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服从

      看着面前的老者汇聚起来的杀气,沈阔微微的摇了摇头。

      像僾是否认,又或者说是……不屑。

      但此刻的沈义却习惯性的伸出了一只手臂挡在了沈阔的身前。

      囄作为曾经数一数二的高手,即使是现在他已经不复当年。

      但那种直觉还在,他能看出面前这个老家伙是个练武之人。

      ɳ 虽然很菜,但那也是对以前的他来说,现在,他自认没有办法应付。

      “咳咳……”

      然而,在他神情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一声咳嗽声打破了正在想法的籅他。

      他转过头去。

      看着身后的沈阔。

      呃……

      一迮时间,沈义有些颇为尴尬。

      这,太紧张了,他忘了……

      随蕀之,他悻悻的收回了手臂,慢慢的又站回了原地。果

      沈阔虽然见自家父亲这个动作䝰让自己有点尴尬,但他的心中却羻是十分温暖。

      琍再而,他将目光转向了老者。

      如果要评价这老者的战力,那就只得五个字:

      肴 上不了台面。

      끄 瞥了老者一眼,他便不再理会,转身迈步向苏雅韵的墓前走去。

      脚步⽹十分的缓慢,他想好好看⯒看她的“苏姐姐”

      见沈阔朝着苏雅韵的墓冢走去。

      킿 老者笑了笑,道:“怎么?想做一对亡命鸳鸯?”

      在老者看来沈阔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他也要自由了。

      他本是兰城的一个采花大盗,但因不知好歹在三年前迷恋上了苏雅隽这个贱人。

      禨 可,因为这个܇贱人一天到晚都有保镖护㭏在身边,他怎么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但,有一天,他趁苏雅隽在兰城月兰酒店喝醉之时梚,保镖正好不在身边,本想上前将其玩上一玩。

      可惜,他错了,즕本以为自己在偶然间成为元一境的武者实力可以把持住苏雅隽。

      可,就在他刚要上前之时,一道黑影猛然而过。

      直接将他打伤在地。

      无奈,他被捉了。

      不过,苏雅隽却给了他一个选择,杀一个人。

      完成,他可活,不成,他必死。

      在㮐苏雅隽的威胁下他妥协了,这一等便是三팮年。

      苏雅隽也没有说要杀谁,只说是看望苏雅韵的人。

      不过,他这些年却也调查出了一些。

      Ų

      杀一个曾在苏家住的少年。

      可惜,当他知道苏雅隽要杀的人时,那少年已经去参了军。

      这一走便是三年。

      屔 本以为少惪年煮怕是已战死沙场,他的希望就要破灭,却没想到如今竟相见,他如何能不激动켫?

      ꮞ “亡命鸳鸯?” 㟖

      沈阔听后不由得眉头一皱,眼睛也慢慢的眯成了뱅一条缝隙。

      샘 “怕你还不够格。”

      “你……”

      老者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见过装逼的没见过这么装逼的턟。

      难道䭹就凭他的小跟班能拦得住他?

      笑话!!

      他可是武者,别看他已经年老了,就小看他。

      齵 他这身体一个能打二十个当兵的都问题。

      何况,他要杀的只是一个退役的兵蛋子。

      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阔年纪轻轻就退役了,但这也给了他机会,万一沈阔当上军中要职,他怕也不好下手。

      “小子,受死吧。”

      古定说完,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步㱅伐朝着沈阔袭去。

      这是他多年采花练成的步伐,速度不用说堪比一辆加速的汽车。

      龛 这样的速度就是有些元二境的武者都不一定追的上他,更不用说那年轻人了。

      老者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沈阔所在的方向跑去。 儍

      手掌为刃。

      对着沈阔的背后便是一劈。

      “找死。”

      见老者如此不敬,程建迅速反应,一个闪身,便到熹了老者的身后。

      以拳为炮。

      ϻ 直接砸下。

      “什么!!”

      千钧一发之际,老者猛然一惊,收回手掌。

      想挡住程建这突然一击。

      可惜,迟了。

      程建那迅猛的一拳如同火炮直接砸在了老者的胸口处。

      “噗……”

      一口老血喷出。

      老者倒飞而出。

      满脸大写的震惊之㑴色。

      这……튨

       这还怎么打?

      麎在感受到程וֹ建的一击后,老者便感觉到了他和程建的差距。

      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咕嘟……

      老ἰ者吞了吞口水。

      本想求㲎饶的他突然感到了一股钻心的疼痛魢感直接袭来。

      老者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

      只见原本完好的前身,现在竟如同被大卡车Ꜷ撞了般凹了进去。

      縧 甚至,他看到了自己断裂的胸骨。

      “花拳绣腿。”

      程建见倒飞的老者,不稊忍吐槽道。

      原以为老者一个㼑元堁一境的有多厉害呢?

      뚍 谁知竟然是个废物。

      若是军中那些元一境的郎儿来쩓怕都能将他摁在地上摩擦。 毝

      真不知谁给老者的胆子,敢偷袭王。

      穓“苏雅隽櫏派你来的?” 珟

      看着倒地的老者,沈阔不由得问道。

      现如今敢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对他动手的不超过一手ఌ之数。

      且再从老者的道行来看,这嗅样不入䣹流的元一境,怕也只有他这妻子能派来吧?

      䒨 毕쬽竟,武者在普通人的世界是真的少。

      㕑这要是在三年骱前,他怕是已经成了老者的掌下亡魂。

      可惜,……这不ᢲ是。

      㘙 벙面对沈阔的质问,老者也是一肚昺子的怨气。

      ݴ

      可他又不敢发泄,쾮只得憋气道:“是。”

      虽然已是三年前的事了,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是苏家家主派廰来的。

      然而,听了老者回枖答的沈阔却是面色一变。

      “想不到啊,连我和父亲都不放过。”

      沈阔拳头微微攥紧道。

      娇妻弑夫……

      ᨓ 梲 此刻,谁也不知沈阔ࣨ的内心到底是怎样。

      但쬜,沈阔很快又将手掌放松。

      ꧈ “罢了。”

      道了一句,摇了摇头,沈阔扔下了一块꽣石头般大小的小木牌,便带着父亲坐上了来的那辆商务车。

      滊看着扬尘而柑去的车子,老者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浊气。

      滄差一点,他差一点就小命难保了。

      不过,还好。

      ㇁老者븐脸上的表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感受着自己劫后余生的喜悦。

      ㇎ 至于胸前的伤口,以他元一道境武者的修为支撑着去医院,足够了……

       範 然而,就在老者就要起身的一刹那间。

      ❦“噗呲……”

      一把利刃从他的脖子上迅速掠过。

      䠊鲜血如埘同喷泉一般혏涌了出来。

      那夕落在地上的头颅的面部还是老者刚刚起身的表情。

      到死他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