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app网站

      今天黄总神神秘秘的誣把肖勇带到香港最大的一间游戏厅,指着一台游戏机说“你看,这是那帮宝岛人刚研发出来的跑马机,你观察一下机台的营收”

      肖勇一看,我去,这不是经典的㆕第一代博彩机么,原来九五年就出柊来了,这可是吸金利器啊。

      仔细观察了半个多小时,计算了一下机台的返还率,不到百分之八十三还这么多人抢着玩。

      马上回公Ⅷ司召集人马,东北工科男团队三人组叫到深圳来,通过黄总的渠道找了二块ᢈ跑马机主板先把画㚒面췫等等的芯片复制出来。

      ꣁ然后找到北大三和电脑研究中心的几个程序员重新编制控分程序,把原本的单机版换成联机版,六台联机和十台联机的二种,再䜽按照肖勇的说法编写一套设备控制程序,让李向东设计出机箱和排线控制组,能多豪华做多豪华,啾能多大气做多大气。

      整整一个月时间,征用了深圳三和电子实验室的全部设备后样机出来了җ,肖勇三天不眠不休的测试后宣告成功。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了,这个项目的所有人员都集中在深圳过年,这墬一个月时间证明了我们的战斗力,连请假的都没有。

      除夕⟓夜,打完拜年电话的肖勇来到深圳三和电子实验室,二十多个年轻人团圆而坐,先给大家鼓把劲吧我宣布,这个项目的所有参与人员每人奖励十万元现金,哗,大家都高兴坏了,我去,万岁可不能乱喊,吃吧喝吧闹吧,这是一顿年夜饭,浱更是我们的庆功酒。

      蒄接着去澳门设立一家名叫双赢的游戏机管理公司,﹜然后推向香港澳门所有的游戏厅,对,这个设备不卖只收管理费。

      由于设备免费进场,只以营收的百分之三十为管理费的模式,这个在后世屡见不鲜的招数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春节刚过完就放出十五台。

      澳门的几家博彩公司试用后基本都留用下来,还有譥RB也招了一个代理,印度尼西亚也칗刚发运二台过去试用。

      回北京上课前,肖勇留下了整个研制团队来研㡄究不同的算法,峌要把返还率从刚研制出来的百分之九十提高到九十七,不同的算法作为不同的版本发放。

      在机场,已经收到第一批管理费的黄总已经对我佩ᛙ服得五体投地,“卖多少条鱼也赶不上卖一条渔”装B的肖勇对黄总说。页

      从温暖如春的深圳飞到寒冷的北京,肖勇想着许晴还在机场大楼外等我呢,不由加快脚本,虽然三天二嗋头的通电话但骨毕竟分开二个月时间了。

      机场外看见穿红色羽绒服的许晴,我张开双臂等着她的投怀送抱,晕倒额,小叔怎么也来了,如今都喜欢给人珲惊吓了吗,糗大了。

      ⤣ 仿佛能看到小叔脸上流下来一条黑线,小叔说“怎么北京的天气不够冷还是怎么着,一来就把手臂张开吹吹风呀”

      肖勇说“不是不是,这衣服刚穿上有点不舒服伸展一下”ി

      许晴的脸更红了,就像熟透了的桃子一样好想咬上一口。

      坐上北京吉체普肖勇说“小叔㭭赚钱了,这肉包铁换成铁包肉了呀”

      擌小叔没听出来这个梗,说“啥肉啊铁的,是不是想吃火锅了”

      肖勇说“是呀,在深圳吃的都是ᓁ粤菜,就想吃老北京的羊蝎子”

      接 肖勇和许晴边吃边说着悄悄话,真真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小叔说“把我当透明人是怎么着,那有那么多的悄悄话”

      吃饱喝足后小叔说“是送你回学校还是”

      肖勇说“还是㯳回学校吧,拿着行李箱去哪ဨ里都不方便”

      回到寝室,老大老四都在,肖勇说“老三还没回校呢,也是他家近随时可以来”

      老大说“你上学期挂科了二门,你没看成绩单吗,还有闲心管罺这事,多操心下补考的事吧”

      肖勇心想哎呀我去,把这事搞忘了,赶忙给赵老师堗打电话问补考的事,都让学生会那破事闹的。

      赵老师接到电话说“补考要到下个月,你先去严院长哪里,他有事找你”

      肖勇一头雾킛水走进严院长办公室,情况不对,ꎎ往常总是笑着的老脸怎么晴转多云了。

      严院长说“你出息᭣了,把别人评审会的工作꥞都代替了,就你能是吧”

      这是哪里跟哪里啊,肖勇说“严院长,您说的我头有点懵,有什么事您直说行吗”

      严院长说“那我就直说了,有人来告状了,说你在学生会收集新的标语崏把评审的工作也代做了,有这回事吗”

      肖勇仔细想了想说“没有啊,不就是把那些收集来的标语在电脑上打量印出来렟送到部长哪里去了吗”

      严院长拿出那张写有“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的学生”打印纸说“这个你你打印的吗”

      肖勇看了看说“是的”

      严院长问“那请问你肖勇同学,这个标语是哪位学长提供的呢”

      肖勇没办法只能说“这是我自己想꺚出靘来的,那些天天天都在看这些标语,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就打出来了”

      뗓看着我不像是撒谎,严꿨院长说“工作出了纰漏是能力问题,但是把别人的标语扣在自己头上那可是思想问题,你明白吗”퍨

      肖勇说“我承认工作上出来纰漏,但保证思想上没有问题”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的肖勇这一身汗啊,谁TM告状告院长这里来了,得去打听打听,这敌暗我明的不好整啊。

      肖勇经过打㡔听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标语评审的时候那个副主席说那个标语狗屁不通,反而被中文系的院长评为了下个十年学生会的标语,副主席估计下不了台迁怒到肖勇,这是什么狗屁事。

      肖勇再想到揄那个副主席老是针龯对我,我大一他研二,等他毕业我才大三,难道要被他针对二年之久吗,不行,我要反击。

      反击的机会说来就来,学生会开会,学校春季运动会要拉赞助,从器材到经费不一而足,还是主席分配任务,主席五万,副主席三万,部长二万,干事一万,拉来就算完成任务。

      接着那ߙ个副主席就发言了᱆,能拉来三万赞助的部长下学年优瑕先评选副主席,肖勇举手发言说要把赞助任务全部完成呢,是不是能竞争主席的位置。 ⠪ 糄

      쭋这话一出全场大笑,副主席下不了台就说“谁一个月之内拉来一百万赞助他这个副主席的位ᴏ置就让给谁”

      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肖勇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副主席已经被顶到墙角了就说就这样决定。

      二天后肖勇把学生会外联部部长介绍给了广넂州三和嫈的王厂长,王厂长和部长签订了赞助校春季运动会一百万的赞助合同,丫的整不死你。

      黄总找到过来对肖勇说“这是昨天北大三和的会ެ议记录,电脑主机还是靠着进口零件组装来生产,产量也很小,利润也是。ॲ机箱和电源的国际市场倒是打开䩴了,但是利润不尽人意齙”

      쥲 肖勇想着计算큶机学院딆的同学们还在用复印的键盘纸在练习打字就说“能不能先设计出一台简单的电脑,性能上主要能让别人学习电脑顊操作就行,什么图像处理等等的高级功能都不要你觉鸽得有市场吗”

      黄总想了想说“那样价格就能做到非常低,全国这么多高校都在学习计算엖机技术,我觉得有市场,下次会议我就提出来”

      ꨈ 接着说“联机版的跑马机已经出货了六百台,管理费收得我有点发慌,单台平均月收费三万港币了”

      肖勇说“这才那到哪,全世界那么多博彩厅,RB满街都是有奖电子游戏,你把返詅还率最高的那个版本多发往RB,然后把RB代理的利润比提高百分之二十”

      肖勇心想六百台啊,成䅨本也就不到一千万圃人民币,一个月就可以收回一千八百万港罼币,难怪他发慌呢,我都有点慌。

      三和电子的出口订单舊也不停的增长,深圳的第四分厂也开始生产了,院长每次打电话都是提高了多少增长了多少,又打开那个地区的市场了,真怀念那个天天拼命的日子和那些还在拼命的同事。

      没有了闲杂的事情打扰,上课,下课,图书馆,食堂,寝室不间断的循环着,上学期挂科的外贸英语和国际贸易地理二门课补考也成功考过了。

      中午,肖勇읶和许晴背靠着背坐在末名湖岸的草坪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这是我们之间最亲密的姿势,真希望时间能过的慢一点。

      晚上,肖勇看着传真机慢慢吐出来的北大三和电脑技术研究中心研究经费支出明细单,不由得吐了一口气。

      黄总电话接通后肖勇说“当时研究经费驼的事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黄总说“只要申请就拨款啊”

      肖勇说“那怎么整个研究中心的经费从十二月到四月五个月才二百六十万人民币”

      黄总说“只收到了这么多申请”。

      肖勇心想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我说呢,超级䏱计算机都能研制出来的北大怎么会被一台性能普通的家用电脑难住。

      再打通黄总电话说“你尽快来北京面谈”

      黄总说“跑马机的业务繁忙,能不能过几天,毕竟发出一套设备就看得着源源不断的现金进账,电脑业务的利润还”

      肖勇打断他的话说“那边先放一放,让市场发酵一下也好,你明天就过来,对的”

      等岲黄总到酒店的时候肖勇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他了,可能是看到肖勇面色不大好,他说“都是按照你的指示办的,你可不能怪我”

      肖勇说“这个情况不是࿄怪谁的问题,这是一个理念问题”

      鱱 接着详细的解释了这个问题,国内的科研单位由于长期的科研经费问题,导致一个错误的理念就是少花钱多办事,在如今这个电脑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肯定是不符合的,你要把科研经费提到最高等级௵,ᅁ尽快拿出产品来状。 琲

      晚上回寝室,肖勇又和斌哥通电话,让䰲他们不惜代价的解决黄鳝鱼运输过程中的包装ꪱ问题。

      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老三一直进进出出的,估计是等粬他朋友的电话,君뿙子成ᔔ人之美。

      第二天在图书馆里,那本微观经济学的著作“在增长的迷雾中求索”已经是第二遍读了,这本书是美国经济学家威廉伊斯特利编写的,被誉为微观经济学的最高成就。

      绢严院长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肖勇站起身说“严院长您怎么来了”严院长说“看你看书很认真嘛,这本书可不是那么容易学䛱的”

      肖勇说“这不是这学期刚开微观经济学这门课程嘛,您找我有事吗”

      渷 严院长说炗“不是我找你,是常校长找你,我只是跑个腿,还有半小时你去常校长办公ꈋ室吧”

      说完背뺗着双手慢慢悠悠的走了出去,肖勇心想常校长找我干嘛,先去等着吧㴢。

      校长办公室,常校长说“这次找你过来是我要了解一下港方为什么要提快研发进度,还下拨了大笔的研究经费,由于研究中心的人员都是北大计算机学院的老师和学生,我们还要兼顾教学任务嘛”

      没想到是这縁个౸问题,肖勇想一下子也回复不了就说“那我打电话询问后给㸨您答复”

      肖勇躺在床上想怎么回复常校长呢,研╃究人员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那么报酬呢!不㲝能说只让马儿跑,不给马吃草吧。

      找黄总调阅过来研究中心的工资表,再看看香港代理处的工资表,麻蛋还真是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得大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