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猫是哪个公司的

      黄天微笑着讲:“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炼气士,原来如此简单。”

      黄天深吸一口气,隌聚灵气如潮,汇聚于环宇,黄天一指而出,三道灵气飞入三人眉心,其中一段讯息传入圣闲脑海。黄天一个踏步ᔭ,似乎是蠉穿过星河宇宙,居然瞬间消失在圣闲三人面前。

      黄天飞天消失낈,圣闲品悟完黄횫天所传的讯蹵息,在脑海里,就只有一个道字,让圣闲难以理解。ᄠ

      艾曼却收了地上的葫芦摊子碈,圣闲摇头而问:“艾曼,你干嘛收老伯的葫쾱芦摊子?”

      艾曼微笑着讲:“老伯走了呗,这葫芦摊子,我看是他不想要了,所以我就收了呗。” 鷨

      霞彩突然开口说:“老伯让我们去他所在城外的山谷去,说有礼物要赠送给我们。”

      圣闲弱弱着讲:“难道黄天老伯,这就飞升仙佛界了?”

      霞彩微笑着讲:“我居然还能看到,无灾无劫,一口气就能飞升仙佛界的人。”

      圣闲突然问:⥋“霞彩姐,道是什么?”

      霞彩微笑着讲:“我的道,是修真永生,不死ⴠ不灭之大道。”

      圣闲叹气而语:“可我的道,我佛善义,法ඖ相光明。”

      杝 艾曼叹气而语道:“我佛慈悲,世尊地藏,持戒规律法则。”

      霞彩提醒着讲:“别忘记了,我们쭥来这灵材仙料市场的目的。”

      圣闲听后,笑语而言:“那怎么能忘记䚹呢,来灵材仙料市场当然是来收购所需灵材禝仙料,炼器知识。”

      艾曼微笑着讲:“夫君,我突然想学习丹道,䏰这似乎于我们夫妻俩䶞有益。”

      圣闲听后,却笑了,笑语而言:“我障也觉得,女孩子,学炼丹制药挺好,打打杀杀的事,还是让我去,只是一直武力没艾曼你高强,在加上,我想让妻子你自由的选择,所以一直没说,也没管你,一切顺其自然。”

      ໆ艾曼笑语而问:“怎么了?嫌弃我酑武力太强,压制你了?”

      圣闲哈哈大笑着讲:“那怎么可能,这世间有谁会嫌弃自己的妻子武力太强,那纯属智障脑残,其幍实你一直是属于我的小世界,我爱你,不怕你强横霸道。”

      ӌ 然就在这时,蓝源星突然灵气浓郁,形成灵气潮汐,无数灵光飞向了蓝源星,天地众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圣闲感慨到:“有人成圣了!”

      䰡艾曼微笑着讲:“是黄天前辈的气息,他成圣了,增加了我们世界的底蕴。”

      霞彩满脸震惊至极嘀咕着讲:“圣맷人?比帝道至尊,还难证的圣位,居然被一个不起眼的老光棍糟老头子,给证了圣人之圣位。”

      圣闲摇头叹气而语:“因为圣人的存在,世间众生,又有了一道途,给予生灵底蕴,让世界更䬂丰富多彩。”

      ﶵ 艾曼弱弱着问:“黄天老伯,以何成圣?”

      憧 艾曼摇头而语:“不知道,突然就成圣了,谁也不知⧫他的道,以何道而成圣。”

      圔霞彩叹气而语:“黄天老伯没告诉我们。﶑”

      ƣ圣闲也摇头叹气:“黄天老伯,就给我一个字,【道】。e”

      抌 艾曼弱弱着讲:“糟老头子,忒坏,居然什么都没留下。熺”꿤

      霞彩突然得意微笑着讲:“不过,黄天老伯,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去往他苦修的城外峡谷。”

      圣闲叹气而语:“看样子,我们采购好,在去城外ຕ峡谷,去探访黄宇老伯居所。” ꥔

      霞彩带着圣闲艾曼,所遇到灵材仙料,圣闲与艾曼,倾尽全孙力쌒购买,一ල路横扫灵材仙料,ऐ仙种灵籽,直让霞彩,看得叹为观止,而圣闲艾曼,见到就收,遇到就购买,也惊呆了灵材仙料市场的所有人。

      越来越靠近灵材仙料市场中心,而圣闲؋艾曼,却毫无停下来购买,一路上,买买买,灵例材仙料,仙种灵籽,只要圣闲艾曼所協见到,都购买。

      宝器楼前,圣闲看着顶级灵器的宝器楼,圣闲跨步走了进去。

      宝器楼主,一身材肥胖的大胖子,身穿紫色长袍,袒胸露乳,长发圆脸大鼻子,脸有凶像,却笑呵呵着讲:“欢迎光临,宝器楼能迎接远到而来的尊贵客人,实在是我林锡之뿻福,荣幸至极,很高兴道友们褒临宝器楼。”

      圣闲抱手而语:“晚辈圣闲,彙带妻子艾曼,道友霞彩,来逛逛你们这宝器楼,我对炼器之道的书籍古典比较感兴趣,不知林鶱锡道友可否推荐购买。”

      林锡听后,嬉笑着讲:“这事好办,宝器楼,有书籍店,我可带领客腟人你前去购买。”

      话说完的林锡,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圣闲艾曼与霞彩向前Ͼ行。

      圣㹸闲走在前面,林锡紧随其后,笑呵呵着讲:“宝器楼꒨书籍店,从基础炼器,到后天炼灵器书卷,炼法宝书卷,炼阵法书卷,炼符文书卷。宝器楼在这乌金大陆,应有涎尽有,先天灵器,先天法宝书籍,先天阵法书籍,先天符文书籍,宝器楼뫉也全套拥有,当然了,得有丹药资源,亦或者伽灵器法宝资源,ǚ就算最差劲,也得拥有灵材仙料,亦或者灵药仙草资源。”

      圣闲陷入了沉思,思考了一会儿,看了㭳看艾曼,͇艾曼笑问:“怎么了?你对这里有想法?”

      圣闲微笑着讲:“这里的确ꀶ欠缺服务性质的硬货通币。”

      艾曼笑眯着眼问圣闲:“你是想?”

      嗅圣闲叹气而语:“到我们这级别的炼气士,说实话,这活匛我都懒得干了。”

      艾曼看向霞彩,笑语而问:“霞彩姐,有一庄鐜功䇻德,想寋让霞彩姐你去做,不知霞彩姐你愿不愿意去做?”

      霞彩微笑着问:“什么事呀?居然还能得功德삖。”

      圣闲手上出现一本书籍,名为胈,【论硬货通币市场经济学原理】,递给了霞彩,圣闲笑语而言:“也就这么一回事⠟,如此事能在乌金大陆能成,必定功德无量⒕。”

      刣宝器楼主林锡听到功德无量,一时间搓着手,媚笑着问:“功德无量啊,能不能让我参与,分一杯羹?挣取一璜份功德?”

      圣闲笑语回应:“这事你得跟霞彩姐商量,若想挣取冥冥之中虚无缥缈的功德,那就看你办事的诚意윳了。”

      ാ宝器楼主林锡嬉笑着讲:“真釓诚实意,这世间,功德可不好挣,有켭功德在身,做事顺风顺水,行柰商无往不利,这功德,我林锡必须曪挣取。”

      霞彩突然问到:“圣闲兄矦弟,什么是功德?”

      圣闲微笑着讲:“功德能服众鳾,有众生威望,有功德者,必定气运兴隆,好运连连,什么是功뺙德?你可以理解,不伤害他人,不伤害天地,不破坏宇宙星辰运转铁律,有所得到,所得到的,就是功德。 ဌ

      以前我问过一器灵,有何功德,敢以称圣,为˖圣人至尊,接受众生膜拜,器灵大怒,幸得我父拼命,才争得我父子活命,现在回想,我却受父辈余荫,方有如今成就。

      功德,你可以理解为宇宙天地,人族,与自己的平衡。”

      건霞彩还是很难理解,圣闲所言功德,圣闲笑语而言:“大爱于星球宇宙,用我的理解,所有的爱,都有承受力范围,一但越过了所承受范围,那就等待着毁灭死亡。

      青 所以呢,承受力最强的,是整个宇宙星域,非一般蝼蚁脑残智障댩所能撼动。

      而我呢,不想做弱⻒者,非聚力撼动星域宇宙,走出蓝源星。总之一句话,蓝源星太小,宇宙很大,有本事,走向永恒宇宙星域,那才是强者之道。”

      霞彩突然嘀咕着讲:“我们刚才,似乎错过了圣人,以你理解,黄天老伯,他的圣人之位,以何得道,有何功德?”

      圣闲感慨:“别提那薽糟老头子了,丫的祸害而出,去更强大的仙佛ꅑ宇宙世界去了。”

      林锡弱弱着讲:“可是蓝源星资源问题,永远无法解决。”

      圣闲哈哈大笑着讲道:“宇宙世界那么大,资源问题?你跟我开什么宇宙玩笑?不会是软弱无力,仰望星空吧?

      人族生而柔弱,뇇为何会是蓝源星最强种族?”

      林锡深吸一口气,长长出了一口气,微笑着回应:“䚻我知【道】!谢谢道友传道授业。”

      圣浾闲高呼:“我佛善义,佛光普照,善哉,善哉!”

      艾曼仔细看了一뻱眼林锡,想要记住眼前这胖子,连圣闲随口讲道,都敢应声而不惧怕,还感谢的人,今后在人族塇中,不会是弱者。

      林锡笑呵呵着问圣闲:“不知道友你,可有介绍宇源宙星球的书籍,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对蓝源星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圣闲笑着点头而语:“果然是宝器楼的楼主,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弱者。”

      ϑ 林锡ꮧ愣住了一下,微笑着讲:“我这炼器帝级强者,的确在蓝源星人黽族炼气士里,是数一数二的存在。ਡ”

      圣闲微笑着讲:“我父亲也是炼器高手,他在百年前,就能炼出先天灵器,而现如今,他带着族人强者们,去游历宇宙去了。”

      其实圣闲没说,自己在机缘巧合之下,以炼出先天至宝,【佛义藏世结阵界珠】,如果自己悟透衂【佛义藏世结阵界珠】,那么自己妥妥的就是炼器一道的圣帝级别。

      林锡带着三人,很快就来到宝器楼书籍店,林锡微笑着讲:“三位小道友,里面꟤请,里面的书籍,明码标价,你们若是喜欢,就以修仙资源购买,就连我宝器楼不传之秘,宝器炼气灵诀,万灵仙材棸密典籍,只要你们拥有足够多的修仙资源,我也让你们购买。”

      圣闲抱手行礼ꩬ而语:“谢谢林锡道友,你如果有空,我想邀请你去大荒地域,天玄郡做客游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