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夜短视频

      派普在拥挤的人流中寻找着巴德。

      夜픒晚已至,但整个世界已经不复他记忆中的样﴿子。

      괨 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正从城外传来。

      大地在震动,让他几乎站立不稳。

      天地间不断㫜闪耀着蓝紫色的强光,仿佛在白垅昼与黑夜间不停的切换ঽ。

      ថ 每一次闪光亮起,派普都能看酙到天空中飞行着密密麻麻的黑影。

      城东的大火还在燃烧着,映红了天际。

      沿路上,他看到一支又一支的治安队从那个方向撤了回来,加入了王国大道上的防线。

      无数血肉怪物紧随而至,枪声早已ᗗ连成了一片。

      不停地有畸形的肉块突破枪林弹雨跃入人≲群,惨叫声此起彼伏。

      长着畸形肉翅的怪物从人群头顶掠过,抓起地上的人消失在红雾之中,只留下逐渐远去的哀嚎。퍹

      甚至鴉连法师大人们都无法幸免。

      他看到一堆足足有两层楼홵高、散发着恶臭的肉块从一旁的⫧街道퍮上“⠆流淌”了过来。

      一支触手从上面射出,鼥直接刺맽穿了一位大人的胸膛。

      身后的惨叫声越来越近,他麻木地向前推挤着,他不能回ᝪ头。

      他不能回头。

      ————————————————

      扎克搀扶着普尔曼向着法师鴗塔缓慢前行。

      老法师浑身血污,整㯻条右臂已经不翼而飞퟽。

      扎克刚刚从城外回来,他拔掉了扎滄卡兰德港周围的数座血肉之山。

      为此他几乎耗光㓫了魔力。

      但他Ց没有更好的选择。

      낥这些血肉之山日同巢穴一般无止境地产生着怪物,留的时间越长隐患越大。

      因为他只能与时间赛跑,使用了大量的三环魔法尽快消灭它们。

      虽然但整座都城还是被它们已经产生的血肉怪物狂潮所淹没。

      城东㤴的许多治安队☈都没飄来得及撤离,普ꇀ尔曼就是其中之一。

      他所率领的城防小队已经全军圠覆没,万幸扎克在一堆死尸中找到了他。

      整夜的战斗几乎耗尽了扎克的魔力池,他已经难以维持【飞行术】,只能靠双脚向法师塔撤离。

      呼吸有些急促。

      正式法师可以依靠魔力维持生쵈理机养能,所以嫄不需要进食、喝水、睡觉,衰老也极其缓慢。

      但这也意味着一旦魔法池枯竭,正式法师就会陷入一种极端虚弱的状态。

      四周的街道早已面目全非,四处都是坍塌的民居和燃烧的废墟,墙壁上布뢒满了喷溅的血液。

      大理石路面上尽是抓痕,地基下的泥土都被翻了出来。

      濯浓郁的血腥味几乎悉让扎克的嗅觉失灵。

      “老师,您自己用Ʇ【浮空术】跳䷲走还来得及...”鲜血엓从普尔曼口中渗䂉出픍,染红了灰白的山羊胡。

      “你给我闭嘴。”

      ————————徿————————

      真正到祗了法师塔脚下,派普才意识到这座建筑物的宏伟。

      这座巨塔的地基比自己老家的麦田还要宽光。

      他抬头望去,ड塔顶隐没在暗夜之中,隐约有数只小鸟从半腰处飞过。

      泰洛е斯领主正站在法师塔入口,带琈领着法师大人ⶪ们保护着逃难的人群。

      那是一名慈祥的老人,却也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人,一只只可怕的怪物在他面前灰飞烟灭。

      一名推搡着试图插队的贵族被隔空抓起,随着他五指并拢被碾作一堆烂肉。

      派普从老者身边跑过,看到了他脸上如沟럌壑般的皱纹,听到了沉重的呼吸。

      相比今早广场上的样子,他似乎突然衰老了很多。

      领主并没有注意到这名平民,有些浑浊的双眼仍望向城东。

      䂪 派普来不及多想,他穿过法师塔的大门,跑进了一座宏伟的大殿,他看到了四处奔跑的怪异魔鑍偶。

      他跟着人群走下了一道旋转的骍楼梯,来到一个黑暗的房间。

      房间中央是一道㓾流光溢彩的光门。

      没有犹豫,他闭ᚐ上眼睛,随着人群跳了进去。

      䍍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大厅,四周都是和他一样满身尘土的难民。

      耳边充斥着伤者的呻吟和叫喊。 鹾

      ힱ“你们的领主呢?”

      榲僦“啊?”短暂的茫然之后,他看到一名身披褐袍之人正站在他面前,正低头看着他。

      “你们的法᳚师领主呢?”这名见习法师有些焦躁。

      他被圣塔派来接应,쳧却之看到了䒮一大堆逃难的平民,聊聊几个法师学徒,但至今没见到这座星界门的真正主人。

      而面前这个平民却突玘然扑倒在地抓住了他的裤脚:“法师大人们还那边,넾虽然我什么都不懂꾤,但我知道!我知道!ᄘ他们肯定需要帮助!求求ꂙ你们,求求你们你们帮帮他们吧!”

      “什么?他们还没有逃离么?”见习法师瞪大了双眼。

       他茫然地看着那扇时不时有难民跑出的光门,它的光芒已经开始明暗不定。

      “太晚了...”

      ————————————————

      泰洛斯的视线停留在一旁的尸体上。

      䞞 那是一名少年的尸体,棕黑色的头发被鲜血浸透,双目微张,蓝色的瞳孔早已扩散,博失去了生命的➍神采。

      老领主认出了他,那名在毕业典礼上编口出楤狂言的见习法师,那名自诩为了美食美酒、美댹女和财富才选择法师之쐩路的少年。펡

      最后却为了掩护平民死썤在了法师塔的门前。

      他走了过去,俯身为少年抚合了双眼。

      然后又目光뚟坚定地注视着面前笔直的王国大道。

      难民仍ꉈ在不断地涌向䤁法师塔。

      一只又一只的怪物被他隔空撕碎。

      龟瞪在刚刚那名青年冲入星界门之后,他知道自已经被困死在了这里。

      法师塔中的那座星界门并不高级,只有在㋌魔力充沛的情况下才能传送一名一级生物。

      而大量难民的涌入几乎耗尽了魔晶池的魔力。

      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此时星혜界门或许还能维持几名见习法쐨师通过,但已经无法通过正式法师了。

      ‘老师都没走,我怎么可퇚以退缩...’他摇了摇头。

      ‘即使经历了⠵那么激烈的战斗,老师到现在为止都ቡ没有调用过法师塔的备用魔力,应该也是希望让更多的平民逃生吧...’

      虽然魔溈力见底,但继续疏散一些普通人还是做得到的。

      ‘一定要做好他交代给自己的任务...’

      ‘我们是法师,我们必须保护好所有人!’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突然出现在云层之后,照亮了泰洛斯苍老的面容。

      原本ꃁ幽暗的夜空好似突然跳跃到了黎明。

      然后那道쳵亮光撕开薄云,划过天턪际向着大地坠落而来。

      ⺪ 是一颗流星!

      귭紧接着,又一颗流星눇穿出云层。

      云层后光亮此起彼伏。

      血红色的天空下起了密集的流星雨。쉞

      它体们撕碎了漫天的云层,向着大地坠落而来。

      ‘是战争法师琤们阍!他们终于赶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