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职场>

      唐寅目瞪口呆,可哪怕朱厚炜分析的ቿ头头是道,他心里面也还是不以为然,他虽考场失意,可终究是文人,骨子里还是站在文官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的。

      㒶 在他眼里,캳大䌈明的内阁就是权力的巅峰,内阁的几位阁老就是当朝的宰相和᠕副相,作为文官系统最顶尖的存在如果出手收拾区区一个太监,难道还不是手到擒来?

      大明朝可就ざ出了一个王振,最后还惨死在土木堡,至于王ꩶ振的亲信直接在朝堂上被文官当着皇帝ꮵ的面活活打死!

      ৃ太监势大,安能对抗䏁满朝正臣,若想走王振的殴老路,最后的下场就是左顺门!

      至于同样听到这દ番话的任兴已是不寒而栗,和唐寅不同,他对自己主子是百分之百的信任,而且是无条件γ的信任。

      ꕏ“大伴,你觉得如果有人在本王耳边不断说你的坏话,以至于本王要杀你,谁ಊ的话最容易让本王动杀心?”

      “洪……洪济……”

      朱厚炜呵呵笑道:“如果你是刘谨,那么朝中谁是洪济?”

      nj“㳂张永!”任㰇兴一声惊呼!

      䳱 朱厚炜笑道:“此中推测不过是本王一家之言,切记不得外传。”

      “奴婢明白。”任兴鯗说完,还特冩意撇了唐寅一眼,意鐁思是说他绝对不可能外传,要是外面有了风声,那内鬼肯定是你。

      唐寅对这眼神直接选择无视,他虽无功名却也是君子,岂能行此泄密菴之事。 꾶

      ⛺“大伴,你檔去安ᨮ排一下,让当初借本王银子的商贾来王府。”

      任兴䨑领命而去,朱厚炜肃然道:“看来伯虎兄对宦官颇为ነ不屑啊。”

      唐寅冷笑道:ﬠ“阉人身残志缺,贪婪无度,一旦掌权,必为天下害!”

      艬“那䃾你可知道为什䝕么古来大多数君王都喜欢太监却不喜大臣吗?”

      唐寅一窒道:“因宦官贴身相伴,喜君王之所喜,避君王之所恶,又因亲近君王不断言文臣之过,﫪如那恶妇吹枕边风一般,久而久之,潜移默化之下,自然让君王忘了何为君子,何为小人!撑”

      朱厚炜淡笑道:“伯虎ꀊ兄说的在理,可古来恶监,数来数去也就那些,即便是能操控皇帝废立的大唐,这㵵些太监也没真想过要将李ᢶ家江山给祸害亡了,因为他们知道,他㹯们的根在䂕皇室,没了皇室,他隶们就是路边的野狗,谁都敢上前踹上一幧脚。 쌋

      可文官呢?自汉武独尊儒术콸之后,朝堂的话语权就彻彻底底把控在셜儒家大臣的手里,臣是臣、君是君,家国天下,家在国前,为了家族利益,又有多少所谓的仁人君子能够摒弃私念,做到真正的无私?

      鲊秦有李斯,为私利陷害퉳扶苏㑨,终至大秦二世而亡,汉有江充更有王莽,ɛ晋有王敦,唐有牛李,有宋覛一朝,对文臣优渥到了极致,然而蔡京、秦桧臭名传千古,我大明驱逐蒙元,立国之正,绝无仅有,同样厚待文臣,然胡惟庸、陈瑛之流同样卑劣至极。

      天下从来不缺一身正气,为了社乇稷甘愿杀身成仁的忠ꖷ臣,同样䬬不缺国破之时宁肯殉节,也不愿卖身于贼的正臣,然而更多的却是气节全无,喜迎新主的贰臣。

      謘对这些贰활臣而言,天下依旧是那个天下,朝廷哪怕换了代,可也就是换了个主子罢了,他们쫂换个磕头的Ĥ对象却依旧能锦衣玉食,依旧可以作威作福裆,依旧可以保住满门的荣华,噊那么变节仄算什么?

      伯虎兄以为,改朝换代之际,是舍身成仁的多还是卖身求荣的多?

      豜因此在本王眼里,太舲监虽恶,哪怕坏事做绝,可对于圢皇家而言对社稷来说,破坏力终聚究有限,而文臣安一旦腐쨐化,将一代兴盛之朝빇玩废了都不稀奇。”

      唐寅深뇒吸一口气道:“王爷高见,属下受教了。”

      这一刻唐寅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是一位洞察世事,仿佛能够破除一切阴霾,直透本质的大智之士。

      不过唐寅也在迡朱厚炜这番话当中听出了味道,这股味道就是永王并不排帺斥宦官,却极为反感文臣,或者说是儒家文臣。

      好在如今在紫禁城㤢龙椅上坐ɳ着的是正德皇帝,要是这位爷坐了龙庭,唐寅几ᷛ乎可以断定,文臣们的好日子基本也就到头了。 둶

      可唐寅也是儒家书生,作为儒家的一员,他不得不辩解道:“治理天下终究要靠文臣……”

      朱嘪厚炜摇头道:“本王不否认很多儒Ⲏ臣是饱读圣贤书,号称一肚子㷡的经世之学,흰然而太多的文臣皓首穷经,最后哪怕퐪成一县官,却不得不仰仗师爷来处理政务,多少官员不知算术,不懂理财,最后只能依靠小吏来行使职权,以至于让小吏得⁩势ᦂ,欺压百姓,横行于乡野,如一税吏就能让小商倾家荡产,如一衙役就敢让良善之民敢怒不敢言,天下积弊缘之于吏,当真不是虚言。”

      㑊 “王爷将天下积弊ಡ、王朝굗兴衰归之于吏,䢮是否有失偏颇?”

      “自秦ى以来,一퇝统王朝长则三四百年,短则二世而亡,鷌这仿佛霰是宿命轮回,可根们源何在?简单点来说,얛我大明至今已垂百五十年,若以緐三百年江山更替来算,我大明的江山还有多少年,大明若亡,又是为何而腂亡?”

      这话说的太大胆了,甚至可以鷪说这话如果不是朱家子孙来说,换任何一个人都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唐寅姓唐可不姓朱,他现在只恨自己刚才为什么没聋了……惖

      朱厚炜哑然笑道:“伯虎兄无需紧张,今日说的这些,出自我口,入自你魂耳,不会有第三人知晓。”

      “属下明白。”唐寅抬袖拭汗。

      “在伯虎兄眼里,我大明足以导致亡国的积弊有那些?”

      “属下不敢妄言。”

      “今日交心,但说无妨。଴” 鞱

      唐寅这下算是明白了,今天永王就是为了来称量他底子的,他身为幕僚,总不能整日里只知道写写画画,永王是想要看他的见识,知道他的能力。

      这样的日子得来不易,略加思量后的唐寅最终把心一横!

      他要赌一把!

      如果赌赢了,就凭永王和今上的关系,他未必没有沉冤昭雪,再返科场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