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ne最火的时候有多火

      “哈哈,原来是玄云回来了。”

      丹师联盟共⽧分七层,最高层唯盟主与屈指可数的几人才可上去。

      玄云带着姜凡一行人刚刚走܍上蛌第七层的阶梯,迎面便是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蒴那是一位老者,他须发皆白,身着糥麻衣,并不华丽,赫然便是人称‘楚老’的丹师联盟总盟主。 ‱

      “怎么样?对东荒分盟的考核可有什藇么不顺?”楚老开口询问,显得随和䗃,㼧没有丝毫的架子。

      言语间,他目光扫了一眼姜凡几人,却并没有过多在意,也没ᵵ有询问玄云他们几人的来历。

      “回盟主,东荒的考核已经通过了,ᅴ分鋬盟盟主凌风,如今已是七品造诣,却远在ꈢ我之上맴!”玄云如实道。 ☠

      “当真?”

      楚ⰵ老闻言,先是一怔,而后脸上顿时一喜,“好好好!那真是太好了!我丹师联盟又增加了一位七品炼⻅丹师!”

      “来!快快坐毼下,఍与我说说,凌风那老小子是如何晋升了七品造诣的,记ﱀ得上次见他时,他还只是刚刚晋升六品没有多久,这才两年多时间,就达到七品了,实在让我大感意外。”

      耘 狖说着,他便将玄云几人往前方的待客厅迎去。

      然而玄云并没有立近刻坐下,而是先把姜凡륲迎入了楚老给自己准备的位置坐下。

      这样一幕,可就让得楚老顿时不解了起来,他目光好奇看着,却没有ᐙ开口询问。

      “你们也随便找个位置坐吧。”姜凡看向李南城四人,开口道。

      他们怎么涤说倫都是一方箜圣主级的人物了,这样在自己身后站着像什么话?

      “玄云,这几位是?”

      퉁待得李南城四㍧人也都ԩ坐下后,楚老这才忍不住好奇,询问了起来。

      玄云道,“回Ი盟主,他们四位,都是从东荒随我而来,分别是无争圣地的圣主、离퉵渊圣踽地的圣主、紫霄圣地的圣主以及道衍圣地的圣主……”

      蛳楚老一听,脸上顿时惊讶了起来。

      他方才见到四位圣主时,便看出了对方气质非凡,明显来头不会简单。

      ፍ 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四人,竟都是威震一方的圣主级强者!

      偎 “四位道友从东荒远道而来,老夫未能远迎,还请勿怪才是!”楚老起身,认真拱手。

      四位圣堊主级的强潜者,已兝然不容枣小觑,任何一人都足姤以和自己平起平坐。

      说话的同时,他目光又忍不住朝着姜凡看了过去。

      因为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四位圣主,竟是听命于眼前这个年轻人?

      这未免有些让人难以置信,这个年轻人是有什么来头?

      “盟主,这位是姜凡前辈……ロ”

      玄云开口,介绍起了姜凡,并把凌风之所以能够晋升七品丹师的缘由串,訠一ꃢ一道出。

      楚老闻言十分惊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姜凡。

      眣 凌风之所以能够晋升七品丹师,便是因为有了这个阉年轻人的指点?

      㸺 枻而且刚才玄云说什么?

      凌风只是在姜凡身边待了䂠一个月时间,就成功从六品,晋升到了七品?

      ꗢ 真的假的?

      自己在丹道上摸索了大半辈子时间,深知每一个品级的晋升,是何等之困难谊。

      可现在,玄云的话持,却是让得楚老不禁有些怀疑起了人生。

      뭮“我观楚老面色似有些发暗,且肤黄干燥,莫不是被火毒攻心?”姜凡忽然开口。

      ᭴ 从刚刚见到瓨楚老⃿之时,他便注意到了这一点。

      所谓火毒,这是一种唯有炼丹师才会被困扰的疑难杂症。

      一般来说좀,并不是所有炼丹师都会身中火毒,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

      但却也不排除有一些例外,便比如眼前湓的楚老,多年炼制丹药,与丹火接触,则身中火毒的几率便会大了许多。

      从古至今,丹火之毒对璥所有炼丹师뛽而言,都是无解之症,一旦被染上,短则三年,长则十年,便会神宫破碎,形神俱灭。

      《看楚老如今的情况,姜凡猜测,对方体内的火毒,已然是达到了一个ꭉ十分严重的地씱步쀠,最多只剩下了不腯到一年的时间……

      “前辈,疡还扴请帮帮楚老吧!”

      玄云单膝跪地,朝姜凡开口。

      楚老身中火毒之事,联盟걬的高层早已人尽皆知,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求解毒的办法。

      静实际上,这次回来中州,他之所以恳请姜凡同来联盟一趟,真正目的,便是为了楚老的火毒。

      在姜凡这里小住了几日,玄云深知对方可强大与可怕,若连姜凡也没有办法解决楚老体内的火毒的话,那么这天下,恐怕便再也没有人能够做到了。

      姜凡一笑,似乎也明白了큸玄云带他퐝来此的目的,而后道,“ࠏ火毒虽然麻烦,但却也뙇并非真正无解。”

      “前辈若可解我之毒,不管何等要求,老夫都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艡楚老也是起身,敬重朝着姜凡开口。

      他早已将自身生死抛之于脑后,但自己乃是联盟的顶梁柱,一旦发生意外켪,对联盟而言,将是一个严髭重的打击。

      “嗡……”

      ߉姜凡手掌一翻,从困天戒中取出ಖ了一株灵草ꉷ,“此乃洛神草,可解天下万毒絟,不过,火毒较为特殊,便是洛神草也淐难以根治,只可压制。”

      洛神草!

      楚老一惊,此种神药他曾于古籍中Ꚍ有过见闻,但却没瞺有真正看到过。

      厷 传闻此草只生长于那些古老禁区的至深处,采摘难度极艌大,便是古时的圣人也难求一株。

      “楚老如今的情况,已是极为严重༇了,需要先服用洛神草,压制体内火毒,得到缓解之后,才能以丹药进行根治。”姜凡说道,而后便是把洛神草交到了对方手中。

      亃楚老双手发颤,如此神药,他平生首见,一时间不免有些激动了起来。

      最终,当着众人的面前,他将洛神草服下。

      秗 “盟主感觉如何?”玄云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楚老却是不语,静坐뒺在原地,莫约十几息功夫之后,他面色忽然一变,而后张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呼……”ᶙ

      他长长松出一口气,同时众人便是能够看到,楚老那原本有些发黑的懇面色,竟是在此刻变得红润了起来。

      “我那因为遭火︒毒奇侵蚀ὲ而崩裂的神宫,竟是愈合了不少綑,弥散的魂力似乎也都回来了!”他以神念内视,两息之后,忍不住惊呼出防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