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舞直播最新版1.4.6下载

      孙秀庭孙大人这些时日,过的相当愉快。

      他被上一任太守,发配到凤山当矿监已经有五六年了,原本认定的职业生涯已经完蛋,又仗着胸中一股书生意气,不怎么愿意和如意坊同流合污。

      这就导致孙大人在凤山的这几年,过的像是相当苦闷。

      一面是目睹豪商欺上瞒下,盗取国家财产的恶行,自己却无力惩治的无能。

      另一面是家中琐事,夫人很不懂事,喜欢攀比,自己又放不下身段去捞钱,导致一家人随他过清贫生活的无奈。

      这种生理,精神双重层面的压力,让孙大人在山中每一日都堪称度日如年,只能靠读文史打发时间。

      但事情在他枯坐凤山的第五个年头,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

      孙大人是不信鬼神的。

      否则现在他就该说是天地赐福,是自己的运道来了。

      江夏掀翻了如意坊在本地的统治,找了孙大人当虎皮。

      这当然是半强迫性质的,孙大人一开始还不太愿意,不过掌握实权的感觉是真的不错,哪怕只是管理一个凤山街几百号人。

      但他一生所学,定国安民之术,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尤其是在江夏和罗格,以无伤的碾压,打退了如意坊的第一次围剿之后,孙大人这个矿监,当的是越来越有滋味了。

      每日早晚两次,都会在自己组织的护矿队的保护下,骑着老马,在凤山街巡视一周。

      又听取村民言论,在吃穿用度各方面做改革,还主持公道,当众绞死了多个游手好闲,骚扰民众,不做好事的货。

      便让这处矿工聚集之地,不到半月的时间,就如天翻地覆一样。

      这些治理之事,江夏是不管的。

      他手头满打满算,加上罗格的人,真正信任的也不过三十多号,这么点人,在凤山布防都是捉襟见肘。

      因而凤山街的内政,都一股脑的丢给了孙矿监,不得不说,哪怕以江夏挑剔的目光来看,孙大人这些时日,做的也着实不错。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谈不上。

      但民生粗安这四个字是当得起的。

      各家修士带走闹事的弟子后第三天,便到了新一月的第一天,正好该是山外的商人,入山收矿的日子。

      好官孙大人早早的起床,穿好官服,在山口处等待。

      他心里有些忐忑。

      以往山中的矿,是全部卖给如意坊。

      再由如意坊转卖给其他商人,赚取差价,攫取利润,整个凤鸣国的矿业,差不多都是被如意坊垄断,都是这个模式。

      如今如意坊在本地的商号大管事都被敲掉,可谓群龙无首,尽管孙大人以自己的名义,写了信给山外几家矿商,请他们来收矿。

      还直言价格公道,再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环节。

      但那山外那群被如意坊盘剥的商人,今日敢不敢入山收矿,却是个大问题。

      如果他们畏惧如意坊的势力,不敢来。

      那采出的矿就堆在那里了。

      卖不出矿,得不来钱,无法给矿工支付这个月的薪水,更无法通过这些商人,在山外采买各种物资,米粮。

      就现在凤山街大伙房为了安定民心,那每日可劲造的速度,街上仓库里的存储米粮,怕不到两三日,就要见底了。

      这坏事是一环接一环的。

      矿工拿不到钱,吃不饱饭,任凭自己再怎么安抚,这人心也是定不下来的。

      “老四,你家首领,就没个想法?”

      孙大人从早上等到中午,入山的山路上还是空无一人,这就让他有些焦急,便骑在马上,看了一眼正蹲坐在一边发呆的刘老四,开口问了句。

      老四这会看着发呆。

      实际上在通过芯片通讯,正和前些日子认识的朱莉小姐聊骚呢。

      那些废土战士,一个个作风豪放的很,又有异域风情,还懂得锻炼来维持好身材,老四第一次见朱莉小姐穿着小背心热裤外出游街的时候,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了。

      他又从经常一起喝酒的战士那里,了解到朱莉小姐的性格爱好,这最近几天,就一直在给朱莉献殷勤。

      目的当然不单纯,是打算把她搞上床,进行一番深入交流。

      男人嘛,都这样。

      这会进展喜人,朱莉小姐刚私聊发了张很清凉的图,老四还没来及细看,却被孙大人的问话打断。

      就让老四很不满意。

      他头也不抬,不耐烦的说:

      “老大不管这个,当初说好了,这些事都是孙大人你处理的,为官一方,保境安民,本就是你们官儿的活,和我们又有何干?”

      说完,老四便继续发呆,在脑海里欣赏真人涩图了。

      他这一番话,怼的孙大人哑口无言,心中直说这些悍匪粗鄙,但他一个小小矿监,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老爷,要不,回去吧?今日可能不会有人来了。”

      孙家老仆往山路看了看,便低声说:

      “等到明日,老头我再下山去游说一番。”

      “你还走的动?”

      孙大人这会心情不好,便随口打趣了一句。

      之前老四把凤山街上窑子里最有名的头牌送来,都被洁身自好的孙大人送给了自家这老仆。

      这些时日,老头子也是劳累的很,头上白发都多了些。

      听到主家打趣,老仆讪讪的笑了笑,又捶了捶腰,心里想着要不去街上老中医那,买几幅药熬一熬。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孙大人终于彻底失望,便一扬马鞭,颇为苦闷的对周围人说:

      “走吧,回去。”

      老四是最兴奋的,也不知道他和朱莉聊了什么,一听到回去的话,第一个跳起来,拉了拉裤腰带,雄赳赳的便要往回走。

      但没走出几步,老四却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往山外看去。

      “那里的法器有消息了。”

      他说:

      “有一大队人正往这边来。”

      老四说的“法器”,其实是废土战士布置在山麓周围的太阳能无人机。

      没有作战功能,只能进行侦查。

      他搞不懂这些机器的原理,便按照自己的理解,把这些能传回画面信息,他又搞不懂原理的东西,都叫法器。

      “嗯?”

      孙大人也知道,江悍匪有些能耐,什么千里传音他都会,这会听到老四所说,顿时紧张起来,抓紧马缰,低声问到:

      “是,如意坊又来了?”

      “不是!”

      老四微调芯片信号,将几个无人机的画面投影到脑海中,仔细分辨,然后对孙大人说:

      “是没见过的人,打着好几个商号的旗子,还有一队兵卒护送。”

      “还有兵卒?”

      孙大人心中急转,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脸上也浮现出期待又忐忑。

      他在山口等待,周遭二十多个护矿队的汉子,也在老四呵斥下,各个握紧了手中都有些生锈的官刀。

      老四自己,则扣住了腰间牛皮枪袋里的两把柯尔特,并且随时准备呼叫支援。

      不多时,山路上便出现了老四说的那一队人。

      很大一队。

      除了人之外,还有三十多辆大牛车组成的车队,上面插着旗子,待靠近之后,孙大人这才看清楚,那些旗子上,都是山外各家商号的标志。

      他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这些商人,果然还是来了。

      看来商人果然逐利。

      不过自己的一份书信,威力就这么大吗?

      看眼前这阵势,凤山外几座城镇中的大小矿商,似乎都来了。

      然后孙大人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些未穿盔甲的兵卒身上,尽管并未有制式的衣甲,但三十多人骑在马上,护在车队左右。

      阵势清晰凛然,一看就是百战精卒。

      而在马车前方,还有一个穿黑衣,戴斗笠的人,正在和几名商人说话。

      孙大人没见过他。

      记忆里甚至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双方见了面,一顿寒暄,商人们也不纠结,就直说自己是来买矿的,也带了现钱,孙大人便让自己老仆,带他们去凤山街外的矿石仓库采买。

      自己却并未走。

      等到商人们带着牛车队离开后,那个被精卒护卫的黑衣人,这才上前来,骑在马上,主动对孙大人拱了拱手,自报家门说:

      “在下姓洪,乃是太守家人,这一次过来,就为替我家老爷,亲眼看看为民除害的‘孙青天’。”

      “啊,原来是洪太守家人。”

      孙大人半惊半喜,立刻回礼,热情的邀请这位管家,往自己院子去。

      他这会心里已经了然。

      这些商人只所以敢冒着得罪如意坊的威胁,来凤山买矿,可不是因为自己那封书信,是这位神秘人背后使了力。

      这行动,也暗地里证明了,素昧蒙面的洪太守,是支持自己的,那江悍匪信心满满的狙杀如意坊大管事,以此送去的投名状,这会终于有回应了。

      而洪管家也没有拿捏身段,态度温和的很,和孙大人一路相谈甚欢。

      他其实四五天前,就到凤山外小城了。

      却一直没过来,这几日按兵不动,观察变化,也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得知了凤山匪徒和修士们的矛盾,已经化解。

      昨日,甚至有本地修行界很有排面的三雀山传出消息,给凤山昆仑坊的灵石站台,不仅价格优惠,而且质量上乘。

      邀请散修,小宗门们,都可以去凤山采买。

      这事说明,眼前这位“孙青天”背后那个神秘人,确实有手段,不但化解危机,还从其中寻得胜机,直接给如意坊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这等杀人诛心的手段,让洪管家心中感叹,便也知道,老爷吩咐的事情,该进入下一步了。

      那笔有如意坊基业那么大的大生意,也是时候,该和主事者,谈一谈了。

      这人到来的消息,也在随后,通过老四这眼线,很快被送到江夏那里,正在和罗格说事情的江夏听到这事,顿时眼前一亮。

      好事多磨,不过已拖了这么久,也时候认真起来,干点正事了。

      “苏,带上东西,收拾体面一点,随我去见客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