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白姐,你也别怪古乐,那家伙就这样,神经大条。”

      药铺内,虎子和白墨正在将摘来的草药分类,同时虎子看着白墨小声的开口。

      白墨摇摇头,她倒不是怪古乐,这也没什么好责怪的,只是自己对陌生人依然有一些莫名的恐惧,所以当古乐靠近自己时,白墨还真的有些紧张。

      “白墨学姐。”突然,一个声音在旁边小声的响起,随后就看到在门口古乐探出一个头,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观望。

      看到古乐,白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退,好像害怕古乐会再次冲上来。

      “你干嘛呢?跟做贼一样。”

      虎子上前一把就给古乐拽了进来,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些羞涩,看着白墨开口:“白墨学姐,不好意思,我刚才有些唐突了。”

      白墨摇头“没什么,而且你也不要叫我学姐了,我不是你说的那个白墨。”

      “是啊,学姐学姐的叫多别扭,叫白姐。”虎子跟着开口。古乐急忙点头“是是是,学姐,啊不,白姐。”

      “白姐,你只是失忆了,你真的是我学姐,要不你跟我去天斗城,我带你去见唐三学长。”

      白墨一听,急忙摇头道:“不,我哪也不去。”

      古乐有些急了,急忙开口:“白姐,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曾经的一切吗?还有你那些可能忘记的亲人。”

      白墨愣了一下,眼中不由得多了一丝的渴望,“曾经的一切,父亲,如果恢复记忆是不是就知道父亲是谁了?”

      想到这里白墨下意识的就想答应,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很快白墨反应过来再次摇头:“不,我不去。”

      “为……”古乐想问,但却被虎子拦住了,只见虎子一边把他往外推,一边开口:“竟然白姐不愿意你就也别强求了,走走走,别在这碍事。”

      古乐不想走,虎子却小声开口:“你傻啊?白姐不想去你再纠缠就真的没戏了,你先回去,我帮你说说。”

      古乐好像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又唐突了,于是看了白墨一眼,随后无奈转身走了。

      关上门,虎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看了看白墨,发现白墨在很认真的摆弄手中的药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天已经黑了,刘辞永回到药铺后就发现周围的氛围不对,莫名其妙的显得有些压抑,准确来说是白墨身上的氛围有些奇怪。

      晚饭时间,虎子和白墨也一句话也没说,吃完后和刘辞永说了一声,二人就出门回家了。

      虽然是夜晚,但在那星光照耀下也不显得昏暗。二人路上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向前走着。

      一直快到了白墨木屋时,她才是开口道:“虎子,你走过了。”

      虎子一愣,随后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走过自己家门口了,于是他尴尬一笑,紧接着却犹豫道:“白姐,我想……”

      “你想劝我去天斗城吗?”白墨没有回头,声音平静开口。虎子也没有吃惊,叹了口气道:“是。”

      “为什么?我在村子不好吗?跟我在一起很不开心吗?”

      “不是!”虎子果断开口“我很开心,能和白姐在一起我真的非常开心,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可是……可是你不应该在这里啊。”

      “为什么不应该?”白墨转过头,双眼无神的看着虎子问道。虎子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要怎么说。

      “你真觉得我像古乐所说的白墨吗?”白墨再次开口。虎子依然没有说话,而白墨却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道:“古乐口中的白墨,勇敢,实力强大,像一代豪杰。”

      “而我呢?”白墨再次抬头,看着虎子有些自嘲道:“我胆小,懦弱,连与陌生人正常接触的勇气都没有,更没有强大的实力。”

      “你真的觉得我会是那个白墨吗?”白墨再次开口问道。而虎子这次却有些结巴开口:“白,白姐,你千万,千万别这么想。”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白墨终于完全抬起头,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白墨的眼角滑落。

      “虎子,你应该知道的,这件事村内人尽皆知,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虎子一愣,白墨却是自嘲开口:“六岁那年,武魂觉醒,我的武魂刚出现就碎掉了,后来唐三走后我就不辞而别了。”

      “我不辞而别了?不辞而别。”白墨好像是在问自己,又好像是在嘲讽自己。

      “我丢下了养我五年的杰克爷爷和刘爷爷不辞而别,这一走就是十四年,十四年啊虎子。”

      说道这里白墨双眼通红,声音都已经开始颤抖了。

      “现在,我,我又回来了,如一条狗一般的回来了,为了救我杰克爷爷刘爷爷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你虎子,为了救我不惜给别人跪下。”

      到了这里,白墨的眼泪终于完全忍不住,大颗大颗的落下,声音更是哽咽的问道:“虎子,你能告诉我吗?告诉我为什么要救我,我明明不值得你们这么做的。”

      白墨的哭声响彻在这寂静的夜晚,她其实早就知道这些了,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罢了。

      她只想默默的回报这些对自己好的人,可是她更恨,她不能原谅曾经的自己,她更不能理解当初自己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看着大哭的白墨,虎子想要上前安慰,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能这么看着白墨哭。

      几分钟后,白墨的哭声停了,她抬起头表情有些落寞开口:“我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走,但我知道那是错的,而现在我不想让错误再出现第二次,这对你又或者杰克爷爷和刘爷爷来说都太不公平了。”

      说完白墨抬起脚,慢慢朝着自己的木屋走去,身影显得有些消瘦,虎子知道,对于曾经自己的不辞而别,白墨是很难接受了。

      回到木屋,屋内没有点灯,只是透过窗户的一些月光照亮了屋内的一切。

      坐在床上,白墨看着墙上挂着的衣服,那是自己以前穿的,虽然已经破烂不堪,但也是自己曾经的记忆。

      拉开旁边的抽屉,白墨在其中拿出了一个坏掉的无声袖箭,白墨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这些从自己身上卸下来的东西却让白墨异常的珍惜。

      双手轻轻的抚摸,白墨想要想起点什么,虽然白墨不想离开圣魂村,但也不代表她就不渴望曾经的记忆,但到了最后依然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将袖剑放回原位,躺在床上慢慢的睡去,这一晚白墨睡的并不是特别舒服,在梦中白墨总感觉自己应该要去干一件什么事,很重要的事情,关乎自己亲人的生死存亡。

      第二天,白墨起的很早,虽然白墨平时起的也很早,但都没有今天来的早。

      她的神情显得有些憔悴,很显然昨晚睡得并不好,不过白墨也习惯了早起,也没有感觉不适。

      早早的来到药铺,很奇怪,此时天还是黑的,但药铺之中却亮着微光。

      刘辞永的年纪大了,他一般起的不会太早,所以平常白墨和虎子来时刘辞永都是还没起床。

      而今天,白墨看着那个坐在屋中的老人,不由得有些心疼。推开门,白墨轻轻的走到刘辞永的身边,勉强漏出一个笑容开口:“刘爷爷,您今天起这么早啊。”

      虽然这么说,但白墨清楚刘辞永不是起的早,而是压根没睡。

      “小墨,过来坐吧。”刘辞永用温和的目光看着白墨,示意白墨坐下。

      等白墨坐下后,刘辞永看着白墨脸上勉强的笑容不由得苦笑一声,随后揉了揉白墨的脸。

      “不用这么勉强自己,心情低落的时候也不用强撑着。”

      白墨的表情再次变得有些憔悴,低着头一言不发,一时间这屋子里面显得很是安静。

      “小墨,以后你不要再来我的药铺帮忙了。”

      突然,刘辞永的声音响起,白墨猛的一怔,直接是站起了身。

      但很快白墨就又反应过来,缓缓坐下低着头道:“刘爷爷,连你也要让我去天斗城吗?”

      刘辞永点点头,白墨声音却是更低了一分问道:“我不明白,我不想去,我只想陪着你们。”

      “不,你想去。”刘辞永很干脆的回道,紧接着他看向白墨开口:“昨天晚上你和虎子的对话,我全部听到了。”

      白墨一愣,刘辞永却继续道:“一开始我也不想让你走,很舍不得,可是当我听到昨晚的话后,我想明白了。”

      “小墨,十四年前你不辞而别肯定有你的原因,人总是会有自己的追求,你没有做错什么。”

      “至于这次的救你,不管是我也好,还是虎子和老杰克也罢,我们都没有要用这个束缚你,捆绑你的意思。”

      “可是……”白墨刚想说点什么,刘辞永却已经抢先一步开口道:“你在我这治病的半个月内,每天晚上你都会喊着爸爸,我不知道你出去这几年有没有找到关于自己父亲的线索,可是在你心中你很想见到,或者记起自己的父亲不是吗?”

      是的,刘辞永说的没错,白墨很想,也许失忆前最后的遐想,白墨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依赖,所以她很想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