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视频更勃更有劲

      哸 ᰃ 第八章美颌龙(一)

      那种쇸怪异的声돉音就像是一种尖利的禽类的叫声,在黑夜当中异常的刺耳。

      韩飞立刻取出一单位的木材对着火堆伸去,想要做一个简易的火把出来。

      但着急忙慌的,手臂粗细的木材也不是那么容易点燃的,只能是随手那么一扔,也不管合不合适会不会影响火堆的燃烧。

      另一只手握紧了一只木矛,同时将自己藏身在木质拒马后面。

      !幸好他提前将木矛放在了身边的位置,发生了危险第一时间就可以抓紧。

      老实说,现在好像气氛应该很紧张,但是望着点不着的火把,韩飞神奇般的不紧张了。

      或许是因为那诡异的叫声忽远忽近,或许是因为那诡异的声音太过于小了。

      又或者是紧张过头了?

      ᜫ反正韩飞冷静了下来。

      手也不抖了,手里的木꓇材终于点燃,明晃晃的火焰在上面ꊚ跳跃,似乎随时都会被扑灭,他举起来,尽量深入黑暗,朝着对面看去,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

      但他可以确定那黑暗当中一定有东西,偶尔的时候可以看见隐约的轮廓,值得庆幸的是,从轮廓来看这些东西并不大。

      但它们也没准备离开,而且数量似乎越来越多,从那嘈杂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

      “我脑抽了选这!!!”

      韩飞小声骂了自己一声。쐌

      他忽然想起来豧,自己已经被困死了。

      之前想到的是用绳子来往,但他跳跃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地面是岩石,他身上的材料够做出一根直达地面的草绳,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做出一个能够固定住草ꄓ绳的钉子。

      所以被䀘困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丝丝的侥幸,没想到沦落至此。

      挥手将火把朝着声音的方向扔了过去,火焰跳跃,落地即熄,但那昏黄的火光之中,暴露出了来者不大的身影。

      韩飞看见了影子,也隐约看见了来物的样子。

      心里有了些计较。

      对方不大。

      威胁性小一些。

      但刚刚火光탁当中可以看见好几只的身影,这说明ᆦ是数量不少的群居动物。

      一旦上涨到数量这个词语,个体的力量在某种方面上就可以无视了,比如蚁潮。

      这点就是韩飞最担心的事情。

      黑夜不可避免的㏲带来了危险,但也给韩飞带来了一些保护,如果不趁着现在做些什么,撑到白天韩飞也吃不准情况的变化藃。

      而且就这么被包围不做反击也容易助涨对方的气焰,看过动物世界的都知道,肉食动物䮯很善于试探,一旦发现了猎物的气势弱了就会发动攻击。

      所铔以反击那是必须要做的。

      韩飞缓缓的将身体移动到了木质拒马的一边,酺仅仅差一点就能露出头的样子。 ɍ

      “来吧友,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

      ӝ 퀷左手不停,一根木材还是放在火上烤,右手持着木矛,韩飞眼神冷漠。

      这是他自己都没襱发现的冷漠,如果有人在拍下来给他看的话,他大概也会感觉到陌生吧。

      “呼!”

      又是一根燃烧着的飷火把被扔了过去,火把在空中飞成了一个风火轮,随即重重的落在地上,火焰瞬间小앟了很多,火䤌星四溅,那种尖利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且这次靠的很近,韩飞判断它们应该就在裂隙处。

      只不过火堆根本不够照耀到那里。

      但木矛够了,手起矛落,木矛狠狠的扫了过去,连绵且坚实的撞击手感还有突然传来的刺耳尖利的叫声告诉韩飞他打中了什么。

      而另一头的黑暗中,很快传来一些惊恐怪异的叫声,还有些微嘈纷乱杂的脚步声,声音逐渐远离,之后再也没有了声音。

      韩飞握紧木矛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瞪大了眼睛盯着另一头。

      ᪋ 直至퉿天空微亮,韩飞的手已经僵硬,첊朦胧的光下对面空无一物,他才确定自己真的安全了下来。

      “呼,呼呼……” 鎟

      “啊……我活下来x了!”

      “我活下来……”

      仅存的谨慎让韩飞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将剩下来的字眼按了回去,但长久的绷紧身体带来的肌肉酸痛,还有冰凉的汗水贴在身上,种种刺激让他的身体止不住的痉挛起来,如떯同一只毛毛虫一般蠕动身体缓解痛㪵苦。

      又过了许久,天边的太阳已经露出了ዅ小半个头,韩飞的身体才缓过来,阳光驱散了湿气,带来的那种舒畅感无与伦比,韩飞从来没觉得晒太阳这么舒服。

      禜 他想躺着簾,想闭上眼睛睡上一觉,但考虑到今天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咬着牙爬了起来。

      木质拒马!

      ⫪ 立刻拆掉,回回坬血,相较于制作时的麻烦,拆卸的速度倒是快的惊人,在手接触的一瞬间就达成了摧毁,就是只能返还30%的材料,到手不过7个单位木材,1个单位草绳。

      “好家伙,剩下来的半个单位就被吃了?”

      韩飞看着背包里面的材料数量,忍밝不䗎住吐槽起⨆来,四舍五入的基本法都不遵守,直接抹零了。

      “唉!”

      叹息一声,赶紧走路。

      昨晚的遭遇让他明白选择这个地方真的不行啊!

      他需要一处能够遮风避雨的家园,至少䁣在他采集够足够的材料搭建出一处住所之前,这里都不是个好地方。

      艰难的越过裂缝씏,快走几步。

      “嗯?”

      脚下柔软,仿佛踢中了什么东西。

      韩飞低头一看,是两只半大的恐龙幼崽躺在一起,外貌上也是那种双足行走的恐龙,但实在太小比一只公鸡都要小上一些,算不得什么珍贵的玩意。

      看着它们应该是被自己的攻击打中的。

      最上面那条,两条后腿异样的扭曲,嘴巴大大的张着,好像把内脏含在了嘴里。

      底下那只也好不到哪去,腿也是弯曲的,完全可以想象当时挥舞而出的木矛,给予了它多大的퀃伤害。

      摇摇头,韩飞还是摸出了自己的石稿准备把这玩意分解了。

      穷就一个字,现在一块肉都是好的。

      高高举起的石稿了带着呼声向着地上的小龙砸了过去。

      但这一击没有砸在小恐龙身上,而是落在了它的身边溅起少少的泥土。

      韩飞突然想起来,这倒霉孩子躺在这那就说明这是昨天晚上那种尖利声音的主人。

      而韩飞停手的原因则是只有一个经验值。 踶

      ⵨ 看到死去的恐龙,韩飞知道自己恐怕错漏了信息,准备收集材料的时候也打开系统看看。

      但明明两具琧尸体却只有一局个提示。

      Ԋ 除非有政一只没死! 䶵

      韩飞眼神变动,缓步退后,不是他怂,只不过从心而已,毕竟之前还碰上喷吐毒液的恐龙,眼前这小东西说不定也带着毒液。

      韩飞退后,眼神却牢牢的看向了底下的췧小恐龙,要说活着,也只有它有资格。

      入眼已然出现了数据。

      【名称:成年·美颌龙】ㅀ

      【血量:12%】

      【状态:深度昏迷–每小时失去1%的血量。】

      【危险等级:肉食·1】

      【潜ᦰ力:无】

      【阶级:普通】

      【性别:雌性】

      【寿命:2\/10】 缝

      【技能:无】

      【驯服方式:?】

      【备注:恐龙届的侏儒,战斗力和公鸡五五开。】

      深度昏迷䞚?

      和公鸡五五开?

      老实说,韩飞真的没想到地下这东西竟然是一只成∈年恐龙。

      “真鸡儿小!”

      “给恐龙一族丢人啊!”

      韩飞皱着眉头忍不住吐槽了两句,亏得自己还把它当做恐龙幼崽,合着就是一只和公鸡五五ᔗ开的家伙。

      这战斗力啨,估计也就比渡渡鸟好上一些吧!

      当然,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存在。

      嘴上嫌弃,韩飞还是把它抓了起来,还活着,那就先带着,虽然穷,但也不缺那两三块江肉。

      倒是可以实验一下큹血Ɠ契的技能。

      虽然它可能真的没多大用处。

      将㐧这美颌龙捡起来,韩飞想要把它绑起来都不行,身上存储的一点点퍱草绳对于一只公鸡大튐小的家伙唙来说实在是杀鸡用牛刀,更何况绳子并滗非越粗越好,越粗的绳子越容易出现缝隙。

      韩飞的做法则是直接掏出了两单位的纤维,那是如同罗网一般一团乱麻的东西,想要拆开来未免过于的麻烦。

      “还好,我不用。”

      韩飞直接采取了搓揉的ᆤ方ẘ式,将纤维揉搓成了一条长条。㭏

      出于好奇心,做完这点之后他还鉴定了一下。

      【名称:粗劣的禿纤维绳】

      【品质:粗劣】

      ݢ【耐久:1\/1】

      【材料:纤维2单位。】

      【备注1:绝无仅有的低劣品,浪费了2单位宝贵的材料。】

      韩飞:“……”

      “浪费就浪费吧!有用就行。”

      롽 说着,韩飞手脚麻利的把퍙这只小恐龙给绑了起来。

      有一说一,这只小恐龙的牙齿有些超乎想象,只有米粒大小蜮却是密密麻麻柅的,像是咬合爐的锯齿,看着还是有些杀伤力。

      昽 出于小心的原因,韩飞将这个小家伙五花大绑,绑的如同一只茧中的毛毛虫,一通折腾下来,这个倒霉小家伙成功的掉了2%的血量。

      饫对此,韩飞只是腅撇撇嘴没有小心的意思,反正只是试验品而已,完全没有对它的珍康惜。

      一个死࢏结,挂在矛头,韩飞火速的开始行动起来,时间紧迫,没有一个完好的庇护地保护⧁自己的安全,寄希望于昨晚那种情况肯定是不可能的。

      今天,今天至꜖少要有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作为自己的居住地,然后以此为圆心开始四处探查,打探地点,稳步发展。

      拥有着复活的机会,韩飞觉得自己只要小ን心一些,通关游戏并非不可瀊能。

      ﱧ…………

      顶着灼灼烈日,几乎被烤干的韩飞只能臢靠着浆果解暑。

      稻草编织的鞋子对于沙子而言就和Ჵ漏水的筛子一般,轻轻松松的就被漏穿,脚上的重量那是一步比一步增加而且重量不一,真的是一种折磨。

      脚疼。

      走着是一种折磨,但不敢停下来。

      沙滩这里看似荒凉,但还有着大量的动物。

      比如杀死他的那种඿能够喷吐毒液的双足恐龙,巨大的碳龟,四足的如同蜥蜴一㈈样的生物,还有看着非常猥琐的的怪异恐龙,甚至还有庞大的三角龙和高达五米左右的鶞食肉恐龙一闪而过。

      这个时候,韩飞也发现了鉴定的局限性,这东西好像超过二十米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看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韩ᕖ飞自然没有胆子靠近过去,有复活也不能浪费,先给自己搞个定居点。

      就这样七绕八㺞绕的,韩飞终于找到了一处看似不错的定居点。

      这ψ里属于一处乱石之地,当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乱石地,地面仍然是黄沙但是四周矗立着不少巨大的岩石,比韩飞本人高的比比皆是,更兼有一些低矮的树木,经鉴定被称作蕨类树鑵。

      哪怕韩飞再怎么无知,小学毕业也知道蕨类树貌似是和“活化石”这个称号粘上一点ꝧ关系的,反正和这个称号粘上关系那都是牢底坐穿树。

      可惜的是,这里并不受到现实法律的管控,知道这树的真身之后,韩飞挥动斧子的手反而变得更加的有力起来。

      短时间内,好似ᢆ加了buff。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