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99932.c和

      啊——------”。

      父亲失踪、母亲被绑,这个年纪的孩谘子即使贫穷也应在繖父母的ᑪ呵护下读书褟、成귱长。饱一顿,饿一骚顿,有⣊时候几天连个热饭都没有,更别说吃自己最喜欢的红烧굫牛肉面。多年跟着父母的颠沛流离,亲戚也渐뵦渐地没了联系,碰到大事都是陈皮一个人扛,连个给出意见,寻求的쌕帮助的亲戚都找不到啊!在学校也没有几个朋友、同学去倾诉心里的겚委屈。

      “凭什么别人有的,我没有,我就想吃上饱饭,热饭”

      “凭什么别人生下来就喊着金汤勺,出生就有房、有车”

      ﶋ“凭什么!!!”

      这声“啊”是对自己所受的委屈沋,对自己命⦜运的不公的发出的怒吼。声音犹如强烈的冲击波朝着四面不八方激射而去。

      “砰”钨丝灯泡震的粉碎;被打开的的抽屉被冲击的回到原来的位置;“哗啦”暖水瓶的碎渣爆裂一地,反射᜝的光银闪闪的发亮쑵。

      歄 两股掺杂着委屈和不甘的热泪,涌上陈皮闭的眼眶。陈皮倚靠着墙,跌坐在地上。

      母亲苏梅到现在还没有下落,连一点点线索的꫰现在也不清晰。现在这个时刻不知道去哪里找张明杰问清楚,只能옢明早큜守株待兔。

      ﺏ 陈皮撑起双腿成ณ小山的形状,头埋在双腿中间,顿时充满了迷茫、无助和束手璋无力。

      “呜䍊-呜,检测到宿붆主感到无力而痛苦,痛苦值增加+30,余额60.灵力值余额69ꪏ5,功法无”

      意识到自己还有痛苦系统,陈皮心中燃起希望像就要淹死的落水人抓住了可以让自己的活命的稻草,抬起头来,用袖口脱线的羊毛衫擦干脸上委屈和不甘的泪。

      “我要修行!”

      “我헤要军功!”

      “我要报仇!”

      陈皮咬着牙,瞪着眼,喃喃的说道,此刻ꤦ心ﴸ中燃起无限的渴望。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向着天空用力὞的挥拳,要用自己的双拳赢得一切!

      陈皮坐累了,就索性躺在冰凉的地上,抱䘷着双臂,蜷缩在靠近苏梅床的地方。

      夜已微凉,静谧如水,陈皮已进入梦乡,从窗户里钻进来的风吹崿得散落在地上碎纸片上下翻动,簌簌作响。

      ߤȣ。。。。。。。。

      刘默心中愉悦,脚步轻飘飘的像是走在棉花上燤,不知不知觉的吹起了愉悦的小口哨。手是不是的就抹一下藏“功法”的地方。

      “今天是个好日子,吉祥的事儿都能疿成......”哼罢了小曲,刘默转过头,面露微笑的对猴子说道:“猴子,灵石⻰预约位⚔再给你提࣫前䣳500个位次!”

      “不用,不用,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嫌少?”

      Ổ “误会了,我不是那样鏅的人。为头做事,不求回报!”

      “副队长的位置有没有兴趣,猴子?”

      “头,真不用。再这样我觉你是在侮辱我的ㆄ人格!”猴子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表着忠心,其实内心有点虚,不知道一会该怎么收场。

      “孺窫子可教也,猴子以后跟着哥吃香的,喝辣的。”

      “是是是”猴子赶忙简短⡱回复到,没有再多说什么⒋,可别再说错话火上浇油了。

      郐“猴子,你知道一本功法值多少奉币”刘默兴奋的说话的时候唾沫星乱飞。

      “不清楚”

      “起码千万以上的奉币!甭管什么功法必须使用军功点兑换,就算品级最低的功法也需要一万军工点才能퉋兑换!”

      “一万多吗?”猴子随意的答道。

      刘默像看外星人一样用异样的眼神盯着猴子,心想这不会是个傻子吧,这都不知道。“多吗?这么说吧,一个人头兑换一个军功点,一部든品఼级最低的功法就是一万个人头。猴子问问你䢁自己,你能杀一万人而且保证不死嘛?”

      “好像Ꟍ有点难”猴子摸着雟自己的Ƞ脖颈,有些心悸道。

      “不是还有黑市嘛?可以花钱买军功点呀”

      폷 䦑 힬“是有黑市,4万奉币买一个军功点,一部品级最低的功法需要4000万奉币!就凭咱们ሶ能买的起?“

      㝁猴子砸吧砸吧嘴,心塞玡的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弄得自己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身上功法。

      “大家凑钱买个功法,买完了大家一起修行功法,不就行了嘛!”猴子向䫗刘默问道。剖

      “幼稚!这찲是什么社会?弱肉强洘食!权势、地位、金钱、资源、쐐好工作、好腆房子等等这些东西就是有限的。假如大家一起凑钱买了功法,难道这些东西也可以公平分吗쫣?”

      “人都是有欲望、自私的,都想把好东西占为己有!大家一起修行从理论上来说也不是不行,但是人性啊!”刘默压低声音继续딈向猴子说道“传言中功法都是传承,也就说一部功法只认一个主人,只有等到功法主人死亡或者被废修行才可以传承、修炼。要是在主人在的话强行修炼,功法威力大大的降低,甚至是没有,练了基本上就算没练一样。”

      ⷭ“这᥅都是传言,不知道真伪”刘默恢复平常的语调,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自己的到ⲣ功法是个可以传承、修炼的功法。

      猴子以前就听到组织里的兄弟卸们都在羡慕有功法的人,因为自己的级爩别秼低,在组织内☃也属于外围组织,直到今天在算彻జ底明孆白ᦀ功法的厉害之处。军功点兑换陯困难,价格奇高,更重要的修炼的有门槛。

      “在咱们凤城修行人当中,才有不到30人拥有功法!这些人=非富即贵或者是真正狠ẩ人,基本上身居要职,个个在本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刘默抬起头,望着点,想象着沖自己修炼功法后扬眉吐气的场景。

      “修行功法之后,第ꃫ一件事情就是暴打三队队长,揍的他满地找牙。狗东西,经常在科长面前说我坏话,打老子小报告。最气人朋的是这次抢任务,本来筜是被派去押运货运,没有危险,并且灵力值购买排位位次还高,硬生生的被抢,仗着嘴甜巴结科长。”刘默想到这,嘿嘿傻笑。

      “修行功法战斗实力起码提高一个等级。现在自己A级,겲起码能和B级高手打个平手。科长?!你该挪浈挪屁股,换换位子了吧。”鯥

      “工资待遇应该差不謫多一个月有8000奉币了吧!”

      “不知道老家的村花׿王翠萍娶亲了没有,还不是因为家里穷被她那个势䆞利眼老爹生生拆散,有了吵功法这次怤咱也븷来个衣锦还乡,像网文小쩫说里疯狂打脸村花她爹”

      “修功法、报仇、当科长、提待遇、娶村花,一条龙̙美滋滋!”刘默眉飞色舞,差一点就兴奋的跳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