宁静。

      无数平凡人心有好奇,只是感觉有些梦幻。

      “我们刚才在塔下许愿,难道白塔神显灵了?”不少情侣满心欢喜,“一定是!”

      “年轻人,不知者不罪。”广场边缘摊位上,一名老人仙风道骨,他看着远处几对情侣笑道:“算姻缘,不准不要钱!”

      不过,那几对情侣并不理他。

      老人正是吴了了,他双眼含笑。

      当看去白塔之时,他神情渐渐宁静,抚着胡须念叨,“那宝塔竟然是......!”

      他想了想,眼眸瞬间明亮,龙骨!他身形微抖,宝塔竟然是龙骨!

      沉默半晌,吴了了轻叹几声,算姻缘容易,可是吴丫真让我操心。这孩子心气高,却又自卑。

      她和无名很难有结果。

      念及无名,他心底自语,轨迹难测,去向成迷,不归天机!这和死人有什么区别?不,人死还能轮回......

      双星海悬崖边,天际深蓝白云游移,海鸟飞掠。

      海浪轻轻拍打着岩石,潮起潮落间旋律如歌。

      海风吹拂海面波光粼粼,阳光闪烁就像记忆碎片,那柔光让人迷蒙。

      一道身影坐在悬崖上,身形就像雕塑,一动不动。

      海岛一处洞窟里光线明亮,有两人躺在石床上,却是君如岚和宛月。

      睡梦中宛月轻声呼唤,“百灵!”“无名!”她突然惊醒,醒来后她游目四顾,周围均是岩石。

      她移目看去自身,容颜瞬间绯红。

      衣裳已被换新,关键是身躯还被擦拭过,她只觉心脏狂跳,“还,还好,没有什么缺失......”

      “无名,我没有名字吗?”君如岚身躯抖了抖缓缓觉醒,片刻后她只觉面容发烫,“谁!”

      她的声音忽然变小,茫然看去宛月,“族长,你给我换过衣裳?”

      宛月笑而不语。

      君如岚沉默半晌,而后又急道:“无名和花魂呢?”“他们在哪里?”

      宛月神情伤感,“我也是刚醒来,不知道我们沉睡多久了。”

      “我们出去看看。”君如岚说完已经走出洞窟,找寻片刻,她远远瞧见无名枯坐在悬崖边。

      海风吹过,他满头白发朝后飘飞,寥落意绪也在飘飞。

      君如岚心底刺痛,双眼朦胧,你一定很伤心!

      宛月双眼凄楚,轻声道:“我们......让他安静会。”

      “不,我要去看看他。”君如岚缓步走近无名,随后在他身旁缓缓坐下。

      宛月也缓步靠近,坐在无名一侧。

      君如岚转过面容,柔声道:“你,没事吧?”“花魂她?”

      无名看了看君如岚和宛月,“你们都安然醒来,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已经沉睡九天。”

      “九天?”君如岚看了看衣袖,双肩微抖。

      宛月红着脸,轻声道,“九幽怎么了。”缓了缓又道:“无名,我们先回地下城好不好。”

      无名缓缓点头,平静道,“九幽为了护我,骨骼碎裂经脉全断,伤势太重。”

      “她已经恢复成花魂。”“如今还在天星石乾坤葫芦里沉睡。”“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觉醒。”

      他看着宛月,犹豫道:“现在,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地下城。”

      “无名,对不起!”宛月心里只如刀绞,眼泪悄然滑落,“百灵兽族,神女多坎坷......”“百灵她,她?”

      无名眉头瞬间拧起,他低头弓身双眼茫然,肩膀连着手腕抖了抖,半晌才抬起头。

      君如岚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无名,我们都伤心。”

      无名摇摇欲坠,喃喃自语,“百灵,她三魂散尽,连轮回机会都没有了。”“一切都怪我!”

      宛月和君如岚怔住,两人沉默半晌。

      宛月柔声道:“不要责怪自己。”

      君如岚想了想道:“未来,我和你一起。”

      我牵念的人太多!他缓缓道:“再给我三天时间,我逃避一会。”

      “三天后我们回归地下城,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宛月和君如岚轻叹一声。

      无名放空一切,什么都不想。他只看着大海,沉默无语。

      次日,宛月提议前往双星海深处。

      君如岚突然就有兴致,他双眼闪烁,“听说双星海深处有奇景,夜里可见双星同辉。”

      宛月也道:“我长居地下城很少外出,我想去看看。”

      无名宁静道:“好!”

      三人在双星海四处闲逛。海中有不少奇异海岛,风景优美祥和宁静,稍作改造就可以定居。

      无名时常徘徊,不过最终还是放弃——当前自己无法隐居避世。

      他们找寻至双星海最深处,夜色来临,三人在一个鱼形海岛上休息。

      天海间昏暗朦胧,深空里残月无光。然而,远天有两颗碗口大的星星闪闪发亮。

      两颗星并排高悬,两者相隔距离不远,目测只有十多米。

      无名遥看星河,心底意绪莫名。蓝色星体,我一定会找到你!爷爷,等我......

      百灵,这一生,我只娶你!

      君如岚不知不觉就牵住无名。

      他缩了缩手,朝前迈步。君如岚干脆就挽住他。

      另一侧宛月也靠近他。

      无名心里发苦,另一只手臂还是被宛月拉住。

      他无奈道:“你们......这样不好!”

      两女各拉一边,不说话。不过都没有放手。

      无名挣扎片刻,只好作罢。他根本不敢坐下,他害怕两人朝他身上靠上来。

      还好!当双星移位至星河一侧,海中突然有异变出现。

      九条海蛟从深水里跃起,它们在追逐一道流光!

      咻咻!流光飞旋,牵引海水,海中大风骤起,海浪朝天涌动。

      海蛟被风浪拍打,可是它们不甘心,不断游身追击。

      轰!海面突然陷落,一个巨大漩涡卷动起来,触目惊心。

      君如岚和宛月心神警惕,两人盯着深水漩涡。

      那道流光破开海蛟围堵,再次遁入漩涡深处,眨眼就消失不见。

      无名心思念转,他看去两人,轻声道:“我刚才觉察源火珠有异动!”“你们留在这里,我下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君如岚眼眸担忧。宛月急道,“我也要去!”

      无名扶额,“你们等我!”说完已飞身没入漩涡。

      两人只好站在海岛边缘,焦急看着海面。

      无名不断下潜,海水压力越来越大,海底黑暗毫无光线。不过他肉身强大无惧深水,灵魂力也远超同级,感知灵敏。

      天星石乾坤葫芦里,花魂身上的源火珠竟有莫名意动。无名万分疑惑,源火珠分明在表达敌意。

      他快速思索,水火不相融属性相克!海底难道有水属性至宝?他心神激荡,能让源火珠产生敌意的至宝,只有避水珠!

      无名释放强大灵魂,瞬间锁定那道流光。

      他身化虹光速度快过海蛟,柱香时间就追上。他用心感知,那确实是一颗珠子!

      避水珠同样有敌意传达,源火珠随之争鸣。两颗珠子不时就释放出奇异波动。

      无名在海底追逐,每次出手偷袭时,避水珠都能巧妙避开。

      他苦笑,源火珠在身上,自己根本无法隐藏踪迹。

      避水珠释放重水,源火珠引动火焰还手。可是,无名从未动作。

      两颗珠子完全是自发攻击。

      他追踪至海底最深处,两道流光在深水里飞速追逐。

      突然,无名天佑中的混沌珠轻轻颤动,黑白之气席卷八方,转眼就将避水珠困住。

      避水珠想要突破封锁,回归诞生地,可是他越挣扎,黑灰之气越收缩,它无法挣脱。

      这时,混沌珠一声唱道:啫!

      无名灵魂深处有道音响起:《九章》第三章,大宇暗能,相生,属木生火,木入天启,满木力,溢生木气,气贯阴脉!

      轰!无名天启小型漩涡不断扩大同时开始质变,暗能漩涡全部液态化。青色木之气化作青色木之水。

      此时,地佑白色金水漩涡、人部黑色黑水漩涡,天启青色木水漩涡,自下而上圆满贯通!

      磅礴暗能朝阴脉冲涌而进,阴脉中段已经有小型暗能漩涡形成,漩涡缓缓旋转,不断牵引避水珠水之力拓宽阴脉。

      同时间,漩涡还牵引源火珠火之力连通阳脉,塑造阳脉!

      这一切,无名始料未及!他盘坐深海,感悟所有。

      他的身躯有无尽虹光闪烁,有剑意鼓荡。生命意志昂扬向上!

      海底无数妖兽、生物不敢靠近。

      他的身躯再有祥光绽放,道音唱响,响彻天海间,经久不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