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网址进入站长

      万掌柜麯接过玉圭,用手掂了掂,摸了摸,边看边问:“看着像周代的玉圭,哪来的?”

      澿 沈十一喝了一口茶,说:“就在外边꾎地摊买的,一口价10万块。”

      万掌柜抚摸着玉圭,眉头微皱说:“怎썗么感觉太长了点,摸㮝着也߀有点不对,有点菸厚。”

      ⶏ沈十一笑着说:“我也感觉有点不对,但看蜿着又真是周代玉圭没错。想着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包着,就买下来看看。”

      万掌柜听了,觉得沈十一说的挺有道理,不过也挺佩服对方的勇气,要是自己遇到十有八九ꤙ不会出手。

      ꓰ 两人都有疑惑,决定试着轻敲玉圭外层,看看石头又包裹层脱落。

      掌柜㮺的找来工具,誱沈十一用神目看准位置,拿捏准力道,用小锤子精准敲击在玉圭的顶部뱛尖头。꫖

      只听如丝绸碎裂般的细密声音响起,接着玉圭表面不断开裂,等一切停止셸的时候,表层已经遍布蛛网般的开片。

      沈十一和万掌柜相视一眼,都笑了,果ꓗ然捡到宝了。

      拿毛刷扫去玉质碎块,再䵹用湿布仔细擦拭,一个崭新的玉圭呈现在二人眼前。

      万掌柜笑着说道:“小沈,恭喜Ḵ了,你又捡了大漏了。”

      沈十一笑笑直说运໹气好。

      藬ᯇ万掌柜看着玉圭说道:

      “原玉圭,顶部尖头和玉圭上部较宽的一部分全部碎掉了。原来上ࠚ宽下窄的抃外形,现在变成了上下对称、两头往中部稍凹的样子,看上去更加匀称。

      ኆ这件玉圭的两面都刻有凸起的仿古花纹。按照古代玉圭的摆放方式,刃㾢部向上时囘,图案为正。有人面纹的一面是圭的챳正面。

      正面图案的ਝ上部是变形兽面纹,其下有一排旋转的涡纹和弦纹,在앪向下是人首图案,人首为环形眼,嘴中呲出獠牙,同新石器时代玉圭相比,这些멟图案有了很大的变形。

      作品背面饰有凸起线条组成的兽面纹,上部뷕的纹饰同山东日照发现的龙山文化玉圭花纹相似䞙,由勾连线条组成,眼Ṗ部形状明显,其它部位则抽象变形。

      图ᣱ案之下以二方连续的涡㺩纹为界,再其下又是一组兽面图案,兽面图案的额部有较大的夸张变形。

      从玉圭两面花纹图案的浑结构来看,浐图案为仿新石器玉器图案风格,从加工技法۠上看,图案加工为明清时期玉器加工技法。䒌

      圭的正面、背面都刻有乾隆的ꝍ玉圭诗,并刻有‘古希天子’,‘太上皇帝’印。

      货真价实的皇家之物啊!”

      万掌柜见沈十一好像没有嶊捡漏的欣喜若狂,反而淡定异常,向沈ﺘ十一问道:“怎么捡漏了,却看不出你高兴呢?”

      沈十즢一摇摇头说:“没有,我只是有点可惜,一件周代玉圭就这样没了。”

      万掌柜把玉圭放在桌上,喝了口茶,说道:

      “的确,这件东西原来应该是周代킈或更早时期的玉圭。经过工匠加工后变成了乾隆帝心爱之物,看上边的题诗就可见一斑。

      不过,虽然损失了一件古玉圭,却得到了乾隆帝把玩蛰过的珍宝,也算是得大于失吧。”

      见沈十一点头,万掌柜又笑孽着说道:

      “你知道吗,小沈鿺?就因为上边有乾霘隆帝的题诗和两方刻印,这件玉圭就能值三四百万。”

      懃 沈十一听后笑了。万掌柜接뵁着⦭说㚍道:

      “乾隆帝向꯱来对古玩都是毁坏性⟁鉴赏,那张被题满字的假《富春山居图》你知道吧?不用放在心上,我们能力有限,管住自己就行了。”

      ⍴ 庶 沈十櫇一喝了口쇸茶,点了点头。

      乾隆专爱在文物、名胜古迹上ဍ提诗,鮡盖章,而且专门挑著名的作品。在自己喜欢的文物上写自己最爱的诗,对于乾隆来说,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ᔱ后来被认定为假的《富春山居图》放到乾隆眼前的时候,他断섕定这肯定是真迹!爱不释手,每观赏一次就开心줖的提笔写一首诗。

      然后,下江南的时候他还专门去了一趟富春山,每走到与画上枃契合的一个地方,他再开心的拿出来提首诗,盖个章。

      最后,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乾ቊ隆皇帝⍫题写的56段既有诗词歌赋,又有观后感,还有随笔考证。能写的地方都写了,简直无孔不入。

      原本画作上的留白部分,被全部哊填满,不但画作意境被破坏殆尽,就连观画之人都再难提起一丝兴趣。

      篒这幅是赝品,毁了倒是无所谓。

      但是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5.5米长的作品上,王羲之的真迹只占了不到0.15米,剩下的空间都被乾隆的字和印章霸占了。

      这还不过얆瘾,他还在副页间隙㕩与窒天头贴了一块块补丁。据统计,他在49年间提了73次,这一副书迹如果不կ仔细看根本找不到王羲之섔真迹,《快雪时晴帖》就没有《富春山居图》那么幸运了,这次“毁”的可是䀺真迹!

      这都只是冰山一角。

      无论别人怎么看,沈十一对这个十全老人一点不感冒。所以,这件玉圭他更没有留着的意思,觉得这件东西已经不干净了。

      万掌柜听沈十뇉一有意出手这件东西,就出价把东西收了。接着又看了看其余两件东西,都是价ࣷ值不高的普ޮ通器,只是简๧单憾点评了一下。

      坁 沈十一在万宝阁买了几件뛽珍品陶罐、瓷器,就打算回别墅了絅。本来还想继续醰逛逛地摊的,可뚀东西实在太多了。

      刚出万宝阁没走多远,就接到了赵成器的电话,是鐿关于拍卖会的事,他做不了主,想找沈十一商量一下。

      沈十一又折返回了힮十方阁。

      ......

      坐在店里沙发上,和赵成器谈完,沈十一对拍卖流程有了大致了解。

      쀆其实非常简单륓,由十方阁和拍卖举办方签署拍卖合同,关于佣金、交易流程等有关事项进行约束。

      ﳗ首先签合同得沈十一亲自去,另外到底拍卖多少东西,如何定价得由沈十一拍板。

      拍卖定价肯定不能按店铺零售价来,因为还有拍卖行的佣金在。至于上拍多少都件东西也得好好考虑,不能一下把十方阁存货全掏空。

      到时候,万一知名度打响,大家慕名而来,到店里一䊁看,货架子都是空的,这肯定不行。

      뀭 其实赵成器提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沈十一告诉对方把隌店里的好东西都拿去拍卖,如果涉及到签合同直接电话联系就行,至于定价现在一千万以内提价百分之十五릳,超过一千万的提价␩百分之二十五。

      看赵蕾不在店里,沈十一问过才知道,赵蕾带着今天本该休息的保安去买车了。

      沈十一뿷这才ꐶ想起来买车这回事,直接让赵成器쾡关店去赵蕾那边帮帮忙,自己也回别墅了。

      刚才还想打电话让赵蕾帮顺便帮自己卖个车,现在看来店里少了她还真不行,等有时间自己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