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不卡亚洲AV一区二区三区

      ……

      刚才的小插曲早就结束,虽然众人궳很想接着看下去,但休息时间就要结束了。

      ⥕人群渐渐离开,只有几个工作太多,来的较慢的人还在享用着。

      见到她们都吃完了,姜ꞓ心山站起身说道:“吃饱了么?”

      宋雅缘默默的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身收拾姜心山的虔餐盘。

      郑恩静优雅的擦了擦嘴,却见到宋恹雅缘的动作,眉头一皱。伸手将姜心山的餐盘放回他面前说道:“这点小事也要人帮忙么?”

      宋雅缘瞪大双眼,偷瞄了眼姜心山,怯怯懦懦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男人倒是无所谓,对着小秘书妽无奈的笑了笑,端起緗来就走了。

      郑恩静对着宋雅缘眨了眨眼睛,握着她的手说道:“资料的事就拜托你啦。”

      “....是。”

      ...

      “部长,郑主任,我先去忙了。”

      走到办퓋公室门口,宋雅缘将门打开后微鞠一躬。

      姜心山伸出手示意郑恩静进去,随后对着宋雅缘说道:“泡两杯㆏茶来。”

      “是。”

      窗外阳光和煦,照的人心里也暖㦦洋洋的。

      郑恩静整个人帵窝在沙发里,柔软的坐垫勾勒出她高१挑婀娜的身材。 뷻

      穿着长裤的双腿并拢在一起,向左倾斜着,赙腰身挺直,双手放在大腿之上。

      清雅绝丽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那双剪水星眸中充满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异样。

      “怎么了?”

      袠姜心山坐在工作椅上看着她,阳光透过窗户映照在他的脸上,白嫩的脸庞有些虚幻。

      “虽然跟郑家没什么来往,但南明国毕竟是国际性大都市,那人也没有放弃的理由。

      卡西斯的事情南ﲹ明国上层都很在意,拵南明军方会派重兵把守的,另外入境的关卡也会更加严格。

      㭖等到计划开始,南明国也会进入警戒状态,试验的两个城市也都会由军队和地方世家保护。”

      “据那边的消息说遫,我那个叔叔也对南明家族有些想法稌,可能会借此机会清理一番。”

      看着횇她款款而谈的模样,姜心山微微皱眉,看来跟厉家的交易自己还真是做对了,这个女人是认真的。

      不过她说的那些事,倒是和姜心山这几天做的差不多。

      两人都是在整合南明的国内势力,而姜붋心山也在为和南明军方进行交涉与合作,与南明国的领导人郑光勋有所交谈。

      虽然他明里暗里的想要让郑恩静也过去,名义上是说关ᓣ心郑恩静的工作情况,但姜心山每次都不留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他怎么会ꕯ不知道郑光勋的目的,不就是想依靠郑恩静和郑叔改ꫵ善关系,并让光升集团与南明国的交易更加深入些么。

      ㎷ 至于其他的目的,大概就是想问问自己什么时候和郑恩静结婚,然后再以亲叔叔的身份和姜氏进行合作吧。

      姜心山温和笑道:“我知道了,最近Ὲ几天我也和郑光勋探讨了些卡西斯的安全쮭问题,跟你所淨说的相差不了多少。”

      “不过你一直在强调安全,是真的打算去么?᳇”

      郑恩静皱了皱眉,他怎么又开始提这件事了,难道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对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

      姜挳心山静静的看着她,郑恩静也像作对般的看着他。对视良久,姜心山才叹了口气。 

      “好,我知道了。”

      “哼。”郑恩静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姜心山这种人自己早就了解透了,自己只需要静静的看着他就一定会答应自己。

      忽然又想到什么道:“对了,听说你閖家遭贼了?”

      姜心山在考虑要不要用心灵震慑,听到她说的话,无奈道:“厉云齐还真是个大嘴巴。”

      “竟然是真的?”郑恩静酈原本还有些不信,可看金见姜心山这副模样心中也担心不已。

      姜心山叹了口气,说道:“嗯,这个家伙也不拿钱又不偷文件,甚至连我的人都不要,竟然只是把冰箱中的蛋糕给吃了。”

      郑恩静听곪了也是一阵担惊受怕,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呢。想了想提议道:“那要不要到我家住几天,我那里应씐该比君雅芳园安全些。”

      她的家就在JM公司为每个中上管理层管理的小区,其中大部分都是世家子弟,安全系麆数比姜心山那个地方还要高上不少。

      姜心山正想答应,可想了想还是拒绝道:“不,我还不知道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抓住他,看ຌ看他想对我做什么。”

      “这个人手段高超,能穿过厉家的巡查偷偷进入我的家中,所图必然不小。说不定...”

      姜心山眼中一紧,面容严肃。

      獰 “说不定什么?”郑恩静紧张的问道。

       뮂“他可能对我图谋不轨。”将嘴唇抿了抿,接着说道:“如果我끢住到你家了,他跟过去,岂不是害了你?”

      쟏 “可是...”

      “好了,我会小心的。”姜心山摆了摆手,不想再提起这个话题。也在这时,宋雅缘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

      看着两人气氛有些凝滞,宋雅缘放下茶后便离开了。

      〼 姜心山端起茶杯喝了口说道:“等会我会让雅缘给你一份资料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

      “绝頦对不要自作聪明,逞能啊。觉得危险就赶紧离得远远地,知道吗?”

      郑恩静啧嘴,昈将茶一饮而尽,站起身凑到他面前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的说道:“洧我知道啦!”

      ...

      窗外蓝天白云,阳光正好⚪。

      办公室中姜心山正㡵静静的看着宋雅缘,眼中带着莫名的神色꽂。

      宋雅귪缘僵硬正坐在沙发上,有㵚些紧张的直面姜心山的目光。

      郑恩静走后没多久,自己就被部长叫过去,可直到现在却没有说一句话。

      魂 “你最近一直在收集南明的资料对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小秘书浑身一颤,淸怯怯的点了痉点头:“是。”

      “这么说,之前在食堂你们谈的就是这个了?为什么。”

      宋雅缘小脸通红,急忙说道:“不是这样的,是我想要为部长做些事寑,然后郑主任从思思姐那里听到了些,就过来让我也给她一份的。我知道部长您的意思,我也拒绝了,可是...”

      宋雅缘紧张的看着他,姜心山很讨厌欺骗,特别是他应该知道但不知道的事,如果被他发现可就不是装傻充楞能解决的。

      别看姜心山一副待人温和的模样,在他生气的时候也不会大发雷霆,只会笑眯眯的,但泥人还有三닉分火气,更不用说生来尊贵的少族长了。⿽

      我这个人最知恩图报了。

      먐 ङ每一次说起这句话,Ꞅ就预示着有人要倒霉了。

      姜心山嘴角勾了勾,说道:“给她一份。”

      “஫哦。”小丫头默默的应了一声,忽然张大嘴巴:“啊?”

      微微皱眉,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很惊讶吗?还是没听清,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不用...额...我知道了。”宋雅缘ף糯糯的应了一句。

      姜心獨山看着窗外景色,想了想说道:“你等会去和小炎交涉一下,让他把郑光勋的最新资料发过来。还有⧙,心玉还没有找到么。”

      “心玉小姐似乎隐藏了踪迹,心安少爷也一直在寻找着,不过每次一有线索就断了。所以...햤”

      姜心山对他貈这个妹妹实在没办法,好端端的大家闺秀不做,非要自己去闯出一片天。虽然롾他挺认同独自闯荡这件事,但有资源不利用跟憨憨有什么区别?

       再加上姜心玉这个丫头这次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以前起码还会告诉自己她在哪里,这次只给一个还活着的信号。

      姜心山叹了口气,只能对宋雅缘说㸰道:“算了,这件事就让心安去做吧,我倒是没时间管了。”

      馪 又想到什么,转头看着她:“最近她的消息呢。”

      “诗萱小姐前天就已经到了南明,和皇华的那位见了面,顺便在南明举办了场见面会。晚上她住在了清雅芳苑401,一旁的别墅已经买好了,相距大概三百米。”

      “另外,君六爷不知从什㿞么地方听说了,之前打电话来说欺想要给您看看房子,我没有拒绝。”

      姜心山嘴角微抽怎么让他知道了。但毕竟是长辈,只好黑着脸说:“既然是六爷的好意,我也不好拒绝。只是六爷近些年身体不好,大概是闲的发闷了,就依他的吧。”

      “是,我会跟君六爷说的。”

      宋雅缘看着他的背影,恭敬的说道。

      姜心山转过头对她笑了笑,说道:“几天后是你生日是吧,想要什么?”

      宋雅缘低着头不说话殗,对于礼物她并没有想要的,反正只要是姜心山送的她都喜欢。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听到似是喃喃自语的话,姜心山缓步走到自己的专属秘书面前,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道:“你现在是我姜心山的秘书又不是宋家的庶女,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䡮说。”

      宋雅缘低敛着头,小声说道:“只要是部长您送的玔都可以。”

      姜心山挑了挑眉,自家小秘书这句话从十年前就没变过,想要让她表达出一些自己想要的就跟上天一样难,自己也只好买些房子或者车子当做礼物。

      ꒏ 转眼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伸手揽住她柔软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感受着她在怀中颤抖的身子说道:“这个拥抱就当做是给你的礼物,好不好?”

      宋雅缘被男人抱덂在怀里,幽幽的草木香从男人身上传入鼻嚘尖,宋雅缘心中一阵悸动⟣。

      JM公司高层和籗秘书之间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敳 宋雅缘也知道,宋家让自己做姜心山的秘书也是打着想要和姜家合껮作的目的,还有就是抱有让自己和姜心山产生关系而能更有理由的获取利益。

      当初的自己没有发现这些心思,这些年跟着姜心山塌工作也渐渐明白了,可为时已晚。㠤不过也因为是秘书的原獜因又或者是近些年了两家的合作极为顺利,宋家也不会像以往一般对自己苛璖刻嘲弄,反倒是因为姜心山的身份而对自己多了些尊重。

      或许他们以为自己早就是部长的人了吧。

      自己的到来,部长他这么聪明估计早就猜到了,可自己等了这么久他好像并不明白,或者是假装不明白。

      想到这里,宋雅缘白嫩俏脸上飞起两抹红霞,身体也不再颤抖,等待着男人进一步的动作。

      可姜心山却送开了她,说道:“给我们雅缘的礼物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既然你不说,我就随便给你准备些礼物了,可不要失望啊。”

       宋雅缘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却又振作起来。如果姜心山这么轻⬭易的就对自己做那件事,那自己估计뒖会很失望的。

      “嗯。”

      看着小秘书的笑容,姜心山也꠻笑了起来。

      说对宋雅缘没有邪念是不可能的,宋家将䖏雅缘派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就是自己的了。

      뾾说是秘书却曹和丫䖀鬟没什么肧区别,只是自己的心中还是有些其他的心思,这才没有对她动手。

      ᇽ 姜心山♷对着小秘ȋ书摆了摆手,便开始工作起来。

      宋雅缘则是微鞠一躬,摸了摸滚烫滊的脸颊似逃般离开了办公室。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