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5nn在线播放无码专区

      四月的天,离入夏还有些时日,月光透过窗子照在窗前的少女身上,少女十五岁的年纪,肌肤白皙如凝脂,杏眼琼鼻,是个绝色的美人儿。

      少女正是宁安候府的大姑娘云棠。

      “姑娘,已经过丑时正刻了。”,婢女白芍对着望向窗外夜色出神的云棠轻声提醒道。

      “知道了。礲”,云棠淡淡开口,身子却一动未动,就连目光也未收回。

      见状,白芍动了动嘴,终是没再说什么,但心里是又气又心疼。 Ⴂ

      姑娘明明白日里还好好的,怎的从平国公夫人来了之后就变了模样? 낓

      不仅是当着平国公뷎夫人ﲼ的面亲口拒绝了婚事,回来后还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什么也不肯说,也不肯见人,竟溈就这样一直站在窗前数个时辰,无论她如何劝说都无用。

      혻쀮 姑娘与平国公世子是青梅竹马,二人定亲原就是两家长辈心照不宣的事,好不容易等到姑娘及笄,平国땝公夫人上门提亲,姑娘为何会突然如此? ꬹ

      㥢莫不是平国公世子做簮了些什么횩事惹恼了姑娘?

      姑娘平日里最是温柔,平国公簶世子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姑娘如此生袗气?

      眼下离入夏还有些时日,﵉夜里ʛ还很凉,姑ڳ娘这样站在窗前,万一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白芍在心里将平国公世子骂上几遍后,决定再开口劝劝。

       “姑娘,夜里凉,当心身子…䦎…”

      “白芍,你有没有闻到海棠花香?”,云棠打断了白芍,张口问。

       白芍微愣,姑娘住的竹篱轩中栽着一颗海棠ᶌ树,四月正是海棠花开的季节,自然是有海棠花香的,难不成是姑娘被那平国公世子气糊涂了,连院子餏里的海棠树几䕾月开花都忘了?

      虽然这样想,但白芍还是答道:“婢子也闻到樮了,很淡,很好闻鄶。”。

      云棠眸光渐渐复杂起来,轻声叹道:“幸好,海棠花正飬开。”。

      白芍听뗆的云里雾里,姑샻娘好像是想表达什么꺂,又好像是什么都没表达。

      ‬ 云棠也并未解释,而是将吼思绪顺着窗子飘向远方。

      뎣 前世,她与平国公世子就䬿是在这样一个海棠花盛开的日子定了亲。

      那时的她,满心欢喜。

      爦可没过多久髸,变故就来了。

      ྌ≢她还沉浸在ຳ与青梅竹马定亲的喜ᏺ悦中时,她的父ꃯ亲宁安候却突然被人举报与大皇子㥞勾结,欲意谋逆。

      皇上震怒,命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三司会审。

      父亲的书ʋ房中被搜出了与大皇子秘密结싊党的信件以及其它往来凭证,父亲潐百口莫辩。

      还有短短数月她뜉便̞要嫁人了,突如其来立的祸事无疑是晴天霹雳,前不久还满心憧憬的她在这一刻彷⃄如置身冰窟。

      啇 ࠈ她不信父亲会结党,更不信父亲会跟轠着大皇子谋逆,觷只要睶有时间,她相信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一定会还父亲清白!

      可那时证ሳ据确凿,迸皇上盛怒之下,又有几人愿딳意站出来帮助父亲踐说话?

      她愥只好厚着脸皮ౄ去求未婚夫,希望平国公府在朝堂上ᆆ为父亲说说话,哪怕只是拖延一蝎下时间也好。

      可惜她连平国公府的大门都进不去,她的未婚夫对她唯恐避之而不及,只派一名小厮送出两个字:退婚。

      不仅如此,平鶮国公府唯恐此时退婚之举会被人诟病,还放出消息说是她在婚前行为不端,举止轻浮,无奈之下不得已才被迫选择退婚,做足할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昔日的青梅竹马一朝变脸,就让她如此清晰的认识椶到了什么叫人性的丑恶,可惜她根本来不及心痛,宁安候府就迎뮥来了最后的宣判。

      챰父亲宁安候뭫被判死刑,而她和哥哥也变成了罪臣之子女,被判流放。

      出京♬流放那日,无数人对她指指点点,辱骂声不断,她已߶经记不得自攉己的身上被丢了多少烂菜咪叶子。

      最终在流放的路上遇见了山匪,她和哥哥死在了山匪的刀下。

      再睁眼,趲她竟回到了平国公府来提亲的这一日蝩!

      这一切转变的太过突然,令她一읓时来不及适应。

      G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此时院子里的海棠花还正开,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对平国公府并没有多恨,前世那样的情况,平国公府害怕被牵连也是常情,只是有了亲家这层关系,就未免显得太过冷漠凉薄了。

      즽 她可以不쁦怨平国公府急着与宁安候府撇清关系,但她无法原谅平国公府捏造污蔑,歪曲事实,让她平白遭受侮辱唾弃。

      最令她心痛的并不是平国公府的选择,而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曾经那个让她满心䟅憧憬一心想嫁的䧷人,在她最无亭助时,不仅避她竟毺是同避洪水猛兽一般,还毁她清誉,将她痛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既然有机会重来一次,那她便与平国公府划清界限,彻底断了这份虚伪薄情的姻缘!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端着姜汤的婢女绕过屏风,走了ঘ进来。

      “夜里这样凉,你也不㝢知劝劝姑娘,熉姑娘站在窗子前,受了凉气可怎么好?”,紫草责怪的看了白边芍一眼,将姜汤端给云棠:“姑娘,喝些姜汤吧。”。

      澩白芍有些委屈,却也没做任何辩解喏。

      죵没有成功劝说姑娘,是她的不是,也不䒨怪紫草埋怨她。

      云棠目光Ꟍ转向紫草,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斋

      白芍和紫草这两个丫鬟自幼就跟在她身边,是她的心腹,白芍生的相貌清秀,性子温뺷和细心,办事周到ﶳ,而紫草的样貌是整个侯府丫鬟里拔尖的,性子也比白芍更活泼大胆些。

      前世宁安候府出事时,她自知回天无力,鉯不愿拖累瘛她们,便想着将她们安顿好,并떽想着똂将早就给她们准备好✓的嫁妆提前给她们,也算是全了主仆情分一场。

      可不知什么原因,紫草竟突然饈不见了踪影,连白芍也不知紫草的去向㤠。

      那时祸事临头,她四处求助自顾不暇,连紫草是何时不见的都没有留意,她想着许是紫草怕被她牵连拖累吧,提前跑了为自己谋生路也ঞ说ዳ不定,而她ᓕ很快就要被流放了,也顾䤶及不上那么多,更无暇细较其原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