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u路app

      下午在爬山的时候,顾琳一直对陈夏爱理不理的,哪怕陈夏拿出大白兔펣奶糖哄她都没用。

      这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一直在想怎么得罪这个女魔头了。

      ⲩ ⧲一ꪍ直爬到山顶上,闻着桂花香,远眺远处的风景,所有人都想大吼一声发泄心情。

      顾院长和张书记今天也很开心,老顾同志对拿着照相机的陈夏说道:

      “銙你小子今天给每个人都拍些照片,回头胶卷费和冲洗费来医院报销。Ғ”

      大家一听兴奋了,一边呼喊着“领导万岁”,一边拉着陈夏给自己拍照,一个个都臭美得不得了묰。

      陈夏不干了:“等等,你们都有照片,可是谁来给我拍呀?我也想拍輡几张做个留念。”

      ཷ 顾院长腾一下站起枌来,拍拍屁股,神气地说道:

      “我会拍,想当年我可是在部队学过摄像的,那水平,不吹牛,新华杜记者的水平都没我高。”

      哈哈哈。

      녴陈夏一听就把相机塞到了顾院长手里:

      禴 “行,那就麻烦顾院长了,帮我跟顾琳拍个照片。”

      顾院长一听,手都抖了一下。

      陈夏茯也不管顾琳怎么噘着嘴巴,一把拉过她,两人站在一起᥅,陈夏堆起了笑脸,做好了一切准㊌备。

      顾院长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悄悄把镜头移向了一边。

      镜头里只剩下顾琳一个人,正一脸傲娇地头偏向一边,一副♢不理䍋睬陈夏的样子。

      尵 “好,就这样,陈慛夏不要动,顾琳你眼睛看哪里?1、2、3”,咔嚓一눂张。

      “非常好,拍好了,相机还你。”

      兰 顾院长一脸得意地走开了,陈籂夏做梦也ꀣ想不到,两人的合影已经变成了顾蹾琳的单人照,而他已经被顾町院长人工PS掉了。

      四院的医生护士们在西浦公社玩好后,就此打道回府了,陈夏则留了下来。

      他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就是他统计了那些流感儿童人数后,让家长们都把那些孩子们都统쎡一叫到了大队部빛。

      然后拿出听诊器和体温捈计亲自给孩子们看起来病来。

      萧最后롖从随身包里拿出一袋袋用纸￀包着的奥司他韦봄,根据不同体重Ṓ换算出不同的药量,发给那些患病的孩子们。 쥯

      墕村民们都不好意思,一个劲的要给钱或者给粮食,都被陈夏劝阻了。 ⤨

      뫿 陈国庆还有点着急,“老二,你这赚钱也不容易,可不能让你亏本,你还有陈秋和陈冬要养活呢。”

      괽陈夏不以为意:“没事的,国庆叔,我也是庆丰村的一份子,帮助乡亲们也是应该的。至于这里亏的钱,我可以去别的地方赚嘛。”

      陈亦根没说什么废话,他是村支书兼大队长,又是陈氏宗族的族长,子孙越出息,对族人越帮助,他都是支持和鼓励的。

      反过了,陈夏哪天遇到困难了,庆丰村人去帮他也是应尽的义务。

      分完药,陈夏又嘱咐了一句:

      “这些药吃三天,三天内肯定能退烧,不退烧千万ᱼ要瘺到四ぶ院来找我,不要拖。

      我也实话说了,这些药很贵,就这6小袋,我在柯镇要卖15ꠇ元,༏或者90斤大米。

      所以以后有其他村民问起来,你们就按这个价格说,咱们村我ᵬ都勉强,其萻他村我实在供应不起了。”

      围观的村民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陈夏的目光变得敬畏了许多。

      15元一份,这里起码分出去30份,这╄得是多少钱啊?

      û濞 那些病人家属更是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 닉

      哪怕陈夏一定不肯收东西,在回柯镇的时檽候,船上也放满了鸡蛋、玉米、番薯等农家自己产的东西。

      䨫然后ꪻ一群人站在码头,依依不舍地跟他告别。

      陈夏回到柯镇后,已经有不少病人在梅园门口等着他了,陈夏闀还要继续卖药辛苦赚钱,

      䓽 “一晚上马马虎虎几百元钱,唉䇕,想鱖当年我的工资奖金一天都在1000元以上,໚差远啦。”

      如果被外人听到,一定会打死他这个装逼犯。 갱 ꛽

      2020年的一千元,能跟1980年的100元比吗?

      余家兄弟估计是靠倒卖훜达菲赚了钱,近段时븼间又来送过几次古董。

      ꣘陈夏섅也不懂得价值,他们两个其实也不懂得价值,真的假的也分不清,一个敢卖,一个敢收。

      另外,还有ⱕ一些来卖䡫药的人,也都拿出一裯些老物件来抵睊药钱,圠所以陈夏家里,那些퇰坛坛罐罐,古玉宝石已经有不少了。

      멇字画他没敢要,这玩意儿什么造假的实在太多,每个朝헁代都有瞾。

      쎤 ࿌陈夏觉得这样也不行,至少得知道真假,价格无所谓,反正这年头老物件不值钱。

      玉 只要是真的,藏个几十年,那价格也绝对远远高于6縢粒䪢达菲不是。

      但如果是假的,陈夏也得中止收购老物件,可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当傻子看不是?

      有困难找虞得水嬌,骎他是地头蛇人头熟,一定没错。所以陈夏拎着一大堆村民们送的土特产蚇去了他家里。᛾

      虞得水家。

      堟굻“我以为什么춭事呢,不就是个懂鉴定老物件的师傅嘛,我还真认识一个,解放前祏是当铺的老朝奉,这些老家伙都有真本事,㏪什么东西被他们看一眼都八九꒽不厀离十。”

      “对对⣞,我就要找这样的老师傅,价值多少无所谓,我只要知道东西是真是假,什么朝代,稀不稀缺就行。”

      “我说你小子要这些老物件干嘛?不能吃不能用,摆在家里还占地方,也就以前的资囻本家和臭老九喜欢这⏯玩意儿。”

      陈夏假装不好意思道:“嘿,葉这不是个人ﻫ爱好嘛,我就喜欢这些瓶瓶罐罐,还有那亮晶晶的石头。”

      렌“你真想要榾,我有个主意,你也不先找人鉴定,你这一鉴定肯定会走漏风声,聪明人太多,到时你想收什么老物件,人家都抬价了,㺕你这不是多花钱嘛。”

      陈夏听了连连点头,虞得水又靠近了说道:

      “这些老物件,每个公社,每个镇都有,那个年代抄寧家抄出来的,现在都堆在仓库里无人问津。

      你真想要,你去找找关系,或者给当地一些好⩤处,你就当收步垃圾一样收走不就得了?”

      陈夏一拍大腿,大喊一声:

      “妙呀,虞哥你真是智多星,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