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懂你更多免费看

      “龙阳君,信陵八剑出……出事了!”屋外下人的传报声中,隐隐颤抖,让人听后顿生不安之感。

      “什么??”龙阳君一下子就听出了通报之人是自己麾下的剑士,顿时心生不妙,顾不上让其进来,连忙追问道:“怎么回事??八剑出什么事了?”

      阳光照射进来的人影,看样子明显顿了下,随后回道:“鯠龙阳君,信陵八剑在……在挑战豪侠荆轲之时,被那荆轲出手击穿了剑阵!天剑受伤,泽风双剑昏迷,山、雷、地、火、水五剑剑器被毁,恐怕……恐怕短时间内再难出手了……”

      “……”龙阳君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定了半晌,空洞的双目望向屋外,良久难发一言。显然不敢相信,同为宗师的天剑,在剑阵的加持下,依然会败于那荆轲之手。

      屋内的其余两人,见此都眼含戏谑,低头默然,身子微动,似乎在嘲笑。

      不过很快,两人也笑不出来了……

      “报~~!”又是一声狐传来。

      宋玉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眉头一롗皱,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耱。

      还不待宋玉询问,那人就急声说道:“大夫,殿下被赵人的车驾撞了,撞得老惨了!现在还在医馆躺着呢!!”

      “什么?볏?!”这下,宋玉坐不住了,怒而起身,冲了出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声音逐渐远去……

      见此,燕值一脸茫然,看了看对面呆愣的龙阳君,又看了看出去的宋玉,伸出手踌躇了半晌,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嶁叹息。

      “唉~~”语气悠扬顿挫,很富有感染力~~!

      …………

      “听说了吗?楚国的太子熊悍,出车祸了!撞得老惨了~~!是被易大人的车驾给撞的,易大人还去扶了!”

      “听说了吗?易大人驾车把楚国太子给撞了,屎都给撞出来了~止都止不住,还要让易大人扶住!”

      “听说了吗?易大人把楚国太ꈕ子的屎撞出来了,易大人扶都扶不住,那个屎是不停地流啊~!”

      “听说了吗?楚国太子被易大人撞出屎了,还想让易大人给他扶住屁股,易大䒌人没扶,楚国太子就气晕了!”

      “听说了吗?易大人当街把楚国太子撞得出屎了!还把楚国太子气晕了!!”

      “额……”

      “真的!我亲眼见到的!!那屎流了一地,还冒着热乎气呢~!最后还是易大人气消了才把那楚国太子给扶进了药堂!!”

      蜚三言成櫃虎,以讹传讹。楚国太勰子被撞这一件事,在邯郸人民的嘴里是越变越离谱,舆论也是越传越大。

      最后,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经由邯郸人民的脑洞补充,易华摇身一变,化身成了为赵国争光的真英雄!!

      驾车当街追赶着楚国太子,直翑到把楚国太子撞出翔来,就为了平复赵人胸中一口恶气!让楚太子不敢再惦顯记赵国的神女:嬴凰公主!

      毫无疑问,这个说法一出,赵国全体上下㫯都极为认同!毕竟这段时间列国公子太跳了,尤其是那个叫熊悍的,简直就㱻是把邯郸当成自家了!所以,易华的这一份爱国之心当真是令邯郸人民感动!

      而这个传言,自然是引起了司寇府的反驳。毕竟事情太大了,一个处理不好,那就是上升到两国邦交的大事件。所以易华的司寇府连夜“发官帖”,明言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是ᗤ意外事件!并且在檄栥文上表明了司寇府对于楚国太子“深深”的同情和歉意!

      不过,邯郸人民经历了前几波舆论韣案件以后,一致都不怎么相信司寇府说的话,还以为易大人这是怕引起楚赵两国争锋,这才“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呢!

      况且,这消息可是从合信酒楼传出来的。那合信酒楼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只有权贵富贾才能消费的地方,是高端场所!这种地方传出来的消息Ҥ,能有假吗~~?

      所以,司寇府几次的官文都没起˯到什么作用。哦不对,应该说是在冥冥之中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当然少不了一些“有心人”的功劳㋄……

      一时之间,易华为国争光、驾车撞倒楚国太子致其失禁的传闻,传得那叫一个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就连合信府,趁着热度未消,都站出来发帖,表示自己一定力挺司寇府,直言感叹自己以前不知ꆰ天高地厚,竟不知易大人才是真真正正的君子,日后定要好生瞻仰之类的云云!

      合信府的这一手泥巴糊脸,着实是把水给搅得浑浊不堪,有些人听着假消息都笃定不已,认为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而这些信息,自然也把司寇府的易某人听得七窍冒火、憋闷不已。

      当然,对此事恼怒不已的,除了易华,还有楚国一方。

      据传,楚国太子在那日出事之后,一病不起,迷蒙之筶中嘴里念叨的都是“司寇府易华”!每每念及那都是咬牙切齿,浑身都在颤抖,足以见得易大人在其心中的份量!!

      而楚国的士大夫宋玉,更是直接冲进王宫面见赵王,要求赵国给出一个交代,甚至以陈兵边境来威胁赵王。

      可想而知,当日赵王脸上的表情该有多么地精彩!反正从当天晚上打王宫挨完骂回来的易华脸上,就能窥得一二!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天之内,整个邯郸都在这种氛围中度过。虽然到最后司寇府和城卫军奉王命实行禁口令,不得公然谈论此事。但是,人的嘴又岂是那么容易就䒽能管住的?䯷

      这楚国太子当街失ힰ禁的消息,那就像是春天里的韭菜,割一茬冒一茬,一茬一茬又一茬,根本就割不完。

      即便最后连合信酒楼之内都被实行封口禁令,也没能杜绝这一类的窃窃私语。

      司寇府中。

      “查得怎么样了?”易华伸出手揉了揉眉心,心中烦闷无比,开口问向下面跪着绮的人。

      媋 台下跪着的,便是那花月┫轩的掌柜。掌柜肥头大耳,看上去圆嘟嘟的,跪在地上像一座肉山,莫名地有些喜感。

      随着易华的声音,掌柜的身子一颤,肉山一阵翻涌,连蝂忙回道:“回大人,并未查到有不妥之处……”

      “没有??”易华立马就ᓚ不乐意了,眉眼圆瞪,气势汹汹地看着掌柜,怒声骂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这个当掌柜的就一丁点也没察觉吗??”说完一掌重重地砸在了桌案之上,显然心里对掌柜很不满。

      囩 手掌拍出的巨大响声,吓得掌柜又是一抖,来不及擦拭如雨般落下的冷汗,掌柜∜连忙解释道:“大人容禀,花月轩本就不常接待这些权贵,往常来的都是军伍游侠,全都是些粗人,哪里见到过士子呀?谁也没想到那太子伴读,居然会在花月轩一个寻常趲的包厢里招待那楚国公子!这……这不应该去那合信酒楼才像话﮶吗篊?”

      说到这儿,掌柜是一肚子的苦水。花月轩砵是个什么德行,掌柜的心里那是一清二楚,那就是个“卖肉”的地方!堂堂太子府“高官”,居然在这种地方请絸客吃饭,这简直没道理的嘛!

      掌柜自己都这么埋汰花月轩,肥脸上还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郭开的操作!就像是在说:花月轩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狗肉,寻常都没有什么士子来此,自己哪里见过这阵仗??

      掌柜一连串的自黑,完全没注意到易华那张越来⢘越乌黑的臭脸。

      对此,易华的脸皮子是抽了又抽,心里都想着把这头蠢猪蛎拉出去杖毙!

      “够了!!”最终,易华还是忍下来了,出声打断了正倒苦水的掌柜,一脸不悦地说道:“就算是事先没认出来人,那我问你,出事了以后你就没有打听一下消息吗?比如他们那一桌的食物有没有异样?”说着,易华微眯着眼,心中细细盘算着。

      这么大的事情,还出在了自己的地盘꤮,但凡是个酒楼掌柜也会先检查自己家的饭食有没有问题,这样才能心安不是?

      “这……”说到这儿,那掌柜的姿态扭扭捏捏,瓮声细语地说道:“大涢人恕罪,最开始听到外面人的议论,小人还以为那楚国公子是被大人撞成了那样,也就没管这事。等……等后来大人通知的时候,那一桌饭菜都……都已经喂后院的猪了……”

      说着说着就止了声,却是被面无表情的易华给吓着了。

      自打这掌柜刚一开口,易华心头就有些不对劲儿,隐隐感觉到一丝不祥的预感。果然,这头蠢猪没让自己“失望”!

      那掌柜眼见易华的脸色越来越可怕,왘吓得肥脸止不住地抽搐,颤抖着声说道:“大……大人,那后院的猪吃……茗吃了以后也没什么动静,想……想来应该无……无事吧?!﷓”说完还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秣了下易华,似乎想看看墀能不能蒙混过关。

      ℥ 易华一听这话,气得再也ᶏ忍不住了,抄起手旁的书简就扔向台下的掌柜,怒骂黙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吗?!!”

      掌柜本就心虚,被书简一砸,更是骇得胆战뤊心惊,连忙乖乖跪好,不敢再抬头,生怕被易华责罚。

      易华见此,心里更是憋闷。

      这时,敲门声响起,易华坐定身子,冷声应道:“进来!”

      “吱呀”房门打开,王业走了进来,看了看跪伏的掌柜,和散落一地的竹简,顿时就明白出了什么事。

      随即脸色紧绷,来到了易华边上,小声说道:“大人,那日驾车的车夫,逃走了!”

      对此,易⃮华的脸上丝毫没有惊讶神色,眼睛一眯,细声询问道:“查到什么了吗?”

      “是有人接应!我们的隐士追了三条街,最后还是没有追上!”王业小心回道。

      “无妨!”这明显是个不好的消息,易华却一点儿也不在乎ꡯ,喃喃道:“由此看来,此事当真是有人在幕后谋定!而非是意恻外!”

      自从那一天出了事以后,易华心里就很不得劲,总感觉这一连串的事情不太像是巧合。

      毕竟ᛢ,几年下来都跟自己说不了几句话的合信君,居然让自己查什么“名画丢失案”,关键是自己还真就去了……

      这一去,就稀里糊涂地撞了⊧楚国太艁子!成了“名人”!这还真是巧他爹打巧他娘----巧极(急)了!!

      另外,这熟悉的舆论势头,让易华心中更是难忘啊~!上次莫名卷入了嬴凰公主的三角虐恋当中,至今易华还印象颇深!

      所以,今日车夫出逃,还有其他人策应,这些显然是验证了易华的心中猜想:此事定有蹊跷!!

      “只是,如今뜬让那车夫逃了,我们騘又没有抓到䲺接应之人,线索就此断了,幕后之人也没有踪迹可寻,这可该如何是好啊?”王业一脸忧心忡忡,出声问道。

      “呵呵,谁说这幕后之人没了踪影?”易华冷笑一声,说道:“跟这次事件有关联的,总共就那么几个人,抛去合信د府这个老对头,剩下的不就只有那一个人了吗?”

      王业闻言悚然一惊:“大飏人是指……郭开?”

      “上次㤃因为秦国公子一事,太子府暗中出面与合信府沆瀣一气,当时负责撰写官文的也是这个郭开!再加上这一次,合信君随意一个理由传我前去,偏偏这郭开又在花月轩与楚太子吃酒!”易华冷笑道:“花月轩刚好处在司寇府到合信府的必经之路上,两人在此吃了将近一个时辰,怎么我刚一路过他楚国太子就跑了出来?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每次合信府一有动作,哪怕就是跟合信府沾上边儿的事情,太子府的郭开都会跟着动一动。郭开与合信府,还有那个太子府掌府令吴孙,定然有着某种联系!由此看来,赵庸从宗室里打听到的消息,可能是真的!伯阳君一事,或许另有蹊跷!!”易华眯着眼,猜想着这其中的隐秘。

      说着,易华看着旁边的王业说道:“说到赵庸,他那边怎么样?有没有被人察觉?”

      “大人放心,赵庸已经离开了赵国,想来已是无碍了!”王业回道。

      “嗯~!”易华点头说道:“赵庸是伯阳府的旧人,留在赵国的时间一长,定会被人认出。如今离开,对我们双方而言都是好事!”

      说完,易华又问道:“太子今日进宫了吗?”

      “进О宫了!”王业答复了一声,随即回过神,一脸惊讶地问道:“大人,难道你想……去太子府?!”

      “没错!”易华点了点头,面色冷峻:“既然郭开此人有嫌疑,那我就趁此机会去会一会他!”

      “大人不可!”王匾业惊呼道:“大人,对于郭开此人是否有参与到此事当中,我们論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如今也只不过是凭空猜想。꾇若是此时出手,一旦扰곍动到郭开,恐怕会打草惊蛇呀!!”

      闻言,易华诡异一笑,阴恻恻地笑道:“不打草惊蛇,又怎么能找到毒蛇藏身于何앰处呢?”

      无视王业迷惑的目光,易华接着说道:“合信府威高名重,我司寇府根本奈何不了。可是ꐣ郭开,不过是个뎌太子伴读,一旦从郭开身上找出端倪,或许能抓到一丝合信府的马脚!从而反败为胜!”

      “大人高明!”被易华一说,王业也明白了过来,连声赞叹。

      “去准备车马,我稍后就去一趟太子府!”易华的吩咐声响起。

      “喏!”王业连忙领命。

      最后,易华看着台下依旧跪伏在地的掌柜,冷声道:“至于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若是再生出什么事端,小心我先废了你!拿你这一身肥膘去炼油!”

      易华眼中冷芒一闪,吓得那掌柜连连应是,不瓄敢多言。

      ᇑ“哼!滚下去!”见掌柜这副胆小的模样,易华心里顿生烦闷之感,摆摆手将其挥斥下去⡎,省得碍眼。

      不多时,书房之内就剩易华一人静坐思索,时ର不时还传出一声冷笑,渗人心肺。

      …………

      合信府,清荷院内。

      赵诗雨身着轻袍,倚在亭台的围栏上䧷,明亮的双眸望着池中的鱼儿,时不时将手中的冷硬馒头掰成碎末,撒向水面。

      看着池—中之鱼챤争相吃食,赵诗雨只感觉心里一片宁静,安逸得很呐~!

      还别说,这两天赵诗雨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魏国龙阳君的爪子被剁,楚国太子又出了事,六国当中除了摸鱼的燕国、以及积弱无能的齐韩,这剩下的就只有赵偃一人了。

      而作为种子选手的楚赵魏三国公子,要么卧床不起,要么有心无力!쉇就爫连赵偃,因其身为王室子弟,此次与合信君针锋相对,结怨甚深。以后恐怕连合信府的大门都进不来了~!

      至此,敢惦记赵大小姐的人,目前都已经无后继之力,短时间也翻不起什懼么浪花了!赵大小姐也终于能够暂且保住自己的节操,不至于碎一地了!݁

      想到这儿,赵诗雨心里就칖更美了,伸了伸懒腰,舒服得哼了哼,换了个更安逸的姿势,趴在围栏之上,享受这难得的惬意时光㘂。

      “今天晚上,该让小绿奴穿哪一身内衣‘侍寝’呢?哎呀~~好纠结呀!”眼底尽是安逸的赵某人,小声嘟囔着,望着池中的鱼儿发呆。

      “什么?”突然从耳畔传来的疑问声,把赵诗雨吓得浑身一哆嗦,手中的半个馒头没抓住,掉进了池塘中,引得鱼儿争先恐后地飞抢。

       待得赵诗雨伸出手压了压心里的惊慌,扭头看去,只见嬴政正站立在一侧,眸子幽深,看着自己。

      今天的嬴政一身干净的剑士服,腰别一把三尺青锋剑,腰带另一边则是一个黑色平安结,其中一块圆形的羊脂白玉环佩,仿ꕖ佛能中和青锋剑的杀气,为整个人更添一分平和的君子之气。

      自从这个月开始,嬴政跟荆轲习练“剑术”以后,赵诗雨就很少看到嬴政大汗淋漓的脏兮兮模样了。按照荆轲的话说,之前是练力,现在是练劲,换内修了!

      不管那剑术有没有荆轲说得那么“高大上”,这嬴政的形象确实比以前要好太多,半天的剑术修炼下来,脸上都不带有一滴汗的!

      就连嬴政的身子骨,⡽因为这一年多练习的缘故,打下了基础,如今也变化颇大。前几个月才到赵诗雨的肩膀,这个月立马就窜到下巴了。这让赵诗雨极度怀疑,荆轲是不是偷偷喂嬴政吃什么东西了,导致现在像吃了激素一样疯长!

      以前赵诗雨躺在躺椅上,看嬴政是平视,现在不行了Ν,得仰视!搞得赵大小姐很不舒服,总感觉比这小子要矮一头似的。

      就比如现在,赵诗雨趴在围栏上,要微微仰头才能看釔到嬴政的眼睛,目光触底,满是柔和。앤

      赵诗雨哼唧道:“怎么礗这么快就回来了?今天剑术练完了?”

      “完了!”嬴政目光柔和,看着眼前这个姿态慵懒的少女,语气平静如水:“頶我今天一举打通了右手的两条经络!所以提前休息!”话语当中,隐隐带着一丝骄傲。

      “哦~~!”不过,赵诗雨可不知道这两条经络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有像荆轲那样表现出“见鬼”的拊表情。

      “……”见此,嬴政眸光一闪,也没有显露出失望的神色,转过话题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修学?”

      “这段时间不修了,难得碰到这么个让人开心的日子,让我好好放松放松!”赵诗雨长췈舒一㰧口气,挺直了身子,惬意满满。

      “好!”嬴政听闻,轻声笑了笑,然后挪步坐到了赵诗雨身边。

      赵诗雨莫名其妙地看着嬴政,问道þ:“干嘛坐这儿?你以前不是喜欢ߟ自己一个人看㓮书吗?怎么最近不去了??”

      “书都看完了!”嬴政淡声道:“而且,我现在觉得,还是你讲得有意思。书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说完,看了身边的赵诗雨一眼,轻轻一笑。

      “那你等着吧!”哼唧了一声,赵诗雨没搭理嬴政,扭头继续幻想着晚上的“幸福生活”。

      旁边,嬴政也注视这水中的鱼儿,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去年三月,那个在池塘边惊扰鱼虾,来缓解心中空寂、苦闷的少年。

      只是,如灠今的少年,已经从内而外发生了蜕变,不会再有往日的无力곻之感,成为了能掌控自身命运的秦国嫡公子!

      嬴政扭头看着羳赵诗雨,眼底划过一道幽光,迅速隐匿不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对日后的时光,嬴政更加期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