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大爆巨乳

      听到国君问询,游余急忙上前请安:“问君上安!侄儿也是刚进来不久……”

      “怎么不坐呢?外面天寒地冻,又趟仾了泥水,怕是冻坏了吧?”

      游余伏在地上不敢起身,只换恭敬地回道:“外面天虽冷,但与大军出征路途中所遇到的艰险比起来,又算得了什紿么?更ꥃ何况,侄儿刚刚赶路匆忙,不仅不觉得冷,反而还出汗了呢!”

      游余说的也算是实情,不过在国君听来却⏕有趣得很,于是便笑着问道:뱯“寡人ଊ出征已有数月,也是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们这些小辈了,家里人可都还好?”

      觴“有君上亲历箭矢䤒,拱护家邦,宗族自然是安泰的。只是小公子数月未见君父,原是十分想念呢!” ⯈

      “你倒是很会说话,怕不是借着由头念着你的父亲了吧?”

      国君(晋献公,名诡诸,公元前677年即位,次年改元,在位26年)的话刚出口,满屋子的人便都轻畔声笑了起来,公孙勉(桓族成氏)更是豪放不羁,詴颇为爽快地应道:“诡诸说得没错,这小子自小就离不开爹娘。这不,大军刚刚返回国都,他就迫不及待来寻爹爹콜了!这些日子没见到父亲,想必私下里没少哭鼻子猰吧!”

      听着这些言语,众人更是哄堂大笑,让游余的脸涨得通红:“要说想念自然是有的,只是府中有一小娘从昨日午后就开始生产,如今十훌几个时辰过去了还未见音信,母亲也是实在担心,听闻大军回城,这才差侄儿过来赾探问一下……Ԅ”

      瓧 众人又迅速将目光投射到了公孙会(庄族游氏,任司寇,字伯符)脸上,各种揶揄之声不绝于耳,惹得他满脸愠怒:“这都是家里的私事,待会儿得空了告于我知便是,何必要在君上面前说开,平白丢人现眼!还不快滚!柊”峻

      游余急忙躬身和道:“唯!只是不知该如何向母亲回话?”

      ﵐ “你还说!”

      公孙会从几案上抓起一只铜觯ㅺ掷了过来,吓得游余急忙猫了身子去躲。见此情景,国君倒是不慌不忙地秅扬了扬手,说道:“宗亲之间繅互相揶揄几句,又何必当真?依寡人看来,庄族后生子弟中,游余可以算是最为机敏之人,当好好培养他才是!”

      公孙会忙拱手道:“小儿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谈不上机敏。君䏻上切莫过于诤宠溺,让他平白生出傲气来!”

      公孙ྮ开(庄쮈族瑕氏,字子张)在一旁揶揄道Ꮋ:“所谓知子莫若父,游余脾性如何,难道还有谁能比亲爹看得真切?君上怕不是看走眼了,哈哈!”

      “子张这说的是哪里话?”公孙开与公孙会之间斗气,ീ不过是为了所谓庄族领袖的虚名互相较劲。可在君前大肆讥讽,终究是有失体统,鄝便是身为桓族的犐公孙勉都看不下去了:“游余这孩子我也是看在眼里的!先君去Ꮆ世当年,游余才十五岁,当时他带了兵车六乘、甲士十七人途径翼郊,恰逢有赤狄部众百余人趁国乱之机四处抢掠,他二话没说便㦒驱散了狄众,还手刃了狄酋汝鄢。就凭这份胆气,我公孙勉是服气的,你子张若有这般本事,再来嘲笑他人也不迟!”

      ૚ Ḕ 公孙开被这一通乱怼,不免有些气榆恼,便不无轻蔑地回道:“合着你没੧有儿子,便见了谁都想领回ꦙ家里将养,却也不看做父亲的同不同意,真是可꣇笑!”

      “你!”公孙勉是个急性子,听到有人如此煔嘲弄,便如坐上了火炉一橺般腾空而起。国君在一旁冷眼旁观,见此情景忙怒喝道:“坐下!”

      “可他……焳”

      公孙勉怒气难消,正要有뇂所分辩,只听得国君再次命令道:“坐下!”他不敢违逆国君的命令,只得气呼呼地箕坐于案前,幺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公孙开。公孙开点起了旁人的怒火,自己却像没事人一般,轻轻地捏起铜韻盏,自顾自地饮了起来뱞。

      “在座的都是叔伯兄弟,在战场上能쏌同仇敌忾,回到家里自然也能够和气相处,赌气的话就不用再䙐说了。方今天下大国林立,我晋国周边又有强邻环伺,稍一松懈便有覆巢之危。危좛局之下,若是连叹宗亲手足都不能互相扶助,将来落得国破家亡的境地,才真是让人䃂看了笑话!”

      ⦯国君言谈之间,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游余独自跪在中堂ᣗ,正是进退两难,只好伏低了身子,静静౑地聆听国君的教诲。嗯

      “刚刚游余也说了,虽然只是妾室,但毕竟是在为你游氏生产u,你还是尽快回去看看吧!”国君转身向公孙会吩咐道。

      ⍄“唯!”公孙会忙拜谢国君。

      ꜋ “如今都离家日久,想来家里少不得有生了相思病的,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在寡人这里耽搁,都各自归家吧!”稍作停顿ꝡ后,国君又补充道:“至于饮至之事,既然诸位都有疑虑,倒也不必急在一时。待到正月朔日(初一)朝会之时,人都到齐了,再办不迟,各位意下如何?”

      “诺!”众人纷纷应和,却짺只有公孙勉心内不平,偏在众人允诺时,骂骂咧咧地说道:“他娘ⲍ的,这都什么事啊!”

      “叔父可还有别事?”国君侧目勐道。

      看到众人诧异的目光,公孙勉却毫不示弱:“我只是不鷊甘心贆罢了!诡诸你就真能咽下这口气?໚”

      “첋事已至此,咽不下去又能如何?与其在这里跟寡人抱怨빐,倒不如好好想个补救的办法!핧”

      说罢,也不管公孙勉如何赌气,国君便在公孙会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向门棕外走去。游余跪在原地,等着깲众人都穿好了鞋履,才敢起身出门。为他穿鞋的寺人看年纪似乎刚过十岁,但手脚却很麻利,在低头为他穿鞋的空当里,悄悄地说道:“多亏了삤小籓郎君ୡ前来解围,若不然君上还不知要在这里坐多久!”

      “你是不선是知道什么事情?”

      “国家大事,小人又如何知晓,只是见君上多有疲累,心中不忍罢了!”寺人不再回话,ᖢ游余酻也不好继续追问,只静静地等着寺人为自己穿好鞋履。

      此时众人都已走远,游余与富辰一路小跑,等追上父亲时,已经是在宫门外了。宫外广场正中停了八辆车舆,每辆车上皆有全众副武装的甲士凭轼而立。一众大夫则分立两侧,恭敬地向国君道别。

      릫 ੪ 游余和富辰正跑䪓得气喘吁吁,自是不敢靠近,只好远远地找了一个位置站定ぉ,静等国君车驾离开。可他越是心焦,时间便过得越慢,国君与几位重臣又说了好一会儿话,ꆩ才慢悠悠地向正中的一辆温车走去。正待要上车时,聣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囚笼出了神。

      顺着国君的视线看去︜,游㒔余见到囚笼中有两名衣着脏乱쩡的女子瘓,在呼啸的寒风中正冻得瑟瑟发抖。见礼此情景,国君不禁心中怜惜,转头对身旁的寺人羚趾说道:“冬日里冷风刺骨,这女子身子娇弱,就不要让他们在风雪里冻着了!”ቜ

      羚趾口中应诺,扶着国刿君上了车,随后又嵷与一名持戟的侍卫耳语了几句撱,车队便缓缓起步。眼看国君的车驾消失在夜色中,众人才都松了一口气줹,纷纷互道辞别,找到各自的车ᅭ马回程。

      回_到自家府邸时已是亥时末刻。游余腹中有多许疑问,却ꬆ又始终不敢开口,只好紧跟在父亲身后。待到了正堂门口,父亲只回头看了쵱他一眼,便进了门去。游余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一直等到侍妾给父亲盥洗完毕纷纷退了出去,都未等灶到传召。在门外呆站了半晌,见父亲房内灯火已熄,便也只好无奈地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