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瓜视频在线在线直播

      人生何等奇妙。

      黄昏没少做쾮白日梦,如果重生了会怎样怎样,如果穿猦越了会怎样怎样,事到临头,却又觉得万般茫然,不知前路。

      㹃 没有《穿越者的自我修养》作为参考攻略啊。

      人对于未知,总是恐惧的。

      从穿越的震惊ㅹ中清醒过来,记起一事,不可思议的问吴与弼:“你爹是翰林院编修吴溥?”

      吴与弼点头,“볝有问题?”

      黄昏心中顿起大浪滔天܌。

      莲花桥畔平康坊,吴溥和吴与弼父子。

      且不说吴溥。

      单说这吴与弼,就不是普通人,大明的理学大儒。

      他㣁有个弟子叫娄谅。

      娄谅又有个弟子,叫王守仁。

      还有一件事和这对父子有关:1402年六月,燕王朱棣大军打进应天府城时,在莲꨻花桥平康坊吴溥的家里,发生了鈴一件“小”趣事。

      黄昏笑了笑,对ἲ于善良的人,不要吝啬你的笑意,会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何况还是对吴与弼朲这㿤位声名昭著的先贤,别看现在是少年,将来可埆是青史留名的理学大儒,是明朝开一门学问的宗师。

      笑着说:“我想休息一下。”

      吴与弼哦了一声,指了指偏房,“那是我房间,你要是不嫌弃,先去休息片刻罢,不过这天气闷热,怕是要下大雨了,睡也睡不着。”

      旋即又叹道:“今日应天府又有谁能p抱枕梦黄粱呢。”

      黄昏由衷叹服。

      䀊 不愧是要名៤留青⥧史的理学大儒,哪怕现在尚少年,然而离开生活琐碎,稍微涉及家国时事,便能字语书香。

      ꖇ 房间简陋而干净。

      吴溥家不富裕——大概钱财都拿去买书了。굫

      溺水后身体虚弱,黄昏沾床即睡,这一觉直到天黑,被院子里传来开门声惊醒,又听见三三两两脚禫步声,旋即响起吴溥的声音,硄“与弼,去给几位叔伯泡茶。”

      ꭴ黄昏倏然坐了起来。

      来了!

      轻手轻脚出꺨门,恰好㔧撞见吴与弼,从他手上接过茶壶,笑道:“我帮你吧。”

      吴与弼也蔘不推辞。

      两人走入堂屋,将茶水放在分主宾坐好的吴溥四人身旁后,黄昏和吴与弼站到了吴溥身后,默然无声。

      大人说话,小孩不插嘴。 塈 첪

      吴溥年近不惑,一身青੦花儒衫,极有读书人风气,面目清和,以询问的眼光微袶微看了一眼黄昏,黄昏点点头,示意没事。

       还有三人。

      ꯮皆是而立之年的读书人,一人居客位之首,另一人居下;还有一人,相貌略有些寒碜,坐在吴溥硖下位。

      三人皆着儒衫,颇有读ஔ书人的儒雅之气。

      黄昏心怀澎湃情绪复杂。

      自己正在目睹建文四年的这一场密谈。

      在波澜壮阔的1402年,这场密谈算不得什么大랗事,但绝对ꅼ可以在史书里提上一笔。㗖

      到吴溥̹家的这ஞ三人……ꬦ

      解缙。

      평 胡ᮥ广。

      o 谡 王艮。

      身份高一些而居客位之首的那位,应该是今后将会编撰《永乐大典》的解缙萫,这是个大才子,太过有名。

      坐在他下手的则是胡广。

      和吴籮溥并坐譳的是王艮,他和吴溥关系最好。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瓋群分,能和解缙这样的才子交朋友,自然也Ͳ不是寻常之辈,实际上椛,胡广和王艮并不比解缙差。

      说来也巧,他们三个人都是江西吉安府人,是老乡关系,解缙是出名的才子,洪武二十一年的进士,高考成绩至少是全国前几十名,可服和胡广、王ᚈ艮比起来,有点差距奜。

      此二人分别是建文二年高考鿁的文科状元、榜眼。

      ڮ 第三名叫李贯,也是江西吉安府人。

      镓 建文二年的౗头三名被江西吉安府包揽̱,成为一段佳话,当然,仅仅是江西的佳话,远远比嘸不上宋朝嘉佑二年的千古第一榜。

      解缙、胡广、王艮都是建文帝的近侍,深受信任,而王艮是比较特殊的,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吤最有理由对建文帝不满。

      因为在建文二年的那次科举考试,他才是真正的状元。

      ꊔ⭶ 王艮在殿试中策论考了第一名,盂本来状元应该是他,但建文帝看见王艮后,觉得这位相貌略微寒碜了些,作为今年新员工代表的话,恐有损公司形象,于是把新员工代表的位置给了胡广。

      所以论才学,王艮居首。

      犹在解缙之上。奱

      在座四人都是딆才华等身的进士,最差的是吴溥,钔可也是二甲第一名,名头不如状元榜眼,但好歹是传胪。

      全国高考文科㍨第四名,真不差了。

      靖难到今日,燕王大军入城,建文帝的江山已无力回天,紫禁城里一场大火,彻底烧掉了所有希望,作为朝堂臣子,四人此刻会谈,当然扯不到诗词书画上去。

      老板驾崩,新老板掌权佟,大家得谋ᛪ定后路。

      吴溥是捎带的。

      他只是翰林编修,根本没在新老板朱棣的视线之中。

      沉默。

      㶲许久之后,解缙沉声道:“大军已进城,陛下已驾崩,虽有곻黄观、练子宁之流的朝中臣工在多地募兵,然远水解不了近渴,徒然无用了。”

      胡广叹气,“可耻可恨,李景隆误事也!”

      王艮沉默不语。

      解缙倏然拍뚮案而起,“一朝天子一朝臣,陛下厚爱我等,领以重任,今有反贼朱悼棣倒行逆施而㛎撺夺国之重器,乱纲纪而生涂炭,是我大明之悲,亦是觐世人之哀……君为쪚臣纲,陛下何去,我等亦将何去,唯有以青血饲城耳,我等读书人……”

      苊慷慨陈词,大义凛然。

      说至动情处,更是义愤填膺,恨不能握刀而进紫䥏禁城怒杀朱棣。

      黄곡昏看着这一幕,暗暗叹법气蹞。

      顳 解缙啊……

      真是个口若悬河。

      胡广亦是ਲ਼拍案呼应,表情激愤言辞如行文,字里话间皆是以身殉国≷之慷慨大义。

      蔖极为悲壮。

      许ᠥ是受到这两位读书人的感染,王艮坐在那里,默然不语。

      唯有泪流。

      夜幕渐深썖沉。

       有人陈说大义,有誡人默然不语,有人冷眼旁观。

      恰如这靖难后的힡世道。

      当解缙和胡广离去后,王艮沉㧐默着起身,对吴溥行礼之后看向黄昏,微微叹气,“汝之叔母有大节,当为巾帼,可为我等表率。”

      梴说完黯然离去。

      茕影孑立。

      洣 ᳃但在黄昏等殜人眼里,却高如青山。

      黄昏略⿿有茫然,什么状况,王艮闃认่识我?

      我是谁?

      吴溥也有些诧然,却听得儿子吴与弼一脸崇敬的苧道:“胡叔叔有如此气概,甘愿以身殉国繾,实在让我等读书人敬佩啊。”

      吴溥笑了笑,看උ向黄昏,“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黄昏从自我审视的思绪中找回清醒,暗道了濲一声我用历史知识看啊,说:“胡广是不会殉国的,这三个人中,榳会以身殉国的只有王艮,他才是真名士。”

      吴与弼不服,正欲反驳。

      隔壁院子却传来胡广的声音,呵斥妻子؏,说外面兵荒马乱,看管好家里的猪圈,别让它跑了,被那些士卒抢㱻了去。

      짡胡广就在吴溥家隔壁。

      ஥黄昏、吴溥和吴与弼三人面面相觑。

      唯有苦笑。

      连一头猪都舍不得的人,你奢望他殉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