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什么?”刚刚和旁人说着话的苏麻喇没有听清朝,又问了一遍。

      蒙古人正了正嗓子:“额涅格格!侄孙博尔济吉特·布和,看上了您身后的这位姑娘,可否请求额涅格格把这位姑娘许配给侄孙。”

      “那个姑娘?”苏麻喇都被弄懵了。

      “穿紫色衣服的那位姑娘?”博尔济吉特·布和直勾勾的望着香香。

      香香吓了一跳,这怎么个意思?太吓人了,香香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

      博尔济吉特·布和到苏麻喇跟前跪下的时候,就吸引了别人的目光,当他讲出这句话的时候,现场的人,都禁了声。

      刚刚还笑容满面,和旁人谈笑风生的四爷,也瞬间黑了脸,“噌”得站了起来。

      四福晋惊讶之余,赶紧伸手拉住了四爷。

      在场的人,因为博尔济吉特·布和的话,都望向了香香。万岁爷、德妃和敏嫔却都望向了四爷。

      万岁爷和德妃是因为看到一下稳重的四爷,瞬间黑脸,难得一见。而敏嫔是因为知道,四爷和香香的关系。

      苏麻喇侧身望了望香香,再看了看已经黑着脸,直挺挺站着的四爷。对博尔济吉特·布和说:“请来吧!这位姑娘可不成。”

      “为什么?”博尔济吉特·布和几乎是跳了起来。

      “这位姑娘已经嫁人了。”苏麻喇说。

      “真的吗?”博尔济吉特·布和宛惜不已。

      “我老太婆还骗你不成。”苏麻喇笑了笑。

      “那,姑娘可嫁了好人家?”博尔济吉特·布和又问,一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模样。

      “哈哈哈!好姑娘当然是嫁到了好人家。”苏麻喇感觉到了康熙帝的目光,笑望了过去。

      康熙爷看看四爷,又看看苏麻喇,已经猜到了这位紫衣女子的身份了。

      康熙爷还特定多看了几眼,好奇能让苏麻喇特别关顾,又能让自己一下老成稳重的四阿哥失态的女子,会是怎样的?

      德妃也看了看香香,皱紧了眉头。

      这一下,本来想低调的香香,彻底不能够低调了。她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刚才苏麻喇才开口,香香就跪了下来,俯身在地。所有人的目光,看过来的,也看不到香香的脸。

      “好了,布和。”大公主的丈夫,博尔济吉特·班第上前拉住还有话要说的博尔济吉特·布和,向皇帝和苏麻喇行礼:“额涅格格!家弟布和鲁莽,请额涅格格见谅。”

      “这有什么,好姑娘人人都会喜欢。”苏麻喇哈哈一笑,化解了所以的麻烦。

      “皇帝,今晚可安排了蒙古舞?老奴想看看呢,上次回去的早,没有看到。”苏麻喇望向康熙爷。

      “姑姑爱看,马上就有。”康熙爷一开口,门口的太监一挥手,几个蒙古族女子伴随着音乐,从门口就舞动而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歌舞吸引了。苏麻喇才示意春儿扶起一直跪着的香香。

      香香起身的那一瞬间,四爷看到了香香苍白得不能再苍白的脸,和紧紧咬着下嘴唇的样子。

      香香低着头,又故意往春儿身后退了退,尽量把自己藏起来。

      一舞完毕,苏麻喇说要更衣,便带着香香和刚刚来时身边的伺候的人出去了。

      四爷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握紧又放开,还是忍不住跟四福晋说要更衣,也出去了。

      四福晋笑着点头应了,看到四爷黑着脸离开,心里有一点点的幸灾乐祸。这个钮氏,不知道廉耻,不知什么时候又招了蒙古人,四爷生气,也是自然。

      偏殿的净房外面,香香有些不安的等着。不一会儿,苏麻喇出来了。香香大步走到苏麻喇的跟前,跪下。

      “奴才该死,给额涅格格惹麻烦了。”香香说。

      “怎么就该死了,你又没有错。”苏麻喇坐在椅子上,招手让香香到她身边,拉着香香的手:

      “古人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说明我们香香是好姑娘,你可别有什么劳什子古董想法。你没有错,知道吗?”苏麻喇刚刚看到了皱眉头的德妃和有些幸灾乐祸的四福晋。

      “是,奴才谢谢额涅格格。”香香给苏麻喇磕头。

      这个年代,作为别人的侍妾,抛头露面还让别人有了非分之想,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香香心里明白,自己又是那样的情况下,跟的四爷。人言可畏啊!四爷会怎么想?

      其他人怎么想?香香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四爷的想法,香香还是要顾及的,那关系着自己的未来。

      “格格!四爷求见。”小太监在门口禀告。

      “来得正好,你知道怎么办吗?”苏麻喇问香香。

      “是,奴才知道。”香香点点头,苏麻喇能帮自己一时,却不能帮自己一辈子。面对四爷,是香香的第一关,也是香香必须自己面对的。

      “去吧!”苏麻喇欣慰的笑了,孺子可教!

      “多谢额涅格格!奴才退下了。”香香给苏麻喇磕了个头,退了出去。

      香香带着小秋,出来偏殿的院子大门,四爷果然来来回回的度着步,等在哪里。

      香香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过去:“奴才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

      “香香!”四爷看到香香,一把拉起香香,不管不顾的把香香拉进自己的怀里,抱住。

      苏培盛和小秋赶忙低头,转身,退开了几步,守着。

      “奴才该死!”香香小小声的请着罪。四爷有些大力的拥抱,说明四爷没有往弯道上想。

      “怎么会该死?是爷不好,在哪里护不了香香,让香香委屈了。”四爷说得痛心疾首。

      对四爷来说,在那样的场合,那样的情况下,没有出来站在香香的身边,告诉那个窥想香香的人:香香是他的,是他的女人。

      而是让没有任何错误的香香,孤零零的跪着,让所有人的目光打量她,审视她。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作为香香现在唯一的依靠,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没有做?

      看着香香苍白的小脸,还有被她自己咬出血印的下嘴唇,除了心疼,更多的是自责。

      “姑娘嫁的人,竟然是他!”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