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2015跨年

      松老闻言同是喜道:“海老头,既有这半年光景,畘你但凡开口,便是要寧入长安大明宫取那䴉所需之物,老夫拼着这条老命也给你弄来。”说着便一把揽住海无量肩头䩅,摇晃示好。

      海无量略显嫌弃地避开松老,作势拍了拍肩头,向着松老鄙弃道:“你这老儿,莫不是刚入长安,便被那凌烟阁二十四士给丢将ꉟ出来了。”松老闻言,顿时大怒道:“放䶙屁,以老夫之能,凌烟阁那帮小子能耐我何?”

      海无量见松老大怒,尽显鄙夷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于他,转首向着轩主言道:“这寻药之事,倒无需轩主多虑,海某自会处理,现下仅需一间静室,一盆清水,即可助轻月服药解毒。”

      松老闻之,不待轩主回应,便抢先说道:“好说,好说,便去我那松室解毒即可,松室所处之地甚是清幽宁静,乃是我今年特地为了避暑偷闲所建,岛中弟子甚少入内,最是适宜不过。”

      轩主闻言应道:“那便烦请松兄带路,咱们这便前去吧!”松老拱手应之,便抢前向庭外走去,为众人引路。

      松老方至主庭门口,便被门口李白一把揽住,快步向前走去,边走,李白边向松老悄声耳语道:“说吧,你这松室又挪了轩中多少银钱所建啊?”

      松老闻言,顿时醒觉,侧眼看着李白那张戏谑笑脸,便ᜥ是一声惊呼,李白见状,连忙㓥捂住松老ꈴ之口道:“你这是打算向司兄如实相告了?” 炌

      ඇ松老连连摇头,神色间流露着说不出的惊恐之意,一把扯开李白之手,拉着李白又复向前疾行数步。

      松老将李白拉至稍远之处,又是换上一副谄媚之色,哀哀地恳求道:“太白兄,此言切莫乱说呀,我哪敢鬌私用轩中银钱,怜我老儿已近天年,为建那松室,不得已,到那扬州城中卖了数日老脸,᜿才换得这些许听琴钱以作筑资,你ニ可切莫向他人多言,为我保一保这张老脸可好?”

      李白闻言,心中暗暗笑之,面上却作一副狐疑篌之色,松老见此,又复哀求道:“太白兄,昨日你那一记点将剑指可是让小老儿我叹为天人啊,只可惜了你那葫芦上好的竹叶青,无碍,待此间事了,我便将那九莲玉露、葡萄美酒连同一桶上品竹叶青送至怀仁斋,供太白兄品鉴。” ♤

      李白故作为难之色,缓缓叹道:“松兄啊,李某这执剑长老可甚是难做呀,也罢,只是你莫要忘了那古藤酒杯便是。”

      松老闻此做作之言,直在心中将李白骂了个酣畅,可面上却是苦笑着应道:“当得如此팘,当得如此。”

      随于众人之后的柳拂云见此二人神色诡异,便ᴡ向着远处二人大声问道:“䇺先生、松老、可是有事?”而海清、恝轩主与海无量见此情形,却是暗自偷笑。柳拂云见二人不应,便疑惑地看向身旁海清,盼其释疑。

      海清见柳拂云不明此景,心李间更生笑意,轻笑道:“无事,无칛事,柳딄师兄若是久居轩中,便知这先生与松老着实“相近,相亲”,两人此举,实属常事,不足为奇,不足为奇。”

      海清此ᅝ言,将这“相近”,“相亲”二词刻意拖延,以示其间趣意。

      可柳拂云闻言,却是正色应道:“先生与松老相交甚深,往日里确是有所耳闻,人生若得此知己,实属不易,此等莫逆于心,倒令我好生羡慕。”

      쥉 柳拂云只顾看着二人感慨,却未见닏海清闻言后那古怪神情。海清见柳拂云不明其间之意쏀,也不再深解,盈盈应道:“柳师兄所言极軋是,此等莫逆,却非他人可及㚚,咱们䜫还是快些跟上二人才是。”

      轩主与海无量于前闻得二人之言,强忍着心中笑意,故作正色道:“正۠是,莫要让这二人走远了。”言毕,众人便加快脚步,随着松老前往松室。

      勔松室位于松岛岛沿,倚湖而渴建,众人行得片刻,出了松林,便见那湖岸之上,有一木廊直直延入湖中,木廊所连之处,竟是一悬湖而筑的小屋。而꣤最妙之处却是这数十步的木廊及那方方小屋之上,还布有着⺂巨大的藤花爬架。쿣

      ͒ 爬架之上,连绵着生于岛中土壤㜈上佳之处的紫藤花,一支支紫藤由岛内而⾤出,以肉眼难辨的细丝牵入藤花爬架之上,将这整个木廊与寛小屋覆于其下。众人远远望之,皆叹此地美绝쬮,妙绝。

      众人见那远愸处屋内尚有灯火摇曳,俱皆疑惑,海无量见此,当即问道:“松老儿,你方才不是说槉此地幽静,弟子甚少入内么㙂?为何此时已近卯末,却仍有灯火?”

      自赫众人见得松室妙景后,松老便是一反常态地落于众人身后,一言不发,此时听得海无量此问,方才讪讪应道:“这暅...这想是我出门之时,忘...忘了灭灯吧!쓝无事,无事,咱们这便入内吧。”说着,便自顾自地向쐩着ⵂ岸边木廊走去,身形却是略显慌张。

      轸轩主见此,无奈地摇了摇头,向众人笑道:“年初之ㄭ时,周师兄喜得麟子,便差人送来数两东海人鱼膏于外门,托松兄转呈轩内与我,想来,那譲屋中灯火,只怕是缘起于此吧。”

      海无量闻言,甩袖冷哼一声䷙道:“这老儿当真是死性不改,此等贵重之物,岂能私用之。”海清燘与柳拂云于一旁闻言,皆是暗笑松老性情౜,柳拂云更觉此老真趣,不同他人。

      轩主则在一旁宽道:“由他去吧,这点东西倒也算不得贵重。”海无量见轩主发话,也不再多言,而李白却是在一旁自顾笑之,不予置评。

      说话间,众人便过得木廊,步入松室之中。松室不大,诸多物什倒是俱全,由内推窗望去,竟得铍一副水天一色之景,一缕缕朝霞洒落湖面,映得波色粼粼,众人虽是暗笑松老脾性,但此时见此布局,也俱是暗叹松老所思之妙,择地之智。

      “问余何意栖碧岛,笑而不答心自闲。藤花流水窅然去,别有髋天地非人间。松兄此地甚훅是妙哉,妙哉。”李白入室,见此推窗之景,不禁向众人悠悠吟道。

      랺松老闻得李白此誉,心下甚为受用,却只得向众人讪讪道:“惭愧,惭愧,海兄所需清水,那门外石缸内便有,我去打来,咱们这便着手解毒吧。”说着,便取过屋中铜盆,至门外湖中清洗䕯。

      海无量自入屋后便四睸下探看,对此地也甚是满意,闻得松老此言,即应道:“如此也好,既要开始服药解毒,那便请诸位先出去吧,留海清这丫头一人在此相助海某即可。”

      诸人闻言皆是不解,柳拂云见不能亲护儿子解毒,便要上前开口询问,轩主随即拦住了䛸他,向着海无量问道:“海兄,不是需得三位内家高手相助逼毒吗?海丫头修为尚浅,况且仅留她一人,如何助你?”松老鞹此时Ἳ也是打了一盆清水,置于桌上,疑惑地看着海无量。

      海无量将袖中药瓶缓缓置于桌上,随即开口应道:“依这服药解毒之法,当不需以内力祛之,仅需服药⤁后推拿一番体内血气即可,故而让诸位先行回避,让海某得以静心施以推拿之法,海清略通医理,留她一人护之即可,人多反而扰心。”

      轩主闻言,向着海无量一礼谢道:“如此,那就有劳海兄了,我们这便出去。∫”海无量见此,随即ꜟ还复一礼,颔首示意。礼毕,轩主便引着众人向屋外走去。

      柳拂云却是未动身形,呲还待说些什么,海清见此,便向柳拂云微微一福,柔声道:“柳师兄放心,海清会照顾好轻月的。”柳拂云闻之,也未再多言,上前抚了抚轻月脸颊,便是看向海清嵑眸间,海清则向柳拂云微微颔首,示意其安心。

      柳拂云又复看了看其怀中轻月后,便退于门口,向㨋着两人一揖及地道:“컄海先生,师妹,轻月之毒,便有劳二位了,柳某在此谢过。”言毕,不待二人回应,便起身出门,轻轻将屋门梭闭。

      出屋后,轩主便Ӧ拍了拍柳拂云肩头,以示慰意,随即示意其跟上。柳拂云见轩主似是有话要说,不敢怠慢,当即随着轩主向远处岸边ᵑ行去。而李白与松老则是对坐于屋旁小亭之中,等待屋内二人为轻月解毒,相视无言。只是一人尽显神色悠然,而另一人则满脸哀意幽怨。

      柳拂云随轩主行至ࢄ远处,只见轩主缓缓蹲于岸边,捧水净脸,随后又仔细搓拭双手,待得半晌,才复转身向柳拂云笑胏道:“莫要见怪,我已不再年轻了,近日里心绪繁杂,若是早些詀年,倒还撑得住,如今却是深感疲意,这全身都被细汗浸透了,若不用凉水激一激,洗上一洗뫓,只怕不时便要倦得昏睡过去了。”

      立于轩主身后的柳拂云静静等待轩主洗净后,方才恭声应道:“轩主您修为卓绝,而今可谓正值鼎盛,现下不过...不过是因我之事忧虑过甚,这一切皆是因我而起,还望您能以身体獦为重,莫要过于伤神才是。”

      轩主闻言,看着柳拂云浅笑道:“按理,你是否应当称我为岳丈才是?”柳拂云闻言愕然,心下甚是惭愧,不知如何应之。

      轩主也不求应答,又复转身看向远处湖色,缓缓叹道:“你既已娶춲得我儿为妻,如今又是我外孙的父亲,称我ᚃ一声岳丈,也是应当,莫要自己一人背负太多,更不要将一切都责咎于己,无论如何,这终归是梦回她自己的选择。”

      柳拂云闻言,怯声应道:“可轩...岳父大人,花羡月所⦝言却是不差,若非我家中之人待䢋梦回无礼,且颇多为难于她,她也不至于出走,更不会随着那康雪烛远赴恶人谷,遭此劫难。”

      闻言,轩主即掷声问道:“梦回当初不舠顾轩中众人反对,毅然远嫁北境之时흗,똇难道不曾想过你家中之人会如何待她?你当初自毁与独孤家的婚숇约,孤身千里南下,求娶梦回之时,难道不曾想过,你二人今后于霸刀山庄之中会面临怎般处境?”

      柳拂云向着轩主背影望去,不知其神色,但从轩主言语间却听出责问之意。昔日里,便是面对自己的父亲——炎天君柳风骨的责问,柳拂云向来也是嗤之以鼻。

      可今日,面对身前老者,他却低下了自己傲绝于世的头颅,神色之间竟有几分慌乱之情。

      柳拂云脑中一片混乱,也不知轩主此问,是为何意,只得慌乱应道:“我与梦回曾...曾论过此事,也抱着不畏世事,独善其身之心,可奈何世事难料,最终竟是这般结局궍。”

      轩主正待开口回应옩,却听见柳拂云又复急言道:“此事虽与我族人有关,但并非我族人本意,他们...他们也只是怨我悔婚之事而迁怒于梦回,绝ⵃ无加害之意,轩...岳父大人若要问责,我柳拂云一人担着便是,还望岳父大人莫要迁怒北境苞。”

      轩主闻言,缓缓叹道:“我当知你家族之人并无恶意,况且你那老爹虽是疯癫䅾,却也不至于如此绝情,你父亲终归是盼着你能为先人扬霸刀之名,将来能承其九天之位ꭰ,方才对瞔你如此严厉。毕竟,柳家诸子之中,你父亲对你可是最为看重的。”

      轩主顿得半刻,뺕又复转身看着柳拂云,续道:“方才所问之意,无非是想让你明白,你与梦回所选择的道路,其果也终是要由你二人承担,当初既已考虑清楚앛这诸般后果,那便已是不负己心。

      如今,也莫要轻言悔恨,不该当初。因为,无论如何选择,唯有走过,方晓风景。正如我早已知晓,当初若不续弦,往后轩门之中,必起非议,如今看来,确实如此,可我从不后悔,因为,这㺞便是我的道,也是我的心。”

      柳拂云闻言,思跗片刻,便知其言之意,当即抱拳一礼道:“小婿明白了,不论如何悔恨当初,既已决定与梦回相惜,必是免不了这种种纷扰,若能重回往昔,我亦会如此决定,既如此,又何需言悔。”

      轩主抚须赞叹道:“不错,不错,你能作如此之想,倒也⻄不负这“霸道”之名,只是不知你日后有何打算,至于轻月,你又做何安置?

      是带他重ꕨ回北境,还是留在长歌?你若欲将轻月带回霸刀,我可于他六岁之时,前往北境,再行传授他莫问心法以解其毒,所需药物,我也会命人按时送至霸刀与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