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做真爱

      曹操啊,那可是未来햌彻底结束大汉王朝的绝世枭雄,他要不要将之掐灭在未萌芽状态?

      膜 馾 刘志一手摸着下巴,看着笑眯眯的曹腾,暗搓搓ැ地盘算。

      曹腾莫名其妙,总觉得刘志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阴测测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鼓。

      随即又不觉失笑,他是被《三国演义》给洗脑了。

      怕什么,乱世出枭욫雄,若他终ꘀ结了乱象,换来太平盛世,曹操即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反不了。

      若他没能力,改变不了历史的进程,那也怪不着有人取汉而代之。

      想到此处不由晒然一笑,“很摢好啊,有时㢢间带来我看看,也给他赐个걓出身。”

      据说曹嵩在灵帝时曾经官拜太尉,虽然是拿钱买来撗的,其人也是个敛财的高手。

      要知ܟ道曹腾一生清廉自持,极其注重名声,哪怕位高权重,也没落下多少钱。

      而到曹嵩买太尉之位时,花웅了一亿钱,这还不算上贿赂中宫的钱财,可见生财有道了。

      ꑧ 他是真的很・好奇,能养出曹操这般틟的枭雄来,曹嵩又是何许样人也。

      曹腾听到刘志的话,总算是放了心,看来皇帝还是打算继续用他的。

      “小子愚钝,只是合㠲了我的眼缘罢了。”

      收拾起猎綈奇之心,刘志回归正事,曹腾能力出众,您在中常侍的位置上一直待着,也埋没了。

      而且他有意改变宦官的处境,让他们的眼光不仅仅局限于内庭,从而变得越来越心胸狭隘。

      “你来的正好,其实我也有事要找你。”

      뉫㶭“陛下请讲。”

      曹腾精神一振,有事就好,他已经赋闲一个多月,再这样下去,恐怕ꊒ就只有黯然退出权力中心翣了。

      폥“司隶校尉张彪将调任光禄勋,我属意于你接錮任,不知你意下如何?ᡜ”

      “陛下,您……诡”

      ḛ 曹腾震惊地抬头看着他,司畆隶校尉是非常有实权的职鱕位,但问题的关键是,这是正经仕途的官职。

      猭若他能出任司隶校尉,也就标志着脱离了宦官的范畴,从此正式进入外廷,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士大夫。

      这是一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没콄想到㼴如此突然的缙就落在了自己头上。

      “怎么,曹公不愿意?”

      刘志见他百感交集,便调侃了一句。

      “臣曹腾,拜谢陛下唸,愿为大汉效犬马之劳!”

      蕮曹腾双手齐眉,大ೠ礼参拜,表情神圣而庄严,他一生饱读诗书,正气凛然,却囿于宦官的身份,无法一展所长。

      但从此刻起,他曹腾,ᄁ也将乘势腾飞,建一番功业,留名青史了。

      “坐吧,不知曹公对目前的天下大势有何看法?”

      刘志想听取多方意见,这样制定改革方案时,才能有据可依。

      “如今天下﷮灾祸频弘发,许多百姓又失去了自己的土地,生计艰难,要么只能䶐为奴为仆,要么就只能铤而走险。”

      曹腾出身普쇋通铉人銰家,后来又家遭不幸,穷烪困潦倒,所以먔他更了解底层百姓的生活,也对他们的悲惨境遇感同身受。 

      “是啊,天灾难以避免,可羞人祸却也为害甚剧,百姓们只是想填饱肚子,何罪之有?”

      与现代相比駉,这时代的普通百姓生活,简直就是苦不堪言,一年四季能勉强糊口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阶级孽分化आ严重,绝大多数的钱财都掌握在他们手里,土地兼并的情餤况愈演愈烈,大量箏的人口沦为他们的家仆。

      ꇺ东汉굃的人口逐年递减,其实很多都是ᄟ成了奴隶,这现象,那些世家出身的公卿大夫们,哪怕心里再清楚,也不会说흁出来。

      唯有无牵无挂,两袖清风的曹腾,才敢在皇帝面前愤然感慨。

      见刘志似乎也十分赞ᡗ同他的意见,不禁双眼一亮。

      禎“臣观陛漍下在举察制度上革除弊政,唯才是举,很有当年文景二帝的气象,陛下是否也有意改革土地政策呢?”

      刘志点点头,“自然是想改的,只是没有头绪,不知曹戳公有何建议?”

      ࢒“当年光武帝派人旡重新清查全国土地,把那些强行霸占的都收归国有。

      然后重新分配给流民,轻赋税,减徭役,休养生息,最终成就了폡盛世太平。庎”

      ㊆ 曹腾的思想比较守旧,崇尚古礼,看得刕出他是十分的向往光武帝时代。

      拮䭇 只可惜这般大刀阔斧的做法,也只有光武帝这样的开国皇帝,才能行得通。

      像他这样根基浅薄的,没有实力支撑,根本动不了世家豪强分毫。

      所以曹腾的计策,听听就好,不过他要的也就是对方的立场,心衈里有数就好。

      “嗯,光武帝的确雄才大略,为我等䰵子孙楷模。”

      刘志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猥接着两人又就朝廷内的人事变迁聊了一些。

      曹腾从入宫开始,经历了六代桨皇帝,真正侍奉过的也有四个,可以说是绝对的元老了。

      즉要说内外廷的各种人事关系,很难有他不熟悉的,此时娓娓道来,让刘志知道了不少辛密。

      今夜本就是曹腾当值핪,所以陪着他聊到很晚,这种值䱡守制度还是挺方便的。

      刘志心念一动,想到后輊世的中书省都ᦳ会有官员在宫中值守,以方便有什么突然情ꠏ况Ծ。

      而汉代却只有宦官才会值夜,所以中常侍也担负起了皇帝和外廷之间的联络。

      但这个制度最大的ﺺ弊端就是宦官左右欺瞒,甚至ਞ在特殊时期切断了两边的联系Ꭺ,在臣子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宫变。

      뚨 ⑎ 看来,他得先从这一点改起了,相信尚书台那边也很乐意加强与皇帝的联系,这样等于进一步强寞化了他们的权力。

      녧 当年,中常侍这边暂时也不能탐取消,如今这些宦官明面上大多数ꁺ都是忠心࿑于他的,只能想办法慢慢削弱了。

      何况短期内,他还需要宦官集团的势力,来牵制和平衡朝中的士大夫集团。

      㖭等到考核祦制度完善之后,寒门阶层崛起到能与他们分庭抗礼之时,他才能对付他们。

      当然,只要不胡作非为,他刘志也不是个过河拆桥的人,至㝳少会保证他们荰富贵平安。

      ⺂ 两人密谈到深夜,曹腾这才施施然离去,他的这番动作,自然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势力的注意。

      第二日刘志正式下ⵆ诏,将鰽曹腾调出中常侍,改任歉司隶校尉,一时间在朝堂⇮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以黄琼等ꗙ为首的公卿大多数都持反对意见,纷纷上书㹅请求他撤销此诏书。

      一个个言词激烈,义愤填膺,口口声声阉宦残缺之人,怎能与他们并立在朝堂之上,实在是奇ꈂ耻大辱。

      蕇这沵其中,甚至包括廘他亲近的臣子尚书令袁盱,可见此事已经触动了他们的底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