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免费阅读大量小黄书的网站

      “看来这里也不是都跟门口ſt那里一样破败嘛。”

      “城门那里是贫民区,破烂点很正常。”

      江笑谈与名叫伊芙丽姑娘ꄎ说笑着,走在墨康斯坦丁商业区平整的石子路上ꃌ。

      슨 这里的城市风貌整洁多了,虽然建筑仍是木制为主,但是大都比较干净,也都用石块垒砌了漂亮的地基。

      那个跟伊芙丽一起过来的男猎人被甩在了他俩身后,正一脸不爽地看着一边攀谈一边走着的两人。

      刚刚在行刑的广场上,江笑谈跟漂亮的闟女猎人聊了一会儿,也回忆起了之前遇到伊芙丽的事情。

      其实在昨晚两人就见过,那时候江笑谈刚刚穿越过来,从一口华丽的大棺材里爬出来郠没多久。

      而伊芙丽是第一批进攻吸血鬼集会所的猎人,因为冲得太猛,深入了集会所的腹地。

      她当时正跟一个已经化身为蝙魔的吸血鬼战斗。

      正当蝙魔把她扑倒܁在地,准备咬死她时,浑浑噩噩的江笑谈走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那个姑娘!”

      刚刚穿越过来,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江笑谈见到有怪物攻击美女,随口就喊了这么一句,没想到蝙魔很听话地把伊芙丽放开了。

      趁此机会,女猎人杀掉了蝙魔ဨ,但也被当时的江笑谈身上散发的威压震慑,将他的形象印入脑海后,便迅速逃掉了。

      等到转进到同伴身边,因为已经负伤了,她便被提前送回了康斯坦丁,只在临行时交代了一句:“有个黑色长发,长得很帅气的吸血鬼救了我,别杀他。”

      ே而江笑谈当时神志不是很清楚,转头就忘掉了这件事,直到伊芙丽说起来,他才模模糊糊地记起来。

      也䴙因此,女猎人知道了,那个救自己的帅气男子不是吸血鬼。

      在听⃲说了江笑谈的遭遇后,伊芙丽很痛快地答应下来,要带他去吸血鬼猎人的公会,去拿回他的财物。

      “所以,你是被吸血鬼们籠绑架去集会所的?”

      “我好像失忆了,已经记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옩事了。Ṡ”

      “失忆?”伊芙丽打量了一下江笑谈,随即点了点头。

      被吸血鬼抓走的人类,自然是作为食物了。在那种魔窟见识了同伴被残虐地吃掉,精神上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刺激,之前也遇到过被救出的人类失忆或者疯了的情况。

      所以伊芙丽很自然地接受了江笑谈的说法,甚至还产生了一丝同情。

      鋚  “那么,名傪字,家乡,职业之类的,还记得住吗?”

      “完全没有印象了。”

      江笑谈总不能说,姓名江笑谈,家乡蓝星,职业检验科医生这样的话吧?

      穿越者原本的身份要绝对保密,这是常识。

      謹“这就有点难办了,你记忆恢复前最好先ᥝ想个临时的名字,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喊你。”

      “呃,拜〇或者〇普怎么样?”江笑谈脑海中浮现了三连摔扶梯斗士和手风ㆧ琴演奏家的形象。

      “听上去跟贱民一样。”

      “爱德华、雅各布、卡莱尔呢?뜍”

      “听上去像是令人讨⸷厌的吸血鬼。”

      “那范海᷹辛、西蒙、布雷德…或者干脆就叫D,怎么样?”

      “怎么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伊芙䌏丽皱起眉头,快步跳前几步,回过头来仔细打量着江笑谈。

      她突然露出了一个有点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给你起一个吧,你就叫凯因吧!”

      “凯因?倒也不难听。”

      이“好,从今天起,你就叫凯因了。”

      女猎人只是因为江笑谈的黑色长发和俊朗的脸庞,就带着开玩笑的心态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ᶕ她此刻不知道,命运女神跟她也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就这样,获得了“凯因”这样一个新名字的江笑谈,与伊芙丽慢悠悠地走在康斯坦丁古旧的街道上。 ᳁

      背后好像射过来两道含着嫉恨的目光?不管他。

      反正这家伙是吸血鬼猎人又不是恶魔猎手,不会用眼神杀人的。

      퓈 “这里是云杉街,拐到这边的话则是秘银街。”

      伊芙丽像个导游一样,跟江笑谈介绍着康斯坦丁的街道名。在这里,ౕ东西向的横街都是用木料命名,而南北向的纵街则是用矿物名。

      在秘银街25号的一处大院,就是吸䳌血鬼猎人公会“圣痕之皮”的所ᴃ在地。

      院墙完全是石筑的,从外面就能看ӹ到里面有一座高耸的堡垒。外墙上修筑了箭垛与角楼,用来防范吸血鬼的进攻。

      踹这小小的城中諌城的防御规格烆,比康斯坦丁正门的城墙甚至还高。

      伊芙丽走到包铁皮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门上的小观察窗立刻打开了,一个吸血鬼猎人警惕地向外看了看,发现是伊芙丽,便打开了门。

      但是江笑谈想跟着进去时,那个吸血鬼猎人拦住了他。

      “你是什么人?”

      “他被误认为吸血鬼,被咱们的同伴收走了财物,过来拿回去的。”

      “外人进来的话,要通过嬷嬷的测试。”

      “嗯,我知道,我去请嬷嬷过来。”

      伊芙丽让江笑谈先等一下,然夹后自行进了大院内。

      江笑谈则跟守门的猎人攀谈起来:“是什么测试啊?”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让开。”

      鱖 正说着,刚刚跟了一路的那个男猎人不客气地挤开江笑谈,进入了铁门。

      “怎么了?约瑟夫似乎心情不太好。”

      江笑谈双手一摊:“不知道。轠”

      等了一会儿,伊芙丽一个人出来了。

      江笑谈正在奇怪,却看见女猎人拿出了一顶巫师帽。 鹮

      “这是….?”

      镑 “这就是嬷嬷晉。” 

      初听到这个称呼,江笑谈还以为“嬷嬷”是位擅使银针的老妪,想不到却是一顶帽子。

      这位“嬷嬷”帽的测试该不会是跳到自己的头上,然后尖叫一声:“格兰芬多!”吧?

      龹 江籜笑谈正在胡思乱想,只见帽子自行飞起,然后下面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女人的虚影。

      “幽灵?!”

      “放尊重点,嬷嬷是‘圣痕之皮’的元老,百年前的传奇法师!”守门的猎人呵斥道。

      “呵呵呵,不要大惊小怪,老身肉身已朽,只能凭依在帽子上,⾳被称作幽灵也没什么问题。”被称妭为“嬷嬷”的幽灵和蔼地笑着,虚影看不清容貌,但听声音跟伊芙丽닶差不了几岁。

      “对不起,是我说了失礼的话。”

      “呵呵呵,是位彬彬有礼的年轻人呢,来,让老身看鵘看。”

      嬷嬷向江笑谈抬起了手,一股气流冲入了他的额头,似乎是被放了什么法术。

      “嗯,很纯净的人类灵魂,没有被邪恶的法术操纵。”

      看来这是探查灵魂的法术。

      “接下来让老身问你几个问题吧。”

      “好的。”

      “你不是吸血鬼或吸血鬼的眷属吧?”

      “不是。”

      “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取回我的财物。”

      傔 “伊芙丽很大吧?”

      “呃,这倒没注意…”鬷

      “嬷嬷!”

      伊芙丽向嬷嬷表达了抗议,但是嬷嬷却没理她,笑着对江笑谈ᘻ说道:

      “呵呵呵,很好,只有第三个问题撒谎了。你通过了。”

      说完,嬷嬷又盯了江笑谈一会儿,说道:“不过…长得还真像那곽个…”

      “像?谁?”

      “没什么,你可以进去了。”

      说罢嬷嬷的魂体消失了。

      这时伊芙丽已经换了个双手抱臂的姿势,见状立刻上前捡起巫师帽䃡,然后抱在胸前。

      壒 譙 “好了,进来吧!”她似乎有点脸红。

      江笑谈不由得嘴角᧒上翘,这姑娘还害羞了。

      儋虽然刚刚被嬷嬷拆穿了自己塏说谎,他的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但是既然伊芙丽先害羞了,那么作为男人,他就应该厚起脸皮糂。

      “大有什么不好的。”

      伊芙丽僵了一下,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江笑谈一眼。

      “大家都喜欢大眼睛的姑娘。”

      听了这话,女猎人的表情一下子从愤怒变成了忸怩,脸更红了。

      她回过头,小声嘀咕道:“是在说眼睛吗?”

      江笑谈跟着伊芙丽进入内院,这里很宽敞핵,布置着箭靶和木桩,就跟兵营一样。

      他一边打量着装饰有巨大十字架的堡垒,一边继续聊道:

      “不过光大也不行,形容一个姑娘眼睛好看,有一种说法叫眸朎中含有星辰。”

      “有那样的姑娘吗?”

      “有啊,我之前见到过。”

      “之前啊…”原以为江笑谈会说“现在见到了”,伊芙丽还有点小期待,一句“之前”无疑给她浇了一头冷水。

      “嗯,昨天晚上,有个ṯ跟蝙魔战斗的姑娘,眸中就有星辰呢。뮁”

      伊芙丽听了,先是脸红,接着噗嗤一声笑出来了傁。

      “别骗人了,同伴们都说我一战斗就眼红,我眼里不是星辰,是血丝吧。”

      “那就是红色的星辰。”

      女猎人笑得花枝乱颤:“哪有红色的星辰!而且天体变红是不好的预兆,吸血鬼的力量会加强,不是好事!”

      唚 两人一边说笑着,来到了堡垒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这里是堆放战利品的库房。

      伊芙丽替江笑谈向管事的侍从说明了来意,侍从便指着房间一角的一堆华丽的衣物说道:“都在那里了。”

      在这里面,江笑谈凭着ﵱ模糊的印象找了出来自己的衣服。

      “怪不得撌你被当成了吸血鬼呢,这些衣服都是顶尖的材料织成的。哇,这件还附魔賿了!”

      伊芙丽惊讶地摸着一件黑底的对襟上衣,上面用金线缀了两大排略显夸张的纽扣,袖口也用金线织上了好看的花纹。

      然而江笑谈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面,他一脸沮丧地捧着一个干瘪的钱袋子:“这里面的钱都没了。”

      伊芙丽扭头看向侍从:“他的钱呢?”

      “都入库了,他原本有多少钱?我可以从库里再支出些来。”

      伊芙丽便再扭头看向江笑谈,江笑谈却一脸无奈:“我记不住了。”

      “那怎么办?”

      伊芙丽再次扭头看向了㛈侍从。

      侍从一脸无奈,他只得说着:“我看看。”然后走上前来。

      他看了一眼那个绣工精美的钱袋,说道:巪“啊,这个我记得,里面有三十枚旧帝国大金币,总管就拿着去银行兑换了。”

      “三十枚什么?”伊芙丽瞪大了眼睛。

      禤“旧帝国大金币!我这辈子也是第一次綢见到ᖣ这么多钱。”侍从说道。

      “三十枚金币,是很多钱吗?”江笑谈不是很理解这个世界的货币。

      伊芙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旧帝国大金币,并不是﫜纯金的。”

      江笑谈愣了下,也就是说这大金币还不如普通的金币吗?

      但是接下来伊芙丽说的话就比较惊人了:“是熔炼了一半纯金和一半精金铸成的,一枚大金币价值是一百枚旧帝国金币,换算过来,大约有二百零几枚康斯坦丁金币!”

      江笑谈虽然不知道金币的购买力有多少,但也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一嗗笔大钱。

      又问了几句,他才了캨解到,因为现在的康斯坦丁没有铸造这么大面额的金币,͢所以仍然有一部分旧帝国大金币在流通,在扣除汇兑的手续费后,一枚大金币基本等同㌝于二百康斯坦丁金币。

      “那么,六千康斯坦丁金币,能买到什么?”

      “在上城区买一颡栋带花园的房子是够了。”

      江笑谈呆住了,原来自己穿越过䠚来的福﹊利是送一栋别墅啊!

      “凯因,你不会是哪个国家的贵族吧?!”

      “我不记得了。”江笑谈略显敷䀼衍地回答着伊芙丽,在得知了自己有这么大一笔财产后,他先是激动,接着又有些惴惴不安。

      㪵这些吸血鬼猎人,能把这钱还给自芙己吗?

      “那位总管什么时候回来啊?”他问侍从。

      “按说也该回来了,出去很久了。”

      솄“不会被强盗打劫吧?”

      “总管带늾了好几个人去的,康斯坦丁不会有不开眼的小毛贼打我们的主意的。”

      “唉,那我就等着吧。” 

      江笑谈回头看了伊芙丽一眼,发现她的兴趣又回到了衣服上。

      “要不你先换回衣服?”女猎人拿着那件黑色上衣,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眼中似乎真的有星辰。

      “呃,好吧,有没有可以换衣服的地方?”

      “去我的房…”

      “你去里面换就行了,不会有人看딼的。”侍从指了指库房后面说道。

      “哦好。”

      倇江笑堧谈从伊芙喉丽手中接过衣服就转到了库房的大柜子后面,没注意到女猎人的表情有些不爽。

      过了一会䎸儿,他换好衣服走出来,伊芙丽的星星眼更厉害了。

      换上了华贵的衣服,江笑谈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天啊,你真…呃,我是说你说不定真是个贵族。”伊芙丽原本想说“你真帅”,但又不好意思说得太过直白。

      “是么?谢谢,不过我对自己的身世都忘掉了。”

      旁边的侍从冷眼看着,插嘴道:“伊芙丽小姐不也是出身♄贵族吗?”

      女猎人笑着摇了摇手:“我们家现在只剩下个头衔了,再说我又没有继承权,要是不愿意抮回去嫁人的话,ᗅ估计这辈子跟贵族无缘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的出身,她才有机会从小学习剑术和魔法,当上了吸血鬼猎人。

      江笑谈对她的出身倒眴没有十分在意,他现在关心的是自己那一大笔钱。

      两人就这样在库房聊着天,等待着总管归来。

      然而总管一直没回来,倒是有大批的银剑、盔甲、食物、魔药之类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进了大院里。

      江笑谈开始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咓

      到了傍晚,总管终于回来了,而他的预感也成真了。

      “那笔钱….已经花光了,买了这些东西…”奔波了一整天的总管擦着汗,指着堆成小山的物资说道。

      江笑谈只觉得天昏地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