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malu最新发布地址

      新知青们下乡已经已经有6天了,每满6天第7天就可以休息,所以他们终于迎来了下乡后的第一个休息日,大家都很高兴纷纷跟与꧒自己相熟的人唭相约一起到县里去逛逛玩玩、买买东西、给家里寄寄嵱信什么的。

      ㄃窦静౛跟王梦也在其中,现在这两个人彼此相处的不咸不淡,碰了面双方能够礼貌녡打招呼。但也仅限于此而已。

      王梦如今能够如此厪的心平气和的面对窦静,完全是因为最近和陈家、責杜翔他们一䆜起훀做生意,Ꙡ并且生意做的还很瓼顺利的缘故。人逢喜事精神爽只是其一,其二就是田秀芳一家子以及杜翔包括在内都￶对她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亲近了。

      自觉已经搞定了未来婆家뉡跟伙伴的王梦,自然而然的不会画再跟⾏一开멊始时揪着窦静不放了,因为对方已经䥇被她比下去了,完全不用再放在心꘮上。

      已经被贴上手下败将标签的窦静表示很茫然竜:……塆

      还有一点蚙令王梦满意的是,据她观察发现窦静很安分守己没來有与田秀芳发生不正常来往。

      澮 м 囧,不正常来往是辣么用髧的吗?

      靶话说,㡩很难想象的到窦얋静和田秀芳之间会有緉“不正常的来往”?

      幸轪好窦静祐不知道,不然一定会赠送她一句:少补脑,多寒补钙!

      说白了就是王梦最近从田秀芳那里找到了自信,因为她ٔ觉着田秀芳找儿媳妇的标准就是能干活儿也就是等于能挣钱,如췙今쬈她与陈家合틐作做生意,生ﴐ意做的好她帮着他们挣到钱了,已经充分展现了她能挣钱的优势并以得到认同。

      瞧,最近田秀芳对我的态度有多和颜悦色呀,不仅如此她还经常夸我?王梦心道:窦静在她面锪前已经完㏚全❶没有了优势。自己就是田秀芳看好的벁准儿媳,未来的领导夫人。

      不管王梦自己私底下如何补脑自嗨,都跟窦静没有关系,只要对方不来烦她,就随便她怎么样。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窦静想好好的逛逛领略一下异世县城。对了,她还要给自己在火车上结识的小伙伴们以及窦家寄信呢!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所춌以分别给他们都准备了东西。给小伙伴们准备的是在火车上早就商量好的罐头韛每个人有两个,不䎜是她小气而是给的多了没法子解释;给窦家人准备了10斤腊肉椧,也㖔不敢给多不然也不好解释。 ʍ

      因为不想在邮탎局寄信寄东西的时候与认识的人碰上눩,所以她特意在大家身后站了一站确定了一下大家的走䙃向,这才独自一个人往邮局去。

      “师傅你好,呸寄东西。”窦静礼貌的像邮局工作人员打招苃呼。

      “柜栝台那里有表格你自己去곟填一下吧!”工作人员是个女的她正在织毛衣,忙的头不抬眼不睁的。

      悯窦静也不在意,自己去填表,等填完表拿到窗口交给工作人员,说:“我填好了。”

      那女工作人员憎同样头不抬眼不睁,说:“你稍一等啊!我还差几针就收尾了。”

      窦৷静道:“好!”

      1分钟过去了。

      䯒5分钟过去了。

      10分钟过去了。

      ꒑ 20分钟过去了。

      这位工作人员才将将收尾完成,织完偡了后还不紧不慢拿起来举高了看了看,直到表情写满满意了才把那毛衣放下,过来招呼窦静。

      “让你等久了伽真不好意思,我这是头一次织毛衣,一分心就准错扣,到时就得拆了淚重新来。”女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勗 窦静好脾气的说:츑“没蓳事。”她的好态度,让这位女工作人员的笑容真实了些,拿过表格认真的看了起来:“把你要寄的东西拿给我吧!”窦静听话的将东西交给她去过磅秤重。

      女工作人员看쳬到窦静晕摆在柜台上的东西,瞬间瞪大了眼睛,急急的问她:“同志,你的这些东西还有吗?” 䭛

      窦静抬头看她等待下文。䫫

      䮁果不然对方接태下来说:“我想跟你买点腊肉跟罐头。”他们邮件工作的工资高,可惜在这种小县城里想花钱买点好东西不容易,因为缺흇。现在叫她碰到了机会,怎么可能错过呢? 蛫

      窦静她不缺钱,不用靠卖东西挣钱,但有财路她也不会拒绝就是虢:“现在没有了,要等下一次。”

      女工作人员的态度瞬间就变的热情了起来:“我叫黄莺,你可以↵叫我黄姐,我今年21岁了应该比你大。你叫窦静,我以后就叫造你小静可以吧!”从刚才收到的表格内知道了窦静的名字。

      “可以。”窦静点玴头。

      看到对方接受,黄莺很高靅兴同时松了一口气,她担心自己因为刚Ṍ才的莽撞冷落了人家20多分钟的事絖实把櫛人得罪了:瞧,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居然能搞到那么多肉罐头,呢看来家里挺有本事的。我得好好的跟对䐌方套套近乎不可。

      “腊肉2.5一斤、肉罐头3块一个、水果的1块7、鱼罐头3块一个、还有鲜猪肉2嶶块钱一斤。你要多少?”窦静报价。这些都是当地黑市上的价钱。她之所以知道,冑都是因为平常和陈梨子她们几个“铁娘子军”聊天时聊到过。

      黄莺家里还算有钱胀,所以偶尔会到黑市那里去买东西了解价格。窦静叫的价跟黑市一样,她完全可以到黑烀市上去卖,但是黑市上不一定次次有⡔货。窦静既然开价就说媅明现在手里头一定有货瓁。

      “我想要5斤腊肉、2듣斤鲜肉、1个肉罐头、1个鱼罐头。”黄莺考虑了一下开始报数፥。

      “好我知道了。等下个星期天我再来寄东西的时候就给你带过来。”窦静说。

      “好,那你下次再来我给你介绍生意。”黄莺开心的说。

      窦静想了想,谨慎的说:멇“别找太多的人,我的东西不多。”

      黄莺理解的点头,“放心,也就是我的几个同事。”我知道:黑市也是那样,不能保证⻾时时货源充足。 ꃑ

      两个人算是初步达成协议后。黄莺开ᖘ始认真貭给窦静要寄졹的ꈰ东西,过磅、打包、贴单据等,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包装貙的整整齐齐、打包的结结实实的。这也是窦静明明不缺钱㻲却还要跟邮局里的人做生意的原因——为了不被盯上、避ﱤ免被人问东问西、节省麻烦。

      﨎——只要成为利益共同体,事情就简单多了。

      窦静付了帐凙与黄莺道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