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网站进入幸福宝

      明王府,明王眼神阴暗㽼的看着手中两份请柬,当郎今皇帝与大元帅各诞下一子,今晚摆宴宴宾楼,当年他与皇上两ꑘ人同去天山学院,那皇帝不知道他明王是心里一清二楚,天山헓学院那是天山仙门收徒的幌子,所谓出师也不过是被淘汰ꭲ的人。

      祖训有言“得入天山学院者,得皇位。”可是当年是他二人的入学院,所以皇位之争也在他二人之间展开,但谁知那个没出息皇帝竟然认可如日中天的李君之为大哥,还入武国为官,替他打下了大好河山,让他如愿坐了皇位,而他只能是这小小明王。

      “来人。”明王阴森的脸色让明府的下人如履薄冰。

      “老爷。”明府大管家站出来,他入明府二十多年,纵然ᅸ如此他也看不明白这代老爷的心境。

      “把我ョ拿来,今夜我要重装出行,我那好哥哥和当朝元帅的得子宴我怎么能不盛装出行呢?”

      “是老爷ⷺ。”罁

      哼,得子胿宴?我让你变成丧子宴!失了江山,我让你绝后!

      宴宾楼内热火놪朝天,宾朋满座,来的都軱是皇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一个ꊶ人的到来让宴宾㱩楼一层大厅瞬间安静卫了下来。

      “明王到~”

      ጕ“他鐟怎么来了?”

      캂 “不知道欖。”

      “明王从来不参加皇城内的宴席,今日돱怎么来了。”

      “嗨,皇上和大元帅各填一硁子,明王再怎么和皇上不对付大元帅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訝“原来如此。”

      竓听着周围议论的声音,明王原本阴翳的脸又沉了三分。

      “明王殿下,皇Ȝ上在顶楼颪。”

      “带路。”

      䯤“殿下跟我来,这边请咿,小心㒛脚下。”

      팛 明王随着侍者上到顶楼,就看到坐在主桌的皇上和大元帅推杯换盏,好不快活,袖子下的手不自觉的又攥的更紧了芨。

      “明王殿下?”

      푴不知是谁的一声,原本热闹的场子又静了下来,周弘玄和李君之也放下了酒杯。

      在这微妙的气氛里,明王忽然换了副嘴脸Ü。

      “王兄,今日可真是热闹,你㿈看看我收拾的都ો过点儿了,王兄可不要责怪啊。”

      “怎么会呢,心远快来王兄身边。쭷”

      힣李君之Ỡ看着越来越近的明王,低声说:“䀰此子有问题。”

      周弘玄点点䞉头,他怎么不知道,明王虽䌷然不与自己作对,也不曾亲絡,如今突然造访必然有问题,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能折了明王的面子。 

      을“心远啊,前些日子听说你身体不适,如今如섭何了?”

      “多谢王兄关心,当然是好了,不然今日怕是来不了。”

      蔤 ņ“那就好。”

      明王虽然语ꈤ气虽然缓和,但是面上的一丝煞气还是跳不过李君之的眼睛。

      “大元帅嗜为何总是盯着我,难不成想看出朵儿花来?”

      明王周心远虽然不亲損进人,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本是四十大几的人面相总是像十八九的小年轻一样,面色温润如玉身段修长냆,星眉剑目,目䨺光流转到哪里都能惊起一片尖叫。

      “怕是一朵吃人的花。”

      李君之沉声道,之前的欢喜全无,这明王自从弘玄得到撑帝位,他就藏在明王府不軴出来,封帝那日别人看不到,不痒代表他看不到,周心远那怨恨的表鮟情跟杀了他全家一样,但那表情转瞬即逝,就如今天一般,看他面色较好和旁人推杯㴧换盏⫆,和皇上拉扯闲聊,但他心里想的甚,旁人怎知ᇠ呢,城府太深。

      “大元帅过虑了,再怎么着也둞得是一朵水仙花呀。”

      “呵呵,水仙好水仙好。”

      周弘玄拼命给李君之使眼色让他别挤兑他这굱同父异母的兄弟了,李君之好似看不见一样。

      “皇上,臣这酒吃好了,先行告退。”

      说罢起身就走。

      “儒元帅留步,周某来迟了并未见过两位公子,这是再下小小心意,望陛ᨷ下与元帅留下。”

      周心远命Ȫ人拿来一个锦盘,上面放着一个玉佩,周心远拿起一分为二。

      ᜖ “陛ዪ下,元帅,这乃是⡍双鱼玉佩,合则䚭混元一体,分则独领风骚,这玉佩送给两位公子,望两位公子也能如陛下和푛元帅一般合则兼济天下,分则甲冠天下。”

      ㅞ“好好好。”톈

      周弘玄接过玉佩脸上喜色不退,眼睛中却是异彩连连。

      李君之看到周弘玄接过玉佩,搞得自己不接也不是,接了又让他感觉承了明王的脸面,这糊涂鬼堍,一遇到明王就好好好,是是是,对对对,当年当人家的跟屁虫还没当够么!

      ᠁쑕 “多㩖谢明王好意,这玉佩我是程不起情了,君之当有自知之明。”

      “大元帅,这话从何说起呢,你为我武国开疆扩土,扫四夷,平六海,灭八荒,这西部诸国ᱰ对我武国是莫敢不从,为武号领,这小小玉佩何䕈足挂齿啊。”

      ⏇ 这皁明王口才不减当年,几句话把我挂的如此之高,让我不得不从。 

      “这些功劳君之不敢全认下,这些年为我大武拼死拼劳的众多弟兄也都是有功之人,篹这玉佩还是兑成金子赏给我大武的子弟兵吧。”

      㹌“哈哈,大元帅果然是兼济天下第一人,我已命人取黄金千万分发给了众将领军人,元帅大可放心的收下这玉佩。”

      李君之看着那慈眉善目的明王,他知道这玉佩不收又是给了他把柄挑起来,没完没了。

      ꑸ“恭敬不如从命。”

      拿起玉佩,摸索了一番,他想不明白这明王到底要干嘛,突然뷪起왲异,必有怪事。

      “那皇上,明王,臣下告退。”

      “元帅慢走。”

      “君之,待朕向嫂夫人问好。”

      “诸位留步,君之告辞。”

      李君之出了宴宾楼在马车里,面色越来越难看,他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但直觉告诉他不能把这东西给儿子戴上ะ。

      “老冯,先不回府了,我ख़们去城外,看看我师傅。”

      “老爷,还没䦪到日譫子,怕是您师傅不来啊。”

      “无妨,我自有办法。”

      쌞 Ꜣ “是老爷。”

      月色漆黑一片,李府的马车向㸊城南使去,月色下一个黑衣人在纸㼮上酮写了几个字,绑在鸽子上放飞了,웍与此同时宴宾楼里,明王跟着皇上等人喝酒划拳好不和睦,这时明王的下人急뒏匆匆来到会堂上。

      “禀告明王,王妃身体抱恙,还请明王动身回府。”

      “哦?王兄看来今日不能尽兴了。”

      “哪里的话,快去看看凝玉굥如何了,若无她样差个人告诉我。”

      “臣弟궱告退,”

      橶说罢明王也跟着人急匆匆的走了。

      닷 周弘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轻笑到:“都走了,呵呵。”

      周弘㍄玄侧身给了身旁䀩内管两个牌子。

      “去吧,把城里最出名的꜈歌姬和舞姬叫来,给诸位助助兴!”

      “好耶,不愧是皇帝陛下。”

      ᓙ “多谢陛下美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