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西装男

      袁成言一愣᛿,但是很快否定了。

      袁大头:你们把我干懵了都。我跟你们说,爹是要当大导演的人。你们就等着爹拍一部拿奥奖的电影吧。뎮

      耗子:那这部电影得让我当男主角!

      大腚:我当后期!

      狒狒:我做音乐!

      찛甭管群里怎么乐呵,许好和费元亮一点没闲着,几十号的经纪人分分钟就加上了。

      其实花好月圆对于经纪人的要求和普通艺人对于经纪人的要求完全不同。

      黁︇所以许好和费元亮商量怎么也得雇五到十人的团队。

      得有一个大总管的角色,管各种杂事不说,还得能镇得住下面的人。唵

      尤其是以后许好和费元亮不在公司的时候,得保证公司正常运转。

      许好和费元亮各配一个经纪人,낎用来和合作方讨价还价。

      费寗元亮之前虽然是网红,但也是没有经纪人和助理的J。

      这次许好也给费元亮配了一个助理,自己却没要寿。

      在许好心里,以后还是在幕后发展,뒄没必要整个跟班,什么事不能自藘己做?

      娎 再之后就是打杂的人员了。

      其实这里面只要把大管家和俩人的经纪人选好喽,基本上就妥了。

      费元亮的选人方法也很简单,直接圈内问口碑。

      许好就更随缘了,合眼缘就可以。

      结果俩人昛还没怎么开始招聘工作呢,袁成言给伋推荐的经纪人之一带着自己的整个团蔅队到花好月圆面谈了。

      许好第一次听到梁悦名字的时候毫无反应,还是费元亮问了句:“那个梁悦?”

      袁成言一拍大腿,“就是他。”

      这话匣子一打开,算是埨关不上了。

      梁悦是袁成言的直系师兄,但是他的传奇跟导演毫无关系。

      作为导演系默默无闻的一员,梁悦从选角导演到现在的经纪人也算是终于走出м了自己的路。

      这位毕业后畉就开始峛在各个剧组打풹工,最后到了选角导演实在是升不上去了。

      而且非常邪门的是,去哪打工,哪部剧就播出不了。

      人总得吃饭啊。

      后来梁悦靠鐨着积攒的人脉转뛀行做䩝了经纪人。

      捧一个红一个,红一个跑一个。

       轮虽然运气背,但好歹手里有了点钱。

      估计是想着自己这说不清道不明的밐运气,又转行干起了制片人춍。

      因为手里钱不够,一水的网剧小成本制作。

      居然拍騘一部红雍一部,终于风生水起。

      现在手下也有好几位拿得出手的演员了。

       可是没听说梁悦公司有歌手啊。

      ☼ 但是能接到梁悦要来花好月圆谈合作的邀约,许好等还是很振奋的。

      这至少再次证明花好月圆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肯定。

      等到和梁悦约好的时墓间,梁悦一身正装出现,后面跟着的居然有五六个人。

      时间上一分不差,来了也不无意义的寒暄,打开电脑就是一顿介绍。

      ᨖ梁悦的公司叫欢悦娱乐。主要就是网剧制作,有4个经纪人,十几个签约艺人。

      梁悦是个非常果断干脆的人,介绍完欢悦,直接对许好等人说了合作意向。

      “其䝕实欢悦和花好月圆并没有什么搭界的业务,可是䨕欢悦可以给花好月圆提供经纪人,甚至加一个影视条线。

      所以我们欢悦希望能和花好月圆做一个战略合作,换股。”

      许好看梁悦开门见山,也很直接,“能够和欢悦强强联手,我们绝对双赢。然⺆而,花好月圆只能有一个话事人,费元亮金。不知梁总意下如何䙎。”

      梁悦没想到许好看到能在影视道路上更上一层楼后,居然毫不心动。

      这位短期内就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的新人,看来确实有两把刷子。

      “梁总这么有诚意,这样,咱们合作的事情待会再说,咱先去吃饭。”

      许好一边说着,一边就拉着大家去订好的饭店了。

      “许好,你的楚侯演的太传神了。怎么样,到我们新剧里演男一吧。”

      梁悦这次来想着,就算不能换股,也得让许好到自己的网剧里饰演个角色。

      “师兄,其实我特好奇现在网剧的运转模式。相比于在电视台播出的上星剧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梁悦一看许好发问,很认真的回答了。

      “题材上松一些。制作成本较低。还踹有就是利润分成是完全不同的。

      想饂在电视台播出,你得让人家买你的剧,卖多少钱由人䷴家定。

      ई 网剧就看点击量了,好的网剧也不少挣钱。而且回款快。

      可是上星剧既能在电视台赚一笔,也能在网络平台赚一笔。榯网剧只有一个渠道。”

      许好这个外行人一听,就差点钱呗。可是网剧⼺拍起来可容易多了。

      “师兄,我们这花好月圆您别看刚起步,其实之后的每步计划ᦁ如何实施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今儿一听您说,欢悦的加入绝对是如虎添翼啊。不说别的,您给我个面子,看看我写的剧本呗。”

      低头吃饭的费元亮直接瞪着许룃好,这家伙什么ﺱ时候连剧本都有了?

      梁悦也差点没媇呛着,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但是过了可就变ꁻ成桽轻狂了啊。

      许好没多说,只是让梁悦等着自己的剧本。

      两方吃죨完饭都得回去再商量不提。

      费元亮直⸔接说:“耗子,你什么时候写的剧本?”

      黋 “心里一直有故事。쥱不过主要是给梁ꮋ悦抛૭个诱饵。你觉得他说的方案怎么样?”

      “能够直接让公司加一个条线当然好,可是这么一来他获得的可比咱们少多了。你觉得他是这种活**吗?”

      “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估ผ计他是想通过换股给他公ꇣ司加个音乐条线才是真。可是他们是一个成熟的团队,咱要是捘签过来直接就能用。”

      “就怕人家不给咱们用啊。”

      “这你放心,我用剧本诈一下。要是成了,皆大欢喜。要是不成鄭,就当卖剧本了。”

      许好和费元亮这边商量完,梁悦公司那边倒是正在朷期待许好的剧本。

      ᠅许好想想,拿出了《我的恐怖妻子》这部经典日剧。

      发给梁悦之后,许好和费元亮再不想这件事。干脆张罗起庆功宴。

      本来还想着能有专厳人负责了,䰿没想到还是什么都得自己下场。

      不过花好月圆的庆功宴也不隆重,一共没几个朋友。费元亮直接订了郊禫区的农家院,包车带上大家烤串加温泉旅游去了。

      404全体和家属、关兴全家等等都在。

      吴刚、魏迪、吴乐等都因为在外地有活来不了。

      关兴看了大家这么快乐,还是单独找了许好说了说。

      “你们这个庆功宴办的墛不沉错。我就很喜欢。但寈是这只能算是内䎇部的庆功宴,真正的庆功宴是通过这么个聚会让你认识更多的人。” 

      许趩好一听,这才明白,自己太嫩了。光想着把朋友叫来乐呵乐呵,根本没往深了想。

      关兴接着说,䑥“还是早点找经纪人吧。这些活交给专业的人做。”

      䟎梁悦那边正在研究剧本,根本放不下。

      可是许好能给这么好的剧本,意思不言而明。梁悦鿿并不愿意给别人打工,要不然也不会熬了这么多年,试了这么多ⶽ活,最后开了欢悦娱乐。

      ⣸梁悦还在纠结的时候,费元亮打来了렳电话。

      “师兄,我是费元亮。”

      “元﷘亮啊,怎么,对咱们合作是不是再讨论讨论。”

      “嗯,我有一个提议。可以换股,但花쥁好月圆不参与欢悦的管理,欢悦也不参与花好月圆的管理。

      换股是这样的,欢悦以给花好月圆提供经纪人等服务为标的,花好月圆以给欢倭悦提供剧本为꿸标的。”

      梁悦一听这话,可以。

      两边很快经过几轮讨价还价达成了合作。

      许好这边终于有了位管家型经纪人李鱳李。终ミ于不用再接合作方电话的许好立即曛投入到后续的事务中。

      首先,就是网云拿钱。这次的销售额很可观,距离许好还清欠款又近了一大步。

      第二,去看녱老爹。该交钱交钱,该出녫院就得买房或者租房。

      第三,和梁悦那边对接连续剧《我的恐怖妻子》。

      第四,怎么捧新人,这个还真得学学。

      ಲ去网云拿钱的那天,许好兴奋的没敢自己퉕开车。生怕一个激动油门踩深了。

      茐根据网云后台显示,这次ℾ的《重新出发》专辑,上线一个月的总销售额有小跻10亿。

      这里就要说一下专辑和单曲的不同。

      ࡦ单曲是单独定价,专辑既可以买单曲也可以买专辑。

      自然买专辑更划算些。

      费元亮虽然孤注一掷的发了专辑,可是单曲定价没敢ퟴ往上走,仍旧䩫是3元一首。

      而专辑定价给的是20元的打包价。

      单月总销售额还要扣除网云运营费、管理嶇费等,缴税,最后划到花好月圆账上的就变成了7亿多。

      按照之ꕼ前单曲销量热度来看,这个销售额至少能保持两三个月。

      至于之后的零星收入先不考虑。

      7亿多先交给公司账上30%留存,这是许好和费元₞亮早就商量好用作流动资金的。

      匜剩下的费元亮7,许好3。除了《广岛之恋》这首歌。因为许好也是歌手之一,所以还能多慂分点钱。

      没有预期挣得多是许好的第一想法。但是后来又释然了,现在这钱已经是早前想都不敢想的数额,怎么这么不知足呢。飘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