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向日葵草莓香蕉小猪站长统计

      “赵庆鸿为什么不让我挑战那个废物,为什么?”

      应风臣举起茶杯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碎片四溅差点砸到刚走进来的护卫脚边。

      “应公子,谨言慎行啊,刚刚赵院长可是在保护你呢,要知道虎贲大将军在一旁,你要是真的和他比武,不管输赢都对你不利。”

      此时的他哪能听得进去这些,反倒是指着眼前的这位侍卫,怒目圆睁的训斥道:“你们就是看不起,我那个废物,有多厉害,让我教训他一番就对了,一个倒数第一的人敢在我面前装!我会让他后悔的。”

      说着,拳头紧握,嘎嘣嘎嘣的关节声,就宛如应风臣的怒气一般,向世人宣写着他的不满。

      想他应风臣作为小星位后期,萧风也只是小小的中期而已,就他那样,还不是自己一个手就能灭掉的吗?

      “你想报复他,那你好歹挑个时间吧,虎贲大将军就在旁边你过去你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吗?你教训他重要,还是你以后入市围观,自己的前途重要,你自己不会掂量掂量。”

      正当应风臣发泄心中的不满的时候,一个沉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赵庆鸿,此时的他黑着脸看着眼前的应风臣,语气也充满了不满。

      这句话就宛如晴天霹雳一般,顿时之间,让应风臣那原本处于盛怒的脑子清醒了下来就宛如一盆凉水泼在他脸上一般。

      “院长,这是我考虑不周,不过,那个那个废物明明三年才提升一个境界,这才过去几天就直接打到了中期,况且资质还是甲上,这难免让人生疑啊!除此之外,我记得清清楚楚,他也只不过是个丙上的资质。”

      此时的应风臣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明明资质那么差的萧风竟然在短短几天就提升一个段位,不由得让他感到诧异。

      “这件事情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现在还是先不要惹是生非,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萧风出书院,你要想报仇就随你去吧,我不拦着。”赵庆鸿叹了一口气,毕竟在之前,他可是没少给萧风白眼压迫,反正世道如此,也不可能和解了。

      “是学生谨记,院长教诲。”应风臣作揖,便要离开思考对策,不过却见赵庆鸿轻哼了一声:“这件事情我们说完,那说说另外一件事情吧。”

      “另外一件事情?”应风臣一脸诧异,不知道赵庆鸿所言何事。

      “你当众叫我全名,这个事情我都记住了,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去掌仪会自己领罚。”说到这里便大手一挥,紧接着,便走出了房间,独留应风臣在房间里看着赵庆鸿离去的背影发呆。

      而反观此时的萧风,倒也是已经成为了演武书院的名人了,身边叽叽喳喳的我要着一群以前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的那些堂生。

      “萧风,我一看你就是旷世奇才,果然我没有说错。”

      “是啊是啊,苏兄说的是我也这么觉得呢。”

      不过萧风倒是并没有搭理他们,这些人也就跟狐朋狗友一般,自己有权有势了,厉害了就贴过来,就宛如舔狗一般。

      要是自己哪一天失去势力武功,又回到了当初废柴那般,定然会各种羞辱辱骂不屑一顾。

      其实他参加考核,也只是想要有一个堂生的身份,对于天才堂生,特别是那些武功高超,修为资质拔尖的人才来说,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香饽饽,十分抢手。

      只不过,清河镇最大的武府,也就是演武书院,要是想要进入更好的武府,也只能等待参加下一次考核,各州县的代表过来,再次招收新的一届堂生。

      而且这时间也不会太久,毕竟,马上就又到了各武府的招生时期了,他们会在学院书院中挑选最拔尖的天才堂生,为招收的弟子,这也就是萧风来考核的原因。

      必须留在尚武书院,这样才会有利他的发展。

      虽然说书苑也会随着自己的排名和修为给各种修炼资源,不过书院终究是疏远,比不上真正的武府。

      要是进入,顶尖的武府,比如天云国的云上武府或者鸿奇武府,就能快速的提升自己。

      “这次考核也只不过是第一次初考,要是等正式的招生考核,想必应该也就是再等上个半年,我必须在半年之中提升修为到小星位圆满,要不然的话只能去找一些最普通的武府了。”

      萧风甩掉那群人,走在尚武书院的小道中,现在有一些漫不经心。

      “叮,是否回收和田玉佩一枚,可得50技能点,是否确定回收?”

      系统这冷不丁的声音突然响起,顿时之间,让萧风感到十分诧异,不过正在此时,感觉脚下有什么硌脚,便抬起脚一看,只见一块十分精美的玉佩正躺在地上。

      萧风捡起来一看,这玉佩做工精良,白中泛清,有古玉之韵,一看就是精品。

      萧风总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过一样。就当他上下打量的时候,突然看见,这玉佩当中却刻有一个应字,看见这个字,他也恍然大悟了起来。

      这玉佩正是应风臣常年携带的一块古玉,往日可是爱不释手呢。

      “叮,回收和田玉佩一枚,可得50技能点,是否确定回收?”

      此时,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就仿佛像是在催促萧风一般。就当萧风确定之后,那块玉佩顿时消失不见。

      而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眼一看只见一位身材瘦高神行急促的堂生快步跑了过来。

      “喂!萧风你在这里呀,那你过来的时候见过没见过一个玉佩掉落的这里。”

      这堂生萧风倒也是认识,他是应风臣是的跟班之一的林炳森,只不过他此时十分着急,想毕业就是要去找那个玉佩。

      “哦,原来是林炳森,你这么火急火燎的,难道又为你的主子办事啊?”

      萧风反倒是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倒是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林炳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