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h

      “没事,不过还在我们没有产生不必要的伤亡”

      以꩗决斗的方式击败野人酋长后,自由民们便消失在ᓀ了凛冬的风雪中,当然留下了不少的脚印,只鱌是已经没必要了。

      “斯托德的自由民能够翻越绝境长城,看来我们需要춹更快找到莫尔蒙司令官툼了”

      揉了揉有些红肿的腹部,李察将皮甲脱下,换上졦了一件更加厚重的袄子隲,随手将帽檐拉下。

      他指挥着黄昏守卫们矣排列쒡整齐,随后才看向卡特队长,曂向他告知。

      “嗯,长城上的巡逻一定要加强,必要时要派遣使者前去临冬城,向瑞卡德公爵求援”

      卡特队长重新牵回收到惊吓闪躲到一旁雪林中的扶马,随后才发现,青年的身旁,那匹扶马从未离开多少。

      㽃 “看来这匹马儿早被你驯服了,居然这么大动静也没有逃窜”

      他打量着自己的马匹又看了看平静的停留在黄昏守卫们身旁ꮩ的马儿,带着好奇与惊讶。

      “好了,卡特队长,现在让我们迅速赶去黑城堡吧,如果ܜ不出意外姲,守秓夜人又大麻烦了”

      一手抓住缰绳,李察咨直接翻身旡骑上自己的马匹,虽然没有所谓的马具,但五点的骑术足够轻松驯服一匹运输货物的扶马。

      两抹白烟自鼻尖透出,牧随后小步踏在积雪上,厚实的皮毛紧紧的包裹马匹的蹄子,以免冬编天的土地过于寒冷导致马蹄开裂。

      “嗯,丹尼斯那家伙恐怕不会那么好运了”

      队伍再次的启程,不过不同于之迣前,这一次所有人都加快了脚步,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抵达黑城堡的范围,将野人的袭击告知所有在守夜人核홖心的军官们。

      “丹尼斯·梅利斯特爵士么”೟

      李察对于守夜人们的指挥官也颇感兴趣,因此也在赶路向老卡特询问道,有关他澹那些战友以及守夜人的一些讯息。

      “对,他现在负责黑㦕城堡以西的前哨影子塔的区域,ƈ那里的守夜人兄弟有两百多,比起东海望还짨是要多不少”

      老卡特详细的为李察介绍着有关赤守夜人的一切。

      볓在对方放过哈玛的那一刻,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感激这位南方的贵族小伙,因此他介绍的很是详细。

      毕竟黑火商会虽迅然顶着这个在南方王国中不太对劲的名字,但守佒夜人当中,伊蒙老学士的出身他虽然有些模糊,但他还⧅是记得对方的全称。

      ꪛ 伊蒙·坦格利安。

      不过老卡特更擅长训练士兵与巡查区域等军事方面的东西,对于南方王国的政治了解的一塌糊涂,因此他只知道老学士是国王家Ƽ族的人。

      不过就算黑火商会有什么问题,东海望和守夜人也不会敌视对方,更不会认为对方是野⮰人的势力。

      除非你见过这么慷慨的敌人,在入侵前还补给一波멤敌人的。

      总司令:杰奥·莫尔蒙爵士

      守夜人军团第九百九十七任总司令,外号“熊老”,前熊岛伯爵,乔拉·莫尔蒙之父。

      首席顾问:伊蒙뚒·坦格利安学士

      守夜人军团首席顾问。

      首席工匠縛:奥赛尔·亚威克

      总务长:波文·马尔锡

      事务官:艾迪森·托勒特

      首席浪鸦:尤伦

      一个外表邋遢的黑衣中年男子,奉命䂋游走在维斯特洛大陆上收集强盗、小偷、杀人犯及政治犯的ꚟ资深守夜人。

      东海望指浵挥官:卡特·派克

      ṑ影子堡指挥官:丹尼斯·梅利斯特爵士

      躜.............

      包括黑城堡南边25英里大小的新增地,里l面居住的数百名依附守夜人生活的农民,以税收、货物、劳动、提供食物衣衫供养着守夜人军团。

      㡲甚至包括前任司令官科格尔家族的科格尔司令官,以及布林登·河文,老卡特都有过了解,不过布林登司令官的事迹他就了解的不多。

      毕竟他羰是科格尔时期才加入的守夜人,对于这位曾经的御前大臣并不清楚。

      而且你也不能指望一个曾经劫掠出龣身的铁种会记得君临的贵族有牥哪些人。

      老卡特和李察行走到队伍的最前方,守夜人们用力的裹紧了身上的皮袄,但却没人抱怨这一趟出行。

      黄㻒昏守卫们的靴子踩踏在愈发深厚的雪地上,不时的发出噶兹噶兹的响声,厚实的牛皮靴里面填满了野兽的毛发,使得就算是最容易变冷的脚掌也还有些热乎。

      但风雪愈发愈大,渐渐的有些盖过天空的色泽,大地一片撔昏暗,甚至连远方之前还有些清晰的长城边缘也无法看清了,模糊的퓧不行。

      二十多人的队伍有些艰难䫖的前行着,虽然入冬不过一个星期,但气温却降低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

      从最初的初冬降雪开始,维斯特洛的北方包括北境的狼林与沼泽,都披上了淡淡的银装。

      临冬城的热水开始供给在城堡当中,农夫们点燃囤积的干柴,用一个铁盆子装着,放在自己木屋的中央。

      唯有正午时分,稍微比清晨的刺骨与夜晚的酷寒要暖一些的ŭ时刻,才有人们敢从家门出来,工룭作与活动。

      黄昏——

      此刻的天际早已黑了下来,寒风呼啸在长城的上头,从上方席卷而来的寒气呜呜的吹席着,使得李察与卡特队长不得不带领队伍靠着绝境长城的一方前行。

      这样还能让堆积在他们衣服上燔的积雪少一些。

      诅昏暗的视野中,一撮灯火自小道的山坡后显现出来,高耸的城楼上⻜有着黯淡的灯火点燃,敲响的钟声自城堡的中央传荡而出。

      “哦!看,我们的黑城堡,我们到了!”

      甡 一种愉悦的☇轻松感自脑海传递到身体的各处,老卡特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随后第一个격拉着马匹朝着黑城ꎟ堡的方向走去,他们到家了。

      .。

      黑城換堡外,两名守夜人궯游骑兵手持长矛,站在城堡的大门口,城门口的火盏的火焰不仅没有带给他们暖意,反而让他们下意思的缩紧身子。

      “!有人!” 䀩

      科林蜷缩着身子,帽檐的雪花让他的视野中多出了不少的白色,二人的余影在火焰中倒映着,他好奇心来的就顺着影子的方즔向望去。

      满是风雪的农庄懫旁的小道,不知何时多了一片黑色的人影。

      他立刻推搡着自己的战友戴里吉,两人都是身材高大的战士,不过在视力Ө方面,戴里吉在守夜人军团죙中也是有名的神射手。

      头盖骨桥曾经潜伏着不少的野人,躲藏在浓雾中,试图悄悄的偷过守夜人的监察,但却被哨塔上巡逻的戴里吉发现。

      丹尼斯爵士还亲自拍打着年轻人的肩膀,笑着说他是看的远訮的戴里吉爵士。

      “我看看...”

      守夜人爬上硜梯子,站在木哨塔上居高临下的看向几百米外的农庄,哪里黑漆漆的,不过确实有一些身影在移动。

      “步伐稳健,有不少个头高太多,应该是骑着马匹的”

      뽌 “科林!不是野人,他们跨过绝境长城也不可能有战马,应该是在外的游骑兵”

      不过二人为了预防特殊情况,稜还是将大门关闭,在城墙上等待着那一批人的到来。

      东海望的队伍愈发럴愈삋近,卡特队僁长看着紧闭的黑城堡大门,下意思的以为出现了什么事,不过随着队伍抵达﹍城墙下方时,科林与戴里吉才发躭现,这只队伍的指挥官居然是东海望的卡特守备长。

      “卡特队长!”

      两名守夜人打开大门口翢,就看见面无表情的卡特站在他们的面前,虽然目光平静,但却极具威慑力。

      “科林?戴里吉?丹尼斯爵士怎么让你们两个人看守大门?”

      ⸶别人他不清楚,但这两个守夜人兄弟,卡特↵队长还是经常能够从老朋友口中听到。

      ᩫ 两位资深的ᡰ游ꉔ骑兵,加入守夜人也有四五年的时间。

      “爵士正与司令官商讨关于野人们的事情,于是我们看守门的兄弟有些疲惫,因此就帮他们照看一下”

      “咳咳..랂.”

      李察咳嗽了两声,看着两㐀名守夜人身上有些单薄的衣衫,再比了띶比从东海望出发的守夜人游骑兵的服饰。

      “....丹尼斯那家伙怎么这么急切,野人们的事情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解决㬪的”

      老卡特从游骑兵的马匹边搭载的皮袋中取出两件折叠的整齐ජ的黑色袄子,随后一人一件的交给了两位守门的游骑兵。

      “这是黑火商会的李察爵闤士,守夜人过冬的춆大批物资,包括之前运输到벐影子塔的面包都是李察爵士的手笔”

      守夜人们连忙抚胸行礼,用手夹住黑色的袄子,向卡特队长身旁的青年行礼。

      “正好,既然影子塔的指挥꫊官也在,那么守夜人的大部分力量都到齐了,关于野人,我有些情况要说”

      李察看向守夜人指挥官,随后先一步踏入黑城堡当中,卡特队长紧随其后进入。

      ↑ “几位,请࿐跟我来吧,我为你们安排一些住宿쏪”

      科林上前一步,开始领着黄昏守卫与东海望的守夜人寻找쟮居住的地方엀。

      而戴里吉回到城门口,也将大门紧紧的关闭上,落下닡铁匝,跟了过去。

      会议大厅——

      有关野人们事宜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一紃个多小时,事务官们与游骑兵汇聚在大厅中的座位上,二䋝十来号人全部숵全副武装的。

      㱳“也就是说,这一次的野人南侵的数量会突破五千人?消息是否属实,史陶爵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