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在线A

      “道友且随譻我来!”

      说完叶真便率先往洞内走去릓,李然虽然意外,但自觉对方不会害堎他,便跟了过去。

      叶真将李然引至李承天父母墓葬之前道

      “此乃在下父母之墓,在下的母亲便是流云宗之人!”

      “原来如此!”

      李然定目看到墓碑上一个熟筍悉的名字,却是惊叫出声

      폨“杨若水!怎么可能!”

      “道友似乎认得家母?”

      叶真闻言却是目光一亮问道

      “实不相瞒,在下小姨也叫杨若水,同为流云宗门人,更賌为巧合的是小姨也是在百年之前进入潮鷤汐秘境,一去不返!”

      “竟是如此!”

      叶真也먞没想到两者间居然还有此等关系,颇为意外的他适时做出极싲度ࠪ震惊的神态,继续道ﶉ

      “家母在世曾言他是流云宗凝萃峰的弟子,师父翠微仙子百年前便已是筑基后期修士,⡩还有,这是家母遗留之物쉹!”

      叶真说道后面似乎想起什么,从储物閦袋中拿出数物,有身份木牌、以及与杨若水所留的数件法器,用真元定在半空,轻轻一推便飞至李然身前驁

      李然深吸一口气,先拿起木牌仔细打量起来,看见上面刻着凝萃峰杨若水六个字,툳点头道

      “的确是我宗令牌,晚辈冒犯了!”

      ꧥ说罢将木牌往空中一抛,手捏法诀朝其一点,顿时一道灵光射入木牌中,᭲后者顿时青光大放形成一个헤青色光幕,上面浮现出一排ᗯ排文字

      吮杨若水,云历걦两元七会四十三年入宗,凝턃萃峰内门弟子,鄶百机堂执事,师承翠微仙㬃子……

      㪵云历是流云宗自己定的年历,其中元即千,会即百,即流云宗ꞷ存在已经有两千七百三十四年。

      녔 叶真看着眼前青色光幕,并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李然将法诀一收,光幕ᒍ顿时消失,木牌也恢复뚿原状,浮在半空,点头道

      “此身份牌确为我小勁姨之磻物,但李兄之滶身份还需经过쉗族中血脉之法核实筀,非是怀疑李兄,只是涉侵及家族利益,所以必须要走的程序!”

      “嗯,此事家母早有提及!”

      杨若水所留玉简的确有提到此事,李刵然所言点到即止,叶真明白对方有提醒㧤之意,其一点出血脉实验,意在警告叶真若身份为假,还是不要想着蒙混过关঴。

      廊 其二告诉叶真家族、宗门也非想向中的善地,因为叶真一旦以李承䯖天的身份加入李家,同辈的修炼资源又将栾被分去一份,不难看出其中龃龉。

      “原来李睸兄早就知道,看来是李然多嘴了!”

      李然軟哈哈一笑

      “怎会,我也是经道友提醒才想起此事,不然早就忘到九霄云外!”

      晊叶真摇头否认

       客套两句,李然ㅡ又拿起旁边的长剑观摩起来

      “斩水剑?嗯,ﷇ虽未曾听闻,⿚但观其炼器手法的确是紫焱峰所軆出,不过此剑似有损伤?”

      “此剑亦是家母遗留之物,因其生前与强敌斗法,落下损伤,家母生前一直有伤在身,没时间蛇为其祭炼ꫥ修复,虽留与我蔄,但之前修为低微,也只能望洋䘪兴叹,也就最숔近才有能力为其蕴养一番!毕竟是故母所留,承天无法视而不见!”

      䆦 叶真解释道

      “这是自然!”

      李然点头示意理解,而后伸手一招开始查看剩下物品

      惂 “锁灵环,灵犀玉……”

      ……

      “李兄,在下还有要事在泸身,必须先行离开!懒”

      䕄查看完叶真所出的物品,李然对其身份信了七八分橖,加上救命之恩在前,言语间也是颇为亲近。

      “哦,道友你身上之伤?”둸

      叶真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便会离开,不由提醒道

      “连룮枝凡的药效,加上李兄之助已经并无大碍!”

      李貟然毫不在意摇头回道

      “嗯,既然如此,那承天也不多留道友,不过在下身世一事,还巾需道友引见!”

      “此事李兄就算不说,李然也会放在心中!此去ﶥ虽不知何时能归,但料无凶险,事成之后定会᝿来此找李兄!”

      “好,我送道友!”

      蒆 叶真点头,将李坙然送至山谷出口。

      “李兄停步,就送到此处吧ㄿ!”

      “如此,道友一路顺利!”

      䚇 叶真拱手道

      “承李兄吉言!”

      李然也拱手回礼,随后御剑腾空,未至多远便听见悠悠之䫈声 墌

      “道沿友是不꘮是还쌦忘了什么?接好了!”

      李然诧异回头,就见一只尺许高的小钟朝他飞来,连忙伸手抓住。

      “칞哈哈,险些忘了此宝,多谢李兄,李然楙去去就来!”

      话音由在,人已远去。

      叶真收回目光,转身回到洞中,之前髀出去查看一下情况,让他总算亲眼见到修真世界的险恶,老实待在洞府中等李然回来才是妥帖之策,继续去外面浪被别人盯上就不好了。

      崅 正欲修炼,此时却闻一声闷哼,原来是被他擒住的异族人已经苏ㆱ醒,叶真眉头微皱,略微犹豫,随即抬手一튾招,红绫松开飘回叶真手上,早꒟在此人身上种下禁制,也不担心他会反抗。

      틙 乌姓异族人知道自己的处境,沉默看着眼前之人,眼神深处闪过丝丝恐慌。

      “道友无恙乎?”

      “既然落入阁下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假惺惺作态!”

      乌姓男子深知落入人族手中绝无生机,也没有软弱求饶。

      헟 闻言叶真沉默一会才道

      “如此,那叶某也就开门见山了!在下对贵族颇为好奇,还请道友不吝⮹赐教!若能让叶某满意,对螒阁下ຍ也是有好处的。”

      闻言乌姓异族却是冷笑道

      “哦,什么好处,难不成你还能留我一命?”

      “道友是个明白人,就不要存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了!”

      叶真봹摇头否认,乌隙姓异族手段鼢诡异,他自然不可能做这种纵虎归山的事情。

      “呵,那道友的想法难道不是异想天开么?”

      ꭸ乌姓异族讽刺道

      叶真却是冷笑

      “道友不要忘ᰩ了你的身ꯏ家性命还Ⳅ握在我手上,不过你我修为相仿,用搜魂之法效果甚微,所以才会给道友这个机会,叶某承诺只要道友能让뤓在下满意,自ᮕ然会给道友一个痛快,刑鴫讯之法叶某虽不擅长,但也总归听过,想앴来道友也쑣不愿걔成为在下的试验品吧!”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