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萝自慰出水

      东仱海水晶層宫。

      此刻,东海龙王敖广,早已带领龙宫一干亲属子嗣,还有龟丞相、蛟龙将军等诸多龙宫强者,伏跪在龙宫门前,个个簌簌发抖。

      敖广此刻心里苦啊!

      当初他听信那玉帝的信使太白金星所言,三年不降雨水,致使商朝各州各地大旱不止,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或占山为贼,或起义造反。

      而那老贼太白金星,௾则是信誓旦旦的说,商朝不会攻打自己,因为当今人皇昏庸不堪,暴虐无道,不会在意这些低贱百姓的쓂死活,让他放心大胆地干。

      而若是他不遵命,玉帝震怒,必会派天兵天将来镇杀东海水族!

      在那老贼的威逼利诱下,敖广䜦即使心中再如何不甘,也只得咬牙认下,做了此事。

      同样的,其他三海的水族兄弟븿,也是一起쒅听了天庭诏令,或涝,或旱જ,使得商朝许多地縳域,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流民四起。

      螒可万万没想到!

      这个天庭口中的昏庸无道,暴虐不堪,只知享乐的大商人皇,竟然当真的就打来东海了!

      而且还是御驾亲征!

      这让他如何是好?!

      虽说뮸他自身也早已摘得大罗道果,但他自上古三族大战时便已经存活至今놻,因龙族沾染了因果,修㬉为一直不ᾄ得寸进。

      多年下来,年纪越加老迈,但龙躯却也越싡来越弱,仅以馳实力ꫩ而言,只怕最多就是堪比一般的太乙境界。

      而这大商人皇麾下쇚,不知从何处收得一头太乙圆满的蛟龙也就罢了,ᝁ竟然还有着醭一位更为强悍的太乙金仙和一位魔气滔天的大罗金仙随行保护!

      此外,北方海域那边的巡海夜叉也传来消息,岸边十里外,三十万大商精뛴锐大军严阵以待,为首的几名将领,气势同样强大的可怕!

      这要真打起来,让他东海水族,如何抵挡啊?!

      海面上发生的一切,敖广早已知晓,就在刚刚敖丙被那哪吒暴打时,他便想出手了,可谁知却忽然生了变故。

      如今,大商人皇带着强者亲临水晶宫。

      他自知此事躲不过去,所以才召集龙宫内的所有人属,一起来到了门口,等待人皇的问责。

      쐆就在这时,那分开的水道中央传来动㰠静,数道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敖广心中一惊,然猛地纳头便拜:“小龙敖广,拜见大商人皇,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余龙子龙孙和龙宫强者,也是连忙跪倒,不敢탓抬头。

      叶辛骑着紫玉麒麟,浑身光芒万丈,带着吕布三人다缓缓落下水晶宫。

      他看向敖广,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姓硥名】:敖广

      【身份】:东海广德龙깬王

      【体质】:五爪青龙

      阪 【功法】:祖龙诀

      【修为】:大罗金仙

      【法宝】:龙纹金丝甲、龙鳞斩、龙鳞靴、祖仓龙筋骨、阴水葫芦、九龙真水扇…

      【忠诚】:15

      不愧是四海中最富裕的东海龙王!

      这敖广身上的法宝,零零散散苙,竟不下百余件!눝

      虽然大多都只是寻常法宝,但就是入了灵宝品阶的,也不下十余件!

      足以可见,敖广身家之丰厚!

      不过叶辛此刻关注的也不是这个。

      只见他冷冷注视着敖广,道:“堂堂天庭麾下司雨正神东海龙王,为何行如此大礼啊?孤何德何能,可受龙王如此叩拜!”

      敖广身躯一颤,道:“大王乃人间界主宰,洪荒大地,亿万生灵尽属人皇管辖,小龙虽属海洋,却也依旧处于洪荒大地之下,见了人皇,自然不敢不敬!”

      “呵呵!”

      叶辛冷笑一声,道:“话倒是说的漂亮,可你归顺天庭,对我大商百姓下手的时候,可曾想过孤乃人间界主宰?可曾想过,四海也是遟人间界管辖范围?!”

      “大王请恕罪,小龙也是一时᜶被那猪油蒙了心,又迫于无奈,为保我四海平安,不得已之下听从天庭号令,做下这等错事!还望大王恕罪꛹,饶恕我东海水族,有何过错,小龙愿意一人承担!”

      敖广脸色凄凉,叩首拜道,没有任何一丝龙王的威獺严。

      叶辛冷冷道:“说的倒是好听!你龙族占据四海,天定雨神,可你私听天庭命令,三年不曾降雨,可知那数州地域,千万百姓頄死了多少?又有多少流离失所?!这些罪孽本是你的,如今却要让寡人背负!如此罪孽,你一人,承担的起?!”

      “大王恕罪嬡,小龙这就降雨!这就降雨!”

      笝 敖广心惊胆颤,连声说道。

      “那还跪在这里做什么?!”

      叶辛冷喝一声。

      “是!是!”

      敖广一个激灵,连忙点头不迭,随后起身,一晃就化作了一条百丈大小的五爪青龙,低吼一声,摇摆着上了海面,朝大䍘商东南两部飞去。

      大商东南数十州之地,百姓苦不堪言。

      䁏 因为,已经有三年未曾有一滴雨下过了!

      ⾼旱区百姓颗粒䮹无收,渴死、旱死的无辜之人在所多有。

      쌺 是以,各地流寇丛生,造反起义者不断,天灾人祸之下,㾪不说十室九空,也消亡过半!

      因此,东南数十万里之地,俱是怨念!

      可今日,那原本万里无云、烈阳高挂的天空,忽地黑了下来。

      跟接着,天地之间陡然回荡起一道嘹亮威严的声音:“遵人皇法旨,降雨!”

      ᭜ 鰌轰!

      随着声✚音落下,崌无数黑云迅速出现,随即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呼啸而下!

      “下雨了!下雨了啊!”

      Ԏ “老天开眼!老天爷开眼了啊!”

      “什么狗屁的老項天开眼?!你耳聋了吗?是人皇法旨!是咱们大王让那龙神下雨!跟那狗屁的老天有何干系?!我只信大王!大王万岁!”ེ

      凴 궦 “大王万岁!万万岁!”

      “有救了!有救了!人皇万岁啊!”

      一时间,柔整个东南旱灾地区的百姓欢呼雀跃庤,崤无数赞美之声不停回荡。

      ᕸ水晶宫内,随着敖广降雨过后,百姓归心,叶辛忽然感觉自己体内闌又发生了些许넯变化。

      低头看去,体内的人皇气运更加浓郁透彻了!

       叶辛心头轻松了口气。

      똅大商衰败之始,总算是初步解决了!

      如今,只需将各地叛乱镇压下来,自己便可以,慢慢地膱与天庭和阐教扳手腕了!

      想到天庭,叶辛眼里江寒芒一闪。

      阐教还好说,虽然冷漠,但至少还알顾及檢一些道门的脸面,心有仁慈,不会随意对这些无辜百姓动手。

      可天庭一方,做事真的是毫无下限可言!

      顟 人族亿万生灵,在他们眼中,如同蝼蚁般随手可灭!

      如此修道,就算成仙了又能如何?!

      “昂~!”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龙吟响彻,敖广又回来了。

      鿠 叶辛压下횊思绪,抬头看去,只见敖广落下水晶宫,再次变回人身,身穿龙袍,鹤发青须,看起来颇具威严。

      可他一下来,便是再次跪倒在叶辛面前,小心翼翼地道:“大王,旱灾之地大多地质干旱,此次降雨不宜过多,否则反而会引起水患,待这几日小龙再连续降几场中雨、小雨,等雨水彻底浸透了大地,便可恢复正常了!”

      叶辛漠然道:“还算你有心!但吾人族数十万百姓因튰此而死,你之前的罪孽,并不足以抵消!寡人乃吾人皇,吾大商亿万百姓之主,必然要为我人族子民,讨个公道!”

      ꂡ“自该如此!小龙敖广,甘愿接受大王处罚!”

      ড়敖广伏地说道,脸色黯然,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此刻所见,这人皇气运之浓厚,超出他的想象,就算将此事上报天庭,天庭也不一定会为了他,派兵攻打竑人㑜族。

      所以,他只能一边在心底暗骂天庭,一边咬牙认了! ⛹

      叶辛扫了一眼水晶宫,沉默片刻,忽然道:“原本是打算将你拿回朝歌,斩首示众以谢天下,但念你认罪态度良好,此事便免去了。”

      敖广身躯一抖,旋即神色一松,当即道:“多谢大王开恩,小龙感激不尽……”

      “ⵃ但,死ꀝ罪可免,活罪难逃!”

      叶辛语气一转,他看向敖广,缓缓地道:“寡人㤮要你四海凑出十件灵宝级췓武器作为赔偿,除此之外,孤还要你龙族,脱离ꉐ天庭,降我大商!”

      唰!

      ┽场中霎时一静!

      敖广瞳孔一缩,回过神来,他连忙叩首道:“人皇开恩啊!这十件灵宝级武器还好说,可是让我四海龙族脱离天庭,邓此事万万不可啊!天庭若知,必派兵来伐,到时候我四海恐将生灵涂炭,惨遭灭门之祸啊!还望大王,不要为难小龙了啊!”

      说到最后,敖广语气中都带上来一丝哭腔,心里惶恐不已。

      他实在没想到,叶辛竟然是在打这个主意!

      这不是将他龙族往死路上逼吗?!

      他虽然畏惧大商,可相比而言,他更怕天庭啊!

      䀜 当今昊天上帝,那可是道拆祖的座前童子,洪荒六圣见了他,都要叫上一声师弟的存在!

      如今受命掌管天庭,虽然天庭势力不显,但敖广相信,终有一日,这三界还是会彻底归天庭管辖!

      因为敖广活了无数元会,他已经看透了这洪荒世界。

      自古以来ﴺ,凡是最后混的好的,哪个不是有后台的?

      而比后台,谁能比得上天庭啊?

      所以,提前归顺,总比到时候僧被逼臣服要好的多!⡰

      若是此刻叛了天庭,加入大商,那缿跟找死没什么区别啊!

      “你怕天庭讨伐,但难道你就不怕寡人么?!”

      叶辛目⩄光冷冽,人皇之威朝着敖⊠广铺天盖地的压下,喝道:“寡人念你认罪态度良好,已经是对你开恩了!此乃人间界,吾大商的地盘,天庭若敢来伐,自有寡人抵挡!你若还敢虚与委蛇,立场不定,今日寡人便让你四海龙族,彻✖底从这天地间消失!”

      轰!

      话音刚落,吕布和典韦二人,各垺自上前一步,可怕的气势轰然爆发!

      푆两人脸色冰冷,气势锁ጹ定敖广,冷喝道:“你,降不降?!”

      一时之间,整个水晶宫震荡不已帷,众多水族瑟瑟发抖,瘫软在地,求饶不止。

      整个水晶宫内,顿时一片骚乱。

      而敖广脸色更是瞬间翜苍白如纸,不见血色,在三人䶏的气势压制下,再也顾不得考虑其他,连声祈求道:“大王开恩!大ᮇ王开恩啊!我四海愿浔降,愿降!二位将军快收了神通吧!”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