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公共频道

      (求推荐票^_^)

      见宋大仁终于表了心意,张小凡忍俊不禁,然后看向出尘若仙的陆雪琪,她的一双冷眸,也一直在看着自己,张小凡忍不住又玩笑道:“神仙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他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恰好刚刚还在说闹的众人突然安静了一下,因此他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耳里,众人不明所以,纷纷看向他们二人,当起吃瓜观众。

      陆雪琪平时经常被人打量,早已习惯,但此时张小凡的一声“神仙姐姐”让大家神色变得怪异,眼中暧昧她哪能看不出来,她脸色微红,粉面含怒,冷眸冒出寒光,冷冰冰地道:“你,你再乱喊,我定不饶你。”

      张小凡见大家看来,有些尴尬,脸色一红,他突然一拍手,转移话题道:“哎呀,肉串要糊了。”说着看向大家道:“大家都别呆站着了,走吧,该吃饭了。”

      萧清漪刚刚还在担心陆雪琪揍他,此时连忙帮腔,招呼道:“就是,文敏师姐,咱们走吧,小凡早已经备好了酒菜,就等你们呢。”

      众人闻言纷纷择位坐下,张小凡和萧清漪带着大竹峰的几位弟子则继续烤串,由于准备的烤架充足,张小凡便把烤串的任务交给了他们,自己则在一个支架上烤兔子。

      “诸位师姐师兄,这烤肉还是趁热吃比较好,大家不必客气,烤好了尽管直接吃。”

      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嫣然笑道:“张师弟,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别怪我们不等你哦。”

      萧清漪白了她一眼,道:“你还用打招呼啊,我看你都快吃饱了呢。”此言一出,又惹起一阵娇笑声。

      赵嫣然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抱怨道:“这也不能怪我啊,都怨你的好弟弟,做的酒菜实在太好吃了,中午就把人家吃撑了。话说回来,当初我怎么就没想到认他做弟弟呢?倒让你捡到宝了。”

      萧清漪顿时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那笑意盈盈的模样,显得愈发秀美动人,其姿色之美,便是比之陆雪琪也弱不了多少。

      张小凡笑道:“咱们既然是篝火晚会,而且意在联络同门情谊,不如大家来个自我介绍如何?总不能到了最后,连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吧?”

      “自我介绍?”

      “好啊,这主意不错。”

      见得到大家支持,张小凡转动了一下支架上的兔子,笑道:“好,那我就先来给大家示范一下。”

      说着走到红毯中央,看着周围围了一圈的桌椅,清了清嗓音,众人皆向他望去,张小凡朗声道:“在下张小凡,今年刚十六岁,喜欢唱歌喝酒。”

      萧清漪闻言立马起哄道:“哦?好弟弟,既然你喜欢唱歌,不如给我们大家唱一个如何?”

      文敏跟着戏谑道:“好啊,张师弟就给我们唱一个,让我们也见识一下如何?”众人纷纷叫好。

      张小凡笑道:“在下的破嗓门,就不献丑了,还是不耽误大家自我介绍了。”说着就要下去继续烤兔子。

      萧清漪却不放过他,跑上前拉住他不许走,笑容如花道:“今日可是姐姐的生辰,快点快点,不许谦虚。”

      张小凡无奈,只能应下,见状,宋大仁等大竹峰弟子纷纷起哄叫好,大竹峰一向人丁单薄,他们在这里好几十年了,还从未这么热闹过,因此今日个个兴奋不已。

      这时潇湘雨抱着古琴莲步款款的走了过来,张小凡找了一块红毯垫在地上,然后盘腿而坐,从她手中接过古琴,接着轻轻拨弄了两下,笑道:“那在下可就献丑了,待会不管难听与否,谁都不许笑我。”

      众人自然应是,张小凡微微一笑,看了眼安静的坐在文敏和萧清漪旁边的陆雪琪,依旧是一双冷眸,正幽幽的看着这边。

      他屏气凝神,又抬眼忘了眼竹梢明月,月色清幽,为黑夜下的大地染上一层银霜,略一沉吟,他又站起身来,抱着古琴来到小溪边,并在溪边的一块青石上盘腿坐下,动手试了一下琴音,琴音清澈,音韵绝佳。

      张小凡仔细回想了一下歌词,心中有了感觉,这才开始弹奏起来,于是一首凄美断肠的《月光》,跨越无数时空,终在这异世传荡开来。

      “月光色,女子香。

      泪断剑,情多长。

      有多痛,无字想。

      忘了你,

      孤单魂,随风荡,

      谁去想痴情郎?”

      凄美沧桑的意境,唯美缠绵的曲调,优美悲壮的辞藻,配上张小凡迷人的嗓音,瞬间就把众人带入了一股凄美断肠的意境中。

      “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过情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

      千古恨,轮回尝。

      眼一闭,谁最狂?”

      “这世道的无常,

      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张小凡心境陷入其中,整个人散发着沧桑悲凉的气息,迥异不同的词曲。渺渺的月色下,俊朗忧郁的少年星眸沧桑深邃,似有说不尽的忧伤怅惘,诉不尽的柔情断肠,修长的手指跳动在古朴的琴弦上,带着淡淡忧伤的歌声和凄美的旋律在耳边回荡。

      “月光色,女子香。

      泪断剑,情多长。

      有多痛,无字想,

      忘了你,

      孤单魂,随风荡。

      谁去想痴情郎?

      这红尘的战场,

      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过情关,谁敢闯?

      望明月,心悲凉。

      千古恨,轮回尝。

      眼一闭,谁最狂?

      过情关,谁敢闯?

      望明月,心悲凉。

      千古恨,轮回尝。

      眼一闭,谁最狂。”

      “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不知不觉一曲完毕,张小凡还沉浸在那份柔情百转、凄美悲壮的意境中,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他知道不是他的琴技惊人,相反他的琴技很烂,只是这般新奇而又凄美断肠的词曲,他们都还是第一次听到,因此有些惊异而已。

      张小凡无奈一笑,玩笑道:“怎么都是这幅表情,我唱的不好听吗?”

      田灵儿美眸异彩涟涟的看着他,赞叹道:“还从没听过这样的曲子,好像在诉说一个凄美断肠的故事。小凡,怎么从没听你唱过?”

      张小凡笑着摇摇头,没有接话。见大家幽幽的看着自己,气氛有些沉闷,张小凡暗暗自责,觉得不该在萧清漪生辰宴上唱这么悲伤沉郁的曲子。

      “咦?潇师妹,你怎么哭了?”一道惊疑的声音传出。

      众人里,很多都还不知道声音说的潇师妹是谁,但大都听得出来这是曾书书的声音,不禁循着他的声音望去,然后又顺着曾书书的目光,看到之前给张小凡抱琴的湖蓝色长裙少女。

      此时的潇湘雨正微微低垂着头,那绝美雪白的俏脸上,眼眶微红,如一汪清泉般纯澈明净的美眸里,含着点点泪光,粉唇轻轻抿着,似是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她比雪还白的脸颊上染上了一层红霞,幽幽月光下,恍惚火光中,衬得这个绝色美人愈发清雅动人。

      “我,我没什么,只是一时心有所感。”潇湘雨羞涩道。

      张小凡心中一动,倒是看得出潇湘雨这是太投入了,不过为了避免她尴尬,还是转移话题道:“呵呵,好了,歌也唱完了,咱们大家继续吧,不如就从姐姐这里开始,挨个自我介绍。”

      萧清漪笑着站了起来道:“好啊,我叫萧清漪,萧萧河水,清且涟漪,嘿嘿。”

      她说完后,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烤好的肉串吃了起来。文敏见她坐下,便也起身来到场中,自我介绍道:“在下文敏,资质浅薄,一无所长,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呢。”

      张小凡翻了翻白眼,见她下去后,便没了动静,忍不住看向文敏旁边的陆雪琪,后者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忽地扭过头来,目光如电,面如寒霜,美眸冷冷瞪了张小凡一眼。

      张小凡吓了一跳,面上微红,心中莫名有些发虚,连忙低下头来。

      陆雪琪冷眸中露出讥讽之色,依然端坐在那里,只面无表情道:“小竹峰,陆雪琪。”

      众人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们一眼,她说完后,另一名小竹峰弟子似乎很是了解陆雪琪的性格,见怪不怪,起身走到场中继续介绍起来。大家就这样轮流上去自我介绍,其他人则喝酒吃串,或者互相调侃几句,倒也热闹非凡。

      待轮到了冰心玉,她走到场中,略一沉吟,自我介绍道:“在下紫霄阁冰心玉,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紫霄阁?”

      “原来不是青云门弟子啊?还以为是大竹峰的呢。”

      “怎么回事啊?”

      小竹峰的一众弟子还以为她是大竹峰的弟子,如今听她如此说,忍不住议论出声,其中自然没有恶意,只是好奇罢了。

      潇湘雨兀自还沉浸在刚刚的悲伤里,想起幼年往事,世道无常,忍不住心中感怀己身,她幽幽美眸盯着场中的师姐,虽然没有再流泪,只是那红红的眼眶,微微蹙起的柳眉,情不自禁的惹人怜惜。

      刚刚记事的年纪,却被亲生母亲亲手推向敌人,推向深渊,对于任何一个小女孩来说,都是一生无法逾越的沟壑,永远无法原谅的伤痛。

      尤其是,敌人还让她活下来了......

      (^_^明天神仙姐姐要打赌了。)

      (谢谢“瓜子胖”、“失眸”、“源来就是你啊”等书友的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