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6

      轮船슪上

      李福寿静静的趴在船舷낋边,看着这一切,深切感受到这嵳个时代物质极大匮퇣乏,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时之中,能够活命都是奢望。

      这一幕幕鲜活的景象,深深刺痛了他的心灵。 ࡽ

      身为重生人士,他能够深切感觉到与这个时代的人们深深的沟壑。

      能够万里迢迢前往澳洲淘金的华人,不缺쵛乏勇气,不缺乏精明,不缺乏孤注一掷的冒险精神몕,可以说是这个时代괭华人的佼佼者,敢于前往未知之地搏一个未来。

      做出这样艰难决定,也是为生活所迫。

      这批青城山号带回来的难民不同,他们大多数一辈子就在附近的几个村庄打转,有可能连县城都彇没去过,对宗族乡老逓言听计从,骨子里面愚昧而单纯。

      在他们的心中,或者在븣一众华人淘金者的心目中,就没有多少家国民族的情结,即便有墾也뭜极其淡薄,因᛼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生存下去。

      温饱尚不能够解决,每年옰春荒秋灾都会饿死很多人,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到头来还要剥树皮吃观音土艰难度日。

      뜧 这样的苦难日子又何谈家国情怀?又何来无病呻吟?又何来民族气节ꞗ?

      这个时代

      翼鲁豫地区旱灾蝗灾不断,腐朽的清政府上下都烂透了,拿不出切实可行的赈灾措施,也无人关心民众疾苦,任由广大的民众在苦难中挣㎾扎,生死由天定。

      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为丵了求生挣扎出一条活路,胶东半岛的人们北上闯关东,走西口,演绎出一幕幕人间劬悲喜剧。

      人离乡贱,不是实在活不下去,谁愿意背井离᝸乡啊!

      想到这里

      李福寿的双手紧紧攥住船舷,因为过于用力而显得发白,发自内心的痛楚难以言表。

      他是一名熟知历史的重生人士,也曾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键盘侠,对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爱的深切,爱得滚烫热烈,对华夏民族有深深的眷恋之情。

      也正是因为这些,所以不能够忍受社会丑恶现象,不能够忍受朝日媚魜美的臭德行,每每拍案而起。

      世事斗转星移

      ࣱ 重잗生来到这个时代,在这个没有民族觉醒的时代,家国民族概念懵懂的时代,面对腐朽衰败的满清王朝统治下的国人们,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

      他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无ʃ力改变这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灾难发ᬱ生,华夏民族华夏滑向百年沉沦的最黑暗时代……

      《中英烟台条约》又称为《滇案条约》,是1876年(光绪二年)清朝与英国在烟台签订的条约。

      ⽧英国获准在烟台设立领事馆,并且到了治外法权,从而拥有一系列的贸易特权,甚至可以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从烟台本地招募华人建立“华勇营”,由英国军官直接训练掌控。

      在ᱍ20多年后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这只“华勇营”汉奸部队代表英国冲锋陷阵,表现十分神勇,因此得到了高度嘉奖。

      很多骨干被派遣到香港,加拿大,南非等英国殖民地,继续为大不列颠主子效劳,此乃后话。

      英国人在威海卫取得特权之后,法国瞫,德国,意大利,美国,俄国和扶桑国都纷纷在烟台设立领事馆,邮件局,电报台,海关仓库等设施,作为对满清国交易窗口。

      澳洲十九世纪联合航运公司正是因此取得直航威海卫的资格,通过运输货物开辟新的贸易线路。

       “青城山”号前往威海卫港,船上Ԡ满载了红河谷牧场出产的纯羊毛毛线,奶糖,香肠,熏火腿,肉罐头ׯ和优质小麦面粉等物资,价值高达7500英镑。

      这个价值是指红河谷牧场出熯产成本以及远洋运输加起来的成本价值,而不是销售的价值。

      풑若是销售得当,应该在这个数字上乘以1.5或2。

      “大龙头请恕罪,属下有要事醅禀报。”

      郎 “讲……”

      “此次我船受命前往︱烟台,通过各渠道收集清政府动向,所得已经汇軇集成册上交。此外……”

      见习船长鯞耿宝贵犹豫一下,继续说道;“卑职在烟䀄台港上⡣岸,深入鲁西南地区看到的情况,比船上这些人橃悲惨百倍,地里的庄稼都被蝗虫吃光了,遭了灾的人们没有东西吃,把树皮都扒光了,观音土吃的肚子胀得像皮球,人却骨瘦如柴,田野路边遗尸累累,一个窝㡄头就能换一个小丫头,两张烙饼就能换一个青年汉子,悲惨场景难以言诉,卑职斗ネ胆……”

      “怎疗么了……说!”

      李福寿霍然回身,愫眼神严厉的看着耿宝贵,吓得他腿一软跪伏在地上。ំ

      “卑职罪该万死,斗胆用船上的物资换来英国人大量囤积的粗粮,在烟台港外一个庙宇里安置了七千多难民,他们全都愿意卖身为螐奴,可是人数实在太多,青城山号装不下。⮘ 얾

      卑职出生于南直隶,与펪鲁西南地区相隔不远,风俗相Կ近,血脉相亲,不做些什么实是在良心难ᬉ安。

      所有罪责我愿一力承担,愿永为少爷奴婢,虽百死而不悔,恳瑅请少爷莫要迁怒他人……”

      “迁怒他人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福寿仰天大笑起来,心 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笑的是那么欢畅。

      遈一嘨船物资又算什么,区区几千英镑而已,拯救的可是几千条性命啊束!

      ἔ 李少爷眼皮子什么时候那么浅,连大是大非也分不清了,他不但不怪罪反而要重䧅重奖赏。

      ᧁ这个耿宝贵做的好哇볦!是个人才。

      但是怎么奖赏可就有说道了,如今红河谷牧场家쩰大业大,还有三艘远洋巨轮在跨洋航线上穿梭,情有可原,但规矩不可废。

      ०有一个学一个,出去都特么把船上物资卖了赈济灾民,腳李大少爷⊥还有红河谷H这几千人都喝西北风去啊?

      责罚是肯定的,这里得拿捏一个度,重重奖赏也是肯定的,不过那就是之后的事儿了。

      덕 以红河谷牧场当前的实力,拯救几千⨎人还是可以的,咬咬牙后面加个零也可以,这等于把今后几年的饭先拿出来吃了,勒紧裤腰带总是能够度过。

      ᑚ问题是再多就不行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晚间㪗

      红河山大开香堂,山主李福寿及一众内外堂主,副堂主和十三太保,赤橙黄绿青蓝紫䬨七龙大队主要骨干俱皆到Ѝ场,济济一堂。

      案桌上香烛缭绕,氛围肃杀。

      今天是大开隡香堂的日子,除了洪门议事之外,就是严厉惩处擅动物资的青城山号一众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没跑。

      船长干了这么大的事儿,卖了整船的物资,仅凭他㤵一个人能扛得下来吗?뗟

      你倒是想一个人扛下来,问题是肩膀头有那么宽吗?

      山主李福寿端坐上徃首,下面红෪门骨干密密匝匝的坐了几排,呈两翼展开。

      礼堂堂主肥佬春主持了开香堂仪式,上敬天地鬼神ᇨ,下敬洪门开山五祖,整套仪式中规中距。

      随后

      刑堂堂主南怀玉眼神一厉,双手抱拳道;“大龙头在上,今日我红河山大开香堂,刑爼堂出手惩治青ꂞ城山号一众触犯山门律条的弟子,请大龙头恩准施行。”

      “准。”

      “带人犯。”

      南怀玉大喝ർ一声,站在堂下头上扎着红色条带,手抱雪亮钢刀的数十名刑堂弟子跟着大喝;“带人犯。”

      吼声如雷,震得人心神颤抖……

      两名膀大腰圆的刑堂弟子拎着一个人犯,穿过刀山火海≑押到堂下,牢牢按住了跪在地上。

      一个接一ᣕ个押上来十一人,密密麻麻跪了一排,身上用手指头粗的绳索捆得像粽子似的,脸上神色早已经惨白一片,吓得簌簌发抖誖。

      这全都是青城山号轮船上肩负职司的洪门弟子,见习船长,见习副船长,见习大管轮,见习二管轮,见习三管轮,见习舵手长,᮹见习航海长,见习水手长……

      南怀玉眼神严厉的扫视这些洪门弟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自入洪门骨肉亲,兄弟扶持不能忘,山门戒律要听清,氘严惩忘恩反骨人。

      外四堂巡风渮弟子耿宝贵,尔等目ᐶ无尊上,胆大妄为᧔,擅自变卖物资,虽说赈济灾民初衷是好的,但是触犯洪门禁规律条,其罪难免。

      尔等可知罪吗?”

      “我等知罪,祈求大龙头和堂主法外开恩,能够饶过我们一条贱命,留下有用之身赎罪,我等甘愿为婢㰈为奴,万请大龙头念在我等初衷是好的,没有从中贪墨一分钱财,给一个活命的机会啊!”

      “住崛口……大龙头自有半考量,还轮不到你等在此咶噪”

      堂下一众人等苦苦求饶,南怀玉一声断喝,众形堂弟子齐声应和,屠香堂之上充满了浓烈的肃杀氛围,吓的人犯们住口不敢言。

      李福寿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椅子,目光玩味的从众人面上一一掠过,仔细观察他们的神色。

      这个时候,是情绪最真实的表现。

      大龙头不说话,香堂之上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这么多人鸦雀无ꯪ声,只有十几个硕大的火盆燃烧着烈烈火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莁声。

      生死就在上位者的一念之间ࣕ,沉重的压力如山一样笼罩下来,已经有四五个人瘫软在地上,无声抽搐的泪流满面。

      啧啧啧……这几个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