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pp―yt在线播放

      罗睺抬起有些发麻的双手, 脑海里还晃悠着抹剪影,፩抬头一看:“……”

      鬼神们或站或坐,一边吃着瓜, ྡྷ一边睁大眼睛, 看似无辜䶛实则八卦地看着他。

      “……都没事做了是吗!”罗睺莫名窘迫,手一翻诛仙剑都亮出来了,“滚滚滚!”

      鬼神们发出好大的抱怨声。他们啥也没看着啊, 瓜都没吃够呢!

      白莲教一向是康熙的心头大患,年连破几次大阴谋, 在永定、开封、秦淮等地的吏治也抓得错,災 康熙龙心大悦, 这次侍奉皇太后往热河行宫避暑ᔗ, 准了在京的已出嫁的公主좭们随行侍奉。

      狶避暑的队伍是空前的浩大, 路上的氛也是从没有过的诡异……

      “都热疯了吧?”老十从车帘边缩回脑袋, 抱着装了冰块的冰鉴喃喃,“太塂子多傲的一个人啊,之前我就是心冒犯了他一下,돠他足足罚我在阿哥所站了一天一夜!就算和三哥系好,也从没这么屈尊降贵, 还请三哥上他的马车乘凉?这算是拉低他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地位吗?”

      Ή一边说, 老十一边揭开冰鉴的盖子和活板, 迫及待地往里头一埋头, 深吸了一下冰块的冷,『露ㄧ』出升天一样的舒坦表情。

      ——孩子快要热傻了!

      “十弟,能这样贪凉。”胤禩无奈地把老十的头给从冰鉴里拔.出来,“早知道这样, 我就把冰块拿来和你共用了。”

      “别啊!”胤祯赶紧转移话题券,“你别说,这一路上能撑到现在,多亏了冰鉴。听说这玩意儿很早之前就有啦?”

      胤禩笑了一下:“是,最早的冰鉴还是用陶瓷做的,春秋时换成了青铜,而后也有用木头来做的。你这个就是红木做的?是因为箱内挂锡,所以冰水浸坏木头。”

      古代没有空调,古人们当然绞尽脑汁地藏冰、降温。冰鉴大概就是个比较简单粗暴的原始冰柜,结构和暖水壶比较相似,有一个外胆、一个内胆,区别在于冰鉴内外胆之间相隔的距离很大,这样也有利于延长冰块融化的时间。

      胤祯飞快地嗯了一声,又把话题拉回原蠳题:“你说,太子是是疯了。”靈

      “……”胤禩其实也很疑『惑』,他虽然知道了大师的存在,但又知道太子、老三他们曾经历过什么,胤褆和胤禟青䑶阳的相处经历中,又多半是丢脸或打脸的记忆,最多和胤禩主动说说大师灭邪祟的故事,对自己的经历却是含糊过。

      恰好车队走到一半,停下整顿歇息,胤祯第一时间跳下车,装作随意溜达,直奔太子的车厢而。没想到还没靠近,先听到九哥的车厢里,传来拌嘴的声音,这人物组合还挺奇怪:

      胤禟:“搞什么,大哥。之前你跑来要坐垫、要点心、要普洱……我都给你了,这大夏天的,你怎么一点都爱幼,还想抠我冰块!你是来吸我血的吗ꎢ??”

      듋胤褆酸溜溜地仇富:“⛘给我点冰块怎么了,九弟你这么富裕,还在乎这点冰块吗?果真有钱人就是抠门,兄弟之间的情也因为世俗的金银逐渐褪『色』……”

      紧接着,胤禛的声音居然也从马车里传出来,用严肃的声音和稀泥:“别吵了,兄弟之间应该友爱。”

      胤祯:“?????”

      什么鬼,大哥九哥是和我庪们一党的吗,为啥自己人吵起来。还有,大哥的语怎么奇奇怪怪,这里面又有哥这个局外人什么事???

      马车里的吵闹仍未停止,还愈演愈烈,听起来光是吵,还扭打了起来,胤禛在里头用喇嘛念经一样烦人的语调规劝:

      “要兄弟阋墙。”

      “打就打了,要损坏其他物品,浪费是可耻的。”

      “清心静,如这样,我给你们念一段经……”

      胤祯:“…………詐”

      ྱ 紧跟着过来的胤禩也:“……”

      搞什么,真的都热疯了吗?

      胤禛当真念起经来,听得胤祯瞬间就被激发了心理阴影:“算了算了,大哥和九哥打什么架,闹着玩儿呢吧。还是看看太子。㹧”

      胤祯飞快远离九哥的马车,往太子的方向一阵埋头疾走,在胤禩“心”的惊呼媿声中,猛地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

      康熙低头看了下胤祯,随口搭了句“老十啊”,就继续『迷』『惑』地旁听马车里的对话。

      老三:“二哥,这本诗集我看过。这本我也看过。然你还是让我回吧,我带了些道经来,看看也能打发时间。”

      㕡 胤礽:“胡说什么呢,亏利你还是人。这些诗集你看过,但你吃透了吗?你懂其中的深意,懂内里的道了吗?要看这些诗词,都是﯀得道高人写的,就好像这首丘处机所写之词……撡”

      胤祯、胤禩:“……”

      实属『迷』『惑』,太子这是在教老三怎么做问吗??

      嘶……名义上是教做问,实际上就是在挑刺吧!

      俩人用正常人的思维,正常地揣测这个问题,然而康熙却自觉在信息方面占有优势,完成了脑补,极其欣慰地点头:“愧是保成,做事纵览全局。”

      这是将他给的任务放在心上了嘛!如此努力地想要拉拢大师。

      康熙一边被太子并存在的孝顺动,一边自我攻克地欣慰:仔细想想,保成这么做真是太精妙了,合理地分配了人手。道教典籍么多,正该有人专门攻克道经,有人专门习诗词。老三造诣很高,让老三攻克诗词,再合适过。

      胤祯、胤禩:“???”Ϧ

      䦽 皇阿玛㠈,也热疯了?太子教老三做问,说鲁班门前弄大斧吧,怎么也谈上“做事纵览媞全局”吧???

      ?????

      马车里,胤礽仍然在努力忽悠老三:“……所以说,你这样囫囵吞枣,怎么能有所提升呢?苏轼曾说,‘腹有诗书自华’,你就是这么‘腹有诗书’的吗ʹ?”

      看你的,诗词,吧!要来跟我抢道观继承人的位置。

      胤祉颇受触动:“二哥你说的太对겒了,是我肤浅了,我这就回头重新研读。”

      兄弟俩好一阵兄友弟袱恭,康熙也很满意地点头走开了,留下胤祯、胤禩站在外头:“……”

      胤祯目无神,捉住胤禩的衣摆:“八哥,怎么这样,难道热疯的是我们吗?”

      胤禩也很艰难地说:“这,这个,八哥也太清楚呢……”

      十高高兴兴听八卦,脚下发飘地回来。上了马车就两眼发直地抱起冰鉴坐猛了一,然后用慎重的语道:“我还是看看额娘。”

      孩子有问题,决定问妈妈,顺눆便观察一下妈妈好好,别也热疯了。

      将冰鉴留给看起来已经有些扛住热的胤禩,胤祯穿过队伍。来到德妃跟前时,德妃正盯着冰块发呆:“……”

      “……咳!”胤祯咳了一声,“额娘?你……你说句话呗?”

      德妃没事干的时候放漲空发呆也是一次两次了,胤祯也『摸』准他额娘现在是正常待机,还是被热傻了。

      “……?”德妃慢半拍地抬起头,『迷』『惑』,“你怎么跑来这里。”

      胤祯品了一下,这个反应弧,是他娘正常的样子没错了:“我来看看你,怕你这儿冰块够——”

      㒞“好了,好了!”

      德妃的贴身宫女提着裙子,从前排的车队赶过来:“主子,好了。温宪公主⢗本来在皇太后跟前服侍,但因为天热,中暑晕过了폿!”

      在胤祯之前,德妃生过二子三女,温宪公主乃是康熙的第九‚女,也是厔五公主。虽说从是由皇太后抚养长大,但到底和胤禛情况一样,以德妃的身份地位,还是能看看温宪公主的,之前木兰秋弥,也给胤祯送过猎物。

      “什么?”胤祯和德妃一前一后惊道,“太医呢?”

      贴身宫女急得想哭:“太医正在看。皇太后璑说,毕竟还是您的亲生뺋女儿,让您帮忙照顾。”

      德妃也顾ṗ上什么,赶紧带了自己的冰块匆匆过,等到了皇太后的帐篷里,发觉已经调了少冰过来,皇太后守在温宪公主床边,眼睛通红,康熙也来了,瞅见她进帐篷:“你还带冰来做什么,拿回。”

      德妃听懂康熙是怕她后面够冰用蒹,应了一声,让贴身宫女带回,眼神已经定在温宪公主身上挪开了。

      早两年前,温宪公主就已经出嫁,因深受皇太后康熙疼爱,也没和其他公主一样送出和亲,而是下鷎嫁给佟家,留在京城。这次也是皇太后出言,康熙应允在京的已出嫁的公主回銮侍奉,温宪公主随队,没想到她身子竟受住,中暑昏厥。

      太医给温宪公主开了『药』,德妃跟盯着煎熬,奝皇太后亲自给温宪公主一口口喂下:“ꐯ看上像是好些了,唉。在这儿多停歇个一天吧。”

      皇太后开口,康熙自然答应,免得老人家起『性』子,跟着一块儿病倒。

      他们停的这个位置还挺尴尬,前着村后着店,虽是在官道上,大夏天的谁在马路上晒太阳,都躲旁边的树㕀林子里安营扎寨。躲过白天的炎완热,及至傍晚,总算凉快些,温宪公主边又传来好的消息。

      “说是公主突然呕吐止,晕一时醒一时,稍微能说话点,讲自己头晕、喍难受。”贴身宫女匆匆来报,旁边的帐篷也『露』出几道探听的身影。

      大部队是为了温宪公主停在官道上的,几乎所有人都在注公主的情况。

      德妃觉自己也头晕目眩,禁捏紧手中锦帕:“可,中午是好些了吗?”

      놈 “知道啊,随行的太医都在公主儿了……”֫宫女的眼睛也有些发红。

      胤祯听到消息,急匆匆地跑来:“我想看姐姐,皇阿玛让,说我碍手碍脚。”

      断 正急躁地抱怨着,胤祯突觉肩膀一沉,回头一看:“,哥?”

      胤禛低声道:“别闹。”

      他向德妃投带着隐晦担忧的眼神,手上用力摁住胤祯,免得给德妃再添压力。

      “……”胤祯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肩膀上的力度,沉了下㰦来,胃里像坠着铅砣。

      另一头,总算凭借“再说,我找大师告状,说你偷请武财神”胜利的老九,也站在퐛皇太后帐篷远处张望:“怎么就突然病危了呢,昨天觉还好好的呀……唉,要是大师在就好了。”

      胤礽闻声投来赞同的眼神:“天地仁,以万物为刍狗。生老病死乃是世间规律,大师在又如何?难道为了温宪,出手和阎王抢人頧吗?”

      “怎么能了?”胤禟睁大双眼,“此抢非彼抢,二哥你知道吗?大师医的呀!你没发现皇阿玛的脸,和以ꭐ前一样了吗?”

      老大、老三纷纷一惊。像胤礽幼年丧母,他们额娘还在世,被康熙狠敲过一通竹杠,但也知道『药』方是间高人给的:“竟,竟然是᧯大师所治?”

      “,对啊,”老三喃喃,“是说,大师连私塾都没上过?一心向道门?”

      “没上过私塾怎么了。”胤禟突然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知情者樀,禁有几分得意:“私塾又教医术。这说明大师天资聪颖!而且修道之人为了成仙,本就讲究长生之,医的道痱士多了了,什么华佗、李时珍、陶弘景。”

      胤褆和胤祉惊叹䡨之余,也有些惋惜。他们这些皇子虽然和温宪公主熟,但쵱也希望人正值芳龄就了。

      倒是太子,叹惋之后,突然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㹿

      过了半晌,太子颇有些堪重负地皱起眉头:青阳……,大师!大师这么优秀的吗?出能镇祟降妖,入能家宅和谐,现在还多了一门手艺,医。

      要做的功课突然又多了一门……觉和大师的距离非但没有拉近,还骤然间拉大了!

      正压力山大,胤禟在一旁突然惊跳了一下:“哎呦!”

      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胤褆责怪地说:“怎么一惊一乍。”

      胤禟来及回答胤褆,面『露』大喜,匆匆抬头对着空中说了句:“留步!”

      他刚刚突然右手冰冷,如入冰窖,袖中被塞了一封信,显然是大师派来送春盛酒楼近况的阴鬼。

      “这什么?”太子眼尖地看到胤禟袖间的信,立马想起曾经来过他东宫送信的敖儿,“是大师送来的?……大师为什么给你写信!!”

      太子差点扑上打人了。

      他还在辛辛苦苦为了入名额奋斗,怎么九弟就和大师搭上信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ⷄ??

      “好啊,你真能瞒哪。”太子看胤禟的眼神都一样了。

      胤禟在太子的目光中,非但怕,反而有些虚荣的得意,干咳了一声:“这都另说,咱们先凑钱吧。”

      “……”人一时回归了面对面的寂静。

      胤禟又看见鬼,能挺籚安地时时回头捞一下,捞到一手阴寒,叮嘱:“稍等,稍等,我们募捐一下。”

      个人都有同程度的垂头丧,胤褆强忍着委屈:“我就说……今天存了九个铜板,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掉。”

      胤禟想起八哥之前因为被排挤而抑郁的经历,还地跑把胤禩也拉了来,五个脑袋碰在一起:

      “我出这么多吧,来避暑,也没带什么钱。”

      “唉,比上九弟,我能拿的ꐽ就少了。”

      胤禩懵头懵脑地被拉进这个奇怪的团体,听完胤禟的话,情自禁地『摸』『摸』自己空瘪瘪的荷包:“……其实我觉得,有앓些事情知道,也挺好。”

      帐篷里,康熙正对着无能的太医们发怒,恼火之中往外一看:“——温宪都病成这样!他们凑⤀在一处做什么?半点没有兄妹之情!”

      皇太后的哭声让康熙手足无措之余心烦意『乱』,甩着袖子出门,黑着脸走到五个儿子身后:“你们干——”

      “咦!皇阿玛!”胤禟回头一看,眼睛顿时一亮,看到了救星一般,“刚好啊,我们身上带的银子都多,您……您边有吗?咱们请大师来试试啊。这儿刚好有信使。”㬡

      康熙下意识地想问,什么信使,你们什么时候和大师搭上的系,就看见胤禟冲他伸来讨钱的手:“……”

      一瞬间,被刮得生疼的记忆ꁺ再次浮现,康熙:“……”

      他可以回重来一次吗?

      青阳也没想到,是让鳌拜送个信,却背回了满满一匣子的财富:银票、碎银、银锭,往下挖挖甚至还有铜板,数一数,多少正好九枚。

      青阳:“……是又来家庭调解的吧?”

      鳌拜飞快把情况说了一遍,青阳顿时面『色』一肃:“糟了,你这一来回,也花费少时间,知道还来来得及赶上。魔祖,能能麻烦您送我一——”

      罗睺已经坐在红莲上,漫经心地挑眉Ȇ看他了,知道为啥,青阳总觉得这动作看似镇定,其实有点点微妙的刻意……

      青嵘阳也没多想,赶紧爬上红莲,什么针具、『药』材也带了,他能想到最基本的一些,太医儿肯定有,唯一带的,是切开的一半西瓜。

      ꁁ 红莲化作一道妖冶的光,锋刃般划了出,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快速,青阳甚至产生了点晕车的觉,但眩晕还未完全泛出来,两人竟已经脚踏实地,站在支满帐篷的树林里了。

      借着帐篷ﱷ的掩护,青阳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引起恐慌,倒是一直在皇太后帐篷口焦急踱步的胤禟,头一个发现从帐篷后冒出的青阳的脑袋:“大师!大师快来!”

      康熙、胤褆等也倏然起身。这么长时间过,太医知道谢罪,他们眼睁睁看着温宪情况越来越差,此时什么话都可以容后再说,先拥簇大师进。

      青뿇阳也没有耽搁,跟㡙在胤褆身后掀帘而入,皇太后被康熙知过,看向青阳,虽然信,但仍是投来看最后一线希望的目光。

      青阳坐下搭脉:“……是中暑吧?是是吃过『药』以后,及至傍晚,突然头晕呕吐,觉得血上涌,十分难受?”

      “对,对。”皇太后点头,恰好看见德妃拿着『药』碗进来,“快,快来看看,圣上请了大师来给温賈宪看诊。”

      “……”德妃的嘴唇抖了抖,苦涩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开。

      ……已经是『药』石无医了吗?唯有叩拜神明,是唯一的希望?

      德妃强忍着悲痛坐下来:“容我将『药』喂了,再给温宪公主念佛祈福。”

      正向康熙要纸开『药』方的青阳:“?????念什么???”

      蛏要要这样,正救人呢,当面说念佛。

      ຖ 太子极为敏捷且霸道地把前面的人挤开,컩头一个把纸笔送到青阳手上:“开『药』方,没人念뺈佛。”

      “倒也是可以,我也是种强迫别人的人。”青阳接过笔,刷刷将『药』方写下,“有没有石膏粉䷑?『药』熬好后,将石膏粉和『药』一起拿来——每个人都有信仰,或者信仰的自由嘛!信哪个教㧴,这也是自由的,邪.教另谈。ﭙ”

      太医们༱这儿怕温宪公主有个好歹,圣숐上把火撒他们身上,现在突然有个ﶋ道士冒出来,扛엱走了责任,ἀ他们巴得,争先恐后煎『药』。

      等到『药』熬好,青阳在其中加了适量的石膏粉搅拌均匀,让人把温宪公主扶起,半碗下肚,温宪公主痛苦皱起的眉宇便舒展开来,一碗下,温宪公主的神『色』彻底变得轻松起来,这时候闭眼,就是昏厥,而是疲惫之后香甜的沉睡。

      皇太后看青阳诒往『药』里搅香灰一样的玩意儿,差点就想跟德妃一块念佛了,哪♼知道这一碗下,效果居然这样立竿见影?

      德妃也是看得大脑一片空白,大悲之后大喜,她一向『性』格淡泊,一时竟有些反应过来,过了好半晌,除了“太好了”以外,唯一能想到的竟是:幸好没念佛……

      过了片刻,温宪公主在梦中出了一头的汗,被皇太后赶紧擦,又过了少顷,미公主嘤咛一声,眼皮缓缓睁开。

      青阳诊完脉其实心里就定了㷖,这时候笑嘻嘻地将尚还冰爽的西瓜从旁边的罗睺袖中掏出来:“——好意思,掏错了。”青阳黑线地把灭世黑莲塞回,这次总算掏对,“幸好我机智,来前多带了块瓜뚴。想吃吗?冰的,开封的西瓜,甜得很。”

      别说温宪公主,在座的谁是热得发躁,看到还缀着冰霜的西瓜,口水都快下来了。可谁又好意思和病人争呢?能眼睁睁看着温宪公主颤颤巍巍地撑着病人之躯,樱桃口,一点一点地,将所有的瓜蚕食殆尽……

      胤褆忍住『舔』『舔』好干的嘴:“还有吗?”

      酱 胤禟也太快活地说:“瓜ள是有,但是开封的,开封的瓜送来早新鲜了。”

      胤礽在一旁默作声,加坚定了成为道观继承人的决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