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荧光直播

      “当쌨然ᛓ可以,我们找到恶龙的时候,这位诸葛랧兄已和恶龙大战在一起,从水底斗到了水面上。我们俢一见,立即亮兵器上前围剿恶龙。还是我这个小兄弟王泰山想得周到,他一到那个地方就发现恶龙几个手下在旁边观战,于是⯗便上前一人给了一巴掌,统统拍晕,放在一旁。这才上前参战。恶龙此时已被我们打⍣得手忙脚乱,见我们又多了一个人参战,就想逃跑。他选择了诸葛兄的方向쩞,妄图逃命。被诸ヨ葛兄死死拦住,ﷹ我也过去帮了诸葛兄一把,拦住了恶龙。此时⢚,就见我这个小兄弟,双掌一搓,放出一个掌心雷,正在恶龙头顶上轰然炸响。只炸的恶谛龙头昏眼花,站立不ﲕ稳。我这个小兄弟乘胜追击,又祭出一块‘翻天印’,光闪闪,冷森森。瞬间变大成百丈大小,恶狠狠地砸向恶龙,将恶龙拍成肉饼雎,砸死在地。因此䧊,此ꈿ战的首功非我这춧个小兄弟王泰山莫属。”

      众⑤人听到此处,䞮纷纷鼓起掌来。县丞๦王昊问道:“王泰山?是否和我们಺的ꡕ县尉衡山兄有点关联?”

      “ﴌ王兄说的不错,泰山确是我的小弟。是我们王家八虎中的老幺,我的八弟。羱”

      㹇“恭喜王兄,贺喜꺅王兄。你王家有此英雄了得的子弟骁,而且还是修仙之人,从此必定家族兴旺,事业有成。子孙绵延,多子多福。”县令李彪,县丞王昊以及师爷等人纷纷向王衡山道ോ贺。

      衡山亦是一一道谢,满堂欢悦。

      县令李彪下令,就在县衙大堂上排开酒宴。请来县里的富商、名流,为上仙庆功。

      县里的富商、名流,差不多都有自己获得ɮ消息的渠道。现在他们几乎都知道了县衙庆功宴的目的和内容,即便有小部分不知沫道的相互一打听,也就全都知道了。纷纷携重礼来为上仙庆功,希望和上仙搞好交情,拉上关系。一时间县衙大堂上杯觥交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至于富商们所携之ؤ礼物,玄龙一律回绝。明白的告诉大伙“我们只是路过,不可能在此长住。你们即便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也뢜不一定能找得到我们。这次来啑此,是应王县尉所请,为了消灭恶龙而来。现在恶龙已被消灭,我们将不日东行,至于以后回来时是否从此地经过,谁也说不准。”

      “不过,我倒有个主意,你们可以把礼物送给诸葛兄。诸葛兄出家的浮山金光寺慩亦঴是一座神仙洞府,诸葛兄师徒三人亦是修仙之人。你们如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可到浮山金光寺求佛祖菩萨保佑,亦可和诸葛兄商量怎么办,我想诸葛兄师徒三位定会给出解决办法的。是不是呀,诸葛兄?”

      鋴 诸葛天雄虽然由于自小在佛寺长大,对뜥人情事故不太精通Ἕ。但终归瑚不是白痴。他岂能看不出玄龙这是咕在帮金光寺打响名声,这可是提高金光寺的地位,扩㴫大金光寺的影响的大好机会,岂能轻易放过。于是欣然开口“各位施主,小僧忝为金光寺主持座前大弟子。我们现在正在翻修金光寺大殿,请各位施主静待,待大雄宝殿落成之日,我寺定将举办水陆大会。届时请各位꫾施主光降,共襄盛会。阿弥陀佛。”

      众富ẍ商一想,玄龙等人不管能为大小,终归是过路之人。等人一走,仙踪渺渺,何处追寻。不如和诸葛天雄结交,第谊一,他们是本地住户,守家在地,可以找得到。第二,浮山离县城五十多里,不远不近,半日可到。ٮ与其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不如守住这实在的。最主要的,诸葛天雄也是修仙之人,他能耐再小,也比凡人强吧。凡能成为富商的,哪个不是心思活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人。稍一琢磨,便明白了个中道理,于是纷纷转过头和诸葛天雄套近乎。一时间到把诸葛天雄忙了个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当然,他们也不会因为巴结䜏诸葛天雄,而冷落就他们的父母官。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才是真正掌握他们命瑣运的人。有句俗话叫‘破家任县令’,也就是说,要想令你家破人亡㢲,黕只需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县令的一句话就足以。所以他们丝毫不敢使县令等人感到㰾冷落,而是把他们携来的重礼,一分为二,퉝凡是唑珠宝都送给了县令、县丞等人,而뤽给诸葛天雄的只有银子。

      诸葛天雄现痪在所需要的也就甋是银子。有了这些银子,他们的大雄宝殿马上就可以动工修缮了襥。师父的心愿可以了了,自己也可以放心地修炼了。

      远的甭比,就玄龙等人的修为便令自己羞愧万分,他们没一个年龄大于自己的,而他们的修为却比自己要高。这怎么不令自己羞愧欲死呢?象雪儿姑娘就是‘馯凝丹境’五层的ㆂ功力,人家一个小姑娘,年龄比自己还小那么多,都比自己的修为高那么多,和玄龙就更没法比了。

      想到这里,诸葛天雄恨不能马上赶回山去,向师父交卸了银子,马上开始蕾修炼。可一看到满堂人众,知道自己不可能马냎上ﰦ就走。于是,小心收敛了急躁的心情,뾝放出一付笑脸,和玄龙等人一起应对满堂宾客。

      这一场酒宴,直喝到三更将尽,把陪同的官员喝倒了两个。一个是县令李彪,一个是县丞王昊。下人把李彪送入后宅,把王昊送回家去,大伙这才散了。

      再说泰山被ⶵ衡山拉回家中,他三嫂还没休息,听到门上的动静,三嫂立刻提着灯笼迎了出来⪷问道:“怎么这会儿才散로?老爷没喝多凌吧?”

      “哈哈,这点酒哪能让我喝醉?我把县令、县丞都放倒了,哈졙哈哈。快看看是谁上咱家来了?”

      这时泰튈山从衡山身后惃钻了出来“小弟拜见嫂嫂,ⷬ两年多没见,嫂嫂一向可好哇。”

      “原来惑是老叔来了,老兄몀弟,快让嫂子看看,这二年怎么长了这么多呢。比原来高了一大截呢。快上稔屋里来坐,你哥两好不容易见面,是个高兴ٛ的事。嫂子给你们哥两预备几个酒藍菜,你们哥两再喝一回。”

      “夫人,你说的对。今天我高兴,夫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高兴吗?”

      “不就是和老兄弟见面了吗?还能有什么事ᰔ?”

      “不对,不光是和老兄弟见面这点事。当然,和老兄弟见面Ⲳ我也高똯兴。但是决不是只有这点事。

      今天,泰山他们那个ꋑ带头大哥玄龙亲口对大粤伙说,剿灭恶龙是我老兄弟的首功,夫人,你知道这个首功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剿灭恶龙是我老兄弟一人做到杽的。ᴮ令我头疼不已的事被我老兄弟一个人解决了。夫人,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溾”

      “三哥,你醉了,咱们今天别喝了,明쯨天再喝吧。”

      놖 “泰山,你别扫我的兴。我高兴的是我的老兄弟终于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ꛌ?今天谁也不许釜拦着我。” 厍

      张玉琴只ꞑ好预备了几个菜,泰山陪衡山坐在桌前推杯换盏的놶喝了起来,直到王衡山终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㗊챲 㰍 ꝷ泰山对三傼嫂说:“嫂子,你别害怕。我三哥ﷁ的酒品非常好,他喝㕙醉了不打不闹,就是睡觉。觉醒了就过去了。”

      撑 “嫁给你三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喝醉酒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就因为他喝醉了不打不闹,我才敢给他酒喝。不然他喝醉了又打又邫闹的,谁受得了他。兄弟,你喝的也不少,快去睡觉吧。”

      痓 鶅“我帮嫂子把三哥㉫背到床上,我再去睡吧。”

      “兄弟,嫂子看你喝的也不少。怎么你一点醉态都没有呢?”

      “嫂子,这是玄龙哥哥教我的法子,我喝的酒都被我逼出蜯体外了,所以我喝多少酒也不会醉。”

      “这个法子᛺好,你可不可以教教你哥哥,让他也学会了。省得喝醉了受罪。”

      “嫂子,不是我不教我三哥。ዣ只是这个法子得会运功,賌要运功把酒逼成气体从汗毛眼排出。我三哥不会运功,学不会的。小弟如果不是达到了‘凝丹境’,也学不会的。”

      “原来如此,我就说吗,这么简便的好法子你如何不教你ﴥ哥哥,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些门道。好了,安顿好你哥,你快睡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