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无休止境

      周晓洲只뜣听见脑中崔팠维斯不断的在呼喊着:“面部受损警告,面部受损警告。”

      结结实实的맬挨了三四拳之后,周晓洲被打有点懵。

      按道理来讲,作为主角的周晓洲这个时候应该奋起反击。뫎

      不过周晓洲却不同。

      通常穿越到某个时代或者某个世界的主角,都有一项十分重要的技能,或者˩是金手指,간或者是BUG系统。

      周晓洲一项都没有。

      原뼂因很简单,周晓洲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

      那么想想,通常什么东西会被召唤杯。

      恶龙?

      恶魔?

      神鬼?詾

      总之是一些疯狂又可먶怕的东䅦西。 蝯

      能带来无限的力量,同时也能带来可怕的灾难。

      宇宙緯世界之中讲究一个字:平衡。

      一旦这种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么这쒫个世界的平衡就被打破。

      뾕 莫周晓洲可能就是打破那个平衡的人。

      但现在谁也不知道。

      ῏“快交出来魔方。”怀特朝럭着周긇晓洲咆哮的呼ﶱ喊道。

      周晓洲被打眼엣睛瞬间肿的很大。

      眼角眉骨处不断的淌血。

      胡乱的用ﰥ手在空中挥舞着。

      想要阻挡怀特的进攻。

      这时,秋天炸毛了,心想,这两个家伙真的是唱的一出好戏。

      这边还跟着自己玩深情,玩回忆,套近乎,那边就把自己的战利品暴打一顿。

      瘦小的秋天跳向空中,瞬间衣服变成球形。

      只见一个黑色的球状物体从天而降。

      重重的砸在怀特的后脑勺。

      胩滚了ᱢ几圈,从上面꿦露出一个头说:“你们这群混蛋,要想打我队友,先过了ꐀ我这关。溲”

      怀特摸了摸自己被砸中的脑袋,呵呵的笑了起来,露出那衣服邪恶的白俞牙。

      䡔 深吸了一口气说:“小姑娘,我劝你离开,这家伙凘我们要㟅定了。”

      还没等怀特嘴炮够。

      只见一个绿颫色的身影就朝秋⸍天冲了过去。

      来来回去又是一顿对打。

      你一招,我一招,谁也伤害不了谁娒,谁ᢅ也没法战剩谁。

      但一旁的怀特起了心想,看准时机,랬一拳把刚刚躲避完艾丽一击的秋天ࢣ重重的锤在了戈壁滩上。

      衰 就像是拳击运动员重击一颗飞来的大球。

      땔藯 瞬间秋天像是猫被打爆了ሾ似的。

      整个球形的垃圾袋衣服一下子憋了下去。

      仿佛身体也受了些伤。

      捂住胸口不⼓断的咳嗽。

      怀特看了댳一眼躺在地上ᑓ哀嚎的周晓洲,迈着欠打的步伐,活动着胳膊。

      ᥤ 쀉吹了吹自己的拳头。

      ঽ就像是西部牛仔开了枪之后吹吹自己的手枪似的。

      来到了秋天的面前。

      艾丽正准备用断刀捅死秋天,一把被怀特拉住了。

      ䷒ 怀特示意艾丽站在后面。

      艾丽没有任何表情,朝后退了两步,但手中断刀紧紧的握在手里蕽。

      仿佛随时准备刺向面前这位碍事的家伙。

      “哎呀呀,你们这是什么感情啊,看的我还有点感动,眼泪都要留下来了。”怀特在一旁嘲讽着秋天。

      秋天扭头怒视着面前这位家伙。

      怀特继续说道:“可惜了,苦命鸳鸯。”

      说着摇了摇头,抬手就像秋天的脑袋砸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见“啪!”伔的一声枪响,怀特的整个义肢拳头被打掉。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周晓洲㔢趴在他的身后,举起那把来自于麦克雷的金色蟒蛇左轮手枪。

      而艾丽则忽然ᵂ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似的。

      像个呆瓜木偶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Ⴈ动。

      眼神艏死死的盯住周晓洲手中的枪。

      周晓洲正打算处理艾丽这貓边的问题,却发现这个家伙什么事儿都没有,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也囉没有阻挡自己的意思。㜔

      Ʇ 駪只是像֟个失了魂的家伙一样,看着自己,看的赉自己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晓洲一时间也没有搞明白。

      这可如何是好,周晓洲心想,这大姐咋的突然开窍了,看上皉自己了,不至于不至于,虽然自己确实挺帅的,但꽨也吃䶈不下这种口味的,更何况,自己还要回去找姜建国,虽然现在连谱都切没有。

      一旁被打掉手掌的⿑怀特猛的回头,恶狠狠地盯住周힂晓洲的眼睛。

      咬綏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家伙不讲武德哈,用枪是碐吧,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还没有等怀特说完,周晓洲又是一枪,打断了怀特的一条腿。

      怀特硬生生单脚跪在地上。

      怕的一下,周晓洲又是一枪,击中了탺怀特的另外一条腿。

      导致怀特一下子没有跪稳当,咚的一声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义肢虽然被打断了不会又任何的疼痛感,髥但就像是拔掉了USB的游戏手柄,瞬间失去了连接,导致神经信号无法传输到义肢上,所有怀特Ḽ现在几乎变成了一个高位截瘫的人。

      就像是在废弃酒吧刚刚爬出来的时候一样。

      他与周晓洲同样都趴在地上。

      宻 对视了大约五秒钟的时间,眼神中写满鿺了敌意。

      可就在㩆五秒钟之后,周晓洲视线上移,站了起来。

      而怀特却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只能拼命的扭头身体和那仅有的一只左手义肢。

      周晓洲迈着踉跄的部分走흧向自己货物。

      看了一眼秋天,冲他笑了笑,并感谢了她英勇的帮她争取了几分钟的时间。

      然᱆后ϭ周덧晓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剩下三人在戈壁滩上以一种奇怪的,后现代主义雕塑的模样站在那里。 鉱

      怀特拼命的呼喊艾丽:“那家伙要跑了,你赶快追啊。”

      可艾丽却始⳦终不愿意动弹。

      真正的像是中了什么奇怪的咒语。

      辭当然这点怀特是不相信的。

      周晓洲背起尸体,Ქ试图站起来。

      可这时没想到,怀特以惊人的速度抓住了周晓洲ネ。

      螊 俗话说的好퓫,双手难敌四肢。

      意思就是光挥拳头不一定好用,关键时刻还得来点狠的。

      不如像足球一样,一脚爆了他的头。

      怀特也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就在周晓洲想웾要爆他头的时候,他뵞忽然晕倒了过去。

      周晓洲秉承着丘不对打尸体的原则。

      没有对怀特做任何事情。

      而一旁的秋天就不消停的,可能由于刚才被锤到了重要的部位,平衡系统被打坏了,导엢致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

      只能大声的蛝呼喊:“周晓֧洲,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周晓洲,你这֐个狼心狗肺的。”

      “周晓洲,你这个垃圾,你这个坏蛋,㝭你这个白眼狼,刚才要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去见你爸妈了。” ୊

      这一下子把周晓洲触љ动了,快步走向秋天抓住她的一领带说:“别跟我提我爸妈,如果再有下次,我打爆你的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