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先生第一季免费观看

      西岐勓内政交给뛗散宜生,军权则交给南宫适、ꯜ辛甲等人。

      嶳身前则还恭敬跪着长子ਨ伯邑考,躭只见却也是一标准西周王子的形象,一眼看去就很王子,一副温文尔雅的的样子。

      但关键的问题是,西伯侯姬昌死的时候九十七岁,眼下姬昌也已经九十岁,被囚禁七年之后刚好九十七岁。

      那么姬昌九十七岁死的时候,次子姬发又多少岁?

      却就算姬昌十六岁生子,那么将来姬发上位的时候,也是一个八十ꡯ岁的老货了,而帝辛今年却才刚三十岁!

      所以也正是帝辛忍不住好奇期待的一点,因为后世地球的封神神话记载中,姬岔昌死的时候是九十七岁,那么眼下伯邑考岂不也已是一个老头子了? 蕢

      但帝辛虽然好尒奇,却没有向任何人问,只准备自矃己看看,也正是对凡人姬昌忍不住期待的原因,难道真跟后世地球封神神话记载的一样?

      븋 只见姬昌的确已经九十岁,但因为长了一张大妈脸,所以倒不显得有多老ᖘ,看去也就七十岁的样子,又满头的白发,倒也显得精神。

      而姬昌都已经九十岁,作为姬昌四友之一的散宜生,自也頊同样已经七十岁,也算是后世地球一庐位大名鼎鼎的名人了。

      如果是原本的纣王,对于西岐这些人自没有任笧何兴趣,但帝辛却是从后世地球穿越来的,早就听说过西岐散宜生、南宫适、周公旦等大名,所以对于这些凡人自也有着兴致,甚至亲自给姬昌安排了一路的坑。

      可关键的并不是姬昌已经九十岁,而是长子嬰伯邑考却不是七十多岁的一个老货!

      只见恭敬跪倒的伯邑考,竟然就只有十七岁的样子,竟然真跟帝辛记忆中后世地球封神神话记载的一样。

      即眼下姬昌九十썉岁,伯邑考十七岁,那⩕么也就是七十三岁鐇时姬昌才生的第一个儿子,正是长뱝子伯邑考。

      但七十三岁之前,难道以西岐国主的身ꀝ份,属下更有二百路诸侯国,难道还没有碰过女人?为什么七十三岁才峅生长子伯邑考?

      而姬昌吩咐完散宜生、눻南宫适,西岐内外之事全交出去了。

      然后才是又吩咐十七岁的长子伯邑考道:“我起了一卦,此去却是凶多吉少,纵不致身死,也㯘该有七年大难。

      你在西岐,须要守法,不可改于国政,一循旧章;弟兄和睦,君臣相安,毋得任一己之私,便一身之好。”

      뼨 伯邑考直接恭敬哭着鼜磕头:“孩ৱ儿谨遵父命。”駬

      姬昌:你在西岐千万要守法。

      伯邑考:父亲此说,好像我不守法一样,你将内事外事全交代出去了,叫我还有什么用? ⡠

      姬昌:你不可改于国政,你什么都不许改,全部都照着我定的来,要弟兄和睦,不许欺负你那九十八弟,不要太任性,就一身是好。

      瞬间散宜生、南宫适等一众老货,也都忍不住心中古怪了:这君候又哪里是在托付ꪗ伯邑考,却分明粏就是在打压伯邑考。

      什么事情都不要伯邑考管,什么都不许改,且要伯邑考守法,要弟兄和睦,说的好像伯邑↭考不弟兄和睦一般,说的全都是伯邑考身上没有的。

      而与后世地球美化相符的一点夻,伯邑考表面还真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君子。﫧

      可如此一个西岐君子,却被父亲姬昌吩咐要守法,要弟兄和睦,西岐什么都不许改,却就明显有问题了。

      至于原因,显然西岐所有ꯐ人也都明白,正是年龄的原因。

      君候䬡已뚷经九十岁,伯邑考却才不过十七岁,九十九子同样都是十七岁一韾下,十五六七岁的样子,完ᆯ全三年内爆发出九十九子。

      已是说明訖了一点,长子伯邑考并不是亲生的,当然䯩其余更小的九十八子,뚄自也同样不是亲生的,君候不过是在打压伯邑考而已。

      而姬昌则还在继续吩咐道:“凡有作为,惟老成是谋。西岐之民,无妻者给与金钱而娶;贫而愆期未嫁者,给与金银而嫁;孤寒无依者,当月给口粮,毋使欠缺。

      待孤七载之后灾满,自然荣归。你切不可差人来接我。此是至嘱至嘱,椉不可有忘!”

      结果一段话落下,大殿内空气也都仿佛凝固꠬下来。

      西岐之民没有老婆䏎的걇,你伯邑考要给他们钱娶老婆!没有嫁人的,你伯邑考也要给她们钱,让她们嫁人!家里孤寒无依的,你要每月都攵给他们口粮,不可以有欠缺! ን

      即明显的一点,七年时둺间,无论伯邑考怎么做翅,却都是有错有罪的!因为伯邑考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没老婆࣒的给딸钱娶老婆,没嫁人的给钱嫁人嘣,没饭吃的还要每月给口粮养着。

      姬昌还没有离开西岐,伯邑考便已是满身的罪名,只觉压力山大,无论怎么做,做多做少都是有罪!有兄弟打架不和睦,也是其伯邑考的罪。 쯽

      于是大殿内戠寂静,伯邑考也不禁心中苦到想吐血。

      帝辛同样⿛记得后世地球封神神话的记载:……西伯侯有四乳,二十四妃,生九十九子,长曰伯邑考,次子姬发……

      所以➥对于姬昌的四乳,同样忍不住好奇,难道真有四乳?

      然后交待完,姬昌也不得不尽早启程,因为神仙暗中算计,让那帝辛却有了借口发兵西岐,却就算周国不会被灭,但被摁着봑狠揍一顿却是鏐跑不了的。

      ᪘一旦被打一次,好不容易几十年攒的六十万兵马,却就会化为乌有,所以如果能用七年之难换西좬岐逃过一劫,其姬昌自也是愿意的。

      接着就是母亲太姜、元妃꫙太姬携二十四正妃,其他夫人妾室却都是没有资格送的。

      同样檮长子伯邑考携元妃,次子姬发也带着元配太姙,以及九十七王弟,眼下的姬发自还没有娶姜子牙女儿邑姜,因为姜子牙女儿邑姜都还不知道在哪里。

      既然有九十七个子,自不可能一个女儿都没生,但显然数百的女儿和一众夫人也都是没资格送的。

      然后西岐文武,上大夫散宜生,大将军南宫适,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毕公、肎荣公、辛甲、辛免්、太颠、闳夭等四贤、八俊。

      又世子伯邑考、姬发,领西岐无数军民相送。

      ꫆ 西岐城外。

      姬昌把盏长叹:“今与诸卿一别,七载之后,君貉臣有会矣。”

      城外一片安静悲凄,自都빚已知道阐教神仙朝歌题诗陷害君候,君候这一趟却当有七年之难,七年之后就能返回。

      鑎 终于很快往朝歌请罪的队伍上路。

      然而不想刚出岐山,突然前方就是“轰隆”一声,道路中间竟然地陷了!煮

      茓 再次睁开老眼,只见却是一个无比整齐的陷阱,明显陷阱是人设的,但陷阱却绝对不是人能挖出来的,明显只有神仙才能挖出的陷阱。

      底上插着尖锐的木桩,几名侍卫身体被木桩贯穿,马车摔成粉咅碎,神奇的就只有姬昌身体,刚好落在陷貓阱的木桩缝隙间。

      然后姬喻昌也不由老脸发苦的抬起头,僀心中再次恨到吐血:‘难道这薿又是那暗中的阐教道德神仙,在装神弄鬼捉弄我?就像害那帝辛▌、比干一般。

      这阐教的神仙,到底要干什么?又不害我性命…淪…’

      于是被几名侍卫拉上去,fl马车已经摔碎,自也不能再返回西穟岐换个马车,显然颩是暗中阐팈教的道德神仙,不想让其姬昌太舒服,那就干脆继续骑马往朝歌吧。

      表面只能룮发苦的认㍤下,心中再次恨到吐血的上路。 畮

      可不想刚走一段路,却又是“轰隆”一声响。

      却又是一个完美的陷阱,绝不是人能挖出的陷阱,然后又是几名侍卫被摔死,姬昌则再次摔在木桩缝隙中,不由啃了一嘴土。

      ……

      一个时辰后。

      “轰隆!”

      ……

      转眼又ʅ两个时辰过去。

      “轰隆!”

      ……

      “轰装隆!”

      ……

      “轰隆!”

      仅只带了三百的护卫,不想一路陷阱竟然不断了,竟然有人无耻的在道路中间,连续挖了五个陷阱!且还뭝绝对都是练气士挖的,专门给其姬昌挖的!

      眼看就要到燕山,三百的护卫也已是只剩下了七人,人人都是狼狈无比,姬昌一张老脸也不由更苦,同时身体又忍不住恨횾到发抖。

      䂎燕山脚下。 䁷

      一座破败的古墓中,恶来依旧仿佛一尊妖魔,蹲在古墓刴中等着。

      㚥身併旁则是会变化之术的ࠪ袁洪,眼见垡古墓前没有任何人迹经过,也不禁眼睛动动好奇道:“┖大王叫我二人在这里等着,也不知₏叫我二人等什么౅?”

      结果话音刚落,突然天地间就是飞来一个身影,只见却正是被大王震天箭一箭射杀的终南山云中子,竟然ᜂ又活了?

      且还怀中抱着一个婴儿,落下不禁四周看一眼,竟直奔着两人所在的古墓过来。

      然后走到古墓前ᢒ,竟是随意向着古墓前一放,又直接转身驾云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