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高校在线观看

      夜色降临,黑暗再次笼罩了整个香河市!

      在阳光消失之后,这个世界就属于黑暗,黑暗会带来静谧,也会带来恐怖,关于黑暗中的传说和故事,数不胜数。

      当整个城市的大多数人在辛劳一天悄然入睡之后,在这城市里的几个无人注意到的角落中,几盏特殊的“灯”被悄然点亮。

      ……

      屠破虏身形犹如钢塔一样站在一栋大厦的楼顶,俯瞰着整个香河市,他的光头在大厦楼顶的避雷针下分外耀眼。

      那把铡刀一样的大刀就被他杵在楼顶上,屠破虏就像等待狩猎的猛虎,眼中精光闪动,随时准备出击。

      在屠破虏旁边,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方灵珊的冷艳在夜色之中有一种特别的美,与黑夜相得益彰。

      一掌精巧的青铜古灯就托在方灵珊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上。

      青铜古灯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神文”。

      古灯之中,没有油,没有灯芯,但灯芯的位置,却有一点金色的光焰坚定而又温暖的燃烧着。

      大厦的楼上风很大,大风呼啸,吹得方灵珊身上的风衣咧咧作响,一头短发在大风之中写意的飞舞着,但那青铜古灯之中的一点灯火,却半点都不摇晃,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狂风。

      这灯是召唤师的心灯,那燃烧的一点金色灯火,是用召唤师的神力注入灯盏之后才会燃烧,无惧风雨,在任何的环境中都能别点亮!

      这就是流传了数万年的点灯人的由来——点灯人心灯不灭,家国可安!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叫点灯人,而是香河市国家秩序委员会特别行动处的一群特殊公职人员。

      “我觉得还是以前好,点灯人什么都能管,一剑在手,上斩昏君下斩妖魔,一灯在手,替天行道护人间太平……”屠破虏咂着嘴悠然神往的说了一句,“我觉得我适合穿越回古代,那个时候做点灯人应该比现在要爽,反正看谁不顺眼就直接砍!”

      方灵珊没理会他,直接闭着眼,就像假寐。

      ……

      距此数里外的一座大桥的桥墩下,也燃着一盏灯。

      大桥横跨大河,大河上波涛阵阵,来往轮船穿梭不停。

      曹兴华和李云舟就在这大桥的桥墩下。

      李云舟终于还是没有“如愿”的被分到和漠言少一起,而是被分来和铁疙瘩曹兴华一起。

      曹兴华盘膝而坐,闭着眼,一把长剑横于膝前,一盏青铜古灯就放在他面前,点灯似金,而曹兴华似是入定。

      李云舟抬头看了看横跨在他脑袋上的那偌大的桥体钢梁,伸手拍了几只蚊子,然后就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叽叽咕咕的抱怨起来,“我说老曹,你怎么选这个鬼地方,这里蚊子这么多,咱们俩就在这里喂蚊子了,你和这里的蚊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找机会给它们送吃送喝来了,亏我今晚还穿得这么拉风,都没有人欣赏了……”

      曹兴华睁开眼,瞥了李云舟一眼,然后伸出手,丢给李云舟一个东西。

      李云舟接过来一看,是一小盒防蚊的清凉油!

      在挣扎了几秒钟后,李云舟在蚊子和清凉油之间,还是选择了清凉油,他一边抹着嘴里还是嘀咕不停,“唉,没想到我这样的帅哥也有抹清凉油的一天,我一直以为这是老年人用的东西,老曹,你记着,我是牺牲了自己的品味抹了清凉油,你欠我一个人情啊,下次你可以选那边的码头啊,咱们找个地方喝着酒,点着灯,看着美女,也是守夜,一晚很快就过去了……”

      “好,下次你点灯,你爱去哪我跟着!”曹兴华终于冷冷说了一句。

      “呵呵呵……”李云舟笑了起来,缩了缩脑袋,“我这个月的神力不够了,还没恢复呢,再说我最近低血糖,神经衰弱,内分泌紊乱,心律不齐,还有些间歇性歇斯底里,脾气也不好,还是你点吧,能者多劳!”

      曹兴华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但李益达就是一个话痨,只沉默了半分钟后,又自顾自的找了一个话题,先潇洒的甩了一下长发,然后声音开始放低,脸上的表情开始透出猥琐。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和方灵珊不是坐在一起么,她有没有向你提起我,没提是吧,我就知道,她故意在我面前装得那么冷傲,每次吃饭故意坐得离我很远,其实就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只是这一招太幼稚了,我早就看穿,身为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第一帅哥……”

      “闭嘴……”

      李云舟的嘴巴闭了一会儿,但一分钟后,又开始唠叨起来,“我就知道老曹你嫉妒我长得比你帅,比你受女同事欢迎,但这也不是我的错,谁叫老天给我这张脸呢,又让我那么有才华,有时候我照镜子的时候都会嫉妒我自己,其实你不知道,像我这么帅又有才华的人,很累的,会背负很多情债……”

      几分钟后……

      曹兴华一声低吼,一个人影从二十多米高的桥墩上飞落,噗通一声掉到了滚滚的河里。

      世界清静了……

      灯,还亮着!

      ……

      在香河市西边的一个市区公园内,也亮着一盏灯。

      漠言少和安晴坐在公园长凳的两边,漠言少的手上,也点着一盏灯。

      这里,距离香河市西北边的老城区最近,公园外面,就是香河市的酒吧和红灯区,晚上这附近人流密集嘈杂,是香河市夜晚的重点治安区域,也是最有可能出事的地方。

      坐在公园里,透过公园里秘密的树荫和一片人工湖,可以看到公园外面的大街上,不时有警车闪动着红蓝色的警灯呼啸而过,但那警车和警灯,对付普通的混混和帮派分子还可以,在某些东西面前,警察也如羔羊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三盏点燃的灯,三个点,三个方向,在香河市内,画出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形,在这幽静的深夜,默默把整个香河市都守护在内。

      有公园的保安拿着手电巡逻到这里,看到在这里坐在长椅上的两人,正想开口,安晴转过头,看了那个保安一眼,那个保安脸上的神色一下子转为茫然,然后就从两人面前的小路上走过,就像完全没有看到他们两人一样。

      “你和夏平安出过一次任务,你觉得夏平安怎么样?”漠言少开了口。

      漠言少知道安晴的特殊能力,上一次的任务安排,漠言少不是心血来潮。

      安晴摇了摇头,明亮的眼中闪过有一丝奇异的神色,“我看不透他,只能感觉到他的心是干净的,但他的心中笼罩着层层的迷雾,那迷雾比这夜色更深邃,更神秘,那是一个有故事有秘密的男人,他表面上的简单和普通就是他最好的伪装……“安晴轻轻一笑,“那样的男人其实挺吸引人的……”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他之前那么多年不愿意暴露自己遥视的能力,只是因为他有更大的秘密不愿意暴露……”漠言少微微摇了摇头

      安晴也点了点头,目光看着外面那深沉的黑暗,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个少年,带着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妹妹,无依无靠,行走在这危机四伏的黑暗森林之中,宁愿不点燃火把,在黑暗中摸索,也比点燃火把更明智,火把点燃了,方便了,可以捡到森林中散落在地上的宝石和金矿,但黑暗中行走的那些东西和猛兽也就能看见他了,

      而不点燃,他就始终只是这黑暗森林中的不起眼的背景,摸不到宝石和金矿,也像无人关注的小草,树叶,像挂在不起眼角落的蛛网,默默的收集着露水与微不足道的一点送上门的食物,不会让任何人注意到,上次他划了一根火柴,不就被你发现了么,如果我是她妹妹,我也希望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哥哥……“

      “哈哈,你对他挺有好感的!”

      “你不知道么,一个宽厚温暖能把妹妹拉扯大照顾好的男人,都容易获得女生的好感!”安晴微微一笑,妩媚的捋了一下自己的发丝,“对了,明天省部的监察员就会带着神火界珠来了吧?”

      “嗯,是的,省部审核完毕,监察员明天就会带着神火界珠来了,我们特别行动处有可能又要多一个预备召唤师了,一切顺利的话,两年后他就能成长为召唤师了……”

      “主任,觉醒者成为召唤师的几率只是比普通人高一倍,对界珠没有排斥反应,但成功率也不到五十分之一,你什么时候对一个新人那么有信心了?”

      “哈哈,直觉吧……”

      ……

      一个小时后,就在屠破虏和方灵珊所在的大厦楼顶之上。

      方灵珊手上捧着的那盏古灯灯芯中的那点金色的火焰突然就变成了诡异的深紫色。

      灯盏中的火光一下子喷出半尺来长,而且火焰开始摇动,焰尖朝着一个方向不断摆动,就像磁针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

      “真来了……”屠破虏喉咙之中发出一声猛虎般的低沉咆哮,眼中杀机四溢。

      下一秒,大厦楼顶上的两人就像消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