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视频会员兑换码

      清荷院,赵诗雨的书房之中。

      “小姐,这些便是从吴孙那边传回来的信息。依小姐要求,老奴已经令其将当日太子召见赵偃的所有细节都列了出来,还请小姐过目。”福伯朝着榻上斜躺的赵诗雨拱了拱手,将手中的书简递了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赵诗雨顿时来了精神,直起了腰,放下了手中的果脯,从福伯手中接过书简,边看边问道:“父亲有没有看过?”

      自从那日荆轲说出了隐藏于暗中的这一人,赵诗雨心急火燎之下,连忙去了赵岳的书房说明了此事。而赵岳在初闻此事之后,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连忙着令福伯协助赵诗雨彻查此事。如今,却是吴孙那边传来了消息!

      “主上今日一大早便去了平原君府,未曾看过此简信息。”福伯如实答道。

      福伯说完,屋里就没有了说话的声音。而赵诗雨对此也没有再补充,听到这儿并未答话,只是默默地翻看书简,时间缓释,赵诗雨秀眉渐渐凝结,面上阴云聚集,一言不发。

      良久,赵诗雨放下了书简,面上阴晴不定,双手合撑,支着自己的脑袋,食指指腹轻轻刮蹭着红润的樱唇,默然思索。

      剑南,这个实力不俗的剑客,按照荆轲的说法,暗中的威胁甚至比萧闫统领还要大!赵诗雨虽不知道萧闫的实力,但是从赵岳知道此事之后的脸色上,还是看出了些许端倪,连赵岳都在忌惮着剑南!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即便对手是赵王丹,赵岳都自信能抗衡一二,可如今呢?邯郸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个连赵岳都忌惮不已的刺客,不查明此人的真实身份和企图,赵诗雨的心如何能安?

      若是荆轲的感知没有出错,那以剑南的实力,完全可以当得上赵国的客卿了。既然如此,现在又怎会投靠一个小小的太子府掌府?

      而且根据萧闫的暗中调查,整个赵国宗室,以及身处邯郸的各路权贵,都跟这个名为“剑南”的剑客没有任何联系!这便有些奇怪了,一个一流高手,还是暗夜诡绝之人,独自一人在这邯郸城中,谁都不亲近,反而主动接近吴孙,究竟有何目的?又或者,他是在听谁的号令?

      更重要的是,赵诗雨有一个猜测,若是割去刺客面皮的就是这位剑南兄的话,此事又该当如何?这个想法并非空穴来风,为此,赵诗雨还专门询问了荆轲,以剑南展露出来的身手,做此事绝对轻而易举!

      若此事真是剑南所为,那此举又有何深意?割去面皮擒杀黑牛,然后又告知吴孙与其上门谢罪,又是何意?以目前来看,赵涉已是成了此事的牺牲品,如此下来,扳倒伯阳君,又对剑南自己有何利处?

      想到这儿,赵诗雨的姿势未变,双眼视线下移,落到了书简之上,一个名字赫然在目:郭开!

      郭开,按照历史进程来看,此人不过是一贪利惧事的“小人”!甚至为了钱财功名,多次出卖自己的国家,致使赵国被秦国所灭。但是赵诗雨从这几次与其碰面看来,这个郭开看上去并不像是个智障!反而还挺聪明。

      光看看这竹简上所记录的,这郭开在不知道此事任何内情的情况下,仅仅靠着吴孙给解释的只言片语,竟然就凭借着自己的头脑将此事处理得滴水不漏,很完美的在太子面前表现了一把,更是将赵涉最后的道路都给堵死,令伯阳君赵涉白白在太子面前摔了个跟头。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贪生重利、只会谗言蒙上的小人能做出的事情。

      而且,自己遇刺一事,实际上根本就与伯阳君赵涉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但是经过这个割去刺客面皮的神秘人掺和,这件事情又变得如此“扑朔迷离”,甚至还将一位封地之君拉下了马,端是恐怖!

      而这个郭开,在此事之中看似什么力都没出,却成了这件事情当中最为得利的人。既交好了吴孙,又除去了对手赵涉,还“不经意间”卖给合信府一个人情,真可谓是一举三得!

      赵诗雨虽然不怎么了解赵偃,但却不代表合信府不了解赵偃。如今,赵偃手下仅有的两个近臣,赵涉被放弃,那就只剩下了郭开一人,若是赵偃继位,那这位郭大人,不就是赵国数一数二的权臣了?

      此一事,合信府、伯阳府、吴孙、王玉、太子都有参与其中,但却都不是胜者!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损失,但唯独这个郭开,得利不浅,不得不让人心疑!

      赵诗雨来到这一世,除了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孩儿,还有另外一个“重大”的发现,那便是发现自身的记忆和思维都比之以前敏捷灵慧了不少,甚至就连直觉,都变得异常的准!也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恐怖的第六感!

      第六感,是指仅合理存在于女性人类身上的一种莫名、特殊的思维方式,也是女人最恐怖、最不讲道理的天赋之一!

      前一世的赵诗雨虽然有听说过这个“东西”,但是因为自身一直都是个咸鱼,也没个什么女性朋友,所以对此也不是很理解,只是从网络上看到了不少类似的事情,有些了解罢了。

      但是如今看来,这直觉的“威力”,貌似比赵诗雨脑中想象的还要恐怖!不过讲道理,自己身为“穿越者”,这多多少少还是得有些与众不同的,眼下这个plus加强版的第六感不就是最佳证明了么?

      大家还别不信,我们回首看一看,就知道我们赵大小姐的直觉都用在了哪儿!

      首先,是关于嬴政的,赵诗雨在初闻嬴政的相关消息之时,便已经心有感觉,此人极有可能便是之后的“千古一帝”,之后事实证明,剧本没错!

      然后,就是上忠正院“敲打吴孙”,赵诗雨在胡雪儿的话说完之后,便已经心有所感,预估吴孙可能会有动作,当日虽然没有证实,但是之后吴孙投诚的时候还是有和赵诗雨交代此事,这无疑是一个关键证明。

      其次,便是在忠正院遇到了王氏,那一股渗人骨髓的阴冷,让赵诗雨心中坚信,此事定有蹊跷,最后证明,也确有此事。

      再者,便是关于郭开了。赵偃当日来合信府宣告王令之时,从郭开那边传来的灼人视线,虽然赵诗雨当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不会无端就生出感觉。而按照前几回的“尿性”来看,只怕这位太子伴读,并不像历史中描述的那样简单!

      此事跟郭开有什么关系,赵诗雨目前还不太在乎,反而对于自己穿越以来所表现出来的“天赋异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此看来,自己这过目不忘、思维敏捷、第六直感、记忆力爆表、重度洁癖症、懒癌晚期等超然的本领都是天赋之一啊!(嗯?好像混进去了什么东西?)

      尤其是这个直觉,除了先前所发挥的作用,在那晚的刺杀之中也确实帮上了不少忙,要不然赵诗雨早就被黑牛拿下了!虽然最终差别也不大!结局都是被完美碾压!但是好歹聊胜于无嘛~~~!

      不过,从以往这个直觉的触发方式来看……这直觉貌似是特喵的被动技能啊!!!这特么的有什么用?!赵诗雨又不会去习练剑术,也不会与人生死搏斗,要这“恐怖”的直觉有个毛用啊!除了因此每天瞎J8费尽心思琢磨这琢磨那,还有个屁用?!!

      你问为什么赵诗雨不练武?这还用说?肯定是因为懒呗!!什么男人热血、青春本色之类的,你跟一个十年份的老咸鱼宅说这些东西?那你怕是没睡醒哦!

      赵诗雨的醒世名言:能躺着坚决不坐着,能坐着坚决不站着,能动嘴皮子解决的事情坚决不动手,能动手的事情尽量不要去碰!甚至若非“心存大志”,赵诗雨表示自己连饭都懒得吃!

      胡思乱想一通之后,赵诗雨回过神来,端起茶碗喝了口温水,压了压惊。随后凤眼上扬,看了看面前肃然站立的福伯,思忖了片刻,说道:“这其中的内容,福伯怕是没有看过吧。这样,您先看一下~~~”

      说着,将桌案上的书简,递给了双手奉迎的福伯。

      福伯接过书简,也不二话,拉开就看。(合信府中人传递消息才用草纸,吴孙虽然投诚,但是仍然算是外人,赵诗雨也从没有完全信任,只是作为一个棋子驻扎在了太子府,所以此处使用的还是竹简)

      片刻,福伯看完了书简中的内容,略微索思片刻,随即抬眼便看到赵诗雨一脸的期待,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老脸一红,说道:“老奴看完了,不过……还请小姐恕罪,老奴愚笨,并未明悟小姐之意。。。”

      赵诗雨见此,也没有失望,而是继续问道:“无妨,福伯既然看完了,那能否告知诗雨有何感想?”

      福伯没有看出什么,赵诗雨并不觉得稀奇,毕竟不是谁都像自己一样,有后世庞大的信息系统做后盾,能看出这其中的端倪。

      福伯暗自思索了下,当即开口道:“从此书简中看来,太子府的形势与我们先前预估的消息还是有些出入。太子麾下的伯阳君赵涉和侍读郭开并非是同心相护,而是在暗中相互打压,这确实出乎了老奴的预料。”

      “以往我合信府的目光只注意到了赵涉这个死对头,却没有将郭开这个小小‘伴读’放在眼中,不想此人也非等闲。现在想来,若是早些与其接触,其或可成为我合信府之助力。”

      “如今郭开借机,将赵涉压下,并使其受到了极大的处罚。最重要的是,赵涉失去了太子翼护,日后我们要对其下手,便轻松了不少!此番下来,虽然还不知郭开是否有心与我合信府‘一行’,但是此人此举,却也是帮我们做了一件事,如此说来,合信府却也是暗中欠了此人一个人情啊!”

      福伯缓缓叙说,赵诗雨在一旁眯着眼,静静地听着,眸光闪动,似有深意。

      果然不出赵诗雨所料,郭开当日的言行若是传播出来,只要是忠心归属于合信府的人,都会对其心存一丝感激之情。毕竟算是间接帮助合信府扳倒伯阳君赵涉的人,即便与自家不是一路,也不妨碍人们心中存有对他的好感!

      想到这儿,赵诗雨一脸笑颜,轻笑道:“呵呵~~这个郭开,确实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对于此人,我们到底了解多少呢?”

      “合信府之前与太子府并未有太多牵连,是以对于郭开,反而没有赵涉了解的详细。只知道郭开乃晋阳人士,郭氏分支,因家道中落,来到邯郸之后便去了宗族,最后被派去了公子偃府上,成了公子偃的侍读,距今已有十多年时光了~~~”见赵诗雨问起郭开的过往,福伯回想了下,便将所知晓的情况告于了赵诗雨。

      不过福伯方一说完,就察觉到了不对,赵诗雨的眼神可有些不善,不像是……

      见此,福伯小心地问道:“小姐莫非是觉得郭开此人不对劲?”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福伯的眼神已经有些味道了,跟眼前的赵诗雨简直是如出一辙。

      “哦?福伯就这么相信诗雨吗?”赵诗雨见此,轻笑了两声,反问道。

      闻言,福伯面容肃然,一脸严肃地说道:“既是小姐有所察觉,那此中定然有蹊跷!”

      赵诗雨闻言,眼中隐晦划过一丝安慰,随后畅谈道:“此次郭开之举动确实让人难以挑剔,不论是作为一个太子近臣的所为,还是打压赵涉的动作,都能让人看出此人的心智城府,很是不凡!”

      “但是现在回首翻看吴孙给的消息之后,却不难发现,此人在此次商议之前,对于我遇刺之事,‘看上去’并不太了解。但是在郭开到达现场之后,却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迅速做出对策,将赵涉一步步逼近了绝境!”

      “最厉害的是,赵涉恐怕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郭开在此事中的作为,反而一心仇视于吴孙!郭开在不经意间,随意轻佻的一个出招,便得利无穷。”

      “在这件事上,不论郭开是故意为之还是无意间的导向,也不能否认,此人的心府极其深厚,才智裴然!”

      “不过这一点,便是我奇怪的地方。若是郭开此人如此不凡,那又怎会察觉不出此事之中的漏洞呢?赵涉的嫌疑是最大,但是反过来也是一样的,赵涉也最没有动机!”

      “若是等到日后有人察觉到了此事中的不妥,再彻查一番伯阳府的人事异动,赵涉做没做过此事自然是了如指掌。而以郭开表现出来的才智,不会想不到这么浅显的事情!即便是郭开急于扳倒赵涉,如此所为,那日后当赵涉的嫌疑洗脱,郭开此举不就自砸脚跟了吗?”

      福伯将赵诗雨的话熟虑了片刻,斑杂花白的浓眉一紧,面露担忧之色,疑虑道:“小姐之意,是这郭开此举另有他意?”

      “我不知道!”赵诗雨倒是回得很坦荡,随即秀眉一挑,饶有兴趣地说道:“不过我这两天倒是在琢磨着另一件事情。”

      随即,赵诗雨晶亮的双眼望向了福伯,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我们不妨做个假设,若那晚现场埋伏在一旁的暗影,也就是剑南。是他割去了刺客众的面皮,就是为了将此事闹大呢?”

      “依小姐之意,若真是剑南所为,那为何后面又会随吴孙前来拜罪?这岂非自投罗网?况且,剑南如此做又与他有何好处?”福伯闻言,想了想,发现了此中的疑点,开口问道。

      赵诗雨接着说道:“剑南随吴孙前来,只是因为吴孙有向合信府谢罪之意,而身为吴孙的‘侍从’,又是此事的关键人物,所以才会跟着前来,以消除我等心中的疑点。至于‘自投罗网’的事情,若非荆先生出言相告,我等现在恐怕还被蒙在了鼓里,又怎会对此人生疑?”

      福伯听到这儿,仔细想了想,发现实情确实如此。

      那晚吴孙谢罪过后,当晚萧闫便下去安排人手调查剑南的底细,发现所有的细节跟此人与赵诗雨诉说的那样完全相符,之后多次辗转查探也是这个结果,是以就连赵岳和赵诗雨都放下了对剑南的怀疑,更别说合信府的其他人!

      若非荆轲道出了这等隐晦之事,合信府又怎么会想到这个名为“剑南”的剑客有如此身手?

      不过,福伯还是想不明白,剑南做此事,对其究竟有什么利处?想到这儿,福伯疑惑地看了眼赵诗雨。

      赵诗雨见此,像是灵犀一通,心中瞬间就了然了福伯的疑惑,接着道:“剑南做此事,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动机!但若是我们对剑南的了解从头到尾都是错的呢?这个人隐藏的究竟有哪些秘密?这是我们到现在还不得知的。另外,剑南做此事或许为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其他人呢?比如,指派他的人!!!”

      “这!!”福伯心底一震,面色骇然,震惊道:“若真如此,那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这件事情,合信府和伯阳府都受到了波及,就连太子都未曾好过,邯郸城中,又怎会有其他势力……”

      福伯说到这儿,面上逐渐惊骇,像是被掐住了喉咙,倒吸了几口凉气,一脸震惊地看着赵诗雨,颤声道:“小姐是怀疑……郭开!!”

      赵诗雨一脸平淡,当下并没有答话,似是在小憩一般,只是从其眼中现出的神光,甚是凛人。

      良久,赵诗雨默然开口,语气悠悠,空洞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却能穿透人心。只见其说道:“王玉与黑牛的奸情和谋划,虽然避得开吴孙的耳目,但是对于一个与太子同居一府长达十多年之久的侍读,这自家门前的风吹草动,又怎会不知?”

      “而当知道了有人要刺杀合信君之女这一大事,也就可以提前早做安排,甚至是将此事的嫌疑泼在了最有手段和‘动机’的伯阳君身上。这样一来,此人从头到尾看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却是这个局中唯一的通明之人,此事的任何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到头来,不过是推波助澜一番,便扳倒了政敌,拉拢了太子掌府,还交上了合信府,最重要的是,还能抽身事外,当真是好手段呐~!”

      此言论一出,福伯已被骇得说不出话来,回想起这些点滴,福伯顿觉不寒而栗,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赵诗雨又开始了自言自语:“而此事之中唯一的漏洞,便是那王玉的贴身侍女小沫了,若想知道此事与伯阳君赵涉是否有关,只消问问便什么都了解了。不过,这个侍女目前怕是已经……被灭口了吧!”

      说完,赵诗雨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福伯,其意不言而喻。

      “老奴这便去遣人问清此事!!”福伯抹了把额前的冷汗,连忙向赵诗雨恭声说道。随后颤着身子,躬身退去,去时的步伐焦急、杂乱,亦如其心。

      赵诗雨任由福伯去查实,待福伯退出书房之后,赵诗雨直了直纤细袅娜的腰身,端起漆碗,看着碗中还有些许温热的清水,嘴角微扬,眼神锐利,周身气势凌厉,似是那纵横捭阖、睥睨天下的霸主,发现了令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来了兴致。

      不消片刻,门外就有脚步声传来,随即便看到一脸阴沉的福伯走了进来。

      福伯先是躬身向赵诗雨一礼,随即颤声道:“禀小姐,刚才已派人与吴孙联系,王氏的侍女小沫,在事发当日下午,便已暴毙!吊死于房内!其余不明!!!”

      唉!赵诗雨叹了口气,似是悲悯似是可惜,随即小声道:“太子府议事当日,郭开在赵涉面前的话,就已经注定了这个侍女的命运,不论此女死于谁之手,外人都会认为这是伯阳君赵涉在清理门户,又有谁会在乎一个侍女的生命呢!”

      战国乱世,人命草芥,便是时代大势,非赵诗雨一人之力可改,对此也只能让自身适应其中,顺应此时的“天道”。。。

      感叹过后,赵诗雨复又问道:“福伯,以合信府对赵涉的了解,他手下有没有实力超绝的剑士,可以在太子府之中,光天化日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逆毙一个在备受瞩目、风口浪尖上的侍女?”

      福伯想了又想,最后面容肃穆,严肃道:“禀小姐,没有!赵涉手下武力最强的剑士名为氏月,实力居于一流上等,与萧闫统领不相上下,且此人不具备这等潜行能力。”

      “这样啊!”赵诗雨应了一声。逐渐闭上了眼睛,静静思考。

      良久,赵诗雨瞬间睁开双眼,威势尽显,语气肃然,吩咐道:“福伯,传令合信府上下所有执事之上的人员,以及各地掌柜,对任何接近、探查合信酒楼的人严加看管,必要时可动手杀之!尤其是对于郭开此人,邯郸中人定要严加防范,不可与其扯上瓜葛!着令暗卫,尽最大职能防护合信酒楼的一切驻扎、扩张事宜,发现不明之人定要彻查到底,不能走露任何消息!”

      “再缓缓,再缓缓,只要这段时间过去,合信酒楼步入正轨,到时候我们就能腾出手来,做些其他事了~~~!”赵诗雨似是在自我安慰,不过话语之中的意思,却令人心中瘆得慌。

      “老奴领命!”福伯很是干脆地应声,随后又小心问道:“小姐,对于郭开此人,是否要暗中调查一番?”

      “不用!”赵诗雨回答得也很干脆,大大方方,坦然道:“表面上,合信府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以免打草惊蛇。若真是此人,那此事定然还有后手!此人的目的是为了激起我合信府和伯阳府两府相争,可若是我合信府没有任何动作呢?这么大的局不就白费了吗?幕后谋划之人废了这么大周章,肯定不可能放任半死不活的赵涉不管!否则一旦赵涉得势,定会察觉到一些端倪。我们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做一个愚者,静待事情变化吧!”

      “喏!”

      “哦对了福伯,吴孙应声要请郭开去合信酒楼吃顿饭,你帮我给王振说一下,见到他们之后给我来通报一声,我先行去拜访拜访这位郭大人!”

      “……喏!”=-=‖

      郭开自以为自己瞒过了所有人,却没想到赵诗雨这个穿越者的恐怖之处。郭开今后的所有作为,赵诗雨都全然了解,所以才会这般怀疑。

      而赵诗雨也以为自己无意间摸清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却不知,吴孙在此事之中也并非像其表现得那么忠厚老实。

      而对于吴孙,瞒过了赵诗雨,却栽在了郭开的手中,日后,怕是安宁不下来喽!

      三个人,三颗不同的心,却因为同样的目标,使得此事在三人各自看来都是如此地天衣无缝。人心人性,属实难测,难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