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去撸

      科技不决问托尼,魔法不决问古一。摁,很好很押韵。

      一周后,木兰提着消除了核辐射的十枚魔法戒指找到了古一。 있

      古一在⇗听完木兰诉说这魔法戒指的来历后,也够干脆地表示见面分一솟半。她负责去除ꋌ魔法戒指上的负面影响,木兰则有优先挑选五枚戒指的权力。

      不过在坐地뿮分赃之⏕前,古一带着木兰去了趟幽灵谷踩点。在镜像㸗空间里近距离观察这只非凡龙后,古一䙫又带着木兰跑了趟昆仑虚。

      古一要去找昆仑虚的首领商量要事,将木咦兰打发开去。

      ꡣ木兰是由至尊法橏师͛带来的,一副亚洲人的面容加上流利的诸夏语,以及似模似样的古言古礼,很容易获得昆仑虚的꯷弟子亲近。借此,木兰힑轻밆易地找到了,在昆仑虚里学艺的乱马、太郎、珊璞、和沐丝四人。

      ⚏ 老友见面,自然是一番쉥嬉笑打闹,鶣虽然大部分是木兰单方面被血虐,以此来体验乱马和太郎的武功进步。换做是卨几天頿前,木兰绝듡对不会吃这么明显鯽的亏,主动配合乱马和太郎摔摔打打,吃一头的灰还笑呵呵问:要不要继续。

      絧 都说:吃得了亏,扎得了堆。但在木兰这却不是。

      乱马和太郎在打闹之初,还以为是木兰心情好不做计较,可劲地造,可劲地占便宜。可当木兰吃了一头灰还됚笑呵呵地问뵻:要不要继续?的时候,쏂乱马和太郎反而慌了,这可不会是木兰的风格。

      乱马自以为:木兰表面笑嘻嘻,心里记着帐,憋着坏准备下一波报复。

      太郎自以为:木兰越是任由俩人摔打,就越是做了什么对不亮他俩的事。

      乱马和太郎偷偷合计,顿时又被对方的自以为酠给唬住。

      太郎箍뷁着木兰的脖子,压在地上问:“你真的不会事后打击报复?”

      ࡦ 曄 木兰疑惑:“잪我为什︁么要打击报复你?”

      乱马从另一侧锁住木兰的踝关节问♖:“你是不是对小茜下手了?才抱着愧疚与补偿心理让我们打一顿的?”

      木兰哭笑不得:“我承认自己渣,可你㴑信不过我的人品,怎么ギ连小茜都怀疑?”

      珊璞在旁嗑ᜬ着瓜ၬ子煽风点火:“小茜㟤和木兰是青梅澭竹马,真要发生珎什么也是水到ϳ渠成。”

      乱马听了,手一紧,差点没把木兰的踝关节给掰断。

      丽美从珊璞手中接过几颗瓜子,一边嗑一边补刀:“欧尼酱做事没有太多忌讳,下药垼啊用强啊都是有可能的。哪怕之前没做过,不代表今后不会做。”

      靁这句话更狠,太郎手一紧,几近要把木兰箍断气。乱马则手一松,眼中露出痛苦的泪水。

      沐丝也不是个好㗌东西,挑拨道:“你俩现在去打个电话问问,还能听听小茜和麻由美的哭诉也说不定哦。哭诉木兰这个大魔头对她们做了什么栮。”

      可惜䄅,沐丝心是黑的,手段差了点,这馲句挑拨离间反而提醒了太郎和乱马,他俩昨天才和蚯女友(未婚妻)通过电话。电话里女友(未婚妻)语气如常,描绘着大学里的生活见闻,述䈭说蔷薇球队正以奥运会为目标而努力,还隐约提到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留学米国的木兰了。

      想到这,乱马和浉太郎才恍然是自己误解了木兰,表情尴尬无比地将其放开扶起,讨好般帮木兰拍去身上的灰尘。

      三位老킋友重ꯈ逢没多久,就因为木兰的甘愿吃些亏,就致使另外俩人心生猜忌。

      木兰仰天长叹: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 縄  不过嘛,这事也不能全怪乱马和ꒉ太郎。一方面,木兰也知道自己在男女之事上确实윜渣䘑,很容易让身为纯情处方男的乱马和太郎造成误会与压力;另一方面,则是珊璞和丽美这两个看热闹不ᅦ嫌事大的女人煽风点火,故意制造更多的误会与冲突。

      这也让木兰深刻的意识到,待人厚道不是对藺谁都行得通的,对待某些贱骨头就不能让着惯着,不把他们的贱骨头整酥了,这帮家伙甚룧至会怀疑你对不起他们。

      木兰正琢磨着该怎么收拾这俩位贱骨头朋友,就有一位体型高壮的中年大汉找来涉:“木兰小兄弟,别来无恙啊?”

      木兰回头,惊喜:“关大哥,没想到在这见到你?㾶近来可好啊?”

      来人便是曾经和木쁮兰把酒高歌的三国名将关羽:“哈哈哈,关某近来武艺有所寸进,自是再袘好不过。此来特为玉帝传召,请䰹木兰兄弟前去商议要事。”

      木兰撇下뽊好友,跟ᙻ着关羽往外走:“有关大哥在,什么事都好商量,就是不知关大哥欠我的那顿酒什么时候还上?小弟Ⳑ这正好又写了几首歌,愿与关大哥对酒当歌。”뉐

      ų

      关羽连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有美鬓遮挡,连木兰也没发现:“木兰小兄弟有好羙歌,关某自有好酒奉送。要事谈完,关某舍命相陪。”说着,揽着木兰的肩膀,脚一蹬地,两人便如炮弹般冲向一座高山。渷

      落在一座山顶大殿门外,关羽将木拣兰放开,对木兰道:“关某就送到这,튽不参与此次殿内议事,木兰小兄弟,请。卯”臰 ਻

      木兰深深地看了眼关羽,想从对方神色中读└出些什么。随后微微一笑:“关大哥稍后,木兰去去就来。쵢”转身朝大殿走去。

      木兰抬头看去,这是一座远比故宫太和殿更加⫪雄伟的宫殿。光重檐庑殿顶䀘就各出八层之多,虽然感觉美观作用大于采光作用,可震撼度不是一般的强烈。再打眼看去,金光万道滚红霓的钟楼立于大殿左前,比沉沉琉璃造就的鼓楼立于大殿右前。殿前廊道左右雕龙白Ћ石柱多达十八根,每根石柱高约十米需三人合抱。凌霄宝殿的匾浂额高挂在殿门正上,其上闪耀的珍珠宝石的光芒,几乎闪龐瞎木兰的双眼。木兰走죺在通往大殿的石路,两侧坐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镇守。

      真的很想知道,在一座拔地过千米的陡峰上,没有一条山路连通的山顶,是如何建起一座如此雄伟瑰丽的宫殿?

       木兰突发㪶奇想,琴能不能靠着这些照片,䣏将这座凌霄宝殿给复制出来?这想法太诱人,木兰鮸当即从行囊中掏出一架照相机,ຣ对着这座凌霄宝﷝殿“咔噌,咔噌,咔噌”地猛拍。地上仰视的角度不满足,就换上飞行术上天俯拍,远景拍完拍近照,绕着四圣兽拍一圈,绕着Ớ钟楼鼓楼拍一圈,绕着雕龙石柱拍一圈,又对着凌霄宝殿Ⳗ的匾额连拍十几张。

      木兰这㙂边拍得投入,大殿里等他进去商议事情的人就坐不住了。

      ன “木兰小兄弟,怎在此柌时嬉戏?快快ꋈ随我入殿。”一个苍老的萠声音叫唤木兰,语气中颇有些责怪。

      木兰寻声看去,语气轻佻:“哟,这不是陶老吗?真是好巧ﲬ。”

      䜦 陶老:“不巧,昆仑虚本是吾等家园。快随我来。”说着便抓向木閥兰的手腕。

      木兰不躲不闪,任由对方将自己半拉半带走进大殿。

      孊步入大殿,木兰的注意力쏺由物转到人。他很快就͖察觉到一个细节,除了站在殿上的古一与另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殿下的人群分成泾渭分明的三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