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好好的

      太虚山内。

      大殿前。

      老者看着眼前姜道清脸上的笑容,感受到一股无所言说的“势”扑面而来。

      쬝 虽是烈阳高照,却又冰寒刺骨。

      老者下䵙意识避开姜道清的视线。

      륜诵 枯皱的老脸渐渐涨红,一种屈辱有뢊无可奈何感涌上心头。

      膳老者想过很多不同的揆结局,甚至连应对措駙施都已准备,却未曾想过这种结局。

      如今一切都付诸东流。

      就连他,在此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以力破局?

      还真是符合姜家处事风格!

      老者心中微微一叹퍖,克制住内心的复杂情绪。 ネ

      他知道今天这销局输了。

      未曾想到圣子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将人夺走。

      虽然是他觶有许大意,但想完成这件事却绝非那么容易。

      而且,刚刚圣子所施展的应该是大梦心经。

      嚯没想到竟然把这门功法修炼入门,真是可怕的天赋!

      ꛊ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憲云淡风轻的青年。

      삘大梦心经!

      身为太清七法中的魂法,修炼难度相对其他六法大了许多,毕竟这是唯一一门触及到了灵魂一道的功法,是一种玄之又玄的过程。

      每一名修成者,都是属于天骄中的天骄。

      㹣 可这并不是老者真正惊讶之处。

      毕본竟身为圣㤃子,专修此法还是有许可能。

      真正让老者ﭳ惊讶,甚至是忌惮的是。

      姜道清主修的并非大쉙梦心经! 树

      想到此。

      ȹ

      老者的浑浊的眼眸流露出思索,夹杂着淡淡的밂担忧。

      “九长老好像没什么意䔿见,那就好。现在该说说九长老的事了。”

      켧 ꢴ姜烪道清观察到老者脸色由红转淡,脸上笑容不变,轻声道。

      “嗯?”

      老者呆楞片刻,显然他无法相信耳朵所闻。 먵  难道不是他来找事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他的事了?

      姜道清看见老者쐾神态,眉头上挑,故作惊讶道。

      “九长老之前辱骂本圣子,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ꞔ

      “侮辱鮱圣子,就是在侮辱宗门,我相信鬦这个宗规,九长걜老应该知道。”

      㽀 语气略带玩味,笑吟吟的看着殿前的老者。

      ﮂ竟然老者先来找事,他自然不会放过你。

      正好,如今老者䨈给他提ё供了借口,省的他再浪费时间去编。

      想到此,姜道清脸上笑容更甚。

      ˔ 此刻,老者察觉到一股深深的恶意。

      却……也知道之前所言已成对方手中把柄。

      他眉头微皱道,“你有什么要求?”

      “我要宗门丹房无偿喸提供给我四品及以下的丹药,持续十年!”

      姜道清声音平淡,缓缓抽出三根手指䷅。 ⛮

      而这道话音,仿佛一道惊雷落入老괇者耳中。

      老者大惊失色。

       “怎么可能?”

      “不行隢,不行。”

      语气坚决䞨。

      四品丹药?无偿?十年? 졚

      你是想直接掏空老夫?

      显然老者被这所谓的狮子大开口所惊讶씑到。

      你这是绕再提要求吗?

      这简直是在要老夫的命!

      四品丹药!

      已经是真正能对法身期修士产生作用的丹药,重要程度无言而寓。

      而姜道清本不差这些୙修炼物资。

      但自从要接手黑龙卫,凭借自己所掌握的物资已相形见绌。

      毕竟要养活手中的势力,这些都需要海量賽的资源。

      “哦?虽然本圣子一直追掋求以理服人,但你不配合,我怕你离不开太虚山了。”

      姜道清悠悠坉道。

      话语刚落,ヌ顿时一道恐怖的气息从殿内传出。

      䫏笼罩在太虚山的云雾被这道气息冲散而去。

       整座太虚山空间的灵气都加重许多。

      而在殿外的老者此时感受是最为明显的쇱。

      他清楚感受到,那道气息最主要是针对他。

      庞大的涩压力,瞬┽间让本就枯皱的脸庞更添几分苍白。

      身为半步王侯。

      如今却在这道气息面前却犹如稚童一般。

      单单凭借气息就让他失去反抗能力。

      殿内之人,最低也是王侯境!

      无数念头在老者脑海回荡茼。

      从未曾听过圣子掌握过如此力量。

      是姜家给的吗?

      墚 那刚刚他的所作所为不是在......

      想到此。

      冷汗骤然从老者恦额头滴落。

      “九长老思考怎么样?”

      姜道清看着苦苦支撑앋的老者,笑吟吟道,却宛若恶魔在其耳边低ꨔ语。

      㕙 直面一尊王侯,这滋味䈙可不好受!

      而老者只ﰶ感觉到心累,䥑微微看了一眼白衣青年。

      你早说你殿内有一尊王侯呀!

      我肯定二话不说就走,现在自己是真的直接撞在枪口上了。

      姜家比想象中更强大!䶨

      但…想到之前的霸王条件,老者犹ᰕ豫扺了,又感受着降临在㶤身上的威压。

      ߯ 思考片刻后,咬牙道。㶥

      “无偿是不可能的,我可以帮你减少三层的兑换额。”

      姜道麟清却摇了摇头,不急不慢道。

      “三层?这.....我自己就能做到。”

      “而愞我..蠻..要七层!”

      无偿,姜道清知道这不太现实。

      但利益还是需要争取,至于为什么只要求四品及以下丹药。

      ჹ 是因为四品之上已经是老者无法掌管的存在。

      老者沉默良久,感受到周身压力越来越大,喘息道。

      ᯭ “好!我同意了。”

      话音끚刚落,一身压力骤然消失。

      扫 伴随着身၄心的解脱ﴷ,可老愈者心也彷佛ꁢ在滴血。

      ய他知道,当他说出这句话时,他大部分积蓄已化为泡影。

      但老者知道这事躲不过去,其实老者怎内心还有一份小心思。

      那就是经过此헞事,他知道姜家퇇并没有想象中的虚弱,此次就当作为之前所做的代价。

      “竟◥然如此,小黑送客。”

      姜道清发现目标已达成后ꌊ,面带微笑道。

      大手一挥,在老者惊愕的目光下缓扈缓离אּ去。

      틸此时,小黑来到了老者跟前,脸色ꕝ平静道。 䕠

       “九长老,走吧。”

      老者賳回过神来,神色无奈。걭

      今日一讄过,颜面尽失,甚至他的积蓄都要搭进去。

      本来是为了试探?现在这又算什么?

      老者苦笑不已,提起软倒在殿外的丹师。

      可这时,他忽然感受到其竟还有许微薄的生机。

      尷 他略感惊讶,未曾想到其还活着。

      随后想到壟什么,老者轻轻叹了口气。

      他清楚,其魂早已破碎,若无人愿意花大代价将其魂重新凝聚,那么终身也无法ấ醒岁来!

      “行了,走吧。”

      老者看着高挂在天空的烈日,心有感叹道。

      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却…仿佛度过良久。

      今日之事,应该可以算是惨败!

      闰 九ᯀ长老回头望去,心有所想。

      只是不知……

      你们姜家又能否继续倚天而立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