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6app花季我爱你

      游家三老持身不正,坐在游毕方家中,位居上ﯬ首,左右还有族中青壮撑着场面,理应顺顺䲝当当地分了这家产业,务必ꆠ保证不会被售卖给外人,保住游家族产。

      可惜,游毕方毕竟是正儿八经考上秀才的儒生,得过殼有心人提点,懂得不少官场规矩,并不是读书读坏了脑子的迂腐之人,反倒是心思诡诈,处处针对家族,不动声色,做了许多贕布置,方能陷人于无形之中,害得游家后人无法考取功名,简直岂有此理。

      三叔公看着被气吐血,晕过去的二哥,伸手戟指,朝游毕方戳戳点点,硬是一句囫囵軠话都没有说出Œ来。

      乞 非不能说,ᆯ实为游毕方手里扣着人质,游勇可是㥦自己最疼爱㷀的孙儿,心尖上的软肉,为了几亩田地,危急小孙子的性命,实在是不值当。

      Ⓥ游毕方看出三叔公胆气已泄,心志不坚,转头望着大长老,这位宿老须发皆白,寿眉稀疏,垂落两颧,脸上遍布皱纹,威望最重,旁人轻易看不透。

      둌不过,游毕方可不ꩩ是常人,早就洞悉大长老的心境,乍看古井不波,实则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地不能自己,毕竟他才是吃绝户的行家里手,手段远较三叔公高出わ不知多少,养气功夫也焋是极为精深,比之二伯公惊怒交加地闭过气去,他还能心安理襈得地坐住。

      蜆 毕竟,在他老人家听眼里,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保护游家的基业,一房一脉的兴衰,Ṩ并不妨碍大局,可是族中赖以为生的田产,却必须紧紧地抓住自家手里㠩。

      ᄪ 当然了,游毕方所说人生三忌,他也有所耳闻,自诩并非为家人所贪,而是为柩族人生计着想,自然是毫不心虚,反而睁开眼睛,朝游毕方不咸쯕不淡地瞥了一下。

      “这✑般心志坚毅,哪怕有错,也不拇会认错之辈,䢚在修士来看,便是道心坚定,必要给他一个报应,方能教诸位族人知晓本人的灵感。”

      想到此节,游毕方连大长老的墓地方位都考虑好了,只需暗中下咒,一发左道之术,什么妨碍阻滞濼都免了。

      可是,游毕方面对的毕竟是此身的族人,又不是斗法一较高低的修士,用阴私邪祟之道法,暗害自家的亲戚朋友⧙,哪怕他们狼心狗肺,也不能死在自己手里。

      “民心如铁,官法如炉!游家待我如此刻薄寡恩,用官衙赐下劝学麢田,断绝游家子科考之路,还未能彻底斩断仕途,须得用点阳谋手段,让这些短视无知之辈,尝尝什么是民不与官斗的滋味。”

      游毕方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范举人,原本是此唅身岳丈,就等着他开口退婚,彻底断了尘缘,不料此人见机䬇得早,发现苗头不샳对,立即改口,勉强维系着翁婿的交情,倒是不好对其下手,万万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灵醒之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立即转舵改道。

      “我这位岳丈还是有些气数的,不愧是能以自身才学,破格中举的学霸,懂得建私塾收门生,不走仕途官道,专门读书养望,终成士林清流人家,颇꽷有乡野遗贤的风范,日后或可成为把持地方,豪鬰绅领袖般的人物。”

      游毕方晓得范举人这般人物滑不溜丢,很不好下手,甚至不能以其为饵料,布局引诱游家族老掉落圈套,绌只能另行设谋。

      朝廷秉政治世,各地官府衙门最为忌讳之事,在游毕方心头飞掠而过,获罪重一些뇳的,譬如私藏铁甲、阴蓄死士、训练私⇯兵,这些都꾑被朝廷忌惮。哪怕修桥补路,施粥散钱,对于官府来说,獁也是⧂收买人矫心,即与官家Ỽ争夺民心,也是犯了大忌썣。

      游家向来小心谨慎,轻易不会被外人拿去把柄,不过族中青壮,农闲时ẵ多有举石锁,打熬力气,刺草人木桩,训练胆气之举措,目的无非是对付当下乱局。

      随着朝廷迈过二百年国寿,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失地农馨户沦为无产流民,多有揭챕竿而起,啸聚山林,劫掠乡野村镇之举,力逼得各地结寨自保,将族人收聚于一处,训练青壮以备应急之用⹥。

      游毕方打好腹稿,轻咳一声,看着大长老,柔声道:᫞“太叔公,我家父母外出访友,竟然遭了贼人毒手,光天化日,䢒朗朗乾坤,我身为人子,内心何其悲愤,必定是要手㦅刃仇人,割了首级,以祭奠家严家慈在天之灵。”

      大长老年쁺过ᛪ古稀,惯看地方州府上的风雨,自然晓壎得其中利害,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对游毕方此番决心,很是歵赞赏。

      Ʉ

      쵇“太叔公,想必你也晓得,贼人出没䠤于官道,在驿站附近亮刀子见血,嚣张狂妄不说,官府威严已荡然쌝无存,这世道眼看就要乱了,应当紧闭门户,收拢族人,积蓄粮草,以待将来。”

      在场众人听到这番话,一语惊醒梦中人؉,恍然殩大悟地明白过来,朝游毕方望去椾,脸上神情都是深以为然。

      想到游毕方毕竟是考中秀才,族中拔尖的人物߭,先前^刻意顶撞,ᄡ不过是发泄私愤,如今这言行,无一不符合当下局势,切中要害,三叔公如此往死里得罪,很是憍不智,简直就是自断臂膀。

      游毕方察觉族老们还是无动于衷,不过左右青壮,尤其与自己年龄相近者,已然有所动容,就知道继ན续下去,保息准有戏,忍不住暗道:“你们⁐这群见利忘义的家伙,专替人做帮凶,踹寡妇门、挖绝户坟,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非得用核젚心利益,才能打动尔等!”

      “贼人中多有江湖人士领头,彼辈尽是江洋萀大盗,๐论起单打独斗的本事,并非我等良家子能够匹敌。我思前想后,记起读풁书时,曾经在旧书堆里,翻阅过一卷前朝《武备志》,内有练兵之法,军阵战术,可以以此抵御外䡝敌,实为乱世将至,安身保命之道!”

      “迺兵书事关重大耞,乃镇压族运之器,不可轻传。为游家将来安危,我以쪏此书与族里交易,只要还我七亩梯田,此间老屋地契,一卷《武备志》便压在宗祠,交由诸位族老保管。意下如何?”

      都说财帛动人心,可是族老们都㕝是手里见过世面,手里不知道过了多少钱银流水之人,寻常财货早已不放在眼里,唯有兵书战阵之道,方能打动这帮人。

      常人或许以为,游毕方毕竟是游衚家子弟,哪怕被族人吃绝户,还是在为族运考虑,特意献上兵法忂,以此保全颜面,就打算到此为止了。

      可是,游家太公虽年过古稀,却未老眼ே昏矙花,抂看着游毕方坚毅的眼神,再看看昏迷不醒的大侄,明ᕪ明晓得其中有诈,却碍于见识ਮ,无法参透其中的罺阴谋算计。 ꜞ

      游毕方看出在场众人多有意动⌗,估摸着族老不会违逆众议,便不慌不忙地加了把火:“诸位长辈、各房兄弟,我自幼歆慕仙道篷,也寻得一丝机缘,不日就将启程出游。反正头七䡧已过,亡父亡母俱已入土为安˝,我已非名教子弟,也不去坟地守孝三年。想要兵书,快作决定罢!”

      큿 众人眼看兵书即将远去,这安身保命的重器,万万不可失之交臂,按捺不住地纷纷出列,起身挽留,结果被游毕方一个瞪⭰眼,右手扣紧游勇喉咙,三叔公惊声尖叫,稍微缓和的气ၸ氛,陡然间又紧张了三分。

      人ᗃ质在手,信心十足,对敌者处处受制,不得不反过来帮衬㻦支应。范㷿举人看见这一幕,才放下担心,对于未成亲的贤婿,越看越是欢喜。

      他已然猜到兵书背后的阳谋,不过游家此前不怀好意,朝自己目露凶光的族人很是不少,自己何必胡乱开口,坏了贤婿的大计。

      范举人自诩为读书人,自然是把前秀才游毕方看作自家人,跟游家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当然녨不会吐露真相。

      ᦞ“来者是客镺,我自是置身事外,静看贤婿手段如何演化,最好是将游家弄地鸡毛鸭血,也好发Ɦ散发散本举人心头郁气!想害我性命,没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