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兴十三妹

      一夜雷雨过后,山中的空气清新异常。

      沈十一睁开双眼,看着被雨水洗涤过的花草树木,深吸了几口湿润的空气,体内随着气息的变动也셡仿佛焕然一新。

      ❈经过昨日的修炼,道功进境明显,真意也更为充足。看壭着腿上同样醒来的小白,ӌ笑了笑。

      ղ 小白现在有一只耳朵全部变为了白色,另外一只耳朵上的馴黑色也少了很多ᢀ。

      以沈十一现在修炼的速度和浊气的大致数量,估计再有四五个晚上,小白全身的黑色就会褪去,不知道那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新的变化。

      看着天色差不多了逘,沈十一起身修炼动功。

      在练完长生䔸功和剑法后,他试着用力跳了一下,让他吃惊的是一跃就是两米高。

      又试着快走几步,觉得真的像在地上飞一样,速度很是惊人。

      沈十一没有特意修挝炼外家ꎟ功夫,想不到只是修炼道功,竟有如此意外收获,他高兴了好一会儿。

      时间差不多,沈十一就带着小掊白回观中听师父授课了。

      Ა老道课上讲的都是道藏中的经典,逐字逐句的给弟子们讲解经文的含义,确保大家都能听懂。

      沈十一小窔时候就爱听别人讲故事,虽然师父讲的不是故事,但其中的义理就像说进他的心里,很多晦䁼涩难懂、模棱两可的东西一下都明卓了了。

      僊以前只是脑中有䫳些明白,但那不是真的明白。心里明白,才是真明白뿱。心有所悟时,会有种勾动体内真意的感觉。

      쬃 沈十一觉得将师父的话记ﳾ在心里,打坐入境时慢慢体会,可尼能会有ੵ更多收获。

      师父䎍讲完经ᴷ义,又解答了一些弟子们ⷐ关于修行上的疑惑。

      沈十一的问题昨天就问过师父了,所以只是在旁听着。不多久,见大家都没有问题了,师父就让弟子们各自去修炼了。

      沝 沈十一也起身想走,师父却示意他留下,说道:“静玄,今日我打算传你一些门内的符箓与阵法。”

       沈十一听了心下一喜,他对于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之前一直没问,以为清虚观没有符箓、阵法쥌之类的东西呢!

      师父见沈十一的样子,笑了笑,从궷身后拿出两本古书,递给了沈十一,说道:“这两本,一个是符箓,踷一个是阵法。你要仔仔细细研读,另外抓紧时间看,还有几位弟子等着修习。”

      沈十一行了一礼,谢过师父。

      师父告诫到:“这些东西,切忌不可外传。不要以此谋ホ财,恐损修为。其他需要注意的东西,书里都有写,都不可有半点违背。”

      沈十一看师父慎重的样子,也严肃的点了点头。

      奸 看着沈十一远去的背影,閯老道捋了捋胡须,笑䕒了。

      ......

      本来想着直接去后山修炼的,但现在不得不先从头到尾翻看一下符箓与阵法。

      沈十一回到房间,先把书放睦在桌子上,然后拿出床上的手机看了看,没什么消息。

      接着做到桌前贂,开始翻看阵法,罇上边写的很多东西都晦涩难懂。但沈十一还⹸是皱饭着眉头看完了,打算先记下来再说。

      另一本符箓,在沈十一看来比阵法要简单的多。只需要身心澄ጿ澈,焚香净手即可以笔画符。

      除了一些符箓取用的禁忌,就全都是符箓的名称、功效、咒语、笔画等維的介绍,旁边还옜有相应的符箓样画。 ꩺ

      沈十一没想到符箓之道如此简单,好像没什么稀奇的,估计他一天就都能学会。

      可事实证明,寕他想多了。

      在看完符箓书⹬册后,他迫不及待৿的在观中找到了画符所需的物品,鰼包括毛笔、朱砂鸩、⌅黄表纸等。

      在调整好自身状态后,仔细回想最简单的安宅符,虚空中用手试着走了两遍。

      觉得没问题,就开始❲一边轻됺声念着咒语,一边在黄表上画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咒语先念完而符没画完,就是符画完而咒语没念完。

      书上说,只要二者不是同时完嗬成,符箓即为失败。

      又画了十多张,沈十一才找到节奏,笔画结束之时,念咒正好停止。可是,他还是感觉,画符失败了。

      谏因为,成符之时,没有丝毫的异常感觉。书上说,符成心即有感。具体什么感觉,书上没有说。

      沈十一知道自己应该忽略了什么东西,现在还是别急쇥着៓画,先找找,到底什么问题。

      难道是笔꼠不行?朱砂有问题?黄맰表纸有问题?

      不可能啊赌,这都是观中找来的东西,别人肯定用这东西画过符。

      遁 那是自己有问题?可是,他都是按书上要求做的。身心清静,三天之内不沾荤腥,他在等묽揭标的后几天都只是喝粥,很长时间没进荤腥了。

      㿆 这都没问题啊,难道是咒语记错了?

      拿出书来,翻到安宅符那页,逐字确认,咒语也没问题。顺带着把自己画的安宅符和书上的比较了一下,就像从书上刻下Ͼ来似的。

      找了一圈,沈十一没有发现ਢ任何问题,但不会无缘无故的无法成죐符。

      ꬐ 难道是场所的问题?可是书里对䔴于画符的地方뷹,只얲字未提啊。

      沈十一决定还是重新再看一下画ᆑ符的准备工作与注意事项。看到头几句要求身体清静,心神澄澈。他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嘴里念叨着这几个字,觉得这描述的不是和入静一样吗!

      难道需要入静画符,可是打‘坐才能入静,画符又要求动手,应该不是。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沈十一似谻有所悟。

      再次取过一༊张黄表纸,手握ꢜ朱砂笔,调整一下身心,开始一边画符一边念咒。

      这次咒停符成,忽然感觉从眼前的安宅符上传出阵阵波动,好像在驱除뭎什么东西쀧一样,接着整个房间传来一阵安详、平和的气息。

      沈十一心下一喜,知道成功了。

      这次他画符的方法还是与上一个一样,只不过这次他用心神勾动了上丹田的真意。

      本来想试试看惹的,没想到真成了。现在他理解了师傅说的,要仔细看的意思。画符的要求ꏕ和入静一样,但是又要动手,那只能是需要入静才能积攒的真意了。ﳘ

      书上所载,䒦自긘然不能把这些东⯇西写进去,要不然万一落入歹人之手,后果不堪设想。

       뻥團 师父也没有把这些东西明说,估计是想让弟子们勤ﵣ加思考,不要总想着等别人传授。

      疷 因为,师父走过的路没有想象中的长。如果弟子䋴们只知在后边跟着,最高成就也就是与师父比肩,如何能再更近一步呢? 肯

      鱗 所以,想修到更高的境界,更多的뺭还是要悟性跟福缘。

      沈十一领会这点后,董告诉自己,以后对于师父的话和道经中的字句,都要仔细琢磨,其ⴔ中肯定有深意。

      直到黄昏,沈十一一直在画符,书册前三分之一左右的符疀箓他都画了一遍,无一例外都成符鳦了。

      可是接下来的符箓却无论如何都画不成,虽然加以真意,但是总感觉差一口气。

      估计是现在境界太低的缘故,他也不再费力尝试了,决定结束画符练习。猜 뉖

      看着天色,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桌子上堆了一沓符箓,这些都是一天的收获,沈十髑一把符箓和两本书带上,打算出门去见8师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