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食堂,这对于在校生来说,是个很特殊的地方。

      就和厕所,操场一样,在这里总是能久违的放松一下。

      每到饭点,奔向食堂的学生们宛若是生化危机现场,冷清的食堂也会在一瞬间变得人山人海人头攒动,让怠惰的后来者望而却步。

      这便是忻韵认知中的食堂现状。

      就和之前世界的食堂一样,这个食堂,依旧是那样热闹非凡。

      不过当忻韵看到尽然有序的队列后,他还是放下心来。

      只要不是那种毫无章法一盘散沙就好……

      拿了盘子,随便找了个看上去人比较少的队列,忻韵便开始了等待。

      感受着龟速移动的队列,看着越来越近的打饭窗口,忻韵在心中暗暗祈祷着,祈祷着这里的食堂大妈不要像传闻中那样手抖。

      约莫等待了五分钟,忻韵终于站到了打饭窗口前,直面着传闻中的食堂大妈。

      “阿姨,全部都给我打一点吧。”面带微笑地说着,忻韵的内心毫无动摇。

      打饭窗口内的阿姨看了忻韵一眼,又看了一眼趴在忻韵头上的索罗亚,随后接过忻韵手中的餐盘,握住打饭勺的手快出了残影,忻韵都来不及反应,原本干干净净的餐盘就变成了一份看上去很有营养的晚饭。

      端着餐盘退到一边,忻韵看着盘中分量十足的三菜一汤,忻韵松了口气。

      果然传闻还是少听些吧……

      忻韵抬起头,他现在面对的,是第二个问题。

      没座位。

      一眼扫过,一楼的座位几乎被坐满了,根本看不到空的座位,可能需要去二楼了。

      忻韵没有第一时间前往二楼,他端着餐盘在一张张坐满人的餐桌中穿行着,余光扫过周围的餐桌,寻找着空位。

      忻韵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在他端着餐盘的双臂都有些发麻之际,他终于找到了一张空着的座位,这是一个在角落的双人座,应该很少有人能注意到。

      没有多想什么,也没在意坐在对面的是谁,忻韵快步上前,快速抢占座位,将餐盘放下,也算是松了口气。

      有座位了就放心了,忻韵将目光转移到餐盘上,今天的晚饭…嗯,番茄蛋汤,清炒四季豆,清炒丝瓜,还有…土豆炖牛腩。

      拿起餐盘上的筷子,忻韵便打算快速解决晚饭,然后赶回去给索罗亚和大针蜂准备晚饭。

      “忻…韵?”

      然而在忻韵刚准备下筷子干饭的时候,坐在对面的那人却叫出了忻韵的名字。

      而且这如蚊子般细微的声音…也挺耳熟的。

      忻韵抬起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那人。

      那人刚才似乎是下意识地叫出了忻韵的名字,在忻韵抬头的瞬间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唰的一下把头猛地低下,仿佛要将整张脸埋进胸口一般。

      不过她的动作还是比忻韵慢了半拍,忻韵看清了她的脸。

      “竹千屈?”

      虽然没戴口罩,但那几乎覆盖了半张脸的左眼眼罩,还有那头栗色长发,以及这和之前根本没有区别的装着,都让忻韵一眼认出了她的身份。

      “不…不,你认错人了…”被认出的竹千屈将头遥的跟拨浪鼓似的,极力否定自己的身份。

      “如果你没戴眼罩…换身衣服的话,我还不一定能认出你。”

      看着一边摇头一边用蚊子叫一样的声音重复“认错人了”的竹千屈,忻韵这般说道。

      这丫头…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被认出来……

      正在自我催眠的竹千屈被忻韵的话一语戳穿内心防线,放弃了挣扎,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座椅的椅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露在外面的右眼仿佛失去了高光,口中模糊不清地自言自语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着画风逐渐黑白化的竹千屈,忻韵嘴角微微抽动,侧过脸和肩上的索罗亚对视了一眼。

      索罗亚顿时心领神会,深吸一口气,接着一跃而下跳到饭桌上,迈着轻巧的步伐绕过俩人的餐盘,接着跳进竹千屈怀中,在竹千屈胸前蹭了蹭,接着撒娇般地叫唤着:“佐~罗~”

      索罗亚的叫声瞬间将竹千屈拉回现实,她低下头,与索罗亚四目相对,在看到索罗亚那双水汪汪的青色眼睛后,眼神骤变,仿佛看穿了世界的真理一样,口中还呢喃着“此生无憾”之类的话语……

      很明显,这家伙已经彻底无法自拔的迷上索罗亚了。

      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忻韵一脸淡定地拿起汤匙喝了口番茄蛋汤,对索罗亚眨了眨左眼,索罗亚也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眨了眨眼睛。

      计划通。

      “竹千屈同学,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没想到你也录取了这所学院,而且……”

      向画风恢复正常的竹千屈微微点头,忻韵轻声说道,说着,目光还瞥向了两人餐盘上的土豆牛腩,接着嘴角不经意地抖了抖,最终把想说的话给压了回去。

      被索罗亚的撒娇攻击正面命中的竹千屈也逐渐缓了过来,她一手抚摸着怀中的索罗亚,一边拿起筷子对忻韵说道:“是啊…第三次见面了吧…我们真是有缘啊,忻云?”

      “忻韵。”

      面不改色地纠正着竹千屈的错误,忻韵将餐盘中的菜一筷子一筷子的分配着,又将米饭给分成了一份又一份。

      “咳…咳咳…是忻韵,是忻韵…等等……”念错忻韵名字的竹千屈尴尬地轻咳着,在心中反复默念着忻韵的名字,故作镇定地伸出筷子,夹起了一块牛腩,眉头不自觉地跳了跳。

      她也把想说的话给压回去了。

      “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呢,还请多多指教。”将所有的菜与米饭分好,忻韵面带微笑地向对面的竹千屈说道。

      “啊…啊,请多指教……”竹千屈的声音再次变低,用只有自己能听清楚的声音应达到。

      稍微唠了两句,忻韵与竹千屈便不再多言,分别开始解决起了各自的饭菜。

      将所有饭菜分割成一小份一小份的忻韵以极快的速度清空了整盘晚饭,又几勺子将碗中的番茄汤喝光,把筷子,勺子整齐地摆在了餐盘上,接着便静静地等待着,等待对面的竹千屈吃完。

      竹千屈的速度也不磨叽,很快的就吃完了晚饭,抬起头,与忻韵四目相对。

      忻韵微微笑了笑,而竹千屈则侧过脸,躲开了忻韵的目光。

      “佐罗!”

      索罗亚见俩人都吃完了晚饭,便重新跳回了忻韵的肩上,忻韵抬手摸了摸索罗亚,接着端着餐盘站起身,朝竹千屈微微躬身,依旧带着不变的微笑:“那么,我先走一步。”

      说罢,便朝着餐具回收处走去。

      看着忻韵离开的背影,竹千屈僵硬地转过头,将头低下,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又开始以比蚊子叫还小的声音自言自语起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