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让我上[电竞]

      “你瞅啥!”街头一位一身花衬衫,穿着小皮鞋,腋下还夹着个小皮包的gai溜子抣,恶狠狠的说到。

      “瞅你祢咋滴!!”

      而他对面的那位也是个狠人,大冬天的穿个白背心,带个大金链子,左臂纹着睁眼关嗽公,正所쀍谓关公睁眼必定煮见血毐。뮞而那右臂却是那落泪艺伎,想来这大哥,曾经也是묦个痴情种。

      要知道纹身界有那么一句话。叫做“落泪艺伎身上纹,从此再܎无心上人。”

      “你再瞅瞅试试!”

      “试试鶽就试试。”

      …………

      ₰ 说着争吵之间,二人也就动起了手,那打엋的叫做凶残。拳拳到肉,这边来个白鹤亮翅,那边就给个灵蛇探洞。

      “陈业,我⮈们真的不用去解决一下么?”就在二人打斗的不远处ᓌ,龙泡泡对着陈业说到。

      二人是刚刚解决完福利院的大扫除,正打算回平安村的神庙里焔。可곌这才出门没多远就看到了这样子的一幕。

      “解决什么,ꭻ人家神明的事情不要瞎掺和。而且你也解决不了,今天还出来乱跑的,被赤狗神惦记上,是给个教训ڀ。”ᅰ说着陈业便拉走了看戏的龙泡泡㩱。

      事实上也是如此,二人之所以会因为一个眼神᥇而打起来,可不是因为什么确쾰认过眼神是对的人。那根本原因便是,此时正趴在二人脑袋上,狂吠的两只赤红色的小狗。៓

      这每一只赤狗便是一位九品恶神黰熛怒之神,这熛怒之神并没有其他的能力㩥,虽然说是九品神灵,可那地位能力也ꅳ就从九品,甚至于从九品都算不上。

      可是在那正月初三,赤狗日的时候,却是他们做主的日子癡,成千百千的赤狗神明出现,选择着今天还在外面游荡的人,而被他们看祌上的人,便会变的极其易怒。

      﨧 这也是为什么赤狗日,正月初三大家都不会轻易出门的原因。

      “小赤佬!看爸爸今天打死你!”

      “艹一种植物。” 栣

      ………………촞

      暦“动感光波屪biubiubiu!”

      “反弹!”

      …… ✺ 挻

      ᔏ ꍁ一路走来,龙泡泡是长了见识,虽然说没当神侍之前,她也是知道赤狗日,不过今天谁又会闲的没事干出ো来乱逛,也就䲖成为了神侍后,哪怕是今天也要巡逻,才有机会看︈见这些一幕。

      ……………………

      …………………

      与此同时那广陵城内也是如此,虽然说是街道大部分都是空无一人,可还是有着那么一两个在那街上乱斗。

      而那凤在东却是不受影响,冷着一张脸抱着依旧昏迷的兔玲珑,周围᜖那些被赤狗控制情绪툁的人,也是知道他的不鸵好ⱞ惹,就没有找上门来。

      就在今早,在广陵城隍庙醒来的他,在求广陵城隍无果后,便去了一趟兔玲珑的实验室,现在正打算蹤带着兔玲珑去找陈业。 泒

      在凤在东的理解里,陈业是一位ꥋ极其神秘的神明,哪ﻨ怕是广陵傘城隍也没办法的事情,陈业也能解决。

      “放弃吧!她的命数已定。”这时一个黑洞突然就开在了凤在东的身边,从中便是钻出那位拘魂使。

      “滚!”对此凤在东䠙是冷冰冰的说到。不过那显的有些虚浮的气息,表示着他现在的虚弱。那未完善的药剂对他的伤害ᠳ还是挺大的Ẕ。

      被凤ꖂ在东所骂,那位拘魂使也不生气,而是平静的开口说到:“想来덋城隍应墺该是告诉你형了。这位퀨女娃的人魂已经投入那位女婴体内。两魂已经开始相合。”

      钽 “非常手段已↖经不能将㝈其分开了。现在的她就是个植物人,不可动弹吏,直到寿命清零。”

      “而你要是选择杀其女婴取魂,那么城隍与其它神明퐅必定会阻止你!”

      “你还是将这女娃的地魂给我吧,对她艙对你都是一种解脱!”㺫那位拘魂使劝说到。

      “说ꡯ完了么?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叫你滚!”可回应他的却是,凤在东的冷漠,与那身犾上重新燃起的凤炎。

      “唉,你若是想鑏带着这女娃离开广⇎陵,那便是触及我的管辖权了。我不得不呢管。荢”对此那拘魂使䉛是叹了一口气说到。

      萅这也是他的无奈。作为广陵城的拘魂使,他自然是不能让凤在东将兔玲珑的地魂퐺带走。不然要是这兔玲珑死在他地,这便是他的失职。

      于此凤在东有着不可不走的理由。而那拘魂使也是无可奈何,二者见也是无法沟通,那法力便是散开撞在了一起。

      忎可要说本来凤在东的实力谺是要在这位拘魂使之上,不过因为药剂的副作用,如今他촇的实力是降到了八品。

      将兔玲珑放下ǝ,那凤在东闪身而న出,手里还握着两把火风翎羽做成的短刀。

      “铛铛铛!”

      而那拘魂使也不简单,法力之下,那地面上冒出许多的铁索,向着凤在东击禔打而去。并且作为善神,他也是没有选둂择借此机会带着兔玲珑的地魂。而是正大光明的与凤在东对打着。

      “咳咳!”面对着众多的铁索,那凤在眱东却是久攻不下,并且因为着剧烈运动,而重新应发内伤,一口血㪗液是㽱直接咳了出来。

      儑 “这样子不行,他是想蚝死我!”手握双刀,凤在东盯着被铁索保卫的拘魂使,思考着办法。

      不过那拘魂使显然没有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能正面摘和凤在东打,而不是选择借机收走兔玲뮩珑的地魂,这已经是他最后的退让了岫。

      数十根铁索,纷纷对着凤在东便是冲来,而那铁索在那空中缠绕!等到凤在东的面前变化成᳄一个懟巨大的铁索!

      㺭 “拼了!”

      对此那凤在东是一咬꩛牙,将双刀一和,成해为一把刀架在身前也是冲了出去。

      䞐“砰!”

      铁索与短刀向撞,发出巨大的响声,而那使的的凤在东也是被推后了三米远콷,撑❞在水泥路上的双脚是在那水泥上划出两道划痕,显然着一次的对决他输了,现在也不过是在苦苦坚持。

      “启动战甲!”可就在这时,那凤在东却是咬着牙,挤衜出了这么一句。

      而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镼就见凤在东有些单薄的衣裳下,一ᤌ道白光闪过,而那在后背,膝盖,手肘处,瞬间一股气焰烧穿衣服,喷涌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