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又是一阵眩晕感,吴越回到了䛨房间中,看着有些陌生的房间,心里一阵感慨。3年了,又回到了这里。

      现在的吴越经过三年的练武,和以前大不一样,不ߢ仅身材变得高大,修长,气质也像一把出窍的利剑,锋芒外露,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蹢 换上3年前的衣服,感觉小了点,于是朝外面喊道ꙗ,

      ﳁ “来人” 홫

      一个山匪跑来,看着眼前的吴越,你是谁?ꉤ

      “吴越,无语,我是你们军师不认识了?”

      “哦哦哦,军师你洗漱后在穿上这身衣服都没认呥出来”。

      “不知军师有何吩咐?”

      “这댲身衣服︎小了点,你给我重新拿身合适的行头来얒。”

      簅 “硃是,军师。”琢说츼着一溜小跑出去了。

      䗲待得片刻,山匪拿着衣服给吴越送了过来,吴越随手从空间中仍出一锭银子。

      “赏낝你了”

      山匪大喜,“谢军师,小的告退。”

      与此同时,刘西瓜,陈凡,鲍文汉等一众统领来到方雚天雷住处,开着秘密会议。

      퇃“你们都来了?下面灣我有机密任务要你们去办,此事关鶑系重大,事成前,绝不可走漏消息,让我知道了㉎,不要让我不念兄弟手足之情。”

      一众统领躬身应是。

      “圣公,到底是什么事,如此慎重?”一个统领问道。

      圣公看着下方一众统领,眼神缓缓扫过道:“武朝当朝太师来信,希望我能打下霖安城,拖延住董道甫北上的步伐,占领霖安火药库,诸位说说该不该打。”

      ៜ“圣公,我觉的我们不能去打,这明붩显是借쥹刀杀人之计,其一䐺可以拖ᩲ延董道甫大军,其二可以消耗我们的兵力,霖安城是武朝最大箪的商业重镇,守卫森严。”刘西瓜开口说道。

      “怎么不能打了?小小霖安,圣公,我觉的能打,到时候打下霖安城,那是多大的财富,兄弟们都能跟着ศ发财啊,再说有着当朝太师做内应,还怕打不下来?”鲍文汉立即反驳道。

      “鲍文妪汉你这是拿鑗兄弟们的性命在开玩笑蓀”刘西瓜怒道。

      说着拿起大刀准备跟鲍文汉大干一场。

      “餮圣公,你看,西瓜这太没规矩。”

      “行뛘了,西瓜,坐回去。”方天雷摆摆手。

      诸位都是我方天雷的旧部了,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 “霖安在我看ㆶ来必须要打,其一酽,我们콅有䟆着太师做内应,可以轻松拿下霖安。其二,霖安有武朝最大的火药库,只要我们能占据霖安,凭借火药,足以有和武朝谈判的筹码。”

      “不仅如此,如果我们能收服霖安民心,到时割据覂一城,做一番事业也犹未可知。所以,都下去准备吧。”

      薺“圣公英明!”鲍文汉得意的看了一眼刘西瓜说着走了出去。

      뜼“姑姑,你看这鲍文汉,숲老是和我作对,气死我了。”

      襛 ﮢ “好了好了,西瓜,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耍小孩子脾气。”

      “西瓜,你要觉得气我陪你打一架。”一旁的陈凡也开口道。

      “打打ꇟ打,就知道打,ਢ都下觪去吧!”方&天雷说道。

      “是,师傅。”陈凡对着方天雷一礼退了下去。

      ϣ 乍 ꖬ换了身衣服,走在山寨的路上,看着漫天的星光,一轮明月挂在枝头。

      “还是这里的空气质量好啊,在21世纪的城市哪能看到星星啊。”吴越感慨道

      突然一쒬道人影从树上飞掠而下,一掌打了过⽙来。

      吴越本能反应的一个侧身,左手格挡,右手一拳轰在其胸口,人影顿时飞了出去。

      接着一声娇呼,从倒찫地的人影身上传来,吴越走氚过去一看픐:“大彪统领,怎么是你?”说着把人拉了踦起来。 

      刘西瓜,用๏手揉了揉不算丰满的胸口꠳,怒道:“你是谁,怎么进山寨的?”

      吴越尴尬的用手摸摸了鼻子,:“我啊,我吴越吴退之啊,大彪统领不是今儿才见过我么,对了,还要我做军ߘ师。”

      쭐 “好啊,竟敢骗我,军师什么样我会不清楚,还有军师怎么会武櫢功,捓说你到底是ਆ谁!”

      “真的,我真是吴退之,不줪信你仔细看看。”

      半信半疑的刘西瓜〜盯着吴越的脸看了半天,只见其剑眉星目,燏高鼻梁,嘴唇薄薄的带着点坏笑,是有那么点眼熟,跟白天的吴越有着七八分相似,但气质却完全不同。

      趋 人靠ᯉ衣装,马靠鞍,也许白天一身脏不垃圾的衣服没看出来,刘西졛瓜想到

      “嗯,是有那˝么点像,那你怎么会武功?”

      忼 “哎㡭,因为我饿了2ꉒ天了,一身武艺没力气发挥,才被掳掠上山的,其实我黨从小练武。”吴越瞎忽悠道。

      “好好好,军师巿真是文武奇才,看来我霸刀营又喜得一人才,为此,本统领请你喝酒,走走走。”说着拉䟀着吴越就去房间中喝酒。

      첥 两人你一杯萚我一杯的对喝起来,喝着喝着两人就勾肩搭背起来,带着醉意的刘끠西瓜嚷嚷道:“该死的,鲍文汉,老和我作⬼对,你说圣公又不听我的,老把我当小孩子,你说小越子我该怎办?”

      吴越此꿆时也喝高了,勾着西瓜的脖子,大着舌头嚷嚷道:魶“那錠就꽝干他,干死㐲他,不能怂。”

      “哈哈哈,对,咱干他!”嘆刘西瓜挥舞着双手 媾

      뜢“其实吧,小越子,我不叫刘轡大彪,刘大䊚彪是我父ୈ亲舀的名鸵字,其实我叫刘西瓜,我娘那时生了我,生活苦啊,想吃个西瓜都吃不起,就给我取了西㶃瓜这个名字,要不是圣公当年对我们一家的救助,恐怕那时我也……”

      说着说着,刘西瓜就哭了起来,一会笑一会哭的。

      “放䐙,放虔,放心,西瓜,以后䠉有什么事来找哥我,兄弟我帮你摆,摆풣平”。说完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小越子?小越子,起来,咱接着喝啊,你这就不行了?是不是男人啊?”

      刚说넉完也倒了下去務。

      “啊?头好疼啊,”吴越揉着脑袋醒来,于此同时趴在其身上的刘西瓜也缓缓睁开了眼。

      两人的脚纠缠在一起,衣服凌乱,刘西瓜的手按在吴越的胸膛,吴越的手抱着刘西瓜的芊Ꟈ芊ꝯ细腰。

      眼神一瞬间的交㊡互,两人如触电般的分开,西瓜红着脸说道:“不许说去!头也不回的찥向外面跑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