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范冰冰

      纽约市中心,四季酒店。

      这里是纽约市最高级别的酒店之一,它以浪漫而闻名于랳世,更可以享受到最极致的服务。

      传承于18世纪的水晶吊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擦拭的能够倒映人影的地板,还有那低低垂下的天鹅绒蓝色帷幔,这地方到处都透露出奢华的气息。

      在酒店的52层,被誉为全美最为昂贵的豪华顶楼套房里,来宾们杯筹交错,热闹不绝。

      “音箱要是修好了,就快点开始吧,人都已经到齐了。”

      看起来年纪在30岁左右的婚礼主持人,拍了拍蹲在音箱旁的男人,这个男人名叫周,听他说是负责酒店维护的。

      “全弄好了,放心吧。”

      周拍着胸口,笑眯眯的保证着,他已经潜伏进来有一段时间了,而现在正是好戏开䟫场的时候!

      音乐声响起,婚礼也正式开始。

      整场婚礼以自助派对的形式进行,婚宴两旁摆饰着各色精致的糕点和大餐,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可以随意挑选。

      就在ᬲ气氛到ꖹ达最高点时,一声沉闷的枪响突然炸响。

      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尊贵的客人们抱头鼠窜。

      “所有人都别动,双手举起,蹲下抱头,谁动我就开枪了!좏”

      猱手持着来福枪的阿奋站在桌上,咧嘴笑道。

      与此同时,宴会的大门外,身穿着墨绿笔挺西装,手持黑金手杖的瓦龙,姿态优雅的步入大厅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各位,让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瓦龙⾑,是黑手组织的老大!”

      풹 “你们不用Ⓞ害怕,我们不过就是来挣钱的,只有金钱才是我想要的,所以希望大家千万不要反抗,如果大家合作,我绝不会杀人,但是如果有人不老实的话,那可就难说了!”

      瓦龙几步走上舞台,夺过主持人的话筒,脸上带着笑容,安抚着在场惊恐的众人。

      “我手上有一份名单,在场各位的名字都在这张名单上,所以不要想ꔼ着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现在大家都站起来,要记得双手举过头顶。”

      沦为人质的来宾们哆哆嗦嗦的举手站起,没一个敢吱声,更没有敢不听话的,他们现在只希望对方满意,好能平安度过今晚。

      “发生了๜什么事?”

      大门外,身着白色婚纱的女士闯进来,今晚这里本该是她的主⌙场,可惜现在换鐽主角了!

      “未来ᓔ的新娘请上台,其他人请站在你们的位置上,不要乱动。”

      瓦龙勾了勾手指,拄着手杖劃不紧不慢的说着,语气非常轻快,自从没有了那个该死的考古学家的捣乱,他现在心情好极了。

      “赶紧站虣在一旁,快点,动作快!”

      周和阿奋用枪指着人质,将他们驱赶到指定位置,在枪口的压迫下,没有人胆敢反抗,人群中隐约有人害怕的抽泣起来。

      “一个跟着一个,快点儿,所有人都排好队,来这边每人取一个吲碟子,然后把身上贵重的东西都放在釶碟子上。”

      阿奋走到取餐台前诨,拿起白色瓷碟,给在场的众位朋友做示范。

      “现金放在这个冰桶里。”

      周跟在阿奋身后,把上面写着现金二字的小旗帜放在了冰桶旁,以瘬此来作为标记。

      “支票放这儿。”

      第二个冰桶被阿奋放下。

      “金饰放这儿。”

      褎“项链放这儿。”

      “戒指放这儿。”

      “其他金笔和打火机等全放在杂项处。”

      等着将所有冰桶一字排开后,阿奋手拿着话筒,警告道。

      “大家听好了,如果有人把贵重物品给收起来,想要隐瞒不交出来的话…폗…”

      紧盯着人质的拉苏这时拉动了枪栓!

      ꓅砰!

      一声枪响。

      餐桌一角的白瓷花瓶应蒐声而碎。

      “啊!”

      一些胆小的女人发出了惊慌的尖叫,下意识的抱头蹲下,剩下一部分的人也都心惊胆战,看着满脸凶悍的拉苏,紧张到浑身发抖。

      “头儿,准备好了。”

      等着所有珤人都自觉的排成一队后,阿奋走到瓦龙身旁小声说道。

      而此刻的瓦龙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的纽约夜景,手中端着红酒,神情轻松自在的慢慢细品。

      听到阿奋的话,瓦龙回过头来,“既然准备好讇了,那就开始吧。”

      ……

      与此同时,纽约市警ᾇ署。

      蚏 “你说什么?黑手帮又有大动作了!”

      “好,我知腍道了,我们立马赶䳪到。”

      ಚ乔治·斯鞈黛西放下电话,立刻魧召集局里值班成ᥭ员,这就准备赶往现场。

      “爸爸,出什么事儿了?是有案件发生了吗?”

      办公室里,格温·斯黛西好奇䀃的看着父亲,今天学校休假,她是来给乔治局长送文件的,结果恰巧看到了这幕。

      ᓐ “嗯,四季酒店出事了,该死的黑手帮又搞事情了。”

      煍 乔治局长一边回答着,一边披上外套。

      “最近这一个月以来,在纽约发生的多起绑架案以及珠宝劫案都和黑手帮有关,而黑手ᢔ的头子,就是这个人——瓦龙。”

      乔治局长掀开了办公ᕿ桌上的一份文件,格温探了探头,那是个穿着墨绿西装的男人。

      “为此我们派遣了专业人士负责盯梢,而就在刚才黑手帮的家伙潜入了一场富豪婚宴实施抢劫,这次绝不能放过他们!”

      “从照片上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劫匪,不过无论如何请小心,晚上我等你륂回来吃晚餐,繢爸爸。”

      格温歪着头看着桌上的照片,蒙面的暴徒她见过不少,可西装革履的绅士劫匪,她튯还是头一次见到。

      “我知道了,宝贝女儿,回㱬家等我,我很快下班。”

      乔治笑着和格温拥抱告别,随后步履匆樂匆的离开办公室。

      ……

      “快点快点,一个接着一个,别舍不ᘻ得你那个翡翠项链,赶紧放下去。”

      周不断催促着人质们动作迅速一囓些,同时警告他们不要惹麻烦。

      “老婆,钱财乃是身外物,赶紧给他们橎吧。”

      “由他吧顤,至少我们安全有了保障,等以后我再买给你。”

      失去了全部珠宝的妇人委屈的直流眼泪,一旁穿着西装革履的男퇢人则是爩不断的安抚着,手中拿着湿巾擦拭着她的眼角。

      “嗯。”

      妇人点点头,心情似乎变好了不少。

      不过眨眼的功夫,承装钱财的冰桶就已经满的快要溢出了。

      “老大,今天可是大丰收啊。”

      “咱们今晚结算肯定ण又能有一大波的【红玉】入账,嘿嘿,挣钱挣名两不误。”

      “⹎说起来,我们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体会到这种快乐了。”

      拉苏和阿奋围在瓦龙身旁,脸上兴奋难掩。

      繳 “嘿,先生,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不信你可以搜身的。”

      就在这时,收取财物的餐台前发生的些许小争执,引起了瓦龙的注意,꛵争执的中心人物,则是被周拿枪指着的小年轻。

      “来参加这种级别的婚宴,你说你身上连个值钱的蒾东西都没有,我看起来很好糊弄吗?”戴着墨镜的周不屑的堟说着:“我警告你别耍花招,赶紧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掏出来,你要是不配合,小心我在你头上开个洞。”

      “怎么回事?”

      阿奋走了过来,皱了皱眉问道。

      “这小子说他没钱。”

      周用枪杆捅了捅面前的年轻人,让他䠢微微有些踉跄。

      “问题是我真没有,先生,不信你看。”

      彼得·帕克后退两步,站稳之后翻开空空如也的口袋一脸无奈,他只是被哈利拉来凑醹个热闹,就是个蹭吃蹭喝的主。

      他是真的没钱,奈何眼前的绑匪先疢生貌似不信。

      彼得有些六神无主,抬头他与台上瓦龙四目相对。

      “先生,相信我,这里有着最敏感的自动报警系统,现在纽约警署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赶来,酒店很快就会被前后包围,我劝你们还是放弃的好。”

      彼得正在尝试说服对方,试图让眼前这位看起来很优雅且好说话的老大,能够放过䥌在场这些人,包括他自己。

      Є “哦?” ⟧

      梪看着面前的彼得,瓦龙眼中浮现些许的兴趣。

      “年轻人勇气可嘉,来,到舞台上来,让我和你聊聊。”

      瓦龙双手交叉叠在黑金手杖上,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说自己没몏钱,那不如说说你是怎么混⨶进这高档的富豪婚宴的?”

      “是೤我!”没等彼得说些什么,在他身后哈利·奥斯本先一步站出来说道,“是我带他进来的,我可以作证,他确实是没钱。”

      “嗯?”瓦龙挑皴了挑眉头,“你又是谁?”

      “哈利·奥斯本。”

      “这个名字……”

      瓦龙双眼微眯,他总觉得这个姓氏似乎在哪里听到。

      “头儿,奥斯本集团的董事长,就叫诺曼·奥斯本,今晚婚宴的请柬名单上有他。”

      阿奋看了眼手上的名单,小声提醒着瓦龙。

      “哦?小奥斯本先生在这里,那这位总裁先生人呢?”

      瓦龙意识到自己钓到了大鱼,双眼放光的在人群中扫视。

      “不用找了,只有我和彼得来参加了今晚的婚宴쾥,是我用了我父亲的请柬ڪ。”

      诺曼·奥斯本可没工夫来参加什么婚宴,他正忙着检查偮奥斯本集团的科研项目,是哈利拿了父亲的请柬,进入了婚宴现场,至于彼得他属于每份请柬都可以额外带进来的女伴!

      “真可惜,我还以为能见到你父亲呢,相信我,我们一定很谈得来。”

      瓦龙露出一副可惜的模样,接着对哈利笑眯眯的说道。

      “那㵣现在让我们瞧瞧,这位奥斯本集团的公子哥,身上都带着些什么好东西?”

      说话间,周将冰桶抱到哈利的面前。

      “快点,别让我们头儿等急了。”

      哈利的表情略显僵硬,面对阿奋指在自己脑袋上的枪口,他在身上摸索了ﷶ老半天,这才掏出来一根金墓笔扔进了冰桶。

      “你在和我开玩笑?这种场面你就带了根金笔出来,你爸爸一定不爱你!”

      瓦︒龙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挂,言语间的嘲讽更是刺激的哈利满脸通红。

      “没意思,伺候大少爷吃只虾吧!”

      舟瓦龙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后,这才摆摆手说道。

      “呐!”

      周拽过桌上的冰盘,抓了只冰鲜的法国蓝龙,塞到了哈利的手里。

      哈利看돺了一眼瓦龙,又瞟了眼拿枪指着他풛的阿奋,吃个蓝龙刺寫身而已,这算什么惩罚。

      “哼,吃就吃。”

      哈利捏住虾头刚扯掉,还没等剥壳,就听到瓦龙这时候补了一句。

      “我让你连壳吃啊!”

      꿳 “你!”

      哈利手里动作一顿,脸憋的通红,可又不敢发作。

      “没听到我们头儿说话?”阿奋用枪杆龈敲了敲哈利的头,完全无视了对方愤怒的眼神,表情凶狠的瞪着他,“吃!”

      “哼!”

      哈利连壳把蓝龙塞进嘴里,咬着⯺牙死命的嚼着,目光死死盯着瓦龙,似乎要好好的记住他的样子。

      “眼神不错,就是下次出门记得多带点值钱货。”

      瓦龙满不在意的说着。

      就在这时,窗外响起了螺旋桨的轰鸣声,探照灯光直接打入房间,终于赶到现场的乔治拿着喇叭正在喊话。

      “黑手的瓦龙,你已经被包围了,立刻释放人质,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

      瓦龙放下手中鈆红酒杯,拿着黑金手杖转身,宛如行走在汇聚着灯光与掌声的红毯上。

      “哦,不,乔治局长,如果我是你的话,是不会这么说的,另外你让我想起了一位老熟人,13区的布莱克警长,那个光头!”

      “你和他一样都是这么无趣。”

      㞻瓦龙耸耸肩膀。

      “13区?”

      乔治皱着眉头,思考瓦龙话中透露的信息。

      “嘿,周,拉苏,阿奋,你们准备好了吗?”

      瓦龙扭头看着三个手下。

      而此时,后者已经将冰桶里的珠宝全部打包,三人身上都ᭈ背着硕大的包裹,鼓鼓囊囊。

      “头儿,随时可以出发。”

      阿奋咧嘴。

      ꭿ“很好。”

      瓦龙微微点头,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乔治局长和纽约夜景,祜炽白的的灯光下,他젖就像是舞台上最耀眼的中心人物!

      “在这里不光没有焨跛脚的老头,没有令人讨厌的小屁孩,更没有那个该死的考古学家,而我,却依旧찦有着圣主!”

      “哦,我喜欢这个美好的世界!”

      宴会阴黑的角落里,带有面具的黑武士缓缓探出头来,瓦龙露出畅快的笑意,“现在该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