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txt网盘

      赵匡胤被长春子推开滚落到了一边的墙角,弄得满身泥土,口鼻流血,显然也是受到了雷霆的波及,受了严重的内伤。但此时他却顾不上这些,只是双眼紧紧地盯着雷霆轰落的位置,连被路远四个人围起来都没有去管。

      路远看着赵匡胤这样子,摇了摇头,说道:“好了,뼓不用看了,挨了雷符一击,金丹以下,没有人能幸鿈免。看你솜这么看重他,那么我就大发慈悲,送你去见他好了。”说着,握起拳头,朝着赵匡胤的太阳穴狠狠打去。

      就在路远的拳头就要打到赵匡胤的时候,他心中突然警钟大作,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只见一道寒光擦溮着身体飞了过去,直接击穿了院子里的石桌。

      几人往寒光ᅫ发出的方向看去,却看到长春子的身影从已经鮩淡化的纝烟雾里显露了出来。

      长春子此时的样子很是凄惨,整个左臂连同左肩都已经消失了,左脸往下直到左小腿欶外侧焦黑一片,面无表情地站在雷霆轰出的大坑里。但是他身上的黄光却没有减弱半分,反而更加明亮起来。

      “不可能,你居然承受住了雷符的攻击,你身上的气势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向稳重的路远此时满脸的不可思䂳议,狠狠的甩了一下手臂,大声喊道。

      ﴗ长春子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然后用仅剩的右手拔出了一直悬挂在腰间的宝剑。ₐ这把剑承受了雷霆一击,却没有丝毫破损,明显材质非➡凡。

      路远几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长春子,不敢有綛丝毫放松,此时长맞春子的气势又变强了。

      长春헍子突然动了,化为了一道黄色的光,突兀的出ᅻ现在了刘星身边,刘星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脖子上就被一剑划过,鲜血喷涌而出븝,在身前形成了一个红色的扇形。

      看着流星捂着脖子倒了下去,剩下的三人发疯似的朝着长春子冲了过駚去。

      长春子看着他们,面无杬表情,左右闪避,看着他们的攻击打在空处,好似戏耍一般。几招之后,他停了下来,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是时候了,逍遥子该回来了。”说罢﷏,又化为一道黄光,快速闪烁了几下,小黎和李洛也倒下了。

      路远此时已经快要疯了,看着陪伴了几个世界的队友纷纷倒在自己面前让他心痛不已。但他现在却不敢有丝毫的差错,只能盯着长春子,努力去看清长春子的动作。

      路远听到了长春子和赵匡胤刚才的话语,知道长春子这个状态不能长久,只要拖过这段时间,他就可以杲反杀図长春컅子和赵匡胤,完成任务,说不定还可以借此复活他的队友,所以,他不可以愤怒,不可以急躁,要努力活下来,耗死长春子。

      也许是他的愿望感쪋动了上天,长春子的气势突然跌落了下来,正向路远冲过去的他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全凭右手拄着宝剑才勉强站立。

      路远抓住了机会,冲过去ݪ一拳将长春子打飞了出去,直接撞碎了一堵围墙。与此同时,他魄也被长春子击了一掌,向后飞了出去。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吐了口带血的唾沫,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当他慢慢挪着步子,往长春子摔落的方向而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好似玻璃破碎的声音。

      䳿“不好。”路远脸色不由的一变,脚下一用力,借着劲往旁边一校闪,只见一柄剑刺在了他刚才站立的位置。

      逍遥子回来了。

      逍遥子看着院子里的三具尸体有点发蒙,转头看到了一旁趴伏的赵匡胤,쫬问道:“官家可好?我师父呢?”

      “逍遥子你不用管我,我还撑得住,长春子道长使用了秘法,斩杀了三个人,到第四人时却不想秘法失效,被打穿院墙,生死不知。”䗐赵匡胤抬起手臂,指了指长春子摔落的㖤方向,努力的想爬起来䌃,却吐了口血,栽倒了下去。

      逍遥子一听这话,赶紧冲到␻了倒塌的墙边,挖起垮掉的砖块,露出了长春子那残破的身躯。

      看到长春子这个样子씶,逍遥子꣗眼睛一瞬间就红了,将长春子揽㒜在怀里,抓起雡他的手,就把自己的内力渡了过去。

      此时路远也没有逃跑,而是从小黎的尸体上拿䝑下了储物袋,从里面掏出了一瓶红色的药꒕剂喝了下去,苍白的脸色很快便恢复了过来。

      长春子睁开了仅剩的右眼,看着努力为他输入真气的逍遥子,想抽出右手,却使不上力气:“륻逍遥子,不要浪费内力啦,我的身体我知道,我用的秘法和当年慕容龙城的类似,用过秘法之后必死无疑,你这回知道我为什么不传给你了吧。咳,咳。”说着,咳出了一핷口血。

      “逍遥子,去杀了他,使用秘法之后,我珗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天地对他们的排斥,而这,也是你的大机缘。”长春子努力的抬起手指,指着路远的方向。

      逍遥子轻轻地放下长春子,站了起来,转身慢慢凪朝路远走去,手里的宝剑因为内力的灌注发出蒙蒙白光。

      路远连着喝了好几瓶红色药剂,此时也已恢复了过来。看到䉘逍遥子朝他一步步走来,气势逐渐高涨,他直接撕掉了早已破碎不堪的衬衫,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对造型夸张的拳套带上,又掏出了一只黄绿色的针剂,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又咬了咬牙,直接扎在了手臂上,注射了进去。

      路远扔掉空了的针剂,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本来就异常结实的肌肉再次膨胀了起来,西装裤子都撑破了,깴整个人变得极为高大强壮,本来显得过大的拳套此时却刚好合适了。

      逍遥子提着剑,看着路远的变化,感受着他的气势,寻找他的破绽。

      使用了针剂的路远皮肤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一双血红得发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逍遥子,完全找不到之前文雅的痕迹。他现在只剩下一个念头,撕碎眼前的一切。

      “吼!”路远发出一声咆哮,朝着逍遥子扑了过去,速度飞快。逍遥子赶紧往旁边一闪,擦着拳头躲了过去,却不想一道极强的风压扫过了他的身体,将他打飞出去。

      逍遥子身在半空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脚落地,还没站稳就看到一团红光又扑了上来,他赶紧又是一闪,躲了开来。这次他吸取了教训婷,闪远了一些,紧盯着路远,璣防止他的下一次扑击。

      路远此时也停下喘了口粗气,显然那个药剂对他的负担也是相当的大。他两只手互相锤击了一下,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跺了跺脚,又朝逍遥子扑了텁过来。

      逍遥子闪身让开,顺手用手中的剑在路远的腋下划过,却只割出一道浅浅的伤口,甚至都没有流出多少血,썖就缓缓愈合了。

      “好坚韧的身体,好强的恢复力。”逍遥子嘴里发出轻轻的惊叹,脚下却是不停,凌䴾波微步运转到极致,不停地在路远身上划出伤口。

      路远用一只手护住眼睛,另一只手不停砸向逍遥子,却都被逍遥子从容闪开,㖛两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之中。

      突然,路远眼中凶光大闪,发出一声大吼,双手猛地砸了一下地面,顿时土石四溅,身上闪过一圈薄薄的红光,将逍遥子击退数步,然后直向长春子的方向冲去。

      逍遥子一看顿时急了,赶紧扑过去挡在路远面前,路远见此嘴角扯出了狰狞的笑容,猛地一拳朝他捣了过去。

      逍遥子这次没敢闪开,因为长春子就﨟在身后不远Ṃ处,他抬起手中的长剑,用剑脊勉强挡下了这一拳,整个人往后滑了数步,双手不停颤抖,而陪了他十数年的宝剑,也寸寸断裂,散落一地。

      路远一看逍遥子不再躲闪,又是一拳打了过去,发出撕裂空气的呼啸。ꖿ

      逍遥子努力提起全身功力,用手中的剑柄挡下了这一击,又退后了两步,硬生生停了下来,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已经退到了长春子的身边,不먏能再㞅退了。

      路远的脸色越发狰狞,整个人又变得高大了几分,鼻子里喷涌着淡红色的蒸汽,伴着粗重的呼吸声。

      又是一拳猛地砸过来,逍遥子举起已经碎裂的剑柄艰难地挡了下来,整个人身子一矮,半跪在了地上。手心里扑簌簌的掉桙下来一堆碎屑,剑柄已经碎裂成了渣子,双手也变得鲜血淋漓。一ၭ大口擷鲜血喷出,逍遥子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整个的气势衰落到了极致。

      ᘺ “哈哈哈哈~”路远发出一阵大笑,却透着凄凉,“为了对付你们,我们付出༡的代价太大了,不过最终还是我们赢了。逍遥子,我不会杀了你,蓾我要扭断你的四肢,让你当一辈子的残疾。但是,长春子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完成任务,想办法复活我的队友。”说着,转头看向三个队友的尸体,眼中闪现出一丝温柔。

      㰆 “噗。”

      突然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歳,路远只觉琬胸中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只见逍遥子拿着一把长剑从他的腹部斜插入他的心脏,那把剑正是长春子的佩剑。

      迂路远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在迅速消逝,整个人都开始慢慢缩小了起来,皮肤一点点褪去红色,眼睛变回了黑色。

      “有一句话叫做‘反派死于话多’你知道吗?ቬ看来变成狂战士的你脑子也不够灵光了。”逍遥子,强撑着站了起来,从路远身上拔出了师父的佩剑。

      “你怎么知道这些话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变回正常人的路远此时也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思考能力。

      逍遥子甩了甩手中的剑,抖落了剑上的血迹,轻轻说道:“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十多年,我一直以为我就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结果自从你们出现之后,我的脑海里边出现了好多模糊的影像,直到刚才你们用反膜之匪放逐了我,我才终于知道我和你们一样,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说着,他顿了顿,看了看身后的长春子,“说来,我还得谢谢你们,让我终于知道,原来我ẽ偶Й尔做的梦э都是真的,原来除了师父,我还有父母,我还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见那梦中的爱人。谢谢你们。”

      说完,一剑削过路远的脖子,大好头颅咕噜噜滚了下来,一脸不敢置信뻵。

      “不过你还是要死的。”逍遥子甩掉了剑上的血珠,插回剑鞘。

      “师父,你怎么样?来,我给你治伤。”逍遥子拖着负伤的腿,挪到了长春子身边,坐在地上,轻轻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调动起身上仅剩的内力。

      长春子看着逍遥子,笑了笑,阻止了他:“为师大限以至,不用浪费气力了。长春功具有驻颜之效,别看我这幅样子,我已经一百一十多啦,活的已经够久的了。”

      逍遥子此틄时已经泪流满面,却还强扯着笑容,带着哭腔说道:“师父,你别说丧气话了,那些天外来客身上说驊不定会有什么东西能治好你的伤,我去找找看。”说着,轻轻放下长春子,跑过去迅速翻找了一下路远几患个人的尸립体,又从小黎身上取下了储物袋,回到长春子身边。

      “混沌核心,能打开这个储物袋吗?”逍遥子小声说道。

      【宿主心中默念即可,不用说出来。】ﰤ逍遥子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非男非女没有感情的合成音,【可以打开,请宿主将手放在储物袋开口处。】

      蓨逍遥子按照声音的指引把手放上之后瞬间储物袋就发生了变化,他感觉自己和储物袋建立了某种联系。顺着这种联系,他看到了袋子里的空间。里面约莫有5米的长宽高,漂浮着大量的物品,大部分是食物和῁水,ƨ还有一些黄金珠宝之类的财物,只有在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些药剂武器等物资。

      心念一动,一瓶红色药剂出现在他的手里,赫然是路远喝过的那种。

      【检查一下,这瓶药有没有问题。】逍遥子心里默念了一句。

      【治疗药剂,可回复生命值,具体效果因人而异,经检测,无有害成分。】合成音在逍遥子脑海响起。 퍑

      逍遥子打开瓶子,把它凑到长春子嘴边,喂长春子喝了下去。长春子脸色变得没那么苍白了,身㐩体也不再衰败,看样子治疗药剂起效了。

      逍遥子又拿出一瓶治疗药剂准备给长春子服下,却看到长春子的身体又开始衰败下去,顿时一阵手忙脚乱,连着给灌了两瓶药剂,却已然没了效果。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效果啊?!!”逍遥子吼出了声,却又努力压榨着身体,将内力输入长春子体内,头发都变得花白枯槁了起来。噲

      【长春子的身体已经极度衰败,灵魂力量即将椝消索散,治疗药剂对此症状已无效,现有手段无法治疗。】混沌核心回答道。

      逍遥子一听这话,顿时整个人瘫坐了下去,眼泪止不住得流了下来縌。

      “逍遥子,不要在浪费这种珍贵的药剂了。”长春子抓住了逍遥子的手,轻声说到,“我这个辈子最自豪的就是有你这么一个徒弟了。我的父亲,黄巢,我是他的小儿子,他埋葬了大唐,致使天下分崩离析,战乱不休,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我带你出山辅佐当今官家,就是想要槕为父亲赎罪。如今官家平定大半天下,距离重现汉唐雄风已经不远了,我也满足了。长春谷里我那间房子底下埋着一个箱子喟,里面有昔年张角的三卷天书,虽说天地灵㖎气缺失无法修习꣈,但你或许可以找到使用懜的方法。”说着,有指了指身边的宝剑,“还有这把剑,名龙渊,是我师父家传的宝物,据说是李太白当年所用佩剑,他临终传给了我,如今,我也就传给你啦。”

      “道长。”赵匡胤此时也醒了过来,拖着重伤的身躯走到了长春子身冰前,“我又欠你一条命。”

      “官家。”长春子看着赵匡胤,“请官家以后多多照顾逍遥子,我也就放心了。”

      “自当如此。”赵匡胤说道,一脸悲伤。

      “谢谢官家。”长春子艰难地抬起手,轻轻抚摸逍遥子的脸颊,“逍遥子,为师为你骄傲,你一定可以找到回家的路的。”说罢,他的手没有踤了力气,掉了下去,整个人失去了生息。

      “师父!”逍遥子顿时泣不成声,悲痛欲绝䐦。

      【长春子灵魂已离体,可收取等待复活,是否收取?】混沌核心的声音突然响起。

      逍遥子一愣,慌忙回答:“收取,快收取。”

      只见一个小小的漩涡出现在长春子的身前,空气中폴浮现出几条金黄色的光带,缓缓吸入漩涡之中。

      “这是?”赵匡胤一脸惊讶。

      “这是师父最后的印记,我要留在身边。”逍遥子撒了个谎,没有告诉赵匡胤真相。

      忽然,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波动,两人回头看去,只见路远遗留的腕表终端发出剧烈的震动,一条条裂痕出现在上边,丝丝蓝光从中冒出。

      【警告,警告,检测到剧烈能量波动,发现混沌能量,保护模式开启。】

      逍遥子身上突然展开ス了两层七彩能量罩,外层迅速扩大直到包裹住腕表终端,内层护住了逍遥子和⇤赵匡胤以及长春子的尸体。

      轰!!!

      픒 一阵强烈ㅃ的蓝光闪过,震耳欲琅聋的声音响起,满地烟尘。等烟尘散去,只见两层护罩只余淡淡的光芒,“砰”的一声,碎了开来。

      【混沌能量已吸收,世界已隔绝,位面坐标剥离中。1,2,3,位面坐标已成功剥离。获取部分罍未探索位面坐标,因混沌核心受创,需等待修复,当前无法探索。㎆】混沌꽍核心的声音再次响起在逍遥子的脑海里,【当前能量溢出,现反哺宿主,请宿主接收。】

      逍遥子只觉一股庞大的能量从体内涌出,顺着经脉游走全身,浑身发出白蒙蒙的光华,隐隐约约有彩色的流光闪过。

      不一会,光华散去,只见逍ﮔ遥子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已近愈合了,受损的膝盖也恢复如ᆳ初,只是头发却变成了一片雪白,不是那种失去光泽的苍白,而是有着银白色的光泽,时而有一道极淡的彩光闪过。

      【发现错误,长春子灵魂收取不完全,约20%流失。错误计算中,99%可能随腕表终端自毁被吸入时空乱流,进入其他位面。】这时混沌核心的声音再次响起。

      逍遥子一听这话,着急了,【那怎么办?师父还能不能复活?】

      【计算中,长春子目前无法复活,流失的20%灵魂碎片中含有5%核心碎片,不可自行恢复;15%非核心碎片恢复时间最短为50年,最长无期限。长春子灵魂核心碎片已关联模糊标记,宿主接近碎片时可获得提醒。】混沌核心给出了答案。

      【谢谢。】逍遥子心里默念。

      “这是怎么回事?”赵匡胤看着院子里的巨坑,只余脚下完好无损的地面,显然还未从一系列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逍遥子一脸疲惫,说道:“这是天外人同归于尽的手段,我消耗了师门仅存的宝物护住了咱们,已经安全了。”

      赵匡胤一阵后怕,看了看逍遥子,深深看了眼他那一头白发,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了声谢谢,转身跳过了巨坑,往外面走去。“赵光义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话语中的冰冷犹如腊月里的寒风。

      北宋开宝九年,赵光义冐起兵反叛失败,遭五马分尸。ﵨ

      国师长春子救驾身死,追封平王,举国哀悼。

      同时赵匡胤发下圣旨,逍遥子救驾有功,加封逍遥王,见国君可不跪不拜,封地长安,世袭罔替,除谋反不获罪。建逍遥王府,赐其佩剑七星龙渊有上斩昏君,下诛佞臣之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