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高僧消遣女人

      这世间从不曾有公平可言。

      邏 眆郡西最大的别墅区与海洋隔着一片沙滩,内陆地势较底,云雾从海面上升腾而起夔,不停的向憋着那片灯火飘去,最终汇聚在了菵一起。

      这里便是柳家的别墅。

      别墅区前的街道上,暖橙色的灯光在寂静的黑夜里轻洒,衬托着一份温暖,少了一些冷清。马路上不停飞驰而过的车辆腿,也最终消失在街角蓨的转弯处。

      此时的柳家,灯火通㡑明。

      垣今晚,是柳家家主柳南生七十三岁的寿宴。

      俗语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䯬己去。”Ḭ

      虽然这句话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可柳南生却띢非뽙常的在意,因此今年的寿宴,比往年袢办的都要隆重。

      “㢯爷爷,您平时爱喝茶,这是二十年的极品普洱茶饼,送祚给您作为寿礼。”

      “爷爷,这是我慞找气功大师,专门为푆您定制的和田玉坠,带在身上有安神助眠,延年益寿的功效。”

      一群柳家的儿孙们,㻥纷纷奉上价值不菲的礼物。

      柳南生看着各种让自己眼花缭乱的寿礼,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Ⲏ了起来,嘴里裥不䁆停的说着:“好、好、好……”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此时,穆ﴗ砚从人群最后走上前,向柳南生祝寿ꅩ。

      ᾯ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包핺裹着一层精美的包装纸,最上面立着一个有些丑陋的塑料寿桃。

      莅 这就是他精心准备的寿礼。黣 槔

      “嗯,放着就行。”

      柳南生看了一眼穆砚,指了指身边堆积如山的礼物,原本一脸的笑容,׺瞬间变的有些冷漠。

      “爷爷,这礼物是我趬自뾡己亲手做的,不怎么值钱,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希望您能喜欢。”

      听到是亲手给自餝己做的寿礼,柳南生起㢝了兴趣견,伸手接过后,便拆开包痻装纸打开了盒子。

      浅褐色的盒子鲁里,安静的躺着一个手工陶瓷寿桃。

      쪱 柳南生微微一愣,突然暴艭怒的大声吼道:“混帐东西!你是来祝寿的,还是来祭拜的!”

      盒子应声而落,柳南生愤怒的拿起桌上的茶水杯,毫ᾎ无情面的泼向了穆砚。

      竜 稠整个柳家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主桌前发生的一幕。

      “这个上门女婿胆子也太大了吧,给老爷子过寿,先不说值不值钱,但也不能送个白色的,这不是篭诅咒老爷子么。”

      “是啊,他这是想干什ᓬ么,真搞不懂黇,我真怀疑他是故意的。”

      ㆎ“绝对是故意的,不用怀疑。豇”

      “嘘~小声点,你俩别瞎说。”

      諟 㭟 周围宾客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席卷而来。

      两年前,尚在人ᯠ世的柳⚋老太太,不知从哪里将穆砚带了回来,非要让长孙女柳心怡嫁给他,可身无分文的穆砚,简直就和街边的乞丐没什么两样핉。

      两人结婚后,柳老太太便撒ు手尘寰了。惫

      从那时起,柳家所有人都想方设法的要把穆砚赶走ࣖ。

      可他自槮己处事淡然,㥈反正本就一无所有,只要柳心怡魭不提离婚,任别人怎么侮辱他,也不为所动。

      ⚱就这样穆砚从此便安心的做起了柳家的上门女婿。

      迀 只是今天的事情,他也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自己做的时候,涂的是红色的彩料,可为什么打开后会是纯白色的。

       柳心怡急忙上前解释道:“爷ⶰ爷⃻,穆砚不是有意的,您别生气屪。”

      说着,就要把穆砚拉到一旁。

      柳南生愤怒的指着穆砚,併对着柳心怡大声吼道:“心怡,不是爷爷故意为难他,可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地上已经被摔成两半的陶瓷寿桃,在金黄色的地毯上不停的摇曳着,毫无血色的净白桃面,ฝ被灯光照耀的有些刺鹫眼。

      “爷爷,对不起,我……”穆砚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啪~~ᓾ”

      烁没鲛等穆砚说完,柳南生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清脆的声音让所有宾客都微微ỗ一震喿,穆砚一只手捂낥着火辣辣的左脸,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此时,柳心怡的堂弟柳兴浩튉在一旁冷笑着说道:“姐,你看看你馁这᭺嫁的是个什么玩意?爷爷大寿,没钱㱘买礼物也就罢了,竟然还送这么晦气的东西,他是不是想爷爷早点死啊?” ფ

      “兴浩,你给我闭嘴!别什么话都乱说!”柳心怡回头怒骂了一句݉。

      柳兴浩幸灾乐祸的继续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今天柳家的脸都快让他丢尽了!”

      亪 柳心怡的堂妹柳晓婷此时走到旁边,挽起뺆她的胳膊说道:“堂姐,你别生气,兴浩䒃也没说错什么,像这种上不了台面鳐的蠢货,趁早滚出柳家最好!”

      两兄妹的一唱一和,在外人眼㖲里看来,话里话外都㶣是在讥讽穆㦗砚,其实暗地里同样是在讽刺着柳心怡,在怎么说这也是她的合法丈夫。

      柳心怡没︠有理会两兄妹⑛,而是看着柳南生说道:“爷爷,奶㭣奶去世前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柳家能够╙善待穆砚,今天的事他确实做的不对,但也不是有意而为之的,您就别和他计较了。”

      柳南生怒目切齿的说道:“别和我提那老太婆,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答应她,让你和这个废物结婚!你想让我别跟他计较?行,那你就和他离婚址,嫁给퇚金家那小子ৱ,我就엿答应你!”

      郡西内三大顶尖家族分别是金家,义家还有陈家,其中金୫家实力为雄厚,三大家族被称为一天一地一神农。

      跳 即天为财,地为势,神农手中百草齐。

      就在此粋时,柳家的管家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对柳南生说道:“老爷,金家金明辉少爷,来ﶌ给흩你祝寿了。”

      柳南生原本阴沉的脸,㾘瞬间变得喜出灟望外,急忙的说道:“快!快请金少进来!”

      䗥穆砚看着柳家所有人态度的转变,不由得再᱈次握紧了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柳老太太当年对他有一饭之恩,他答应过会一直留在柳家,照顾柳心怡的话,他早就想离开了,怎么还能轮得到这些人对他﷡冷嘲热讽。 곳

      随着一阵皮鞋踩踏地┏板ﲝ的声音,金明辉带着寿礼走了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