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漫画结局

      “哥,你带队站远点吧,我看有些危险。”

      曼盯了旱一会儿,他突然不再看天空反让尤加利赶紧把队伍带到考场角落。

      “你怎么神神叨叨的,那即使是飞閌艇㕒现在看来它还是个小白点。”

      尤加利也不知道曼从哪个方面测出了对方飞行高度过低,并预测飞艇打算在这附竾近降落。

      无稽之谈,몝这确实是个无稽之谈。

      “哥,你可以不信我,但是你要信空中交通管制,㘻我在西部高等教育系统是学空竆管的。刈”

      学空管的?

      葓 飞艇起降台指挥塔里的?

      “起降台那种空管?”

      尤加利特意多问了一句,看着曼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样说来曼就是非专业人士中的专业人士。

      “你早说”

      尤加利一听,立刻知道了事情恐怕没有他看见得这么简单。

      폇 跨专业如쫡跨世纪,非专业人士请不要质疑专业人士判断。

      尤加利立刻召集队员往考场答题区域的边缘撤离。

      尤加利觹一边遵循专业人士的判断撤退他脑子里冒出了一킰个怪想法。

      这飞艇为什么要往这边飞?

      既然飞艇确实圞是往这边飞的,那在波琉赛迦督战的小联盟承办方必乆然是知情并对其准入。

       既딧然是准入的这飞艇是为谁准备的?

      尤加利想到这里看着聚쥖集在这里的考生队伍。

      这飞艇不是来接他们这些考生的吧?

      别吧,不会又是粉丝见ᛯ面会吧……

      想到密密麻麻的陌生人尤加利在艳阳高照的白日里暗自发抖。

      “哥,你抖什么注?”

      “尿急而已,小事情。”

      尤加利摆摆手,说自己尿震而已。

      “哥,我刚刚看到飞艇上有白芝炛公馆的标记……”

      曼和队友站在一起,他靠近尤加利䜊细声说了一句后搓搓鼻子。

      尤加利心里暗骂一声。

       白芝公馆这玩意在康斯贝尔老鬼的授意下把小联盟正式弄成了一个大ᰘ型娱乐全民的选秀节目。

      现在䏐身处小联盟的各位考生,大家不仅是考生还是被全世界消费的娱乐产物。

      中部娱乐之都威名果然名㽾不虚븶传。

      “我们又要被消费了。”

      尤加利看着远处那个越来越大的白点,随着白点离这里篻越来越近尤加利也听⩱见飞艇特有的声音。

      他怎么忘得掉呢,金砂岛可以终日都有这轰隆隆的飞艇声。

      ……

      “波琉赛迦白芝飞艇公司ZB撚BL258即将接近目的地,请小联盟承办方地面工作人员指引考生有序避让。”

      ꢆ “地面收到,就近降落,公馆会组织考生尽郚快登艇,本怄次登艇考༒生总壗数263再重复一⩴次登艇考生总数263。”

      “波琉赛迦白芝飞艇ZBBL258收到,预定登艇考生总数264实际登艇人数263,请地面雽提供被拦截考生信息及处理方案。”

      “地面收到,现在向飞艇方提供被拦㔈截考生信息,考生姓名拜芝尼考生面谱随后发送。፡该名考生请务必拦截不得有误。”

      땉“波琉赛迦白芝飞艇ZBBL258收到。”

      쫈 就在小联盟秘密派出的飞艇准备精准降落波琉赛迦小联盟考点前夕,他们收到了来自小联盟第一前线的拦截信息。

      小联盟承办方明确要求截下一⩦名名叫묗拜芝尼胘的考生,原因不明。

      “波琉赛迦白芝飞艇ZBBL258准备降落⢐!”

      白芝公馆的꩐飞艇向地面的考生发出他们即将着落的预警。

      “三!”

      “二៴!”

      “一!”

      “着落成功!”

      随着飞艇掀起一个磅礴的謅气浪,地面的考生们险些被这庞然大物的气浪吹得离地。

      这就很离谱,考场由始至终都没有向考生发布丝毫声明,㋓就只有这飞艇快降落的时洂候才象征性警报了一下。

      白芝公馆的标志印在飞艇的气囊上,눋尤加利看着飞艇停稳后有鬥身穿白芝公馆制服的能力者从飞艇里下来。

      ⢻什么事情竟然让白芝公馆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动专号飞艇还有3孤岛派直系能力者?

      难道是因为他们?

      劂 檖 尤加利眼神扫过四周,周围的考生也很懵他们也不清楚状况。

      “在场考生注意㎲!在场쵲考生请注쌟意!今天小联鷲盟承办方将会对考生进行转ݲ移,我们将会组织考生乘坐小联盟专号飞艇飞往西部重镇斑芒,考生接下来将在斑芒完成剩下的小联盟考核。”

      飞艇降落̮白芝公馆的人就位,考场才开横大喇叭广播通告。

      솽一听到考生即将动身送往斑芒,不仅考生大惊尤葸加利这个西쒼部间谍也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到。

      ꡯ“请考生以队为单位保持秩序在白芝公馆的引욫导下有序登艇!”

      㘊 承办方在下令后他甚至不给考生思考的时间,在通报下来螌后他们的考场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督促他们按顺序登艇了。女

      没有前因只有一个结果,鱿考生베们要去到一个帔更大的舞台完成小联盟最后的考核。

      听到这个消息曼激动得快疯了,他抓着尤加利摇晃,尤加利在对方手中脆弱无助。

      ᪫ “哥!听到了吗!斑芒!我们要回斑芒!”

      둿此刻激动的曼好像忘记了他曾经言之灼灼的说过尤加利不像是真正的斑芒人。

      “我<听巣到了!ﷺ我要被你摇脱臼了㧆,我日你**!”

      队里的人都知道尤加利和曼来自西部斑芒而拜芝尼似乎来自西部辛达理。

      㐺 考试场地搬迁去自己家乡这确实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䭔

      尤加利ꉙ的队友看着曼兴奋的摇晃着颈椎快要샀不保的尤加利,他们似乎慘理解这种ͣ家乡为主场的激动点。

      正在大家都为队友高兴时,尤加利余光看到了穿着白芝公馆制服的能力者在往这边走。蓖

      尤加利轵的预感很强烈,他希望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一众人ꆘ。

      “大家走吧,去我们ԅ西部老家看一看,那里的巨型太阳伞高40米重18吨撑开全伞有半个足球场大,在那里你们绝对不会被正午烈日灼晒。”

      尤加利赶着队伍的人走一边看着那几—个白芝公馆能力者。

      斑芒和辛达理不同,윴斑芒是展览之都辛达理是西部命脉。觻

      斑芒高楼建筑不多但是祝一流的展览展馆不少,除了室内展览斑芒也훩成办了不少露天室外展览还有演出。

      因为室外活动的存在,尤加利口中的巨型遮阳伞应运而生。

      伞撑开之后它们宛如一朵朵绽放的树叶。

      每把伞足足能够为近百人遮阳ⶡ挡雨,当斑芒瘤场全数遮阳伞在헮随着地面影子棗变为全天最小时刻完全张开。

      从上空鸟瞰斑芒这又是另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